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6.5

第六章(下)

洛基走出学校大门,当然不是他教课的大学,是他自己在读的学校,他还是个有两门课没修完的在读研究生。他走出学校大门,就刻不容缓地拐进了学校旁边的早餐店,他早晨赶着去上课到现在粒米未进,他推开玻璃门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瞬间就感觉灵魂得到了解放。

 

洛基抄起铁丝编织的小篮子快速地挑了几样,他得速战速决尽快去找娜塔莉亚和托尼,他们今天约好了去找个阔佬骗点零花钱。

 

“12美元,先生。”

 

洛基边打量着饮料目录边漫不经心地拧开锁扣去摸钱包,他摸了一会儿,皱了皱眉毛,又往里伸手仔仔细细地摸了一遍,然后他微笑着对着眼前的空气翻了个白眼——他没带钱包。

 

“先生?”收银的女孩疑惑地轻轻唤了一声迟迟没有动作的洛基。

 

“哦,抱歉小姐。”洛基仿佛突然回过神来般望向收银的女孩,真诚地说,“刚才我觉得选这些就够了,见到你之后我觉得我该再去选几样。”他说着目光向四周张望着,迅速筛选着目标。

 

洛基停下视线,他眯起眼睛歪了歪嘴唇,歪过头去对着正满脸不解的女孩儿微微一笑,“美食配美人,并不是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就在女孩扬起粉红色的笑容时,洛基提回了自己的小篮子走向了柜架前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罗根晨跑回来顺道就拐到这附近吃早饭,他卷起运动衫的袖子正拿起一个超大号的培根三明治往自己筐里放,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偏过头来,“吃这个对身体很好吗?”声音的主人是个看起来十八九的年轻男孩,他穿着件半长的黑色棉外套,头顶上微卷的黑发温柔的垂在外套帽檐的混色棕毛上,他背着个双肩包手里还拿着两本书,看起来是附近学校的学生。

 

罗根看着这个一袭黑色,只有一双绿眼睛对他闪动着的男孩,挑起眉毛歪嘴问道:“你也想要?”

 

男孩嘴边闪过一丝羞涩的笑意,又立即错开了罗根的视线低下了头去,“不不,先生,我只是问问,”他踌躇着想了想,又抬起头看了看罗根,才不好意思地开口,“如果吃这个能有和先生你一样好的体格的话,我当然愿意尝尝。”

 

哦,最近这种要人命的小妖精真多,罗根看着这个温文有礼的黑发男孩笑道,“我平时练些格斗,或许也和食物有些关系。”他打量着男孩高挑修长的身形,并没有闻到什么准确的气味,“如果你不是个alpha也没必须要非常强壮。”

 

瞧瞧这标准的alpha主义思想,好像只有alpha才有壮得跟头牛一样的权利。“我是个beta,”洛基微笑着胡诌,“不过像你这样强壮的alpha男性总是非常有吸引力,”洛基露出一个甜腻又青涩的笑容,“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你让我想到我姐姐杂志上的一些人。”

 

“《PlayGirl》吗?”罗根笑道。

 

“哦不,当然不。”洛基甜甜的一笑,“至少是《OUT》{2}。”他对上罗根的视线,绿色的眼睛漾着真诚又无邪的笑意,“比起这个,你更让我想起来我小时候听过的童话故事里的勇士。”

{2}:《Out》杂志是全美发行量最大的同志杂志,其评审出的“OUT 100”人物榜单,在全美影响深远。

 

这真是个考验人意志力的笑容,别冲动你有心上人了罗根,他正一边告诫自己一边想着自己该说什么,面前的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震动的手机,看了看以后遗憾的皱了皱眉头,“我老师在叫我了,我想我得走了。”这次洛基没说谎,他的老师发短信让他去拿他的论文。

 

罗根一半觉得遗憾,另一半又觉得无比庆幸,或许他该把这个男孩儿拖到索尔来为止,这保准是他喜欢的类型。“你要不拿着这个?”罗根手里拿着那个培根三明治问。

 

“不了,谢谢你先生,我想我的钱可能没带够。”洛基摆着手说。

 

“这好办。”罗根直接从洛基手里拿过来了他的铁篮,走到收银台迅速的帮他把账结了,他拦下惊讶地连忙上前制止他的洛基,把东西递给他,“年轻多吃点没坏处。”

 

洛基有些为难地接过纸袋,看起来欲言又止但又无可挽回,只好说,“谢谢你先生,下次换我请你。”然后他就带着自己丰盛的早饭,外加刚才的收银女孩额外赠送给他的咖啡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早餐店。

 

 

***

 

索尔来到罗根说的早餐店,看见罗根朝他招手,他走过去坐在罗根对面,拿起一个三明治就往嘴里塞,罗根叫来服务生又要了一杯咖啡,他看着索尔狼吞虎咽的吃相问,“你昨天晚上没吃饭?”

