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2.0和出本印调!!!

印调投票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7304918

12.0

 

娜塔莎从洛基的身后走进厨房,随着“叮”一声弹开的微波炉洛基猛地被拽回了现实世界,他眨着眼睛在娜塔莎的嘀咕声里消化着自己八点档都市连续剧般的幻想,微波炉怎么会爆炸?在里面烤了一个炸弹吗?他和索尔的生离死别是极其不符合逻辑的,没有证据表明一次肉体关系就能让承受的一方开启十倍以上的少女心思,那是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才应该做的事儿。唯一符合逻辑是,团灭,这很好,死一送一,死二送三,团购优惠价,一次性火化,他上天堂,索尔下地狱,既节省了土地资源,又体现了壮烈的人类羁绊。等等,他为什么一定要死?

 

“洛基你到底在胡闹什么!”死去的索尔冲过来了还火冒三丈地捏住了他的胳膊。

 

“放开我,索尔。”洛基皱着眉,看来自己要丧命狮口了。

 

“你放火烧了我的办公室?!”

 

空气凝结了一秒。

 

托尼、贾维斯、巴基、史蒂夫、娜塔莎:“WHAT?!”

 

克林特从门外走进来,迷茫的看了看面面相觑的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为了融入集体,加重语气也声嘶力竭地瞪着洛基大吼一声:“WHAT!!!!”

 

洛基:“······”他开始怀念自己八点档狗血爱情剧的幻境了。    

 

“别问我what,问我where、which、when、who甜心们。”洛基用自己僵硬的微笑回答。

“是你放的火?why?”巴基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他见过一两次面的黑发男孩。

 

洛基翻了个白眼,表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这个词早在我小学时期就全数贡献给十万个为什么了。”

 

“你干啥了,杀人放火?正好我爹还在监狱里,你是想搞个狂热的八人间的混合群打还是想来在罗曼蒂克的双人间来场与时间赛跑的恋爱?”娜塔莎揪着派上糊焦的黑点迫不及待地为洛基展望未来。

 

“你烧了索尔的办公室?”托尼皱着眉头看着洛基。

 

  娜塔莎把派放进嘴里,边嚼边说,“哪儿的办公室?”

 

“奥丁森大楼,”旁边的史蒂夫凑近她小声说,“这是奥丁森企业的总裁。”

 

“哇哦!”娜塔莉亚兴奋叫起来,嘴里的馅沫喷了史蒂夫一脸,隔空朝洛基举起手掌,“干得漂亮儿子!”

 

“二十一世纪开明万岁妈!”洛基高呼一声抬起手臂在空气里和娜塔莎give me five。

 

“妈?”索尔满脸疑惑地望了望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娜塔莎,又看了看同样二十几岁的洛基。

洛基不以为意的推开索尔,拉远了一点他俩之间的距离,歪头看着史蒂夫一脸认真的说,“爹地,向妈学习,别再用你好像吃了俩乒乓球的嘴对着我了。”

 

索尔:“爹地?”

 

巴基一瞬间朝史蒂夫扭过了脸,“爹地?!”

 

史蒂夫看着猛然扭过脸来盯上他和娜塔莎的巴基,“不是不是,”他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我误会什么了?我还有什么可误会的?”电光火石一瞬之间,巴基立刻把自己怒火的关注点转移到了史蒂夫身上。

 

“Hey,别误会!”娜塔莎一本正经地打断他俩,“我们可是单亲家庭!”

 

托尼翻着白眼看娜塔莎,“别为你的出轨找理由妈,我知道就是这个抗跑步机的。”托他们的福,尽管他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是他那点伤心的思绪几乎随着娜塔莎和洛基的调侃烟消云散了。

 

洛基也不满的插道,“喂,我们的史蒂夫到底有什么不好!你以为这年头二十几岁的老处男这么好找吗!”

 

“嘿!”被揭了短的史蒂夫发出一声不乐意的警告。

 

还不等娜塔莎开口,在一边还没搞清楚情况的克林特先急着撇清,“奥巴马在上,我和这个女人可没有半点关系!”

