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6.0

每次改文里的手癌的时候,都会想到我家枫叶给我校对的时候的艰辛,我的月亮我的星,你真的是天使啊天使!!!!!!!!


第六章(上)

 

  巴基走过来,看了一眼两眼发直的史蒂夫,摸着小男孩蓬松的短发,轻咳了一声,哑着声音简单的介绍,“这是我儿子Snow,”他的声音更温柔道,“Snow,这是我的助理,他叫史蒂夫。”

 

“你果然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也叫史蒂夫!”Snow跳着脚手脚并用地往史蒂文身上爬,像个小不点正费力地攀登着一座珠峰。

 

  史蒂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家伙就已经踩着他的腰带爬到他怀里了,他这才舍得把目光从巴基脸上移开,赶紧伸手托住小家伙的小屁股以防他掉下来。

 

  巴基走到旁边的壁橱拿出一双拖鞋来放在地上,伸手去抓Snow肉呼呼的小胳膊,轻声道:“先下来Snow,这样对客人不礼貌。”

 

  Snow立即紧紧抱住了史蒂夫的脖子,像个终于找到可栖息大树的小树袋熊,把小脸埋在史蒂夫的肩膀上不情愿地抗议起来,“不要!美国队长第一次来我们家,一会儿他就要走了!”

 

“他要去哪啊?”巴基微微皱起一边眉毛问。

 

“他要去打大坏蛋红古髅!”小家伙扭过头来一本正经的大声道,眉眼间里全是不容置疑的大义凌然。

 

  巴基点了下头,完全无视了自己儿子的义正言辞,边伸手去抱他边无情地纠正道,“是红骷髅宝贝。”

 

  这立即引来了Snow更加剧烈地反抗和挣扎,“不要不要!我不要离开队长!他是我的!”他在史蒂夫怀里扭来扭去拼命躲着巴基的手,金棕色的小短毛摩擦生电粘了史蒂夫一脸。

 

“••••••没事儿,我抱着他就行。”史蒂夫拨开了眼前的小棕毛,打断了父子俩的战争。

 

  Snow欢呼一声,巴基没办法地收回手,看着史蒂夫一手抱着Snow一手换鞋,也没啥不方便的,Snow坐在他那支结实的胳膊上跟坐在条粗钢筋上似的,还外带安全防护功能。不过,他上下打量了史蒂夫一番,他何止没剃胡子这么简单,这种秋衣配西装的绝妙搭配也令巴基翻起了一个赞赏的白眼,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史蒂夫没穿着一双运动鞋来。

 

“你想一直抱着他也不行,你想把他当快递一样送出去吗?”巴基转过身去,嘶哑的嗓子也不能让他停下对史蒂夫符合客观事实的挖苦。

 

“我不是快递,daddy!我现在是美国队长的盾牌了!”Snow兴奋的大声宣布,他张开自己的两只胳膊艰难地揪住史蒂夫的袖子,让自己尽力呈一个“大”字形趴在史蒂夫的胸前。

 

  巴基回头看Snow一眼,“好极了我儿子现在是个‘盾’了,我可不会高兴。”

 

  史蒂夫跟在巴基身后,看着他平时被西装领子遮掩起来的白皙的后颈,这样的打扮,让巴基看起来像个帮着家长带孩子的大学生。可他现在仍有满脑子的问题急需解答,他对这件事的求知欲已经超过以往对任何一个数学运算得数的渴求,但是他认为自己无权过问自己老板的私人生活。可从来都独来独往没有半点绯闻的巴基,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叫他爸爸的小孩,难道他已经有了伴侣吗。这让身为alpha史蒂夫感到有些失落,他看着自己怀里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苦涩。

 

  巴基拐进客厅去拿自己的手机,史蒂夫站在客厅口打量着这整栋屋的装修,虽然这还是巴基所钟爱的极简风格,但是摆放的物件与颜色都明显多了起来,墙壁交替使用暖黄和壁纸,融合了不少欧式风格的沙发的下面铺了一张巨大的白色羽毛地毯,上面散乱的放着Snow的玩具,看起来温馨又舒适。

 

  巴基拿着手机从史蒂夫身前走过去,史蒂夫立即拧起了眉头大步跟上,他吸着鼻子想要再在空气中捕捉到刚才巴基从他面前擦身而过时他闻到的气味。那是一种十分清新细微的未被标记的omega才能散发出来的气味,而他也的的确确在并排跟上巴基的时候,再一次在自己的老板身上寻找到了这种气味。

 

  当他想再次更进一步确认这种气味的时候,怀里的小不点一巴掌呼上了他的脸,Snow的两只小手按在史蒂夫脸上,捧着他的脸仍旧用一种过度兴奋又不敢相信的口气问,“你真的是美国队长吗?你为什么没有穿你的制服?”

