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5.0

第五章(上)

 

洛基从兜里掏出钥匙拧开门,他困意倦怠只想仰倒在床进行一次长眠,至少在进门的前一秒他是这么想的。“我操!你在门口干什么!”洛基进门一抬眼,托尼满嘴泡沫近在咫尺的脸就毫无征兆地跌进他的视线,吓得他往后一退脑壳“砰”一声撞在门框上。

 

“为啥是你?”托尼满脸失望,“刚才我看见一大坨巨型美钞停在门口,我正在门口捧着圣水迎接它。”

 

洛基捂着后脑勺,冲托尼手里的牙刷杯翻了个白眼,“很遗憾,它早就连蹦带跳地开远了。”

 

“噢该死,那群资本阶级的混蛋连钞票上都安上了轮子,这简直是闪电侠身上装上火箭喷射器,让我们这些二等残疾的贫民阶层连点绿影子都看不见。”托尼嚼着满嘴的牙膏气泡愤愤地说。

 

“相当有见地的发言。”娜塔莉亚举着哑铃凑过头来,又念叨着说,“去中国股市吧宝贝,那儿绿的会让你想永远忘记绿是什么颜色。”

 

“所以还在等什么,去把空调电灯快快打开,致力于地球变暖是我们对那些有钱佬最后的倔强,等到冰川融化咱们谁也都别想看见一点绿!”托尼挥洒着牙膏泡,振臂高呼。

 

洛基躲开他,把外套扔在沙发上,边点烟边说,“你这梦想可比贾斯丁比伯裤裆{1}到腰带的距离更遥远。”

 

{1}:暗讽比伯吊裆裤,不是说他吊大,不要骂我,谢谢。

 

“就算你把浪费电提升到拯救贫民窟的高度也改变不了你在电费单上谱写的动人数字。”娜塔莉亚任重而道远地拍拍托尼的肩膀,“Honey明天去把电费交了万事皆好,”她掂了掂手里的哑铃,和蔼地弯起嘴唇,“不然你的余生将会枕着这个哑铃入眠。”

 

“好极了,那至少不用枕着你的胸入睡。”托尼表示十分幸运。

 

“我看你现在就困了。”娜塔莉亚挑起眉毛捏紧了哑铃。

 

托尼挺起腰板向前一步,和她在视线中厮杀,“不,吸血鬼都没我精神。”

 

洛基靠在沙发里咬着烟看着他俩,挥着遥控器不耐烦道:“你俩就不能转移到第二战场吗,我还想看会脑残偶像剧净化一下心灵。”

 

“不能!”托尼和娜塔莉亚异口同声。

 

娜塔莉亚把扭过来头来把炮口对向洛基,“这年头连南瓜马车都升级成科尼塞克了吗,辛德瑞拉洛基我劝你现在立刻交出水晶鞋和女巫的联系方式。”

 

“怎么,你是要削掉脚后跟还是脚趾头,求你让我帮你!”洛基迫不及待道。

 

“截肢吧!来自一个‘专业’医生的建议。”托尼目光闪闪地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

 

娜塔莉亚用哑铃抵上托尼手里可怜的小水果刀,不屑地撇嘴笑笑,“你大可以来试试死理工男。”

 

托尼微笑着和娜塔莉亚对视了一会儿,又瞥了一眼正在他俩夹缝中调台的洛基,权衡之下他毅然换上了一副受害者的嘴脸,拧起眉头无辜地喊道,“难道我们共同的敌人不是这个辛德瑞拉吗!为什么我们要自相残杀娜塔莎!”

 

娜塔莎抬手挡住托尼的牙膏沫袭击,拧着眉头恶狠狠道:“闭嘴你个豌豆炮,你不配叫我的小名!”

 

躲闪不及一并遭到殃及的洛基从沙发上跳起来,“老子昨天刚洗的衬衣!”然后托尼就在他俩抓住他之前,一溜烟地跑了。

 

娜塔莉亚把哑铃随手往洛基身上一扔,拿起抽纸盒,“让我更惊讶的是你的小学生把你送到家门口,你竟然没把她带回家探讨人类的的起源问题。”

 

洛基不得不赶紧伸手接住这个十公斤的哑铃,翻着白眼重申,“这是个哑铃不是个枕头娜塔莉亚。”

 

娜塔莉亚擦着胳膊上的泡沫给了他一个“I don’t care”的眼神,接着问,“难道她有张像赫淮斯托斯{2}一样的脸吗?”

 

{2}:在希腊神话里火神是赫淮斯托斯是希腊十二主神之一,罗马名字伏尔坎(Vulcan),是宙斯与赫拉的儿子。他是长得最丑陋的天神,而且是个瘸腿,但却娶了最最美丽的女神阿佛洛狄忒(维纳斯)。

 

“不,并不,她长得更偏向于他老婆。”洛基面色凝重下来。

 

“那到底是什么剥夺了你下半部分正常站立的权利?”漱完口的托尼呲着一口亮牙贱兮兮地挨在洛基身边坐下。

 

“一个男性alpha反射弧下的正常反应。”洛基学术地回答。

 

“哇哦!”娜塔莉亚少女般惊喜的拍了一下手掌,“既然她有张维纳斯的脸,你可真是古希腊的柏拉图{3},印度的摩诃毗罗{4},中国的唐玄奘!”

