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9.0

第九章


  “Daddy,我想吃那个!”Snow在巴基怀里扭着身子,小胳膊恨不得直接伸到桌子上的甜品架上。

 

“不行宝贝儿,咱们不是答应了牙医叔叔最近不吃糖了吗,”巴基温柔地抱着Snow走向了另一边,当Snow挣扎着企图扑向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甜品架时,他爹地的声音又如往常般甜蜜地响起了,“你想念彼得叔叔那个银色的小钻头了吗,Snow?”

 

Snow哼了一声缩回了小胳膊,撅着小嘴正打算和自己的爹地进行抗争时,他的大眼睛猛然像颗突然被月光笼罩的小星星般亮了起来,“Daddy,我要吃那个!”  

 

巴基顺着Snow的小胳膊望过去,挑挑眉毛叹了口气,“宝贝儿那个不能吃。”那个小姐漂亮精致的头饰的这样看起来的确很像个茶杯蛋糕。  

 

“为什么!”Snow不开心的嘟起小嘴用自己鼓囊囊的小腮帮进行着抗议。  

 

“因为,”巴基向后仰了仰头好对上自己儿子那怨气满满的大眼睛,也不自觉嘟起了嘴,煞有介事地吓唬起了小捣蛋鬼,“如果你吃了它,你就知道你彼得叔叔的小银钻头有多温柔了,你现在还想吃的话,我可以帮你……”  

 

这也立刻收获了Snow投降的小嗓门,“不要!爸爸好讨厌!我要史蒂夫叔叔!”

 

巴基瞪上自己儿子宝蓝色和自己同样气呼呼的大眼睛,哼了一声强制地抬起手把Snow的小脸按进了自己怀里,“这里只有你的坏爸爸,没有你的史蒂夫叔叔。”

 

“唔!不要!我要史蒂夫叔叔!”Snow在巴基怀里闷声闷气地挣扎道。  

 

“哼,你个小叛徒,你的史蒂夫叔叔没空理你。”巴基仍旧将“家暴”贯彻到底,轻轻揍了一下Snow的小屁股。巴基抬起头来望向远处那个被人包围着的金色头顶,史蒂夫这个原本负责来接送Snow和自己的车夫,来到这儿还没一会儿就立刻一跃成为这儿的重量级嘉宾了,他站在人群的中央,高大的身材让他无法不在人群中出挑出来,脸上还挂着和善又绅士的微笑和那些妄图想挖走他,或者寻求合作,以及那些想迫不及待地把他拐上床的omega或是beta礼貌的一一交谈着。他竟然还敢说自己不会应付这种场合,更蠢的是自己还相信了!他就不该给史蒂夫买这套黑西装,它现在看起来不能更碍眼了!  

 

父子俩的争吵似乎引起了“茶杯蛋糕”小姐的注意,蛋糕小姐转过身来看到了身后的巴基笑着走过来,“Hi,巴恩斯先生。”

 

巴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没记错的话这是戴茜的闺中密友,并且还是最近一本刚崛起的时尚报刊的主编。  

 

“卡洛琳•钱宁。”蛋糕小姐自我介绍道,她看了看巴基怀里的Snow,“您儿子?”  Snow也终于逃开了自己爸爸的魔爪,从巴基怀里探出了头来,惊奇地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已经来到眼前了,咧开小嘴叫道:“蛋糕姐姐!”

 

“蛋糕姐姐?”卡洛琳笑着不解地皱起眉毛。  

 

“没什么,他只是很喜欢你的头饰,”巴基微笑着解释,接着对Snow说,“这是卡洛琳姐姐,Snow。”

 

Snow立刻咧开小嘴甜甜地叫声了一声:“卡洛琳姐姐!”

 

“这是我儿子Snow。”巴基笑着介绍。

 

卡洛琳宠溺地看着小家伙,看起来那颗泛滥着母爱的心也被这个小可爱给俘获了,“戴茜竟然没告诉我您有个这么可爱的儿子。”

 

巴基十分意外地挑起一边的眉毛,“我以为她早就把‘上司的隐私’这一条从她的辞典里删除了。”

 

“她的脑子里大概压根就没什么辞典。”卡洛琳瘪瘪嘴。

 

巴基点头表示十分赞同,“你说的很对。”

 

“Hey,姐姐!”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兴高采烈地走了过来,加入了他们的谈话,巴基立刻闻到了他身上携带而来的omega气味,像一杯浓香香甜的热可可。