 

 

“没,我昨天忙到三点才睡。”事实上昨天晚上他的电脑莫名其妙地瘫痪了,让他忙活到半夜。

 

“哦对,我今天早晨遇见了个男孩,是你喜欢的类型。”罗根往后挪了挪椅子,他感觉有点挤。这间早餐店精致小巧的镂空钩花的铁椅,在这两个男人屁股底下,远远看上去就像两个大龄青少年硬被塞进了一套儿童座椅。

 

“我喜欢的类型?”索尔看着罗根问。

 

“黑发绿眼。”罗根嚼着东西说,他看着索尔突然亮起来的眼睛,惊恐的挑起眉毛,“你这样看着我干啥?”

 

“你他妈倒是往下说。”索尔催促道。

 

“就是那种害羞的邻家男孩。”

 

索尔失望地垂下眼睛,他喝了一口咖啡,“前半部分是,后半部分是你的。”他喜欢的那个黑发绿眼的男孩可从来不是害羞的邻家男孩的类型。他拿纸擦了擦嘴,看了看几乎被他清空的桌子,起身说,“我再去拿两样。”

 

罗根点头,他喝着咖啡向玻璃外望去,他的视线突然在马路对面停下来,他定了定神,下一秒就带着自己如狼一般闪亮的双眼和哈士奇一般飒爽的身姿跑了出去。

 

洛基拿了论文走出学校,正抽着烟在路边等出租,旁边的一个街拍摄影师正半蹲下身子想给这个散发着颓废气息又英俊的男孩留下一张照片,当他按下快门时,镜头里却只剩下了一坨人形的快速移动后所拉成的黑色线条。

 

“你来干嘛,我不想看到你!”斯科特甩开罗根的手,他瞪着罗根刚想接着骂他,突然被人往后揪了一下,一个人飞快地挡在了他面前。斯科特的目光穿过眼前被刚才的旋风所吹乱的刘海,震惊地盯着眼前这个犹如天降神兵般突然出现的“夹克”(“侠客”,我手癌又打错了,不想改了,已经被我自己笑死),半响才重拾了声音,“••••••洛基教授?”

 

罗根皱紧眉头,看着这个再次见面的黑发男孩,满脸惊诧道,“教授?”

 

洛基也看清了对面人的脸,洛基在心里翻着白眼,真是缘分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兄弟,就算你替老子付了早饭钱,也休想碰我的小班长一下!

 

“你不是个学生?”罗根皱着眉头,试图理清思绪。

 

这次换做斯科特拧起眉头了,他同样满脸惊诧地望向洛基,“学生?”

 

洛基:“••••••”

 

爱让人冲昏头脑,失去理智,不计后果,就像现在。“这重要吗!”洛基吼道,试图打消这两个人的求知欲。

 

但这并没有成功,“你到底是教授还是学生?”罗根深锁着眉质问道,活一副黑手党老大的派头,更让人愤怒的是,洛基的小天使斯科特竟然表示赞同地点了点头。

 

洛基立即翻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白眼,好极了,刚才你俩还吵的不可开交,这倒统一战线一致对外了!他要辞职!现在马上!洛基发现他善于观察的小班长已经盯上他手里的那两本课本了,他往回一缩手把课本藏在了背后,“好吧,”洛基只得迂回道,“我在读研究生,这跟我教课并不冲突。”

 

“教授你不是斯坦福硕士毕业吗?”斯科特那张困惑的小脸正认真地盯着他。

 

“学无止境,亲爱的。”洛基一本正经道。

 

斯科特似乎勉强接受了自己老师的说辞,但是罗根可没纯真可爱的斯科特那么好糊弄,就算这个社会日新月异发展的再快,他的三观也没告诉过他一个看起来二十岁的小男孩能够当另一个二十来岁小男孩的大学教授,而且这个当教授的看起来已经在修第二个硕士学位了。

 

“你多大了?”罗根仍旧怀疑的问。

 

“二十八。”

 

“你不是二十七岁吗,老师?”斯科特奇怪的回问洛基。

 

“••••••”你真是我原来那个贴心小棉袄吗!洛基在心里咆哮,表面上他微微一笑,糊弄道,“哦对,没错,前两天我过生日了。”别再说我不是这个月的生日了,斯科特求你!他看着他们俩仍旧充满了怀疑的目光,皱起眉毛,声音带着些被冒犯的愠怒,抢在他俩继续发问前低声吼,“怎么了,看起来年轻也是我的错吗?”

