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8.0

第八章

 

对于洛基来说混进一栋大楼并不是难事儿,洛基看着电梯的金属门从他面前向两侧打开,他迈进电梯,盯着右手边罗列着的满满四排的数字按钮却不知道要按下哪个键,最后他随便按亮了一枚靠高的楼层,靠在电梯里静静等着。他还没想好走进来的目的,也没想过会不会遇见索尔,但唯一能确定的是每次和比利斯特见面都不会让他感到心情愉快,即便他看起来一次又一次地赢过利比斯特,让他难堪又生气,但这并不能成为他高兴起来的理由。

 

洛基抬起手腕,无精打采地扫了一眼走向12的指针,估计碰不到索尔了,这个时间他该去吃午饭了,或许他能到处晃晃瞧瞧有什么能顺走的东西。电梯停住了,身边西装革履的男女走出去几个,又从门外换进来几个,这像是在玩“找不同”的游戏。他好像有好几天没见过索尔了,四天?哦不对,好像是五天,这让他对卡洛儿的教学在毫无打扰的情况下进行的十分顺利,总能很快结束工作后回家。如果有索尔捣乱,他总要拖到很晚不得不留在那儿吃过晚饭再耗上一会儿才能回来,他俩要花上三分二的时间吵架,好吧,一小时有四十分钟他们都在打嘴仗里度过了,洛基不情愿地想,索尔仍旧毛手毛脚,无赖耍贫,把他气得脑门冒烟,但时间又并非无比漫长,洛基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他看着电梯在他面前打开,想了想按下了23层的数字按钮,这是索尔办公室的楼层,上次史蒂夫黑进了索尔放在家里那台电脑,但是没什么收获,他该去索尔的办公室晃一圈,估计他那些重要的东西都在他常放在公司的手提电脑里。洛基走出电梯,很顺利地找到了索尔的办公室,他不是第一次来这儿,半年前他和托尼来这儿办过点儿坏事儿,他当时还不认识索尔,办坏事儿的对象也不是他,他也没想过现在要摸进奥丁森企业老板的办公室。洛基在脑海里初步计划了一下,但一路上却没人阻拦他,这可有点奇怪他这一身学生的打扮可一点也不像在这儿上班的商业精英。他一直往前走着,索尔办公室前面的助理办公室也空无一人,他走过安静的长廊,来到索尔办公室的门前,轻轻一推门就开了。他站在门口愣了愣,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这儿的装修比洛基想象中要好很多,巨大又空旷估计这儿要占去了这层楼一半的面积,看起来和其他的总裁办公室差不多,简约昂贵,总是无可避免的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透着不近人情的冷漠又让人们忍不住遐想。洛基现在有点后悔来这儿了,他走过一个开放式的会客厅,又走过一段距离,才来到索尔办公的地方,那是一个半隔断式的金属切割出来的推拉式书架,它的做工堪称粗糙,仿佛不小心就能割破人的手指似的,而金属旧得也不再发亮,上面遍布着点点锈斑和涂抹并不均匀的油漆,可洛基却很喜欢。他花了一点时间研究这个书架,不过上面的书却出卖了他主人的品味,这上面清一色的都是一些无聊的关于专业知识,金融市场或者政治局势类的书刊,哦,这还有本女性时尚杂志呢。

 

或许现在不是欣赏这些书籍的时候,但是洛基的视线还是被一本书吸引过去了,那是本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发行的词典,从书皮上看起来这本书可有些年头了,看起来至少要比他自己年长许多,但他仍旧保存完好,洛基忍不住地伸手去抚摸他被岁月洗礼的封皮。可有一只手先他碰上了那本词典。

 

“喜欢这本书?”索尔的声音突然传进他的耳朵。

 

洛基被吓得猛地转过身,额头差点撞上索尔的鼻子,紧接着几乎一瞬间索尔强大浓郁的alpha信息素就包裹住了他,洛基皱起眉头,瞪着索尔,低声骂:“你的礼貌是自学的吗?”