 

“姐,我告诉你我看上了一个人。”他旁若无人地搂上了卡洛琳的肩膀,自顾自地说着,语气里尽是高中校园里看到了自己暗恋对象的欣喜。

 

“哦上帝,是谁家的黄花小伙这么不幸?”卡洛琳歪了歪嘴问。

 

“还能是谁,今天晚上没有比他更受欢迎的人了。”小公子感慨地说着,满怀爱意的眼神不住地往右边的方向投过去,“金发碧眼,可是我的理想型,”他朝卡洛琳使了个眼神又意味深长地补充,“瞧瞧他那身板,就知道他各方面都不错。”

 

哦你说的人听起来可真有些耳熟,巴基顺着小公子哥的视线理所当然的找到了史蒂夫。噢,真不错,不光那些纤细娇美的女性omega打史蒂夫的主意,显然他那身行走的荷尔蒙和浓烈的alpha气味,连这些男性omega也没放过,真是广撒种勤耕作逮着一个是一个。让那个傻大个出现在这儿根本就是个错误,他压根就不该把史蒂夫放出来见人,他该把他关起来,省得让这个傻大个给点阳光就灿烂,史蒂夫扭过头来看到正在远处看着他的巴基和Snow,乐得跟朵瞅见了正午太阳的向日葵似的。

 

哼,你等着,老子让你笑不出来,巴基给史蒂夫一个白眼,侧过身子把Snow和史蒂夫之间那正闪烁着光芒交汇融通着的视线一块切断了,只留给了史蒂夫一个曲线漂亮的后背。

 

史蒂夫皱了皱眉毛,丧气又无奈地歪了歪嘴唇,虽然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巴基果然在生他的气。

 

“你说的是史蒂夫叔叔吗!”Snow在巴基怀里再次开心的伸起自己的小胳膊,他突然在自己爸爸怀里一蹬脚,差点让巴基没抱住他,吧唧揪住他后背已经揉得不成样子的小方格马甲,托着他的小屁股抱稳他,酸溜溜在心里念叨,真是一提到你的史蒂夫叔叔连小命都不要。

 

“你怎么知道小家伙!”小公子也惊奇地发问。

 

“当然了!”小淘气好不骄傲地挺起了胸膛,“史蒂夫叔叔是我和爸爸的!”那模样简直像和屠龙归来的勇士一般自豪。

 

“……”巴基不得不在心里对他的小勇士进行纠正,不是我的就是你的,别拉上我。

 

卡洛琳正好对自己的弟弟介绍:“这位是hydra的总裁巴恩斯先生,这是我弟弟安迪,原谅他平时总是没什么规矩。”

 

小公子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你是史蒂夫的老板?”

 

巴基撇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公子的问题就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他多大了?他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了吗?如果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你就不要告诉我了,我今天晚上会难过得睡不着的。”

 

巴基冷眼看着他,谁允许你问我问题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原谅你了?他昂了昂下巴,“我这只负责让人为我工作,不负责收集别人的花边新闻,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干嘛不直接问他呢。”他歪头瞥见那个正在往这个方向移动的金顶漆身的物体,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正好他来了。

 

“史蒂夫叔叔!”史蒂夫还没走过来,Snow就迫不及待地张开了自己小小的怀抱去迎接他。

 

史蒂夫走过去自然地把Snow从巴基怀里接了过来,亲昵地用下巴抵上了Snow的额头,学校里的老师说小淘气下午有点咳嗽,他害怕Snow留着上次生病没好利索的尾巴,这次又要发烧,还好现在温度正常。

 

“史蒂夫叔叔,我想吃蛋糕。”Snow抱着史蒂夫的脖子委屈地说,仿佛刚刚受尽了万般虐待。

 

史蒂夫低下头来为难地看着Snow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事儿我说了不算,只要你爸爸同意••••••”他的询问的目光刚对上巴基的视线,巴基就直接偏过了头用后脑勺回答了他。

巴基看着卡洛琳和小公子微微一笑,做了个轻便的手势,“现在时间是你们年轻人的了。”说着走到旁边取了一杯酒来,看起来不想打扰他们的谈话。

 

史蒂夫不明白巴基的话是什么意思,对面前的两位也并不熟悉,他的注意力全在巴基拿起的那杯酒上,在他来到之前巴基已经喝了不少了,他不能再喝了。

 

“呃,你好,”小公子紧张地搓了搓手率先开了口。

 