 

娜塔莎抬腿给了他一脚,瞅着历经了一上午的辛勤劳作,克林特晒黑发红的皮肤毫无怜悯之心道,“闭嘴,black sweet,你的black boss还在高尔夫球场上讨论国情,没空理你。”(调侃鹰眼是奴隶而已,绝无歧视之意)

 

“你这是来自共和党的恶意。”克林特不屈不挠道。

 

娜塔莎冷笑一下,“林肯*1可要哭出声了哦,black sweet,别以为你叫Clinton*2就把民主党当娘家了,我们家可没有这么丑的女儿!”她把目光对向史蒂夫,“哦对了,你那个发小叫啥来着山姆(猎鹰)?他去唱hip-hop了吗?”

 

1:(林肯:亚伯拉罕•林肯,第十六任美国总统,颁布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但是共和党。

 

2:Clinton:威廉•杰斐逊•克林顿,42任美国总统,民主党。)

 

史蒂夫无奈地揉着额头,“没有。”

 

“浪费上帝之造物。”娜塔莎念叨着把目光转向巴基,温柔地安抚道,“别激动,冰美人,有句话叫长姐如母,但我们绝不介意有个像你一样腰缠万贯的后妈。”

 

“谁是你们后妈!”巴基立即吼道,他顿了顿,似乎抓住了这句话里的另一个重点,“冰美人?”

 

史蒂夫瞬间睁大了眼睛,感觉死神正在敲他的房门,“娜塔莎!”史蒂夫喊着试图阻止面前即将袭来的狂风骤雨。

 

但这并没有成功,洛基接口道,“那只是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为其编纂的爱的昵称,在学术上讲这具有感情与性的暗示。”

 

“洛基!”史蒂夫崩溃地吼道,他扭过脸看着巴基瞪着他的眼睛,试图尽量编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换来只是巴基一个怒气冲天的白眼,和一个潇洒流畅的转头,“别跟我说话!”

 

“所以你俩到底还是睡在一起了?”托尼盯着史蒂夫和巴基提出了问题。

 

“当然不是!”史蒂夫立即否定了他的猜想,并企图用自己的诚实和已经被破坏的逻辑进行解释,“我们只是睡在一起,并不是你说的那种睡在一起,绝对不是!”所以结果是注定失败的。

 

托尼点头表示会意,得出结论,“所以你俩还是睡在一起了。”

 

“Wow.”洛基和娜塔莎一齐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惊叹。

 

索尔一只手抓着洛基,扭头和贾维斯交换了个眼神,“真的巴基?”

 

“你俩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巴基喘着气指着索尔和贾维斯,他气得七窍生烟,就像个被点燃濒临爆炸的烟花筒,他绝对绝对要杀了史蒂夫!

 

“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早就知道了?”贾维斯低头问身边的托尼。

 

“虽然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我也是刚刚知道。”托尼张嘴答道,然后他停住了嘴,思考了一秒,板回了脸瞥了贾维斯一眼,“我还没跟你和好,别跟我说话。”

 

“所以你瞧瞧女王陛下,这个骑士是你的人了,我绝对不会是你的假想敌,”娜塔莎郑重其事地火上浇油道,“就算是,那也绝对是那个高个白皮的黑毛,”她指指洛基,接着又把魔爪伸向了托尼,“或者是这个矮个白皮的黑毛,哦上帝呀,你看你们三个连发色都一样!”

 

“啥?”洛基和托尼挑起了眉毛。

 

娜塔莎不急不忙地添油加醋,“只有我住在楼下,他们三个都住在楼上,谁知道他们在我看不见的时候玩3P还是3D呢,洛基别让我解释你在史蒂夫屋里的内裤,我什么也不知道!托尼我也不想知道你和洛基的夜聊话题,拜托以后别再告诉我了!”她痛心疾首,字字锥心。

 

洛基、托尼:“娜塔莎!”

 

史蒂夫:“上帝。”

 

索尔拧起眉头,抓着洛基的胳膊把他重新拉近自己,“怎么回事儿,洛基?”

 

“什么怎么回事儿!操,你弄疼我了索尔!”他的手腕被索尔捏得发疼,这个该死的强奸犯,他皱着眉毛扭头向那个罪魁祸首大声控告,“娜塔莉亚你到底是不是敌方派来的卧底!”

