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1.0

11.0

 

“托尼。”

 

托尼向后退了一步,“别过来,你不准过来,我们说好了保持距离,五米,至少五米。”

 

贾维斯的脚稍微向前挪了一点,托尼立刻退到了窗边,威胁道:“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贾维斯无奈地看着他,“这是一楼托尼。”

 

托尼歪嘴一笑,“哦!这倒提醒了我!”接着他推开窗户灵活地翻身一跃,两秒钟后,托尼又灵活地翻了回来,“啪”一声关上了窗户,“操!你竟然敢带人来贾维斯!”

 

“他们只是跟来。”贾维斯又走近了两步。

 

托尼立刻从身边的抄起一个花瓶护在身前,“你过来试一试贾维斯!”托尼把手上的花瓶狠狠往墙上一砸,捏着瓶颈把碎裂锋利的缺口对向自己,“你这是在考验我这个自残小王子的能力,我有一百个花样折腾你,更有一千个方法让咱俩都不得安宁。”

 

贾维斯只得向后退了一步,保持与托尼的距离,让他冷静下来,“托尼放下那东西,我知道你不会让那东西伤到你。”

 

他的确不会让这东西伤到自己,托尼嘴上的那些话只是吓唬吓唬贾维斯罢了,他从小就怕疼,小时候每次打针的时候他都拼了命地往贾维斯怀里钻。托尼耸耸肩膀,“你什么都知道,你总是知道,现在你赢了,你只要一出现就能让咱俩都不得安宁。”托尼看着贾维斯又再次理平的短发,这比他上次见到贾维斯的时候又短了许多,像个刚刚退伍的士兵,只是他仍旧西装革履从容不迫,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贾维斯。“所以,”托尼放下了手上破碎的花瓶,“贾维斯你是对的,你总是对的,你走出这个门,给这一切画上个句号,咱们互不干涉各过各的,你忘了咱们的和平条约了吗?”

 

“我记得,”贾维斯回答,“你违约了托尼,所以我认为我有必要来找你。”

 

“的确,是我违约了。”托尼深深地皱起眉头,“我是动用了我在史塔克工业下的财产,但我只能说那并非出于我的本意,你来这儿贾维斯,我除了给你物质上的赔偿,再无其他。”昨天正在他拿着那张卡踌躇不定的时候,火眼金睛的娜塔莎一眼发现了这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使他们面前的小问题迎刃而解,然而也同时召唤来了他现下的灾难。

 

贾维斯走上前,他看着托尼,他发棕的黑发还是打着弯趴在他头顶上,他身上这件李小龙的T恤还是几年前他俩一起买的,他的那件穿的机会不多,而托尼的这件洗得已经有点褪色了。贾维斯的目光停在托尼挺翘的鼻子和他尖尖的下巴上,他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看过托尼了?他圆润的轮廓被他越来越精致的棱角所替代,他的托尼,他的小少爷,他的小男孩已经在他错过的时间里长大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

 

“不过我现在的能力不足以支付给你贾维斯,”托尼打断了他,“你可以从我爸爸留给我的财产里提前扣除,虽然现在史塔克工业几乎就是你的了,如果你不愿意我只能分期······”

 

“我只想让我们谈谈。”贾维斯终于走到了托尼面前。

 

托尼的声音突然卡在了喉咙里,他的呼吸里都是贾维斯的味道,像是剂量十足的一针镇定剂,不管他们分开了多久,上演了多少撕心裂肺的爱情把戏,他吃了多少该死的药片,花费了多少精力把它们掩埋地底,可迷雾终散,泥土在时光的磨砺下叛离,时间将它们冲淡却无法将它改变。一切卷土重来,撕破他的脑门灌进他的身体里,他的alpha又站在他面前了。

 

托尼没看他,只是向后挪了挪身子,疲惫地靠在窗边,“咱们没什么好谈的,我更不想和你争吵,那毫无意义,我只关心你什么时候才愿意滚出去。”

 

“得到我需要的答案,我就会离开。”贾维斯低下头对托尼说。

 

托尼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我已经给了无数个你需要的答案了贾维斯,你要的是你满意的答案,”托尼把目光望向了窗外停在院前的两辆黑色吉普,“恕我无能先生,我给不了你。”

