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5.5

第五章(下)

 

  洛基眯起眼睛仰头望着伫立于身前的HYDRA大楼,金碧辉煌威严庄重。好吧他就是栋钢化玻璃和钢筋混凝土的结合物,当然它也和纽约所有寸土寸金无聊的混凝土盒子一样善于把闲杂人等统统拒之门外。不过这儿可是个当之无愧的人间巨型版潘多拉魔盒,这藏着美国百分之八十公民的个人信息,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就像个再正义凛然不过的公司,但工作人员敲打着的键盘可能就是在帮你写着今天日记。所以除非你是巴基·巴恩斯的爸爸或者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如果不是你想要顺利进入这栋“邪恶之地”,并且打入它的高层,首先你要有一张工作证。

 

  洛基摘下墨镜推门通过旋转门进入大厅,他在左手边的一张休息沙发上坐下来,盯着人来人往忙碌不歇的人流,他们人人脖子都挂着个印着自己照片的工作证,背面印着以防伪造的条形码。洛基可不想为了来找史蒂夫偷个闲费劲去偷一张回来再把自己的大头照弄上去,而且大门那一面会动的散发着幽幽光线的墙,看起来可不像吃素的,如果那有什么人脸扫描功能伫立在四周的黑衣大块头也会让他尝尝调皮的滋味,于是他决定换个方向。

 

  洛基微微一笑锁定了目标,他站起身随手从报刊架拿了一份今天的日报走了过去,在一个正焦头烂额地专注于几张报告纸的男人身旁坐下来,翘起二郎腿翻开报纸读了起来。放在他们中间空开位置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男人皱着眉头接起来不耐烦的说了几句便草草挂了电话放回了原处,又重新埋头于他手头的纸上。这期间他抱怨着提到了“迪恩·佩奇”这个名字,洛基瞥了瞥他手里满是修改痕迹的工作加上他的语气,那位佩恩先生应该就是他的上司。

 

  洛基瞥了瞥男人仍旧专注的神情,一边仍若无其事地抖着腿看着报纸一边伸手拿过来了男人的手机,得手后他立刻用自己刚才看到的密码解了锁,并且合上了报纸把它盖在了原来放置手机的位置上。他迅速打开了通讯录找到了“迪恩·佩奇”,友善的好人,洛基在心里想,不像娜塔莉亚似的所有上司的备注都是“bitchXX”。他立刻拿到左手边拨通了过去,接通后他用粗一些的声音说,“您好先生,洛基·劳菲先生马上到了,还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什么时候的预约?”领导问。

 

“几天前,先生。”洛基看着还忙碌于那几张纸的男人沉声说。

 

“哦,知道了。”

 

  洛基微笑道:“好的。”他收了线,看到正看着纸页的男人伸下手来摸自己的手机,然后他摸到了洛基放在那的报纸。“抱歉先生。”洛基立刻拿起了报纸,同时自己拿着手机的左手也快速的伸了过去。洛基拿着报纸站起身,男人看也没看他的拿起了自己仍在原处的手机。

 

  洛基把报纸放回报刊架,第一步完成后接下他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让他进入这栋大楼顶层的证件。洛基观察发现经过这里极少数的人有着一张透明的磁卡,并且拥有这张卡的人个个都趾高气昂眼睛长在脑门上。他正不动声色的四处打量着,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裹身群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走进了洛基的视线,她提着包戴着墨镜身后紧跟着几个人小员工。

 

  好极了就是她了,胸还这么大。洛基装作慌忙的快走过去,仿佛完全不知道前面有人。戴茜看到一个人朝她快步走过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两眼一黑撞上一个带着淡淡烟草味的胸膛。

 

“噢,抱歉女士!你还好吗?”戴茜抬起头来顺着声音看到正惊慌地扶住她的男人,她皱着眉头盯着这张脸摇了摇头。

 

“实在是对不起小姐,我走得太急没看到你,撞到你哪里了吗?”洛基焦急地扶着她站起来,一手悄然的拉开了她提包的拉链。

 

  戴茜盯着眼前的黑发青年,她本因这没头没脑的冲撞有些生气,但看在这张脸的份上她决定原谅这个小帅哥,而且她印象里绝对见过这张脸,她站直身来问道,“没事,你是这儿的职员?”

 

“噢,不是,”洛基仍旧体贴地扶着她笑着回答,“我来谈笔买卖,撞到你我想这是我今天的好征兆。”

 

  戴茜看着他的笑容,这可真是个迷人的小伙子,她笑着回答,“那预祝你成功。”

 

  洛基绅士地微微弓下腰来,牵起戴茜的右手轻轻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谢谢你借给我的好运气,如果可以事后我能请你喝一杯,以为我对我鲁莽的歉意?”