 

{3}:亚里士多德的老师,古希腊圣贤。精神恋爱鼻祖,追求心灵沟通,排斥肉欲,理性的精神上的纯洁恋爱。 

{4}:印度耆那教第24代祖师,简称大雄,他被尊为耆那教真正的创建者。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非由婆罗摩所分出。由于灵魂容易为物欲所束缚,无法满足而感到痛苦。解脱灵魂之苦唯一办法,就是远离物质,才能获得独立自由。因此他主张要过一种极端遁世与苦修的生活。

 

 

 

  “哦,街口的成人用品小店的汤姆要因为失去一位忠实的顾客而落泪了。”托尼垂下眼睛忧伤道。

 

  “十分感谢,但那是你的地盘,我从未踏足,你买那根粉色巨无霸的事儿我从也未知晓过。”洛基语气绅士道。

 

   托尼看着娜塔莉亚立刻捂住耳朵,眨着疑惑的大眼睛用口型冲他问:“WHAT?”,他眯起眼睛回以洛基一个僵硬的笑容,“感谢你宛如NSA(美国国家安全局)一样的保密工作,让这件事儿变得无人不晓。”看娜塔莎那不停转动的眼睛,那是她用脑电波传递好消息的信号。

 

  “Mypleasure.”洛基手覆胸前礼貌道。

 

  “等等兄弟。”娜塔莉亚揪住洛基的肩膀,“别想转移话题,我更好奇你的王子殿下灰姑娘。”,她再次把洛基企图岔远的话题驶入了正轨。

 

  “Shit·······”洛基头疼地捂住了额头,史蒂夫在哪儿,为什么史蒂夫又不在家,他需要史蒂夫这个正义的化身、健康使者催着这两个小贱人去睡觉,让他的私人空间得以存活于八卦的迫害下。“嘿!史蒂夫你回来了!”洛基突然抬起头对着门口惊呼一声。就在托尼和娜塔莉亚一同扭头望去的空当,他飞快的窜上了楼,把托尼和娜塔莉亚的咆哮锁在门后。

 

  洛基揉着太阳穴,把自己摔进床里。他自己一想到那个“南瓜马车”的车夫都头疼的要命,更别说告诉托尼和娜塔莎这两个永远不嫌事儿大的贱人了,那会让他的头从阵痛变成无法医治的绝症。而事实上,并非是那位“车夫先生”不想进来做客,如果不是洛基和索尔进行了一场关于“是否进门做客”的礼貌问题的拉锯战,索尔早就登堂入室,用他那逼近两米的身高来检查他们这个小别墅的门是否符合国家标准高度了。

 

  索尔把他送到门口,当然他从来没告诉过索尔他家住哪,对索尔什么都知道,真是不怕暴发户有肌肉就怕暴发户有脑子。索尔停下车熄火后,解了安全带就大大方方地打算和洛基一块下车,洛基目光诡异地盯着他流畅的动作,终于在索尔拉车门的时候拦住了他,“你下车干嘛?”

 

  “你不请我进去坐坐?”索尔理所当然地反问。

 

  “绝不。”洛基立即抛出一个毫无余地的答案。

 

  “可是我想进去坐坐。”索尔看着他说。

 

洛基瞪着他,“你想也不行。”

 

“我觉得我有必要进去坐坐,让你的室友认识认识你的雇主。”索尔换了个说法。

 

“不,他们不想认识你,你只发钱给我并不发钱给他们。”洛基再次否决索尔的提议。

 

索尔想了想,再次体现了他土大款的本质,“你要是想,我可以考虑发钱给他们。”

 

洛基不可抑制地翻了个白眼,“······他们不想要。”

 

“你单方面说的不算,我有必要去当面征求你室友的意见。”索尔说着就要起身。

 

洛基拉住他,最后警告道,“你休想踏进我的房子半步。”

 

索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笑着对洛基说,“哦那也行,我有史蒂夫的电话我可以打电话问他,然后拿到你其他室友的电话。”他说着就掏出手机翻出通讯录。

 

洛基终于忍无可忍,提高了声调冲索尔低声吼道:“你到底有什么病!”

 

“没病,就想去你家坐坐。”索尔理直气壮地回答。

 

洛基深呼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别发出小姑娘一般的尖锐的吼叫,但这看起来并不成功,“我家有什么好坐的!”