 

托尼礼貌陌生的语调仿佛已经把他拒之门外推往千里,“我想要的是我们能谈谈,你能给我个机会听听我的解释。”贾维斯想要抓住托尼轻触着窗台的手可托尼躲开了。

 

托尼防御般地向后退了一步,答非所问道,“你同样也违约了贾维斯,你答应过在我违反约定之前不再找我,可你从未遵守过。”

 

“我只是······”贾维斯的声带打结般地噎在喉咙里,他看着托尼无法再做出什么解释,他按紧了指节,把声音挤出了嘴唇,“我想见你。”

 

随着贾维斯的声音,托尼望着他的目光迅速地转开了,他的手指攀上窗框上的那个小小的缺口不安地来回摩擦着,“你现在也违反了约定,”托尼低声说,“你说过我们之间的问题不会让其他人介入,可你却带来了其他人。”

 

“你该回家了,托尼。”贾维斯的声音低沉而复杂,像口漆黑不见尽头的深井。

 

“如果你用这种方式带我回家,你会知道结果的,”托尼垂下的睫毛遮着他的眼睛,“一个新的轮回又得开始,我们猫捉老鼠的游戏永远都不会停下,我现在只想终止这个恶性循环,我已经在你身上耗掉了二十几年了贾维斯,而你也没必要把你整个一辈子都耗在我身上。”

 

“我们之间有误会,托尼,我有我的······”

 

“你有你的苦衷,我当然明白。”托尼直接接着贾维斯的话说了下去,“你说你需要解释,需要我们谈谈,一次又一次,”托尼抬起头来瞪着贾维斯,他嘴里吐出的气息也随着他眼睛里闪现的怒火不再平稳,“我坐下来,给你机会,等着你的解释,可我等来的是什么?你的遮遮掩掩,你的避而不谈,还是你的新欢?你从没想过全部告诉我,你用理由和谎话糊弄我,却还指望我相信你那些冠冕堂皇的解释,你还指望我们能谈出来什么结果?”

 

他的脑海里有成千上万句想要说的话,可在托尼失望的眼睛下只剩下了一句话,他深深拧着眉头,声音像是被抽离了所有力气,“对不起……”

 

“你的道歉晚了整整五年。”

 

 

***

 

 

“你别下来了,我送他过去。”史蒂夫看着忙着接电话的巴基,熄了火拉下手刹。

 

后座的Snow解开了儿童座椅的安全带,从座椅上跳下来把小脑袋凑到自己爸爸跟前,巴基把Snow抱到自己腿上来,一边用胳膊和肩膀夹着手机说着工作一边扣着Snow小羊毛衫外套的纽扣,“我知道,那是索尔公司的项目,你回头问问他们公司的负责人。”

 

史蒂夫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把Snow的小书包拿出来,走过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看着里面的一大一小,“走吧?”

 

巴基一把把要跳出去的小家伙拽了回来,“回来,小坏蛋,”他拿过手边的带着两个小耳朵的圆顶小帽给Snow戴上,“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记得把帽子戴上,出来一小会儿也得戴着。”

 

Snow点着头踮起小脚丫在巴基脸上亲了一下,“再见爹地。”

 

巴基在小家伙的小脚丫落上地面之前又揪住了他,添上一句,“别让我知道你又偷偷吃糖Snow,”接着又是一句,“还有别欺负别的同学。”

 

“Daddy我知道了!”Snow从自己爸爸的魔爪里挣脱出来,撅着小嘴喊着。

 

史蒂夫笑着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弯腰把小家伙捞了起来,按住他的小腿让他坐稳在自己肩膀上,“跟你爸爸说再见,咱们已经迟到了。”

 

直飞云端的小家伙心情大好,“再见爹地!”给了自己爸爸一个爱的飞吻就专注于驾驶自己的大马。

 

“我一会儿就回来。”史蒂夫对巴基说。

 

巴基给了他一个白眼。

 

“怎么了操碎了心的孩儿他妈,孩儿他爸终于送小坏蛋去上学了?”戴茜满是笑意的声音从电话听筒传过来。

 

巴基隔空翻了个白眼,“孩儿他妈一直是你光荣称号。”

 

“哦,得了,别挣扎了孩儿他妈,有了史蒂夫我现在已经可以光荣下岗了,我现在顶多能算个孩儿他二妈。”

 

“二倒是配你。”巴基望着远处一大一小的背影说着。

 

“一晚上不见你俩倒是进展飞速啊,现在敏感人物都走了,你还不赶紧跟我交流交流思想?”戴茜兴奋的声音跳出来,“大胆承认陛下,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搞‘美人出浴’那一套了,还是‘借酒发情情更浓,相约看星把心谈’?”

