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4.0

第四章

 

  “砰”一声的摔门声响起的同时伴随着一声“SHIT!”亦人亦鬼的嚎叫,托尼成功地把最后的得数写飞了出去,他捏着笔抬起头来,“是什么导致了我桌子的岩石层发生了五级地震?”

 

  “是洛基火山引起的地壳震动。”娜塔莉亚盯着电视淡定地扶正了刚刚歪掉下来的面膜,如实回答。

 

  “我不信。”托尼沉着声音面色严肃,“有邪恶力量进了咱们家。”

 

  “不,那只是白版博尔特偷了我床底下的乾坤大挪移的秘籍。”娜塔莉亚同样严肃地说,“引发洛基火山喷发的才是真的邪恶力量。”

 

  “那是一个值得研究的新课题。”托尼一本正经道,他想起来刚才娜塔莉亚说过的一个他没听过的词汇,问道,“什么大挪移?”

 

  娜塔莉亚转过脸来,故作神秘道:“那是一种不需要长腿也可以跑得很快的反物理秘密手册。”

 

  托尼点着头,弯起嘴唇给了娜塔莉亚一个深深的笑容,“那听起来非常不错。”

 

  娜塔莉亚冲托尼笑了笑,嘴角突然一拉,面无表情地抢在托尼之前说,“Who are you?”

 

“Your brother.”托尼深情道。

 

  娜塔莉亚扬扬头笑道,“我的好兄弟会替我把垃圾扔了。”

 

  托尼收起含情脉脉的眼神,冷冷盯着她,“Bitch。”

 

  “Yep!”娜塔莉亚愉快地应答。

 

 

◎◎◎

 

 

  洛基叼着烟顶着两个乌黑的黑眼圈从楼上“蹬蹬蹬”地快步走下来,他用凶神恶煞的目光四下扫视了一遍空无一人的客厅,正当他准备因为不仅仅没有闻到想象中的半点早饭香味,反而闻到了残留的alpha味而不爽时,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噢,爱丽丝洛基你还在生化世界梦游仙境吗,用你那自带红外线怨念的小眼神扫视着有没有小僵尸入侵了你的厨房?”晨跑回来的娜塔莉亚把两个牛皮纸袋放在玄关旁的白木平台上,她边换鞋边说,“很遗憾甜心,就算有你今天也不会成为他们的佳肴,你那两个用马克笔画上去一样的黑眼圈会让他们拉起你的小手带着你一起去别处觅食的。”

 

  洛基翻了个白眼,把烟按灭的旁边的烟灰缸里,这儿的alpha味更浓了,这是史蒂夫的,这有点奇怪他以前没闻到过这个,不过他没细想下去。他走过去从娜塔莉亚带回来的纸皮袋里抽出来一根长棍面包,张嘴就咬了上去。

 

  “嘿!你别吃这个!”娜塔莉亚阻止道,她买这个是准备晚上做麻辣鱼泡馍,用这玩意儿来充当一下馒头的。虽说她从香港出生,但是在大陆上学的那阵儿才真的让她找到了心灵的归属。就冲这些花样百出的美食,她都由心地庆幸自己那一半的中国血统。看看这个正对一个面包如饥似渴狼吞虎咽的小可怜,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生活!

 

  洛基正吃着,看看自己手里的长棍面包,撇嘴问道:“干嘛不让吃,你晚上要用吗?”

 

  娜塔莉亚翻了个白眼,从洛基手里抽回面包放回纸袋,“当然不,这是我留给托尼的,它的尺寸根本入不了老娘的法眼。”她念叨着提着袋子往厨房走。

 

  洛基跟在她身后,发出一声虚伪的惊叹:“哇。”

 

  娜塔莉亚把袋子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掏出个三明治塞给洛基,“你昨天晚上到底在折腾什么,乒呤乓啷地闹了半宿,你把什么人给偷偷放进来了?”