 

“告诉我洛基。”索尔捏着洛基的手腕,眼睛深得像漆黑的深海汪洋。

 

“我他妈告诉你什么!我他妈有什么可告诉你的!”洛基欲哭无泪地挣扎着,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被索尔卸下来了,他以前也是个alpha,史蒂夫也是alpha,他俩之间能有什么搞头!这个土大款的脑回路被人抹平了吗!

 

托尼抢在贾维斯开口之前打开了自己的嗓门,“你别问我,我也不需要跟你解释这个,我跟谁上床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当然跟我有关系!”贾维斯也急躁起来。

 

托尼立刻不甘示弱地反驳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跟谁上床是我的自由!你他妈以为你是谁,你根本没有权利没有资格管我!”

 

“巴基!”史蒂夫刚说了两个字。

 

巴基扭脸了他一记眼刀,“谁准你叫我的名字了!给我闭嘴!”

 

克林特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发自肺腑地对娜塔莎问道,“你是有多恨他们?”

 

娜塔莎淡然地抽出一张纸来擦了擦粘在自己手上的果酱,抬眼瞧了他们一眼,歪头对上克林特心怀敬意的眼睛,微微一笑,“就如我对你的‘爱意’一般。”

 

克林特毛骨悚然的扭开了头,“那可真是穿越古今的怨恨。”

 

巴基率先从和史蒂夫的混战中抽身出来,但立即陷入了另一轮新的混战,他大声对娜塔莎质问道,“放火砸店,你们到底是干嘛的?托尼你跟他们也是一伙的?”上次在赌场他并没有见到托尼,否则也不会出现今天这个场面。

 

“ICIC?(恶搞ISIS)”娜塔莎想了想说,“IC恐怖卡组织,不要人头,只要刷卡,杀杀杀(刷刷刷)!我刷卡你买单!”娜塔莎满意地点点头,“你别说,这真是个好主意,安全无害,充满创造性,我们会干爆ISIS的龟孙的!期待您的加入,来吗honey?”她说着朝巴基抛了个媚眼。

 

巴基翻着白眼毫不留情地拒绝道,“绝不,我绝对不加入这种所有成员的脑容量加起来还不如20mm的IC卡大的脑残组织。”

 

“我就爱后妈您这果决!”娜塔莎仿佛找到新同伴般兴奋。

 

史蒂夫满面愁容地捂住了脸。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在索尔的办公室放火?”巴基看着洛基终于把话题拉入了正轨。

“我想洛基不会做这样的事,如果是这其中会有什么原因,巴基。”史蒂夫认真地说,当然,毕竟没有什么能阻挡美国队长的正义感。

 

但巴基就是要阻挡这个该死的傻大个,“你还替他说话,你给我闭嘴!”

 

“我只是分析。”史蒂夫心中有苦说不出。

 

“闭嘴!”

 

洛基一面被索尔捏得发疼,一面冲着巴基烦躁地舞动着自己的白眼球,他瞪着自己面前的索尔,恶狠狠地回答,“我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心里清楚。”

 

索尔看着洛基怒气满满的眼睛叹了口气,他放轻了手上的力道,声音也温柔了下来,“这的确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洛基,我以为你已经不生气了,但是你这么做实在太胡闹了。”

 

巴基和娜塔莎看着亲昵仿佛在闹别扭的两个人,同时挑起来了眉毛,“所以——”他俩同时说。

 

“你俩是什么时候搞上的?”巴基问。

 

“到底是因为什么?”娜塔莎问。

 

“早就。”索尔想也没想,理直气壮大言不惭地张嘴就答。

 

“谁他妈跟你搞了!滚蛋!”洛基抬手要给索尔一巴掌,然后被索尔制服在了掌心里。

 

“你俩上床了?难道他强迫你了?你不是个alpha来着?”娜塔莉亚思正儿八经地思索着,似乎在探索世界真理。她抬起头把目光慢慢望向洛基,然后她和洛基不可思议的视线在静止的空气中交汇了五秒以后,娜塔莎抽了一口冷气,深知自己可能踏入了不可侵犯之地,“我猜对了?”她一把把克林特拽到自己身前,“我胡说的真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别杀我!”

 

“Wow.”这次终于轮到巴基幸灾乐祸了。

 

“你给我等着。”洛基咬牙切齿地瞪了索尔一眼,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一秒钟的停留,他从索尔手里挣脱出来一点,立即把矛头转向了托尼身边这个他不认识的男人,“我他妈还没问你们这个混蛋是谁!离我弟弟远点!”