 

“不是,”罗根不打算再纠结下去,但是他更直接地推出了一个良策,“把你身份证给我看看。”

 

Shittttttt! 他出来到底是英雄救美还是自我献身的!洛基瞪了罗根一眼,他决定转移话题以攻为守,“先生,那你需要先出示证明你有此权利的证件,如果没有,更应该发问的人是我,你是谁为什么要纠缠我的学生?”

 

“我是他男朋友。”罗根想也没想理直气壮地答道。

 

“男朋友?”洛基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平时正直单纯的小班长,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遭到抢占侵略这对于洛基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自己老师杀气浓重的目光立刻换来了斯科特的否定,他气恼地说:“罗根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洛基老师他根本不是我男朋友!”

 

洛基并没有为此而感到多少安慰,因为,那你在脸红个屁斯科特!

 

索尔挑完早饭回来,罗根早已经不见踪影了,他迷茫地张望着寻找着罗根的身影,他正打算掏出手机给罗根打电话,就看见了正站在马路对面的三个人,他连忙留下钱,拿起外套就追了出去。

 

“我就是你男朋友。”罗根正色道,虽然他的斯科特不怎么理他,但是他坚信这是早晚的事儿,他就是斯科特的男朋友。

 

洛基刚想张嘴骂这个不知羞耻的肌肉男,这年头的肌肉男为什么都这么讨厌!就感觉眼前一道金光闪烁,等他再睁开眼看清了这道金光的主人,他不可抑制的想把自己的白眼翻到后脑勺上去,拽住斯科特就转身要走。

 

“洛基。”索尔一面拽住洛基,一面挤眉弄眼的向罗根询问情况。

 

“你别碰我!放手!”洛基生气的甩开索尔的手,为什么哪都有他!这个健身教练是在自己身上放了GPS定位系统了吗!

 

罗根挑起了眉毛,他如狼一般敏锐的嗅觉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他悄无声息地和被困在僵局中的斯科特交换了个眼神,反倒看戏般地发问了,“你俩认识?”

 

“不认识,你给我放手索尔!”洛基抢先答道。

 

罗根歪歪嘴,“那你还知道他的名字真是不容易。”

 

“罗根,这是怎么回事?”索尔皱着眉头完全搞不清状况。

 

他俩认识,对!他早该从体型上就知道这两个脑残的贱人是一伙的!洛基再次使劲甩开了索尔的手,他抬起头大声质问索尔,“怎么回事?你该问问你朋友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纠缠我的学生?”好像这一切都是索尔的错。

 

索尔看了一眼洛基身后那个长相俊美表情无辜的男孩,他不是第一见到这个洛基视若珍宝的小班长,更不是第一次听见这个罗根没事儿就絮叨起来的名字了,他想了想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再谈?”索尔劝道。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洛基瞪着绿眼睛,毫无松口之意。

 

索尔看了看毫无动作的罗根和斯科特,这两个当事人反倒成了围观群众了,索尔皱着眉头朝斯科特使了眼色,“斯科特是大学生了,能自己处理自己的问题,而且罗根没有恶意这之间有误会洛基。”

 

斯科特心领神会,也上前对自己的老师劝道:“老师,我想我能自己处理这些问题。”

 

洛基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小班长,突然有一种被背叛了的心痛,他深深皱起眉头指着罗根,“你确定?他看起来就像个来收高利贷的。”

 

“嘿!”罗根不满地发出一声低喊,刚才是谁说他像童话故事里的勇士来着。

 

“••••••我能自己解决,教授。”斯科特认真的看着他,试图让他放心,“我知道罗根他没有恶意••••••”

 

洛基深呼了一口气,再次怀疑起自己跳出来保护学生的意义,他为什么要闲的没事儿去管两个小情侣吵架,托尼一定在他睡着的时候喂他吃了脑残片。现在好了他在学校里最后的曙光也让这个收高利贷的给拉上了窗帘,他回去绝对要辞职!