 

  洛基拆开三明治的包装袋,“就我自己。”他昨天晚上生了一晚上的气,他不打算把这件耻辱的事儿告诉别人,于是他翻着各种电脑知识的书籍和黑客攻略,企图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并不专业的电脑技术入侵索尔的电脑或者奥丁森家的任何一台电脑,但显然这个土大款家早有防备,当然这不是专门为了防他的。但仍让他一整个晚上除了这两枚成色上佳的黑眼圈其他一无所获,他需要专业人员的帮助,比如学霸史蒂夫和死技术宅男托尼。

 

  “那你可真是提升了一个自产自销的新境界。”娜塔莉亚满脸厌嫌地朝洛基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Thanks.”洛基表示欣然接受,“史蒂夫呢?”他感觉要有两三天没见史蒂夫的人影了。

 

  “昨天晚上半夜才回来,早晨我还没起床的时候他就走了。”娜塔莉亚耸耸肩,“他现在可是赶着路灯回来,追着晨光离去。”

 

  “他老板果然不负盛名,深刻贯彻了员工的生命反正不是我的生命的管理理念,我喜欢,我赌他们三个月之内上床。”

 

  “半年。”娜塔莉亚迎战。

 

  “一个月的卫生值日。”洛基眯起眼睛,放下赌码。

 

  娜塔莉亚同样煞有介事地眯起眼睛,“胆敢反悔我就打断你的腿,”她击上洛基的手掌,“成交!”娜塔莉亚收起见证赌约的手掌,转身去把买回来的东西收进冰箱,“托尼说要去人权保护协会参上史蒂夫老板一本,搞得他最近的作业都得他自己动手了。”

 

  “中庭蝼蚁本为奴隶之命,又何必苦苦挣扎?”洛基嚼着三明治,一脸高深。

 

  娜塔莉亚翻着白眼,“那您为何还不放下中庭的愚蠢食物?”

 

  “微服出巡体察民情乃是本王职责所在。”洛基吞掉最后一口三明治,“那我的子民小托尼所在何处?”

 

  “他今天上午没课,在补觉你最好不要叫······他。”娜塔莉亚话音未落,洛基就在他面前嗷地吼起一嗓子,“托尼!!!”那动静响彻云霄,连屋顶都颤了两颤。

 

  紧接着二楼也传来了托尼一声更加撕心裂肺的回答:“滚!!!!!”

 

  看来今天技术宅和大学霸都指望不上,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洛基扫了一眼挂钟,他三四节课还有堂课要上,他瞅了瞅旁边镜子里自己铁青的眼圈,这可有不利于他在学校里树立的完美形象,他指着自己的黑眼圈问娜塔莉亚,“娜塔莎你有啥东西没,帮我把这玩意去掉。”

 

  娜塔莉亚扭过头来看他一眼,“我有BB霜要用吗?”

 

  “有DD霜吗?”洛基问道。

 

  “那要问你的老二。”娜塔莉亚微笑道。她转身走出厨房,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贴眼霜,“给,我找的新活儿那给发的。”

 

  洛基惊讶的接过眼霜,打量着娜塔莉亚,“你竟然还有这种东西,什么活儿?地下化妆品贩卖组织(传销)?”

 

  娜塔莉亚抬手要给洛基一巴掌,“当然不是。”

 

  “那是啥?”

 

  娜塔莉亚神秘地笑了笑,“暂时保密。”

 

  洛基撇撇嘴一边撕着眼贴,一边往回走,“去吧,我穿H&M的女王。”

 

  “再见,我没秃顶的X教授!”

 

◎◎◎

 

  下课后,洛基在走廊上叫住了他的小班长斯科特,找他商议一下过几天孩子们打算出去郊游的事儿。

 

  这又是他们那一屋子青春期小脑残的好主意,他们吵着闹着要赶在冬季来临前,在这个金秋时节来一场说走就做的短程旅行。再腰缠万贯的少爷千金也都暗藏着一颗伪文艺青年的心,借此机会理所应当的秀秀自己的名牌箱包和顶级郊游套装也是个上佳选择。洛基本来对这个提议是持以绝对反对的态度,这群富二代小脑残个个都是花样作死小能手,他可不想照看着这一帮平均身高六十五英寸以上的small baby ,掉入一场难以脱身的人间炼狱。  