“你好。”史蒂夫礼貌地微笑着,那阳光般的笑容还是让巴基忍不住想抽他。

 

小公子立刻像被抽了魂似的,“你好,我叫安迪钱宁,我是说你叫我安迪就行,哦,我知道你叫史蒂夫,”他年轻的发红的脸庞望着史蒂夫,期许地说,“呃,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问你,咱们可以去喝一杯或者留个电话号码什么。”

 

哦,这听起来你对他可的确没什么意思,巴基摇晃着酒杯用自己的白眼球瞥了一眼旁边的小公子哥,刚才还兴奋得像扎了针兴奋剂,这一会儿见着了本尊,倒害羞又娇嗔得像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了,贱人就是矫情。他端着酒杯往旁边走了走,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别问他为什么不爽,他的员工就是他的所有物,别人打他员工的主意,他就是不爽,这天经地义,当然这对他的任意一个员工都适用,即使他根本记不准他大多数员工的名字但那不重要。

 

卡洛琳嫌弃地看着自己正捧着一张名片春心泛滥的弟弟,拍了拍他的肩膀,“听姐姐一句话,别打那个金发大胸大帅哥的主意,放自己一条生路。”

 

“为什么!他可是我的理想型。”安迪表示不服姐姐的忠言。

 

卡洛琳微微一笑,“他是所有人的,”她望着远处史蒂夫和巴基一起离开的身影,充满怜爱摸了摸安迪的头顶,“他要是随随便便就能搞上的,你觉得我还会让你有机会要他的电话号码?听话,你不会想知道一个总裁omega吃起醋来的样子的。”

 

 

“巴基正端起酒杯打算再喝一口,突然一只手拦住了他的胳膊,史蒂夫低沉又温柔的声音从他头顶上传过来,“你不能再喝了。”

 

Snow也学着史蒂夫的样子,皱起自己的小鼻子严肃地对自己的爸爸大声说,“你不能再喝了!”

 

巴基瞪了一眼一个鼻孔出气的一大一小,躲开史蒂夫的手,仰脸把高脚杯里剩下的液体一股脑地都灌进了肚子。

 

Snow立即瞪圆了自己的蓝眼睛,不错过任何一个维护自己权益的机会,“爸爸你不听话,那我也可以吃蛋糕了!”

 

“你想得美。”巴基转身放下酒杯,回过身来瞪上史蒂夫,“把儿子还给我,我们要走了。”

 

“要回去了?我抱着他就行。”

 

“这是我儿子,不让你抱。”巴基边说着边把Snow从史蒂夫怀里抱了过来,任凭这个小坏蛋有多不情愿,也逃不开回归爹地怀抱的命运。

 

“我要史蒂夫叔叔抱!”小家伙做着最后的反抗。

 

巴基把他搂进怀里,边径直往外走边低声嘟囔,“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背叛的代价,你这个小叛徒。”他扭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史蒂夫,“你跟着我干嘛,回去继续喝你的酒去。”

 

史蒂夫按亮电梯的按钮,微微拧起眉毛,“我没喝酒,我还得送你和Snow回家。”

 

“我俩用不着你送。”巴基抬脚迈进电梯,进门就马上按下了关门键。

 

“什……”史蒂夫来不及发问,伸手挡开门挤了进去。他皱着眉头困惑地看着巴基,想不明白他又在因为什么生气,“我不送你们,你们怎么回去?”

 

“我自己开车回去,把钥匙给我。”巴基瞪了他一眼,满不在意地回答。

 

“不行,你喝酒了。”史蒂夫毋庸置疑地否定。

 

“喝酒又怎么了,我没醉,车钥匙给我。”巴基僵持地对上史蒂夫眼睛,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不可能,”史蒂夫的表情也严肃起来,眼睛里的困惑转而变为了不容否认的威严,“你要是生我的气就告诉我,但是让你开车绝不可能,你还带着Snow,我送你们回去。”

 

“Daddy,警察叔叔说过喝了那个辣辣的东西就不能开车了!”Snow也撅着小嘴一本正经地说,即使身在爸爸怀里也仍旧和史蒂夫叔叔站到了一条战线上。巴基的目光一转过来,Snow立即感受到了自己爸爸眼睛里燃烧的火光,无辜大眼睛一眨,小胳膊马上搂住了自己爸爸的脖子,趴在巴基耳朵边上撒起娇来,“让史蒂夫叔叔送我们吧,好不好爸爸,爸爸最好了。”