 

  史蒂夫低头看着满脸好奇的小家伙,老天,他有双和他爸爸一样蔚蓝如海的大眼睛,那又长又密的睫毛无比期待的上下跳跃着,让史蒂夫根本无法说出任何否定的话。他把小家伙往上抱了抱,笑着对他柔声说,“你知道制服是很重的,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总要穿得轻便点。”

 

“真的吗?和我一样重吗?”Snow睁大了自己圆圆的眼睛天真地问。

 

  史蒂夫被小家伙的认真逗笑了,宠溺地说:“比你重多了。”

 

“No,Snow你如果每天晚上再多偷吃两块蛋糕,就没有什么比你更重了。”巴基在前面一边开着衣帽间的门一边提醒。

 

“那你的盾牌呢?”小不点接着问。

 

“你就是我的盾牌啊。”史蒂夫笑着对小家伙闪闪发光的眼睛说。

 

  小家伙立刻愣住了,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史蒂夫,仿佛被这个巨大的喜讯击中了点住了穴位,半晌,小家伙才从这天降的惊喜中渐渐回过神来,微微张着的小嘴才重新拾回了语言能力,他不敢相信地小声问:“••那就是说你以后可以带着我一起去执行任务了是吗?”

 

  史蒂夫感觉他简直要哭出来了,他哭笑不得地拍着小家伙的后背答应他,“当然。”

 

  巴基扶着衣橱转过身冷眼看着他们俩,感觉自己身后正在上演一部儿童向的言情励志剧。他轻咳着捏了捏自己不舒服的喉咙,眼酸溜溜地说:“好呀,我养了这么久的儿子要去给别人挡枪子儿了,你这算是向我递交的辞呈吗?”他边白了史蒂夫一眼边伸手拍着Snow的小屁股,“那你最好少吃点,每天四五块蛋糕的话可没人能抱得动你。”戴茜管着他的嘴,他管着Snow的嘴,也算是个“良性”循环。

 

“盾牌本来就是圆的!”Snow反驳道。

 

“是呀,你在宽度上和它达成统一,却在厚度上远超人家。”巴基抓住小家伙的咯吱窝,把他往自己怀里抱,“来吧,我的小胖子,你的美国队长要换衣服了。”

 

  可小淘气还是不想放手,史蒂夫在这又成为一场拉锯战之前,安抚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小家伙,“我一会儿就会换好了Snow,我不会走的。”

 

  小家伙吃了这颗定心丸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抱着史蒂夫的手,回到自己爸爸怀 里。巴基对着史蒂夫翻了个白眼,真不错这看起来可真像我自己的儿子。他抱着Snow指指他刚拿出来挂在金属衣架上的一套灰色西装,“我买错了号,你可能能穿,记得刮刮你的胡子,我不能让你毁了我公司的形象。”他才没买错号,他才不会干这种愚蠢的事儿,他只是提前预备下来为了早晚的这一天,当然这是指工作层面上,史蒂夫早晚要帮着他开个会讲个话,这再正常不过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史蒂夫的尺码!那都是戴茜的错!

 

  Snow好奇地盯着那套衣服,疑惑又期待地问,“那是你的制服吗,史蒂夫?”

 

  而他的爸爸帮他的美国队长回答了这个问题,“不,那只是让他看起来像人的衣服。”接着他留下一句催促的话,“快点,九点开始。”就抱着Snow出去了。

 

  Snow一落到地上就脱缰的小马般的撒着欢地跑远了,巴基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拿起手机,回复着戴茜刚才发过来的短信,“怎么样,我说对了吧,Snow是不是好点了?”

 

  巴基按下屏幕上的发送键,“嗯,他不仅现在已经开始找吃的了,而且已经变成那个傻大个的脑残粉了。”这个小家伙已经连续了发烧感冒连续病了三天,巴基也跟着他熬了三天,同样没敌过病毒的侵害,只是没想到他昨晚上叫的咖喱外卖今天竟然能让他今天早晨起来直接说不出来话。如果今天这个小家伙还没有好转,他俩都只能去家弗丽嘉那儿养病了。

 

  但是好在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已经满血复活了,这才不关里面那个傻大个的事儿,那都是美国队长的功劳。巴基敏锐的视线盯上Snow蹦蹦跳跳的背影,“Snow,把swedish fish(糖)从你的袖子里拿出来,我看到了。”

 

  Snow扭过头来嘟着嘴瞪了巴基一眼,又踮起脚尖来去够放在上层的马卡龙,然后自己爹地的声音又在后面魔咒般地响了起来,“马卡龙也不行。”