 

  但在这方面上卡洛儿是绝对的起哄好手,她召集了班里那几个长相俊美的omega围着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持续性的、高频率的大眼睛“爱心视线”的攻击,他们甚至收买了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最后连他的贴心小棉袄斯科特都陷入了敌方阵营委婉的来找他求情。

 

  终于在时长一天半的软磨硬泡后,洛基终于不得不松口,冲着全班一双双闪亮着满是期待的眼睛宣布,“我已经把你们的提议从淘汰区放了出来,你们如果想让它通过待定区域晋级实现的话,最好都给我乖一点,否则我会让你们付出你们日夜轰炸我短信邮箱的代价。”

 

  那群小混蛋的欢呼声现在还震得他的耳膜发懵,他看着眼前正在认真严谨地向他汇报备选地点的斯科特,闻着他身上香樟树叶被泉水浸泡般散出的沁人心脾的omega味道,他是洛基在这个学校里最后的曙光。自从卡洛儿把他带进虎穴之后她就不再是了,洛基打心眼里喜欢他这个听话懂事儿的小班长,喜欢到自己都舍不得对斯科特下手,他已经在无意识中把斯科特划分到了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内。

 

  “做的很好斯科特。”洛基笑着表扬道,虽然他光看着斯科特小脸,半个字也没听见去。

 

  斯科特抬起脸来看看洛基,虽然他还没讲完,但是看着自己的老师春风拂面一样温柔的笑容还是在被表扬的喜悦中不忘礼貌,“谢谢你洛基教授。”

 

  在这个空当,几个看起来虚心求教的同学也加入了他们的谈话,洛基皱起眉头,他又闻到了讨厌的alpha味道。他微笑着低头看着他们指出的自己临下课五分钟前刚刚讲过的题,一边耐心解释着,一边在心里把这几个小混蛋揍到眼冒金星。

 

  平时这些恼人的小alpha顶多让他觉得刺鼻,而今天让他感觉的不仅仅是刺鼻而是让人头疼的焦躁,又一股alpha的味道窜进他的鼻子,几乎把他呛到了,这样浓烈的气味不属于青春期的大学生。

 

  洛基看着他的这几个学生和他的小班长把注意力从他手里的课本上移开,视线齐刷刷地擦过他的耳朵盯着他的身后。

 

  洛基困惑地拧着眉毛,转过头去意外又不出所料地看到了正站在他身后的,他永远也不想见到的——索尔·奥丁森那张大脸。

 

  索尔看着洛基发现了自己,笑着友好地打招呼:“HI.”

 

  洛基立即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无任何友好之情的回答:“不hi。”

 

  “那洛基教授我们先走了。”斯科特非常懂事地揪着另外几个小呆瓜准备远离这个气场不善之地。

 

  洛基微笑地转过脸来,柔声道:“去吧孩子们。”

 

  “孩子们,你们不都是孩子?”索尔站在洛基身后故意问。

 

  “噢,当然,所以你最好抓紧你的速效救心丸立刻走老年人。”洛基转身绕过索尔径直快步走去。

 

  索尔跟在他身后,幸亏他有双长腿才得以跟上洛基的脚步,“你都知道我是老年人,就该照顾照顾我走路的速度。”

 

  “那你就不要跟着我!”洛基低吼着回道,把脚步迈的更快。

 

  “这不行。”索尔肯定道,继续跟着他。

在别人把他们当做一场双人竞走比赛前,洛基终于站定脚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瞪着索尔气恼地问:“你来学校干嘛?什么事?”

 

  洛基停得突然,索尔也赶紧刹住脚步,在离洛基很近的距离停下来,他看着洛基因为生气而微微咬着的红润嘴唇,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来接你。”

 

  “接我干嘛?你脑子进水了吗?”洛基没好气地骂道。

 

  “今天你得帮小洛去补习。”索尔说出理直气壮的理由。

 

  老天,他本来已经忘了这灾难性的一天,为什么要让他记起来!“你当美国的交通运输业不存在吗先生,用不着你来接我,你当我的腿是摆设吗?”