 

“······”巴基翻着白眼,不想承认戴茜一语道破的事实真相。

 

电话那头的戴茜听着手机里的一片沉默,脸上浮现了了然的笑容,立刻求饶道,“我没装摄像头陛下,别解雇我!”

 

巴基正看着把Snow送进校门,正站在门口和Snow的那个年轻的女老师笑着说话的史蒂夫,戴茜突然一声尖叫插进他的脑子,把他的视线从史蒂夫身上拽了回来,“你搞什么?”等戴茜的高频的音波消退巴基才把手机拿回耳边。

 

“上帝!我他妈也想问!你看新闻了吗?快点打开新闻,奥丁森大楼着火了,电视上铺天盖地的都在报道这个。”听筒里传来嘈杂的电视报道的声音。

 

巴基皱起眉头打开了车载TV,“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梦游着跟我打电话?”

 

跳出来的新闻画面回答了巴基的问题,巴基瞪大了眼睛看着镜头前的女记者,“今天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奥丁森企业大楼23层引发火灾,现无人员伤亡,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而画面的背景是齐发喷射的高压水枪,高扬的警铃,混乱的人群和冒着浓烟的奥丁森大楼。

 

“23层,索尔的办公室!”巴基焦急的皱起眉毛,立刻翻出了另一个手机飞快地拨通了索尔的电话号码,“你给索尔打电话了没有?”

 

“打了,没人接。”戴茜回答,“哇哦,这场面可真是赶上复联的片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FBI来到奥丁森大楼一日游,奥丁森又为美国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戴茜,联系莫特。”

 

“已经在了,我已经联系到FBI内部了,”戴茜敲着键盘,“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三十分前有人举报奥丁森大楼内部被设置引爆装置,通话信息来自索尔的办公室,哦等等,”戴茜接起另一个响起来的手机,说了几句后,恢复了和巴基的通话,“十二分钟前,索尔先生驾驶一辆银色奥迪R8驶离了奥丁森企业。”

 

“把定位发给我。”

 

送Snow回来的史蒂夫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看着巴基紧张的神情皱起眉毛,“怎么了?”

 

巴基飞快地划动着手机把戴茜发过来的定位连接到车载GPS系统上,“别问了,先开车。”巴基放大了屏幕,指着那个绿色的停止移动的圆点,催促道,“到这儿去,快点。”

 

史蒂夫发动起车子,盯着那个闪烁着的绿色圆点越来越深地皱起眉头,他难以确定地指着屏幕上的绿色原点,无比困惑地望向巴基,“······这里是我家。”

 

巴基猛地抬起了头,瞪着史蒂夫同样难以置信地张开了嘴唇,“你家?”

 

****

 

洛基跳下出租车,还没进院子就被三辆黑色越野车挡住了视线,“搞什么。”洛基烦躁地扔掉烟头绕进院子,这是什么回事儿,这几辆车里都坐着人,难不成索尔已经追过来?这么快?这他妈可不是个好消息,他得赶紧想想对策。

 

“哇哦,艾莎女王你的黑毛可和你的造型不太配哦。”娜塔莉亚走过来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洛基。

 

洛基白她一眼,立刻开了腔,“哦,我的安娜,一大早就见到你这可有碍我新一天的美好开始,别嫉妒我纯洁无暇的气质,别跟一个上帝的使者过不去对你没啥好处宝贝儿。”

 

 

娜塔莉亚嫌恶地伸了伸舌头,“那鲍勃迪伦永远都不会想去‘Knockin On Heaven’s Door’。” 

 

“当然,老子的天堂本来就是凡人免进······呃,”洛基的目光汇集在娜塔莎身后一个由远及近、举步维艰、摇晃不稳、气喘如牛,身抗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上,洛基眯起眼睛看了一眼男孩如瀑布般飞流直下的汗水,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那个跑步机上了,“老天!”洛基叫起来,“你又把这些破铜烂铁弄回家,难道集齐七个能召唤一个万磁王吗!”