 

“全城的小屁孩都会变成他的脑残粉的,如果他愿意每天不穿上衣,那全城的少女也不例外。”戴茜发来短信对他表示安慰,接着又跳进来一条,“诶对,你实话实说史蒂夫邋遢的样子帅不帅,他早晨接电话的那动静真是撩拨起了老娘的春心。”

 

“不帅。”巴基言简意赅。

 

“不信,给我偷拍一张过来。,-) ”

 

“没有。:)”

 

 

  史蒂夫一边脱西装一边打量着这间衣帽间,一切都井井有条,排列整齐,在这方面上巴基和洛基一样拥有一个史蒂夫永远都进不去的世界,史蒂夫看到对面最下面一层半掩着的衣柜里挂着Snow的短裤,他出于好奇的想看看里面还有Snow的什么衣服。然后他推开了柜门,看到了里面一整排的Snow的短裤。哦我所有的衣服加起来还赶不上Snow短裤的二分之一,史蒂夫心情复杂的想。

 

  与此同时巴基也正领着成功吃到了一个马卡龙的Snow在楼上的他常用的衣帽间里换衣服,虽说他的嗓子不能讲话,但是也得去履行监督的职责,如果那个傻大个搞砸了他至少要在下面看个热闹。

 

  巴基正给Snow挑着外套,等他挑完转过脸去正好看见了Snow手上拿着两条蓝色的东西飞奔了出去,巴基瞬间倒吸着凉气瞪大了眼睛,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追了出去。哦上帝!这个小混蛋为什么跑得这么快!当Snow再一次借着身高优势灵活的从巴基手底下逃跑以后,让巴基不得不在追捕的途中思考起了Snow以后的人生方向。

 

“S••••••咳,Snow!”巴基想用声音把这个小混蛋叫停,但是他刚吼出了一个字嘶哑的嗓子就把他梗住了。他就看着Snow从他手底下捏着那两个不得了的东西,边跑边喊的飞快地蹿向的一楼的衣帽间。哦天啊,他不能更想骂人了!

 

  史蒂夫还没穿上衣裤子刚提到一半就听着外头传来一阵跑步声和Snow的喊声,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衣帽间的门就被“砰”一下推开了。Snow一下蹿到史蒂夫身边摇晃着手里的传家宝,拼命大声喊道,“steveeeeeeee!”

 

  他低头疑惑的打量着Snow手上的东西,而这时候,门又砰然一声在他耳边炸响,他抬起头来看到了追进来的巴基,他们四目相对这一刻仿佛世界都静止了。

 

  他俩互相看着对方,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史蒂夫刷拉一下提上了自己的裤子,但是拉上拉链这道程序拖延了时间,他不知道是这条裤子小还是自己的问题,他被拉链夹住了••••••然后他只能在巴基的眼皮子底下,忍着被夹住的疼皱着眉把自己的老二往里塞了塞,尽可能快地拉上了拉链。

 

  而这时候由于海拔过低,并没有感受上层凝固着的诡异气氛的Snow,在两个大人中间大声吆喝起来,“史蒂夫,史蒂夫你快看啊!你快看!”Snow挥舞着手上的东西,用小爪子抓住了两端,像献宝一样踮起脚来举给史蒂夫看,“你快看啊史蒂夫!这是我跟爸爸的!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史蒂夫!”

 

  这时候史蒂夫也终于看清了Snow手上的东西,那是两条蓝色的十分可爱的前面印着美国队长剪影的亲子内裤。

 

  史蒂夫看看那两条内裤,又看了看自己老板震惊又复杂的表情,他只能挠着后脑勺既尴尬又憋着笑说,“挺好看的……”

 

  我他妈并不想要这句赞美!巴基红着脸从后面拎起Snow的领子提着他就迅速又怒气冲冲地走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他给史蒂夫买的衣服竟然小,还是被史蒂夫看见这条羞耻的内裤而生气了。接着他终于说出了在Snow面前说出的第一句脏话,“SHIT!”

 

***

 

        

“哦,亲爱的咱们今天的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12%,道琼斯工业指数涨了近8%,连纳斯达克都涨了14%,这可是是个好兆头,别对咱们的股市失去信心,能源低价可推动着咱们的支出,或许下个月咱们的股市稍有波动,但是别担心,咱们现在可是复苏阶段了,就现在的趋势看,就恒生指数来看亚太地区也是个好方向••••••”

 

  娜塔莉亚揪住正在一旁侃侃而谈的托尼,“你在这儿扯什么呢?”