 

  索尔认真的上下打量了洛基一番,得出结论,“我认为腿在你身上美观装饰作用更大于实用性。”他发誓这是一句赞美,他发自肺腑的,洛基有一双过分修长漂亮的腿这一事实大家有目共睹。

 

  但洛基并不这么理解,他被冒犯了般地瞪起了自己绿眼睛,没人可以否定他这双腿的实用性,它蝉联了高中三年的短跑冠军!他用一种不可置信的愤怒眼神瞪着索尔,深吸了一口气对索尔吼道:“你他妈想也别想让我上你的车!”他转过身去打算扬长而去。

 

  但命运之神捉弄他,他转过身去却看到了停在他身旁的那辆科尼赛克CCXR,这让他不得不瞬间屏住了呼吸,不这绝对动摇不了我,别看它!洛基在心里大声召唤着自己,不管他有多想要这辆车!多想!只是辆限量款跑车而已当谁没见过呢!至少老子在google上浏览过它无数次了!平常心,洛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洛基,平常心!4.8T1032马力而已这不算什么,什么V8发动机他不懂这个……SHIT!这该死的杀千刀的罪无可赦的该死的暴发户!他死了以后绝对要下地狱,一万次!一万次的一亿次方次!

 

  索尔发现了洛基不停往自己车上瞟的眼睛,笑着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车灯闪烁了一下,一声悦耳的解锁声立刻传进了洛基的耳朵里。哦上帝,这车绝对塞壬{1}转世!这是赤裸裸的引诱!

 

  {1}:希腊神话中的一种海上妖女,用歌声诱惑路过的航海者,使其航海船只触礁沉船。[x1] 

 

  索尔走近他,靠在车上,抬手把车钥匙扔给了他,“走吧,你来开车。”

 

  洛基面色沉重地看着落尽自己手里的车钥匙,仿佛凝望着一个难以直视的惊天噩耗,他的所有语言都被一个省略号所替代。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这是上天的磨砺洛基,快把这该死的东西扔掉踩在脚底下!绝对不要向这个该死的土大款屈服,拿出点骨气来洛基!洛基在垂死挣扎着。

 

  索尔脸上挂着善诱的笑容,替洛基拉开车门,“走吧?”

 

  绝不!绝不!洛基在心里高喊着,你在干什么洛基,别走过去!好吧,仅此一次,一次,我一定会让这个暴发户付出代价的,他安慰着自己说。食色性也,他不过是个平凡的跑车爱好者,看见好车走不动道简直就像alpha闻见喜欢的omega走不动道一样天经地义!他说服着自己,因为他的屁股已经毫无出息地不受控制地坐进驾驶室了。

 

  洛基拉上安全带,发动起车子,握着方向盘恶狠狠地说:“I hate you.”

 

  索尔拉上车门,笑着问:“我需要为此感到荣幸吗?”

 

  洛基扭头蹬他一眼,把自己的的金边细框的平光眼睛推上头顶,“Absolutely.”

 

  他这架势配上他身上这身米色格子西装,像极了一个堕落叛逆的资产阶级的贵族青年,索尔正出神地看着,洛基一脚油门,车子猛然蹿了出去。还没扣上安全带的索尔猛然向前一栽,“慢点,孩子。”他边掐上安全带边缓声叮嘱。

 

  “闭嘴伙计,扣紧你的安全带收起你的小桌板准备好你的氧气罩,本次航班即将起飞了。”洛基歪着头冲他咧嘴一笑,加满了油门,车子像拉满弓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而索尔仍旧望着已经扭过头去的洛基,他的脑海里仍满是洛基扬起的那个既嚣张又疯狂的笑容,那像个堕天使发出的既甜美又邪恶的邀请。索尔感觉胸口一枪中弹,心跳和疾驰的风声在他脑海里轰鸣成一片,最终沉淀如寂,剩下的全是洛基摇下车窗,被风扬起的那一缕黑发。

 

 

欲知后事且待下更


评论(20)
热度(155)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