 

“反正我早晚都会进去,为啥今天就不行?”索尔看着洛基问,车厢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让他看起来温和无害又英俊无赖得让人发疯。

 

“什么叫早晚,明天也不行!”洛基皱着眉头,再次毫无悬念地否定。

 

“那后天呢?”索尔脸上仍旧挂着欠揍的笑。

 

“不行!你想也别想,永远,forever!”洛基用尖利的吼声回答他。

 

索尔看着他,不疾不徐地继续说,“如果是你室友请我进去,我会把做客时间延长成一天。”

 

“开普勒{5}星球的一天吗?”洛基咬着牙冷笑道。

 

“不,至少是金星{6}的一天。”

 

{5}:“开普勒78b”环绕恒星公转一个周期仅为8.5小时,这也是迄今发现的公转周期最短的行星之一。地球上一天24小时,那里差不多是3年时间。

{6}:金星一天等于地球上243天。

 

“那就别从你的金星上滚下来!”洛基感觉自己气得简直脑门冒气。

 

索尔仍旧不急不躁,平心静气地劝着他,“我们从实际出发,你也知道我早晚都得进去坐坐,不如现在就请我进去,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他看着洛基气红的小脸,也几乎要藏不住嘴边的笑意。

 

哦对没错,早晚的。只要索尔想他总能查到娜塔莉亚或是托尼的电话号码,他不怀疑一个有钱有势的土大款的办事能力,更不怀疑他的好室友卖队友的能力,他只是怕娜塔莉亚和托尼连他的卖身契都要签给索尔。洛基沉默着徒劳地抠着被锁死的车门,他从来没有这么想从一辆顶级的限量跑车上下去。不仅仅如此,他要狠狠地摔上车门,用棒球杆砸烂车窗户,浇上个一吨汽油,绑上个一吨的炸药,连带着里面的人,绵绵不休的烧上个三天三夜,炸他个鸡犬升天!

 

正当洛基在脑海里进行这一系列除恶扬善的行为时,索尔再次不畏挫折不屈不挠死不要脸地开口了,“所以不你请我进去坐坐?”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索尔早就洛基碎尸万段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了。洛基瞪着他,再次一词一句地异常坚决地丝毫不容让步地回答道,“绝、不。”

 

他俩相互看着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洛基正盘算着和他死战到底,相反的索尔竟然不再坚持,他向洛基挪了挪身子,伸出一只手突然蹦出来一句,“那也行,你让我给你看看手相我就不去你家了。”

 

这让洛基咻地抽了一口气眉毛再次瞬间拧成一团,“你他妈到底有什么病!”

 

“我有个中国朋友研究这个,教了我一点,说是用这个看人挺准,你让我看看确定了你的可信度,我也就不用去你家了。”索尔耐心地解释。

 

“你和你朋友的智商简直可以匹敌一个智障学校了。”洛基受不了地翻起一个白眼。

 

“这你不吃亏。”索尔坦言道。

 

洛基看着他,他也实在不想和索尔继续纠缠下去,而且这相比于让索尔入侵他家要轻松多了,而且这也让他吃不了什么亏。洛基斟酌了一会儿,先开出条件以作退路,“你先把车锁打开。”

 

索尔伸手按了一下左手边的按钮,用眼神示意着又向洛基伸伸自己的手掌。

 

洛基皱着修长的眉毛,看着索尔向自己张开的手心,将信将疑的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宛若伸向一个老虎夹。索尔抓住洛基的手,掩住嘴边的坏笑,低下来头仔细研究了起来。洛基的手可实在是真的很好看,打从洛基给卡洛儿补习时在本子上写字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现在看更是。指节分明,白皙修长,握在手里还像丝绸一样柔软,这可实在是双没人能够抵抗的手。

 

洛基感觉被索尔抓得有些紧,往回抽了抽手却没抽动。他疑惑地看着索尔微微皱眉认真的样子,他原来听娜塔莉亚说过这个,但是没听她说过看手相也需要看手背这事儿。他不耐烦地催促道,“你看完了没?”

 

索尔不能更诚实地回答,“还没。”他愿意看上一天,金星的。

 

“差不多得了,你看出来什么了快点说。”洛基边往回抽手边说。

 

“······”索尔抬起头对上洛基疑惑的目光,抓着他的手,心虚地笑了笑,“我其实也不懂这个······”

 

“那你瞎看个屁!”洛基再次往回抽手,现在他倒像个彻底的健身教练了,把自己的手抓得纹丝不动。

 

索尔想了想说不那么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主要在过程,不在结果·····”看不是重点,你的手才是重点。

 

洛基再次倒抽着气用一种不可形容的愤怒瞪起了自己的绿眼睛,他咬紧了牙才没让自己像个小姑娘那样喊着“流氓”尖叫起来,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把手抽了回来,拉开车门下了车。

 

索尔在车里笑道,“明天见。”

 

洛基瞪着他狠狠摔上车门,怒不可遏地吼道,“见你妈!”

 

洛基郁闷地用胳膊盖住脸,这绝对是场足以让他失去睡眠的噩梦。不想让王子找上门,就别把水晶鞋忘在皇宫长阶上。他明天必须得去找史蒂夫一趟,让那盘带子在不危害自身名誉的基础上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评论(15)
热度(143)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