 

  托尼偏过头凑近娜塔莉亚,低声道,“鬼知道,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在说啥。”托尼扭过头微笑向面前的几位西装革履的先生示意,“抱歉各位,我的助理找我有些事情,先失陪了。”

 

  娜塔莉亚翻着白眼拉着他走到一边,“真棒,老板我是按分钟收费的。”

 

“那我不用给你钱了,你撑不过半分钟甜心。”托尼开心地回答她。

 

“闭嘴,你个阳痿小王子,别没事儿忽悠无辜群众。”她正说着,一位彬彬有礼的先生从她身后走来,“Hi小姐,克林顿•巴顿,画家。”

 

  娜塔莉亚转过身去,哦长得还不赖,她立即嫣然笑道,“Hi,娜塔莉亚•罗曼诺娃,真是巧先生,我是个艺术品收藏家。”

 

  托尼双手环在胸前,翻着白眼说,“是啊,是啊,艺术品收藏家。”娜塔莉亚狠狠地在他胳膊上捏了一把,托尼被迫挺直了腰板,礼貌地帮娜塔莉亚胡说八道起来,“Oh,是的,我的助理在这方面颇有研究,要不是我不舍不得她走,她早就在艺术界大展手脚了你知道基姆•兰多{1}被发现也有她的一半功劳,你如果真是个画家孩子,遇到你绝对是你这一年最幸运的事儿。”

{1}:加拿大年轻艺术家Kim Dorland

 

  娜塔莉亚一边微笑一边狠狠地揪着托尼的后腰低声骂道:“操,谁?基佬兰多?”

 

“真的吗,那我今天可真是幸运。”年轻的先生惊喜道,向娜塔莉亚绅士的发出握手的邀请。

 

  娜塔莉亚立即笑意盈盈地迎上去,握住了克林顿的手,毫不客气道:“当然,你会遗憾没早点遇到我。”

 

  托尼在旁边幸灾乐祸地贴着娜塔莉亚的耳朵说,“别忘了莫奈是抽象派的。”(莫奈是印象派的)

 

  娜塔莉亚给了他一个白眼,小声骂,“闭嘴,贱人。”她正要再掐上托尼胳膊的时候,只见托尼脸上笑容瞬消,他稍有些焦急道,“你们先聊,我去一下卫生间。”她还没来得急回应,托尼就已经转身消失在人群里了。

 

 

“贾维斯叔叔!”Snow小火箭一般地冲过来,一下抱住了贾维斯的腿。

 

  贾维斯弯腰把Snow从自己的腿上捞起来抱在怀里,对小家伙胖乎乎洋娃娃一样的小脸笑着说,“好久不见小家伙。”

 

“我好想你贾维斯叔叔!”小家伙毫不客气地狠狠地在贾维斯脸上亲了一下。

 

“我也想你,Snow。”贾维斯也笑着亲了亲小家伙的小脸蛋。

 

  巴基走过来,刚刚被贾维斯叔叔抱在怀里的小家伙又朝自己的爹地张开了小胳膊,巴基边从贾维斯怀里把他抱过来边问他,“你在那边怎么样?”

 

“和原来一样。”贾维斯语气里夹着点苦涩,他的头又转过去望向刚才的位置,那儿只剩下一个红发的姑娘了。

 

“怎么了?”巴基看着有些出神的贾维斯。

 

“没什么,”贾维斯转过头来冲他挤挤眉头,“我刚才好像看见托尼了。”

 

  巴基皱着眉头叹了口气,“那你之前去欧洲是为了什么,他要是想让你找到他,你早就找到他了。”

 

  贾维斯扭回头来看看巴基,抬起手摸着snow毛茸茸的小脑袋,给了巴基一个安心的笑容,“我知道,”他抬起眼看着巴基仍然拧着的眉头,笑道,“我真的知道,毕竟都一年多了。”他耸耸肩结束了这个话题,“我怎么听着你嗓子哑了?”

 

  巴基看看正玩着他头发的小家伙,拍着他的小屁股说,“他这几天生病了,我这是他配给我的赠品。”

 

“那一会儿谁替你讲话,戴茜?”

 

“不是,她在巴黎,”巴基话还没说完,怀里的小家伙抢先答道,“是美国队长!”

 

贾维斯挑起眉毛,“美国队长?”

 

“是我的新助理,你还没见过。”巴基抱紧兴奋起来的snow解释道。

 

“新助理?”贾维斯想了想,一语双关道,“哦,我知道是谁了,索尔跟我说了。”

 

  巴基白了他一眼,“你怎么也听索尔胡说八道。”

 

  贾维斯笑着冲他眨眨眼,“待会我见见他就知道索尔是不是胡说八道了。”

 

  欲知后事且待下更



评论(15)
热度(140)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