 

  戴茜仰着头笑着回答:“当然,那下次见。”

 

  洛基放下她的手,微笑道:“下次见。”

 

  他转过身走向前台,歪嘴一笑把到手的卡片放进西装口袋,对前台的女孩说,“迪恩·佩奇先生的预约。”

 

“您的名字?”

 

“洛基·劳菲。”洛基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女孩将证件递还给他,“Welcome to the Hydra, Mr.laufey.”

 

  洛基顺利的进入了大门,手握直通卡的他一路畅通无阻,现在只需要最后一道工序。洛基来到通往顶层的那个金属玻璃长台前,对里面的女孩说,“史蒂夫·罗杰斯先生让我来找他。”他看着女孩拿起电话,补充道,“洛基·劳菲。”

 

  一道白色的光线突然从他脸上一扫而过,接着女孩说,“史蒂夫先生让您去他的办公室等他。”

 

“谢谢。”洛基转身走向旁边的电梯。

 

  而这时候正在坐在车上的戴茜终于记起了那张脸,那张她绝不会忘记的妖孽小脸,他竟然换了黑头发!她突然回过神来,在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她看着自己放HYDRAcard空空如也的小口袋,大骂一声,“Shit!”

 

  当史蒂夫听见前台说洛基·劳菲来找他的时候,他表示一点都不惊讶,就像现在他推门走进办公室看到洛基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玩着愤怒的小鸟。

 

  洛基看到史蒂夫走进来,点着鼠标闪动着自己的绿眼睛,委屈的说,“Oh,dad!为什么这么久,是后妈(指冬兵)绊住了你的脚步吗,他漂亮吗?”

 

“漂亮。”史蒂夫实话实说如果没有那么凶就更好了,他揉着太阳穴拉过来椅子在洛基身边坐下来,疲惫地说,“我刚开完会。”

 

  洛基扭过脸对史蒂夫嘟起嘴泪眼汪汪的控诉,像个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小女孩,“Dad你把我接走吧,我想跟你和后妈过,你不在家的日子里妈妈(指娜塔莉亚,因为家里史蒂夫和娜塔莉亚年纪最大)总是打我们。”

 

  史蒂夫看着他,毫不为之所动道:“你先把偷来的工作证交出来,咱们再谈别的。”

 

“你总是懂我,伙计。”洛基挑挑眉毛,从兜里掏出hydracard放在史蒂夫手上,“别忘了替我致谢。”

 

  史蒂夫看着手里的卡片,他认识这张卡,左上角有一个银色的圆环,“老天,你竟然偷了戴茜的卡。”史蒂夫叹着气说。

 

洛基玩着游戏,毫不关心地瞥了史蒂夫一眼,“Who?”

 

“戴茜·露易丝,巴恩斯先生的助理。”史蒂夫无奈地把戴茜的hydracard放在桌子上,他得想想怎么跟戴茜解释这件事。

 

“哦。”洛基头也没抬。

 

“······你就是专门来气我的?”史蒂夫扶额道,要是这事儿让他的顶头上司知道,绝对又是好一顿批斗。

 

“只能怪我眼光太好,一偷一个准。”洛基笑嘻嘻地转过脸来,他看着史蒂夫头疼的表情,想到了另外一个同样金发碧眼但把自己气得不行的混蛋,这让他心里升起来了一种找到平衡的愉悦感。

 

  史蒂夫叹了一口气靠近洛基伸手拿过来在洛基面前的杯子,这让洛基立马皱起了眉头,他痛苦的屏住了呼吸,“你在干嘛史蒂夫,为什么你的味道这么大?”

 

“味道?”史蒂夫拿起杯子不解地看着痛苦的洛基。

 

“Alpha味。”洛基简短的回答,立即连带着椅子滑到远离史蒂夫的地方,“你在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他皱着眉头问。

 

  史蒂夫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困惑地望着洛基,“没有啊,就和原来一样,你是怎么了?”他怎么敢在这里随便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自从巴基警告过他以后,他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

 

“真的?”洛基怀疑地问他,见史蒂夫点头他也开始奇怪地嘟囔,“我也不知道,我最近总是有些时候突然能闻到alpha的味道,有时候又闻不到······”

 

“你不是说是你那群青春期的学生旺盛的荷尔蒙闹的?”史蒂夫起身走过去打开窗户,抄起文件夹在四周扇了两下,“这样好点了?”