 

索尔一手撑在洛基脑袋旁边的书架上,看着洛基笑着说:“我为什么要和偷溜进我办公室的人谈礼貌。”

 

洛基微微偏开了头,紧皱着眉头,烦躁地对索尔警告,“你让开。”索尔炽热的鼻息打在他的侧脸上让他头晕。

 

“不让。”索尔不仅不起身,还厚着脸皮又往前凑了凑身子,逼得洛基恨不得穿透身后的书架。

 

洛基瞪着索尔,不得不伸手推搡着索尔又压上来的胸膛,恶狠狠地再次警告,“让开。”

 

“不让。”索尔看着洛基颤抖的睫毛又往前凑了凑,低头就能吻上洛基的额头。

 

洛基吃力地推着他,气急败坏地吼道,“滚开!”

 

“那你得先放倒我,”索尔看着洛基气恼的绿眼睛,笑得无赖,“不过这地太硬了,滚不起来,屋里有床,要不咱们去那我滚给你看?”

 

洛基立即咬住了嘴唇才没让自己再次像个高中女生一样大喊着“流氓”给索尔一个耳光,但他的确抬起胳膊想要给索尔一巴掌,可这是个徒劳之举,索尔轻而易举地就挡住了的他的胳膊转而把他的手腕紧紧抓在了手里,让洛基怒不可遏地大吼一声,“放手!”

 

索尔看着洛基怒气冲冲的绿眼睛,“你是让我放手还是滚蛋,二选一,我滚蛋不放手,我放手就不滚蛋。”索尔一本正经地说。

 

洛基被他气得岔气,这是什么狗屁歪理!他用力挣了一下胳膊,“我凭什么只能选一样!”咬红的嘴唇恨不得张嘴就要咬掉索尔的鼻子。

 

“不凭什么,要不你就放倒我,要不你就听我的。”索尔极其“公平”地说,以暴制暴对于他面前的这个小混蛋来说总是上佳良策。索尔笑着抓紧洛基的手腕,又推出了一个新的条件,“你要是亲我一下,我就立刻放手滚蛋。”索尔看着洛基瞬间睁大的瞳仁和他被怒火一下烧红的耳垂,立即伸手挡住了洛基狠狠朝他裆部袭来的膝盖,感叹劫后余生的同时提出了最后一个折中的方案,“实话告诉我你来我办公室想干点什么,我就放开你。”

 

洛基给了他一个白眼,把头扭到一边,拒绝他的问题,“我凭什么告诉你。”

 

“这是我的办公室。”

 

洛基又瞪他一眼,侧过头去盯着旁边一盏落地台灯的灯杆,执拗道:“那我也不告诉你。”

 

索尔的直勾勾的看着洛基漂亮的脖子,眼睛恨不得从洛基的领口滑进去,索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不告诉我,我就要亲你了。”说着就要低头去吻洛基的嘴唇。

 

“不行!你想也别想!”洛基惊慌的用另一只没被索尔抓住的手捂住索尔逼近的嘴巴,试图推开他还在不断贴进的脑袋。

 

“那你就告诉我。”索尔在洛基修长温热的掌心底下说。

 

索尔的呼吸挠的洛基的手指发痒,索尔那股浓烈的alpha气味又开始不停不休地刺激着他的鼻腔,扎得他的脸颊发着麻热得像个发高烧的病人,他偏着头不敢看索尔的眼睛却依旧坚持道,“不告诉你,滚开!”

 

“为什么不告诉我?”索尔轻轻拿开洛基捂在自己嘴巴上的手,把他的手按在洛基自己脑袋旁的书架上,把他整个人都辖制在自己的胸膛所笼罩的阴影里,轻声问道,“咱俩几天没见了,五天?想我了?”

 

洛基立即给了他一个嫌恶的眼神,“谁想你!”他恨不得现在就给索尔一拳,可他的两只手都在索尔的控制之下了。

 

“那你到底是来干嘛的?”索尔看着洛基气呼呼在他手底下挣扎的模样,不急不躁地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

 

洛基挣不开索尔的手,只能咬牙切齿地和他迂回起来,“你放开我我就告诉你。”

 

而在战略选择上他们达成了高度的默契,索尔继续正儿八经地耍起流氓,把洛基的手腕捏得发疼,“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洛基终于忍无可忍,朝索尔崩溃又恼怒地大吼,“你为什么这么烦人!”他现在终于想过来为什么他一路上能这么轻易地就溜进索尔的办公室了,这压根就是索尔的圈套,他自己刚才都是在想些什么,他早就该发现的!