 

  他没办法继续坚持下去,只能担忧地叮嘱道:“好吧,我就在这附近斯科特,如果有任何问题,你可以马上叫我。”

 

斯科特回以他一个舒心的笑容,“放心吧教授。”

 

洛基烦躁地往回走,瞪了一眼跟着他的索尔,“别让我看见你。”

 

虽然索尔觉得这件事儿跟他没啥关系,但是他还是没放过一个能把洛基哄上车的机会,“你去我车上等一会儿,还能对我发火,还能保证斯科特在你的视线内。”

 

“不去。”洛基闷声说,他现在心情差极了,但是他也不想在路边等,所以等他再回过来神的时候,他已经坐在索尔jeep的副驾驶上了。当他意识到这个现实后,他的心情更差了。

 

洛基瞪着车窗外面正在交谈的两个人,咬着牙闷声闷气地问:“那个收高利贷的到底是谁?”

 

“我朋友,初中同学。”索尔看看仍旧生闷气的洛基,柔声哄道,“你这个当老师的就别操心年轻人的爱情了。”

 

“他都跟你是初中同学了,你还好意思说他是年轻人!”洛基扭过头来冲索尔吼道。

 

“不不,我是说斯科特。”索尔笑着安抚道。

 

洛基再把目光看向窗外的时候,罗根正巧拉住了斯科特的手,这让洛基身体里那颗还没熄火的炸弹瞬间就爆炸了,他怎么敢!洛基起身要去开车门,索尔伸手把他拽回来。“你他妈放开我索尔!”洛基挣扎着吼道。

 

但是在体格和力气方面,这个在兵营里训练有素的“健身教练”绝对具有压倒性的优势,索尔抓着洛基的手腕,伸手搂住他的腰把他拉向自己,他本来没别的意思,却因为手上实在纤细诱人的手感忍不住收紧了手。

 

“别冲动洛基,那是他俩自愿的,要是斯科特不要愿意早揍罗根了。”索尔抓着洛基,看着他被怒火烧得水汪汪的绿眼睛,哄孩子一般的说。

 

是啊,揍他,我他妈还想揍你呢!我能揍得动你吗!洛基挣扎着推着索尔,“不行,他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刚才还替我交了早饭的钱!”

 

索尔挑起眉毛,早饭?他一会儿有必要找罗根谈谈。“八成又是你忽悠他的,我保证罗根是真心的。”罗根情人不少,但他从来不挂在嘴上,可打罗根回了国他就总能听见罗根絮絮叨叨地跟他抱怨与“斯科特”这个名字有关的事儿。

 

“你少替他说话,你俩是一伙的!”洛基皱着眉毛,终于发现了索尔正搂着他腰的手,洛基把挤在自己和索尔胸前的胳膊使劲抽出来,推着索尔的肩膀,恶狠狠地警告,“放手索尔!”真是不错,索尔的朋友占他小班长的便宜,现在索尔占他的便宜,他绝对要杀了这个该死的健身教练!

 

“洛基,你听我说,”索尔搂紧他,钳制住洛基的手腕,“你得给孩子留点自己的空间。”

 

洛基挣开他,“留个屁!你先给我放手!”

 

“好好好,你先别乱动我就放手。”索尔妥协道。

 

他不想再把事态发展成一场拉锯战,洛基瞪着索尔,停下了挣扎,紧绷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一点,“放手。”他再次警告地催促道。

 

但是索尔并没有立即履行承诺,他看着洛基发红的绿眼睛和他几乎能滴出血来的嘴唇,低声嘟囔着说:“也不怪罗根,你今天这样确实挺好看的••••••”平时他见到的洛基基本都是西装革履,洛基今天这样休闲的打扮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刚出道的小模特,估计任谁都拒绝不了一个这样的“邻家男孩”“友好地”行骗。同时这也让索尔实在的感觉到自己搂着个比自己小六七岁的小鲜肉,这让他由心而生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和满足。

 

索尔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洛基还是听见了,他拿起自己课本就往索尔头上砸,“好看你个头,你到底放不放手!”

 

索尔抢下洛基手里的书,“放放,我没说我不放。”但是他没打算现在就放,他抓着洛基的手腕接着低声问,“你今天为什么不去给卡洛儿上课?”

