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9.9 *R

第九章(下)



不要在那个夜晚昏沉睡去

 

凛风在你额上怒吼咆哮

 

危险行走在你温热紧闭的眼睑上

 

它将会叫醒你在美梦时分 

 

它将会叫醒你跌入万丈黑暗的侵扰

 

它将会叫醒你晨履将至 太阳在白芒中暮然惊醒

 

不要在那个夜晚昏沉睡去

 

温和的荆棘抚摸你的面颊沼泽般的甜蜜将你抛至深蓝色的海洋

 

光亮逝去 泪水在海水里浸泡呼吸在溺亡中叫喊

 

不要在那个夜晚昏沉睡去

 

美梦甘甜酣畅当晨光照耀时

 

你将无法睁开眼睛

 

 

 

“loki.”

 

“loki.”

 

“Mam?”

 

“保护好你自己我的宝贝,我要走了。”

 

“妈妈,你在哪儿?”

 

“我得走了洛基,保护好你自己,我要走了。”

 

“妈妈你去哪儿?”

 

“妈妈?”

 

洛基微微睁开眼睛,一缕阳光划破他眼前漫无边际的冗长黑暗,从渺渺天际照耀而来蔓上他干涩的眼球,仿佛在月球上看着日出的第一束阳光亲吻赤道的绿叶,撩拨太平洋冰凉的海浪。暖阳的抚摸像滚过他周身的红浪,可眼睑后的光明一瞬间争先恐后地闯进他颤抖的睫毛,像是镶了宝钻的匕首一刀刺穿了他的瞳仁。

 

你将无法睁开眼睛。

 

洛基颤巍巍地闭上眼睛,转过身让晴朗的阳光去烧热他白皙的后背,把被太阳烤红的脸颊埋在身旁一个结实的臂弯里。

 

Alpha的气味、强大的、让他安心的。他好闻的像是放学回家时路上的梧桐,像是打开家门时松饼酱汁的浓香,像是他喜爱的一切。

 

alpha?

 

“呃,等一下妈。”索尔突然压低了音量,他把手机拿到一边小心翼翼地挪了一下胳膊,好让洛基枕得更舒服一些。

 

“他要醒了吗?”弗利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不是,”索尔挪好了位置,低头看着枕在他胳膊上睫毛打颤又昏昏睡过去的洛基,把手机放回了耳边,低声说,“刚才我以为他要醒,现在又睡着了。”

 

“你的胳膊麻了吗我的儿子?”弗利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

 

“有一点。”索尔看着洛基紧闭的双眼老实回答。

 

“这不算什么儿子,要知道你爸跟我谈恋爱的时候我枕着他的胳膊睡了一整晚加一个上午,他连动也没敢动一下。”弗利嘉鼓励道,“坚持就是胜利儿子。”

 

“那我爸胜利了?”索尔问。

 

“哦,当然没有,”弗利嘉认真地说,“他害我落枕,我因为他为什不把我放在枕头上睡觉数落了他三天。”

 

“······”他有预感,他爸的过去就将是他的未来,“不过妈,你怎么知道洛基和我在一起?”

 

“你俩一起消失,你以为你初中约会时总是巧遇我真的只是因为巧合吗?”弗利嘉胸有成竹地说,“但是比起这个,”弗利嘉清了清嗓子郑重道,“你该想想怎么跟你妹妹交代,这就是我不想生两个女儿或者两个儿子的原因,但是你俩还是没能阻止这一天的到来。”弗利嘉在对面并不真的懊恼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不在意洛基是我的儿媳妇儿还是女婿,只要你有别让卡洛儿拆了房顶和把洛基领进家门的本事。”

 

洛基平稳的呼吸落在他的手臂上,索尔看着洛基轻轻曲起手臂,摸了摸洛基散落在他手臂上和白色枕头上乌黑柔软的头发,“我会的。”只是这个在他怀里熟睡的天使,一睁开眼睛就会咬碎他的脖子,“我以前从没想过洛基是个omega。”而洛基看起来也从来认为自己是个omega。

 

听筒里的声音静了静,弗利嘉才缓声说:“这个问题你或许要问洛基的妈妈。”

“艾达·劳菲?”索尔问,她是老劳菲的夫人,也是整个劳菲家族的女主人。

 

“不是的儿子,”弗利嘉轻声说,“是洛基的生母,她是你爸爸在遇到我之前的梦中情人,”她笑着打趣道,“不过那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恩怨了,你需要问问洛基,他会知道些什么的。”

 

索尔看着卷缩在他怀里的洛基,他很想问洛基,但却希望他晚点醒过来,洛基不可能永远都这么依偎在他怀里,他还没想好一会儿是先下跪还是直接剖腹认罪。

 

弗利嘉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儿子的担忧,但是她也没打算安慰她鲁莽的儿子,“如果洛基想要杀你,我会替他递刀的宝贝,比起这个,”弗利嘉拔高了声音,“你就不能先把视频打开吗索尔,让我看看他。”

 

“妈······”索尔头疼地皱起眉头。

 

“快点儿子。”

 

索尔只能妥协道着打开视频“好吧,就一眼。”边说着边把手机举到自己面前。

 

“对你妈还这么小气。”穿着睡衣的弗利嘉出现在索尔的手机屏幕上,她透过屏幕瞪了索尔一眼,“别皱着眉头索尔,多长两道皱纹对你追一个小年轻没有帮助,好了,我不想再看你的脸了儿子。”

 

索尔只能小心的把摄像头对向枕着他胳膊熟睡的洛基,洛基的睡脸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一刻,弗利嘉立即发出一声惊喜又怜爱的叹息,像是发现了她寻觅已久的一本绝版已久的书或是难见的宝石,“他真像个天使。”弗利嘉轻声道,生怕隔着屏幕也会吵醒这个男孩,这点索尔同意,洛基睡着的时候的确像个天使,当然只是睡着的时候。

 

弗利嘉看着洛基,叹了一口气,“我为什么就不能生出来这么漂亮的儿子呢,这都要怪你爸爸。”

 

“好的妈,”索尔翻着眼球,“我回头就去告诉爸。”

 

“你都快三十岁了还要干打小报告这种事儿?”弗利嘉嫌弃道。

 

索尔看到自己妈妈的手指在屏幕前晃了晃,立刻猜出了她的意图,“妈我看到了,别截屏,洛基会杀了我。”

 

“我会给他递刀的。”弗利嘉在一声“咔嚓“声后轻松地回答。

 

不知道是索尔和弗利嘉的声音吵到了洛基,还是太强烈的阳光让他睡不安稳,洛基动了动身子,脑袋又往索尔身上靠了靠,鼻腔里发着细小的撒娇般的闷哼在索尔的肩膀上蹭着脑袋。

 

“他要醒了,回去再说。”索尔搂住洛基的腰,切断了和弗利嘉的视频,把手机放在一边。

 

洛基抬起搭在索尔胸膛上的手揉了揉眼睛,模糊的光线在他眼前来回摇晃,熟悉又携满了侵略性的气味又闯进他的鼻腔,唤醒他每一个疲惫昏睡的神经,那不再像是迎面而来机枪的扫射,不再像是如枪火弹药那般呛鼻,那像是拂面的微风,高墙的庇护,他好闻得让他迷恋,好闻得让他发热。


含R情节:点我一下两下三下使劲点我就好


weibo:@杀手老袁


广告:


X战警ECT恤:淘宝开售地址:请猛击我X战警EC定制初恋离婚复婚真爱爱到死爱他一辈子原创必备T恤

微博抽奖地址:请猛击我哥要口红要T恤


评论(14)
热度(153)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