 

索尔突然凑近他直接咬上了他的嘴唇,他看着洛基瞪大的失焦一般的绿眼睛,毫不留情地把洛基死死压在了书架上,低声说:“因为我想你。”

 

洛基只觉得眼前突然被一片黑暗所侵袭,紧接着狂暴飓风般的alpha气味就不容他反抗地侵占了他,他本该为此感到发疯震怒,另一个alpha如此浓烈充满侵略性的气味对于身为alpha的自己无疑的是一种挑战,这就像一头雄狮踏入了另一头雄狮的地盘,他们该为此狠狠地打个头破血流。可现在洛基近乎绝望的发现,他上次主动吻上索尔的感觉又开始蔓上他的身体,侵蚀他的神经,索尔的气味压制着他,让他几乎想不受控制地蹭进索尔怀里,顺服他在自己嘴唇上越来越用力的撕咬,这感觉让洛基害怕极了,他只能拼了命的抵开索尔的胸膛,躲着索尔的穷追不舍的嘴唇。

 

索尔对于洛基的挣扎微微拧起了眉头,他死死按着洛基的手腕,贴着他的鼻尖坏笑着说,“你第一次亲我的时候可没这么害羞。”说着他又咬上洛基的嘴唇,凶狠地撬开了洛基微微轻启的牙关,追上了他一路后退的舌尖,不容分说地就缠住了他。

 

“放开我,唔嗯······”洛基慌乱地推着索尔,他的脸颊被烧得发红,声音也没法再理直气壮起来,他在索尔的吻里喘息着说,“放开我,索尔,放开我。”

 

索尔也终于意识到了洛基的不对劲,他的鼻腔里再次捕捉到了一种香甜的类似于被沸水烧热的烈酒的凌冽香气,那是一个omega才能发出来的气味。他盯着洛基惊慌失措凝着水汽的绿色瞳仁,“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洛基仿佛听不见他的话一般,他湿润的睫毛颤抖着,眼睛惊慌着望着索尔,只是在急促的呼吸下几乎哀求着颤抖着声音对索尔说,“放开我,索尔,求你,求你······”

 

索尔沉默着看着洛基,他轻轻放开了捏着洛基手腕的手,正当洛基要为此松下一口气来的时候,索尔的手突然环住了洛基的腿把他抱了起来,让他下意识的惊慌的抱住了索尔的脖子,他看着正害怕的不知道怎么办的洛基,他西裤里的坚硬蹭着洛基,对洛基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的脸颊嘶哑着声音低沉的说,“我放不开你。”

 

***

 

娜塔莉亚看着托尼又神经兮兮的突然回过去扫视了一遍目光可触及的所有地方,挑了挑眉毛,“宝贝,你今天的星座运势上又写了‘宜脑残,不宜外出,必被尾随’吗?”她阅读着一个举重器的标牌,“要是真的这么多天了,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该为他的坚持不懈把他叫过来来一发,我给你望风,超市play人生必备!水果牛奶与你同在,麦片椰奶为你尖叫,整个垃圾食品的货架都会染上你们那催人犯罪的气味!你就是菠菜玉米的superstar!”她一脸陶醉地说。

 

托尼赶紧打断她,“你再说我回去就把你的那个复仇者联盟的同人网站黑掉!”

 

“有话好说!娜塔莉亚立即深情的握住了托尼的手,“你我之间的感情任凭风吹雨打又何必在意此等小事!”

 

托尼翻了个白眼,“老子都不如你的ID值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龌蹉的勾当娜塔莎,我早晚要去国家净网局告发你们!”他边念叨着边又警惕地检查了一遍周围的环境,自从遇到了贾维斯他每天就像个神经病一样盯着他身后的人,他太了解贾维斯那个控制狂,他永远都听不懂托尼说的“别来找他”,永远也听不见托尼的警告和威胁,别管托尼说得有多认真发了多少毒誓,到了贾维斯耳朵眼里都跟自动过滤了似的,他照样一批批地发人下来。照找不误、穷追不舍、坚持不懈、不屈不挠、还美名其曰都是为了自己好这就是贾维斯一贯的作风。自己就是群众眼里被宠坏了不知好歹的叛逆青年,他就是所有人眼里痴情负责不畏辛劳能力与实力并存的好好先生,哼,世人愚蠢!凡眼不辨真相!别让他逮住机会,否则他一定给贾维斯好看!