 

“NONONO,”娜塔莎严肃地摇了摇手指,“这才叫替天行道,上天的惩罚,罪恶之徒的归宿。”她看着那个辛勤劳作的身影,微笑着鼓励道,“别偷懒甜心,任务达成4/10,天黑之前搬不完可别怪老娘的拳头无眼。”

 

克林特听在耳里,痛在心里,打碎了牙齿咽进肚子里,唯独被风吹干了他那憋不住湿润了的眼眶。

 

洛基一脸同情道,“哦,可怜的前男友。”

 

“不是前男友。”娜塔莎用眼中的匕首抵上了洛基的脖子。

 

“当然,我相信,你的前男友怎么可能还会活到今天。”洛基躲开娜塔莎如炬的目光,“但是安娜宝贝儿放宽心,要记住Let it go (随它吧随它吧)Let it go (随它吧随它吧)Can't hold you back anymore (回头已没有办法)!”

“Let it go (随它吧随它吧)The cold never bothered me anyway(反正冰天雪地我也不怕)就这样放我一马吧!”克林特也跟着洛基唱道,然后在娜塔莉亚的目光下闭上了嘴。

 

洛基同情地啧了啧最,歪头看着门口那三辆仍然纹丝不动的越野问,“你确定你召唤老万的神器交钱了?门口那几辆车是怎么回事?”

 

娜塔莉亚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堵在门口的SUV,“那得去问雪宝,我的艾莎。”

 

洛基往屋里瞅了一眼,“我的雪宝在哪儿,在屋里寻找新的更长的树枝(作为腿)吗?”

 

“哦不是,估计在和一米九的大帅哥研制新的增高垫。”

 

“哇哦,一米九的大帅哥,”洛基期待地冲娜塔莉亚眨眨眼,“我能进去吗?妈咪?”

 

“你满十八了吗?”娜塔莉亚微笑道。

 

“当然。”洛基微笑道。

 

“时不待我。”娜塔莎加深了笑容。

 

“洛基实况转播专线为您开启。”洛基对娜塔莎默契一笑,转身朝屋门走去。

 

洛基蹑手蹑脚地开门进屋,看着僵持在窗前的两个人,他皱起眉头,这画风可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他退后一步让自己更隐蔽地藏起来。

 

“你到底还想跟我说什么?你问我去哪儿了,可你又去哪儿了贾维斯?”托尼质问道,他的侧脸沐在阳光里往日里的笑容仿佛都被吹来的风给卷走了,剩下的只是他疲惫黯然的眼睛和压忍着怒火的声音。

 

贾维斯揉着额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托尼,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

 

“对,你不能说,你总是不能说,这都是你的道理,你该死的不能告诉我的苦衷!”托尼苦笑着点头,他看着贾维斯,说不清心里是愤怒还是难过,“慢慢告诉我,总会告诉我,慢慢是多久,总会又是多久?我要等你到什么时候?既然你不想告诉我,那我为什么还要等你的答案?”

 

贾维斯抓住托尼的手腕,“托尼,之前的事情是我的错,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已经错过太多时间了。”

 

“你做的这一切只会让我们错过更多时间。”托尼挣开贾维斯的手,托尼皱着眉头,他咬紧了嘴唇,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的平稳,“永远都没有你所谓的对的时间贾维斯,你让我的生活像本恶俗到底的三流小说,你就必须得让我在那些愚蠢的爱情剧情里兜兜转转才开心吗?”托尼挥着手不想再说下去,“这是个怪圈,我受够了。”他得离开这儿,离这个人远一点。

 