 

  洛基把胳膊从鼻子上拿下来,吸了吸鼻子,“好一点。”或许就是那些青春期的小脑残影响的,没去学校之前也没这症状,反正都怪那个索尔,要不然他也不用去学校教课。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快拿回来被那个健身教练拿住的把柄,“史蒂夫,帮我个忙。”

 

“什么?”史蒂夫警觉地问,每次洛基发出这种真诚的请求一般都准没好事。

 

“帮我黑进奥丁森家的电脑系统。”

 

“索尔·奥丁森?”史蒂夫不敢相信地拧起眉毛,希望洛基别点头。

  

  但是他还是点头了,“对,那个军火贩子。”

 

  那可不是一般的军火贩子,那可是美国最大的军火贩子,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是巴基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他不敢想这件事如果败露,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不行,这事儿犯法。”史蒂夫严肃地说。

 

“不是奥丁森企业,只是他家。”洛基补充说。

 

“这可更触犯了道德。”史蒂夫板着脸说,“你怎么没找托尼,我肯定不会同意。”

 

  哦上帝,我当然知道你这个正义感爆棚的美国队长,洛基在心里说,不是他不想让托尼帮忙,但是如被这事儿被托尼知道还看了带子里的内容,他一定会被托尼笑死。“他有盘拍到我的监控录像,咱们上次在赌场的那次,你想想这事儿的后果,我们都会完蛋。”洛基看着史蒂夫说。

 

“你怎么会招惹上他?”洛基绝对是上天赐给他的磨难。

 

“说来话长,我以后再告诉你。”洛基应付道,他实在不想回想这段痛苦的回忆。洛基看着仍旧面色沉重的表情,一把抱住了史蒂夫的胳膊,没有比装可怜更对史蒂夫有用的招数了,“Dad!你忍心看着我被一个土大款压迫吗!我都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他睡眠好得连闹钟也闹不起来。

 

“你是不是喷了omega香水了洛基,你这是犯规!”史蒂夫皱着鼻子,闻到了一丝一缕的omega香味窜进他的鼻腔,勾起他身体里alpha对omega本能的保护欲,催着他答应洛基的请求。

 

  洛基闻了闻自己,他今天没喷,但是前天晚上喷了,可他昨天洗过澡了,这东西还挺长效持久的。 现在管他的,他蹭着史蒂夫的胳膊,咬着嘴唇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史蒂夫,帮我!”

 

  史蒂夫看着洛基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不得不投降,“你确定只是拿回录像,不是再放点病毒进去?”史蒂夫妥协道。

 

“当然!”洛基肯定道,史蒂夫简直太了解他,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放过那个该死的暴发户。

 

“好吧,我回家帮你办。”史蒂夫一脸愁苦,“你永远把我推向道德的边缘。”

 

“你真是我的天使!”洛基抱着史蒂夫的胳膊愉快道。

 

  史蒂夫靠在椅背上,无可奈何地看着得逞的洛基,“你真是上帝派给我的苦难。”他的话音刚落,他办公室的门就突然被推了开来。

 

  巴基站在门口,直直地看着办公桌前正黏在一块的两个人,这让他并不愉快地挑起了眉毛。史蒂夫看到站在门口的巴基,赶快站了起来,“董事长有什么事儿吗?”

 

  洛基嫌弃地看着史蒂夫没出息的样子,他们那个搏斗力顶级正直英武的史蒂夫跑哪去了。现在他俩还没搞上就这样,等到他俩搞上连国际人权组织都帮不了他们可怜的史蒂夫。

 

  巴基走进来,面无表情地扫了洛基一眼,扭头对史蒂夫简明扼要地说:“你的统计。”

 

  史蒂夫立即走到旁边的矮柜把一本文件拿出来交给巴基,巴基拿在手里翻了两页,合上拿在手里,对史蒂夫说:“你可以下班了,”然后他的目光望向洛基,“这儿不是公园,以后不要让公司以外的人进来。”

 

  洛基感受到巴基杀气腾腾的目光,瞬间感觉自己距离那个赌约的胜利近在咫尺。他走上前,友好道:“您好巴恩斯先生,洛基·劳菲,史蒂夫的室友,砸了你赌场的罪犯之一。”

 

  巴基抬起眼睛来对上洛基的视线,史蒂夫只觉得整个办公室里弥漫开了一种除了“友好”以外混合任何一种奇异含义的诡异气氛。“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但是如果下次再让我在这儿看到你我会把保安叫上来。”巴基一样傲慢不减,放下话便就转身出去了。

 

“哇,后妈可是真冰山美人,连我都要爱上他了。”洛基转过身来对史蒂夫感慨道,史蒂夫简直过着地狱都不如的日子。不过史蒂夫的大老板长得真不赖,比传闻更辣,一看就是禁欲时间过长急需求待解放。他看着史蒂夫出门却没拿包,“不是下班了,你干嘛去?”

 

“我去跟巴恩斯先生说一声。”史蒂夫回答。

 

  洛基揪住他,抓起他的包推着他往外走,“不说了,走吧走吧。”

 

“这不礼貌。”史蒂夫皱着眉头。

 

“史蒂夫你的情商高得都赶上一个索林·橡木盾了。”他推着一边史蒂夫往电梯走一边说,“欲擒故纵,抛砖引玉,收放自如。”

 

  而巴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着那份文件,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盯着自己办公室的门,却没有那个傻大个烦人的每天下班前的汇报。他“啪”一声合上文件,好极了他现在更烦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史蒂夫正在床头柜上艰难摸索着的胳膊上,他终于摸到了自己震动着的手机,迷迷糊糊[x1] 把手机放在耳朵上,“Hello?”