 

“我说过我有事。”洛基烦躁地回答他,他俩靠的太近,索尔炽热的气息都喷在他的皮肤上,他皱着眉头试图赶紧地重获自由,直到一股熟悉alpha味道窜进他的鼻腔。洛基暮然瞪大了眼睛,仿佛时间突然静止了。

 

而这时候索尔也皱起了眉头,他看着洛基惊慌的眼睛,又凑近了他一些沉着声音说:“洛基,你闻起来像omega。”

 

洛基看着他,勉强挤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你在胡说什么?你脑子有病吗我是个alpha。”他尽力让自己屏住呼吸,如果是如平时闻到alpha的味道让他感觉刺鼻和头疼,那顶多是让他心情不好而已。但现在窜进他鼻腔里的索尔那浓厚的彷如岩浆一般滚烫的气味,仿佛星星点点的在他胸口上点着火,他不但不觉厌烦,反倒所有感官都被放大,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把他往索尔的怀里推。

 

索尔能分辨得出来,这是一种非常细微的omega发情的味道,他皱着眉看着有些失神的洛基唤了一声:“洛基?”

 

索尔的声音指引着洛基放空般目光望向索尔的脸,洛基的大脑仿佛被突然点亮的白炽灯光所包围,变得一片空白,他迷蒙的视线里只能看见索尔那张菱角分明的面容,他挺拔的鼻梁,他深邃的灰蓝色眼睛,他耀眼的金色短发,下巴上扎人胡渣,他的嘴唇,他的嘴唇••••••

 

索尔感受到突然间轻轻触上自己的嘴唇,他看着洛基紧闭着的双眼下颤抖的睫毛,满脑子都是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和洛基的呼吸声。这个小骗子永远让他措不及防,他搂紧洛基闭上眼睛,咬住他的嘴唇想要加深这个吻。

 

“咚咚咚咚——”

 

FUCK        !

 

突然的敲窗声也敲醒了洛基,他猛然睁开眼睛使劲推开了索尔,缩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索尔捂着撞在车门上的后脑勺,看了一眼缩在一边面无表情脸色潮红的洛基,皱着眉头骂骂咧咧地摇下了车窗,然后看到了罗根那张春风得意,如花儿一般的幸福的老脸,此时此刻他只想一板砖乎平那些幸福褶子。

 

罗根看着索尔面色不善地下了车,坏笑着凑上去,“怎么,坏你好事儿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索尔从兜里摸出一支烟来递给罗根,“斯科特人呢?”

 

罗根没接,“斯科特不让抽,买书呢,我一会儿送他回去。”

 

索尔笑着瞥他一眼,把烟放进自己嘴里,边点火边问:“哄好了?”

 

“差不多了。”罗根脸上洋溢着得意又甜蜜的笑容,“你那位呢?”他朝索尔的车抬抬下巴。

 

索尔咬着烟皱着眉头一脸忧愁,“你要是刚才不坏事,这可能已经好了,现在,”他吐了一口烟望着不透光的车窗玻璃,“只有咱俩在他面前剖腹自尽他才会高兴。”

 

他现在正幸福着,可不舍得死。罗根想了想看着索尔问,“他到底多大了?”

 

“二十一,快二十二了。”

 

“那也比斯科特大不了多少,”罗根痞笑着撞了撞索尔的肩膀,“招惹人家这么小的孩子,你也要点脸。”

 

“你有脸说我?”索尔给了罗根一拳,“好歹洛基还是斯科特的老师。”

 

罗根笑着给自己开脱罪责,“没事,不怨咱们,咱俩都是跟贾维斯学的。”

 

索尔咬着烟和罗根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没错,都赖贾维斯。”

 

洛基在车里只看见一只金毛和一只哈士奇在金灿灿的阳光下抖动着自己浑身的狗毛,恬不知耻愚蠢至极抖动不停地嘿嘿傻乐,而他也终于冲他俩翻了一个彻底忍无可忍的白眼。

 

等索尔再回到车上时,车厢里一如往常只飘散着淡淡的车内香水的味道,而洛基也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懒洋洋地靠在座椅上,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场不存在的梦境。

 

听见索尔上来,洛基只是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眼皮,给了他一个介于白眼和“懒得看他”之间的眼神,张了张嘴唇慵懒地命令道,“你要不就把车门的锁打开,要不就闭上嘴送我回家,要不就留下车钥匙给我滚下去。”

 

索尔只能怀念着那场一去不复返的“梦境”,一边在心里骂着罗根,一边发动起车子,憋屈地选择了第二个选项。

 

 

欲知后事且待下更


评论(22)
热度(136)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