贾维斯想了太多问题的答案和解释的方法,可到了托尼面前这一切都派不上用场,托尼每一个对自己失望透顶的眼神都让他再难言其他,他只能慌乱地想要留住他,“也许我的方法错了,但是托尼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托尼转过身来,对上贾维斯的眼睛,积攒的怒火在他的胸腔里叫嚣,他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声道,“为了我你就该消失整整三年?你能用GPS定位我,调动技术和人力满世界的把我揪出来,你总能得到我的消息,知道我在哪儿甚至知道我在干什么,可我呢?”他攥紧了拳头,像是要用声音把所有的怒火喊出来,“你突然离开,渺无音讯凭空消失,好像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满世界地找你,可你们躲着我瞒着我,没人告诉我你在哪儿,更不会有人告诉我在做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你是死是活!”托尼一把揪住了贾维斯的领子,“你去哪儿了?三年,你去哪儿了!”

 

而贾维斯的回答只是良久的沉默。

 

 

洛基在墙后面看着托尼,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托尼,也从没听过托尼提起过这件事,更没见过托尼的眼泪。他不清楚整个事情真正的原委,但他只想冲上去给托尼面前的金发男人一拳,没人能让他们的托尼伤心,谁也不能。

 

娜塔莉亚正指挥着克林特把第五个跑步机搬进院子,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就带着碾碎马路的力量直冲进了他们的耳膜,娜塔莉亚翻着白眼捂住耳朵,“美国政府能降低犯罪率,就不能管管这些比杀人放火更恶劣的飙车富二代吗!该死······”娜塔莉亚只听见“砰”一声不知道是哪扇门发出的惨叫,迎面一阵携着烟尘味的清风拂过,等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院子门口多了一辆灰色的跑车,她眨了眨眼,“刚才有什么东西过去了吗?”

 

“那是劳动者保护协会的。”克林特说。

 

“哦,”娜塔莉亚瞧了他一眼,“你不是劳动者,你是奴隶,滚回去干活。”

 

克林特耷拉下嘴角,脸上只有两个字,想哭。

 

 

索尔一脚踢开了洛基小别墅的木门,他怒气冲天地冲进客厅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小混蛋揪出来,“洛——”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把剩下的音节硬生生地咽进了喉咙。

 

洛基看着冲进来的索尔刚准备撤退,索尔突然开了口,“贾维斯,托尼?”

 

贾维斯同样吃惊地看着索尔,“索尔?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找洛基,”索尔皱着眉头打量着贾维斯和托尼,“你和托尼为什么也在这儿?”

 

“洛基?”这次换做托尼吃惊地皱起了眉毛。

 

洛基在墙壁后面深深地抽了一口气,上帝,他们竟然认识!       

 

等不及史蒂夫把车停稳,巴基就解开安全带跳下了车,他困惑地扫了一眼索尔的奥迪旁边停着的那几辆有些眼熟SUV,他来不及细想飞快地迈进了院子的铁门。

 

“诶,你是?”娜塔莉亚瞅着这位突然到访的陌生来客。

 

“这是我老板,我回头再跟你解释。”史蒂夫从后面快步走过来,跟着巴基走进小别墅。

 

娜塔莉亚满脸古怪地扭回了头,看着堵满了自家门口的昂贵名车,由衷地感叹道,“哇,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巴基走进门看到楞在客厅门口的索尔,“索尔你到底在搞什么——”接着他顺着索尔的视线猛地瞪大了眼睛,“贾维斯?”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已经一年多没见的男孩,“托尼?”

 

“巴基?”索尔和贾维斯一同望向突然出现的巴基。

 

史蒂夫走进来看见了躲在拐角后面的洛基,奇怪地问道,“洛基?你躲在这儿干……”他在洛基禁声的手势下闭上了嘴。

 

可为时已晚,索尔已经看见了他,洛基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从拐角的墙壁后面走出来,英勇就义般和瞪着眼睛睫毛颤抖不停仿佛已经陷入了死机状态的托尼对视了一眼。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调个查:

这张《三个奶爸》的图的开了我的脑洞 完全可以写这个梗!!都市喜剧 多人乱炖 嘴炮的天下 我的爱我的拿手 有没有想看哒?有啥梗给我提供一下也行啊!!!


 

多回复勤更新



weibo:@杀手老袁


评论(41)
热度(225)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