 

“史蒂夫就算你起床的声音再性感,我也绝不会放过你。”戴茜的声音让史蒂夫猛地睁开了眼睛,“呃,戴茜,早上好······”

 

“我没空跟你说早上好史蒂夫,忘了你的晨间礼仪吧,现在立刻挑件能看的衣服出门十分钟内给我赶到巴基家。”戴茜用机关枪一样的语速说,

 

  史蒂夫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地问,“出了什么事?”

 

“哦,我们那可爱的陛下感冒了却不告诉我!然后他竟然敢背着我去吃魔鬼咖喱,被辣得哑了嗓子!他该死的今天还有个大会要开,我还在巴黎,他真是我的小天使!”戴茜焦躁地咆哮道,“老娘不管,你现在立刻给我飞到巴基家拿到稿子,替他去把这个话讲了,别给我说些有的没的,你要是敢穿的像个送快递毁了这个会,等我回来我一定让你和巴基都尝尝高空坠落自由落体的感觉!”

 

  娜塔莉亚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一坨黑色物体连爬带滚地从楼梯跑了下来,惊奇地问道,“What’s this!”

 

“Steve.”在厨房偷吃的托尼平静地回答。

 

  娜塔莉亚看着飞进卫生间的不明物体,严肃地怀疑道,“你确定他是人类的一员?他模糊了我更比Canon1DX{1}的人眼!”

 

{1}:EOS-1D X目前单反相机中连拍速度最快的机型。

 

  那团黑色的物体从洗手间冲出来,席卷着薄荷牙膏味的旋风在托尼和娜塔莉飞流而过,在残余的气流中留下一句匆忙的问候,“娜塔莎、托尼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哦,现在我相信了,没有比我们的史蒂夫更不忘晨间礼仪的人类了。”娜塔莉亚夸张地向史蒂夫摇起膊高呼道,“我的骑士,屋外铁蹄铮铮你如此焦急,是要去向何方?”

 

  史蒂夫穿着鞋,急匆匆地说:“公司有事。”

 

  托尼咬着面包在一边幽幽吟道:“你问他要去向何方,他指着地狱的方向,听那号角高鸣空响,薛西斯{2}长鞭将至脊上,奴隶奔忙,亡命路上。”

 

{2}:薛西斯一世,暴君,斯巴达里的那位仁兄。

 

“我走了,晚上别等我吃饭。”史蒂夫穿好鞋提起外套就开门消失在了门口。

 

  托尼和娜塔莎对着史蒂夫的背影,一同道别:“后会无期。”

 

  史蒂夫停下车,来到巴基的别墅门口,他迈上台阶看着巴基家的大门,却在门前迟疑地停了下来。他不是第一次到巴基家接他,不过以前他都是在车里等,走进巴基的家却是第一次。他紧张地抻了抻外套,却记起来自己出门前连镜子都没照。

 

“相信我,史蒂夫一定会十分钟内到的,不过他可能没剃胡子啥的,Snow见到他绝对会疯掉。”巴基看着戴茜发来的短信,回复道:“这已经是第十分钟了。”

 

  戴茜的对话框立即跳出来,“哦对,忘了说他要在你家门口迟疑一分钟的,相信我他第十一分钟一定会到。”

 

“3.”戴茜倒计时的话框一层层地跳出来。

“2.”

“1.”

“叮咚——”

 

  巴基翻了个白眼,把手机和怀里的抱枕一同扔下起身去开门,但一个小不点先他一步从他腿边窜了过去。

 

  史蒂夫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他紧张地盯着一点点打开的门缝,想象着巴基即将出现在门后冷若冰霜的面容。门打开了二分之一,没有人,门被全部打开了,还是没有人。

 

  直到史蒂夫低下头来,看到了一个正踮着脚抓着门把手,仰头望着他的棕色头发的小男孩。

 

  小男孩瞪大了自己的蓝眼睛看向史蒂夫,然后张大了自己的小嘴巴一下冲过来抱住史蒂夫的腿,激动的尖叫起来,“你是美国队长!!!”他欢呼着跳起来,扭着小脸用自己奶声奶气的小嗓门兴奋的喊道,“Dad,dad,dad你快看美国队长来我们家了!!!”

 

  史蒂夫抬起头看到站在后面的巴基,他穿着件简单的白T恤和宽松的休闲裤,阳光照得他的皮肤白得发光,脸上蒙着层淡淡的他从来没见过的笑意。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评论(6)
热度(136)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