 

娜塔莉亚咂咂嘴摇摇手指,摆出一副深奥又高深的嘴脸,“你不懂,我们那是想象力与艺术文学的结合,少女言情和科幻理论的产物,超现实主义与人性原始欲望的悖论,是对社会现象的反述,对道德与人性的探索,深刻的表达了人们对爱情的向往,更是撕破金钱利欲残酷社会的一抹晨光······”

 

“好了好了!你闭嘴吧!”托尼痛苦地捂上了耳朵,确定方圆十米暂时安全后,他转过头看到娜塔莉亚正对个举重器表现出莫大的兴趣,他立刻叫起来,“你别想再往家里搬个这玩意儿!你这几天抽什么风,家里快被你的这些东西给堆满了,你到底打算开个健身房还是武术馆!”

 

娜塔莉亚推着车从这台举重器前走开了,然后就开始拿起一副哑铃的标牌,她看了托尼一眼,咬着牙甩出一个凶狠的目光,“要知道没有人可以挑战老娘我的实力!”

 

“哦老天,你别再想偷你钱包的那小子了,反正里面也没多少钱。”

 

“他偷了我攒了三个月的优惠券!”娜塔莉亚怒气冲冲地反驳。

 

托尼给了她一个白眼,安慰的拍了拍娜塔莉亚的肩膀,“他不是有意的,原谅他吧,估计他完事儿打开钱包发现只有一叠优惠券和几十块钱可能比你哭得更伤心。”他握住娜塔莉亚向他揍过来的手,一脸正义道,“相信我我的甜心,就算你俩有缘再见,他也绝对打不过你,所以别再往家里运这些钢铁小可爱了。”他顿了顿又补充,“而且你也遇不着他了。”

 

娜塔莉亚转过头来正要和托尼展开新一轮的论战,但她突然皱了皱眉毛把目光转回了刚才一扫而过的地方,娜塔莉亚的眼睛像一把狙击枪一样瞄准、放大、锁定,她眯起眼睛微笑道,“要是我能再遇到他呢?”

 

“我就给你二百美元!要不你就给我二百美元,外加帮我洗一个月的衣服。”托尼表示信心十足。

 

“成交,拿钱吧甜心。”

 

“What?”

 

 

克林特正在一排体育用品前面晃荡着,他的篮球让邻居家那几个小孩给扎破了,他得从新买一个,他正拿着个篮球在手里看着,突然他身前的购物车被轻轻一撞,他迷茫地抬起头看到了对面正推着购物车撞上他的红发女孩,哦,克林特眯起眼睛,瞧瞧这个辣妹,她不光那么漂亮,还是那么的——眼熟。

 

“Hi.”娜塔莉亚温柔地笑起来轻轻道。

 

“Hi.”克林特也温柔地笑起来轻轻道。

 

下一秒克林特就把手里的篮球扔了出去风似的跑了,娜塔莉亚接住篮球往后一扔踢开购物车拔腿就追了过去,“你他妈有种给老娘别跑!”

 

“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我我我!操!”克林特躲过一个朝他飞过来的乒乓球拍,“我们可以谈谈!”

 

“谈个狗屁!还老娘三个月的优惠券!”娜塔莉亚随手抄起个东西就砸了过去。

 

克林特惊恐地看着从从自己眼前飞过去的高尔夫球杆,哦耶稣在上!她可真的不是闹着玩的!“美女有话好说!生气会会会让你长长皱纹的!”一个棒球正中他的头顶,他被砸得两眼一黑捂着头边跑边喊,“我赔你,你要多少我赔你多少!我们谈谈!”

 

“那你他妈别跑!”

 

“那你别追我!”

 

“傻子不追你!”

 

托尼感到两道飓风从自己耳边掠过,他看着眼前瞬间一片狼藉的货架,和远处两道身影掠过后瞬间坍塌的罐头架,拧着眉头屏住呼吸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终于爆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大吼,“What The Fuck!”这他妈已经不是二百块钱能解决的事情了!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weibo:http://weibo.com/piaoyishengyishi

评论(25)
热度(139)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