 

就算是Snow的撒娇攻势也没能让巴基熄火,“不行,他可没空送我们。”巴基瞪着史蒂夫,再次强硬地说,“快点把车钥匙给我。”

 

“这不可能,”史蒂夫拧着眉头看着他,这不是工作上的问题,这关乎巴基和Snow的安全,他不知道巴基在因为什么赌气,但他赌气下这种胡闹的行为也让史蒂夫感到有些恼怒,他的语气也没法像原来一样礼貌和有理,“你生什么气就跟我说,我不可能让你开车,我必须把你和Snow送到家。”

 

“用不着,我可不想耽误你的约会。”

 

“约会?”史蒂夫反问他,什么约会?

 

“约会!”巴基怀里的Snow比史蒂夫更吃惊地叫起来,不知道是谁教会他了这个词,估计这要问黛茜,小家伙如临大敌般的大声道,“史蒂夫叔叔要和谁约会!史蒂夫叔叔是我和爸爸的!史蒂夫叔叔是叛徒!”他倒是活学活用,这会儿立刻用上他爸数落他的话,数落起他的史蒂夫叔叔来了。

 

史蒂夫看着Snow,无奈的想这一点你倒是和你爸很像,变脸如变天,临阵倒戈只是几秒钟的事儿。

 

“你刚才不是还把电话号码给那个omega了吗。”巴基没好气的说,然后他突然发现,他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他简直就像个没事儿乱吃醋心眼和针孔一样大的omega。

 

而且Snow还不忘帮他用的小嗓门加重语气升华感情,“你刚才还把电话号码给了给了••••••那个ooomg了!”他爸爸的的语速太快,让小家伙没办法完美复刻,只能用瞪着自己的蓝眼睛表达心中的愤怒之情。

 

这下史蒂夫算明白了,他舒展开眉间,嘴唇上挂上淡淡的笑意,“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在生气?”

 

巴基立即给了他一个白眼,“谁生气了,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生气了。”

“那爸爸你刚才不是在生气吗?”Snow眨着眼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爸爸。

 

“当然不是,”巴基斩钉截铁道,“我只是我没有笑而已。”

 

史蒂夫掩住嘴边的笑意,“那既然你没生气,那我现在可以先送你俩回家了吧。”

 

“谁说你能送我们回家了?”巴基仍旧没有退步的意思,“你要不就把车钥匙给我,要不我俩就打车回去。”

 

“那你这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史蒂夫头疼的说。

 

巴基立即反驳道:“我干嘛要生你的气。”

 

“那就让我先把你俩安全送回家,剩下的咱们回家再说。”史蒂夫心平气和地哄着他。

 

“不行,你想也别想!”巴基决绝的话音刚落,这个从顶楼下落的电梯,突然停住了,“叮”一声向两边打开了门,接着一个明显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男孩拿着酒瓶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巴基看着男孩,脑子一热行动快过大脑一步,伸手把男孩手里的酒瓶拿了过来,仰头灌了一大口。

 

史蒂夫被他吓了一跳,还来不及伸手拦住他,巴基就把酒瓶往旁边一扔,一手抱着Snow,一手扯住了史蒂夫的领带,在史蒂夫来不及反应的思维里,他的眼前一黑,嘴唇突然就碰上两瓣湿润柔软的物体,紧接着一股冰凉辛辣的液体就带着巴基嘴里微微的热度和他身上淡淡的omega气味滚进了他的喉咙。

 

这下好了,不用争了,他俩谁都不能开车了。

 

“……”巴基松开了史蒂夫,用手背擦着自己嘴唇上残留的液体,陷入了复杂的沉默。

 

“……”史蒂夫的大脑和感官还停留在自己老板红润又柔软的嘴唇上,以及从他衬衣领口溢出来的清新香味。

 

正当他俩打算把沉默进行到底的时候,Snow嗷一嗓子叫了起来:

 

“——我也要亲亲!”

 

电梯叮一声到了一楼,巴基沉默着抱着小家伙走了出去,史蒂夫挠了挠头也跟在巴基后面走出了电梯,剩下那个烂醉如泥的可怜小伙子满地寻找着他消失的酒瓶。

 

鉴于史蒂夫和巴基都不能开车的结果,他们只能去先前台开了一间房,这下Snow可高兴了。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weibo:@杀手老袁


评论(20)
热度(171)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