 

索尔、巴基和贾维斯疑惑地问,“弟弟?”

 

史蒂夫头疼地解疑道,“托尼。”

 

娜塔莎从克林特后面挺身而出,气势十足道,“什么!谁欺负我尼尼!”娜塔莎看着托尼这才注意到他发红的眼睛,她皱起眉毛,真正认真了起来,“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娜塔莎。”托尼轻轻晃了晃手,并不想说。

 

“贾维斯•贝坦尼,”贾维斯自我介绍道,“我是索尔和巴基的朋友,托尼的······”

 

(贾维斯的姓氏,我用了演员的姓氏。)

 

“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托尼打断贾维斯直接说。

 

“嘿,”克林特打量着贾维斯,搜寻着自己的记忆,“我认得你,史塔克工业的执行总裁。”他本来想着捞一笔,但是这个面对着这个男人的精明之相,然后他就只看了看没说话。他重新审视着这间屋子里的人,呃,史塔克工业的执行总裁,奥丁森企业的老板,这个黑头发的,不是出了名的hydra年轻的omega CEO吗,挤在这么一间曼哈顿平凡又老旧的小别墅里——吵架,今天真的不是愚人节吗?

 

“托尼,你该给贾维斯一个机会,他有他的苦衷。”索尔开口劝道。

 

“我不管他有什么苦衷,我也不想知道。”托尼看了看索尔,冷漠地说,不想留一丝回旋的余地。

 

贾维斯看着托尼,他知道自己真的伤了托尼的心。

 

“你闭嘴,这儿没你这个污点证人说话的份。”洛基瞪着索尔,把胳膊从他手里抽出来,他望着贾维斯,严肃道,“既然他不想听你可以离开这儿了。”

 

“你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索尔拉住洛基。

 

“我当然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在乎托尼怎么想。”洛基看着索尔,也同样不留丝毫情面。

 

娜塔莎点点头,“嗯,这话倒是对,我并不认识您先生,也并不清楚你们之间的问题,但请原谅我们的舐犊之心,或许我得请您了,先生?”她对贾维斯朝着门口的方向做了个手势。

 

尽管在巴基眼神的胁迫下,史蒂夫还是说道:“或许你们有太多问题没有解决,但我尊重托尼的意见。”

 

克林特看着突然被严肃的氛围所环绕的四周,感觉自己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些人的思维。

托尼吸了吸鼻子,这或许这就是他爱上这里的原因,他有最好的“亲人”。

 

“你们需要谈谈,托尼。”巴基皱着眉毛,想要说些什么,“贾维斯这几年并不容易,他为了······”

 

“别说了,巴基。”贾维斯轻声打断了巴基。

 

“别说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我都不知道,你们合起伙来骗我,能有什么可谈的,巴基?”托尼冷冷笑着说。

 

“托尼······你有一天会知道的。”索尔欲言又止地想要挽留这局势。

 

“那就永远都别告诉我了。”托尼轻声说,走过贾维斯,上了楼。

 

 

 

克林特洗完菜,凑到旁边正挥舞着菜刀把牛肉斩碎于无形的娜塔莎旁边,“你是俄国人?”

 

娜塔莎斜眼瞧了他一眼,接过他手里的胡萝卜,“中俄混血。”

 

克林特表示佩服地点了点头,“智慧之国和战斗种族的结合,淋漓尽致的体现。”

 

“算你会说话。”娜塔莎在几秒之间把胡萝卜均匀切片。

 

克林特在娜塔莎精湛的刀工下惊讶的挑了挑眉毛,“不过,”他抬头望了一眼窗外,一对在车前面吵架,一对在院子里吵架,还有一对在他视野范围外正处于冷战分手状态中的男性情侣们?深深地对娜塔莎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在大帝(普京)的感化下,你是怎么忍受他们的?”

 

娜塔莎不以为意地看看他,“噢,这没什么,我的自传叫《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暗喻自己是个盲人)

 

克林特伸手蘸着点娜塔莎锅里小火温着的汤,由心感叹道:“你做饭还真挺好吃的。”

 

“当然,”她几乎擅长所有的菜品,哦除了一样,甜品。她拿起汤勺敲了一下克林特的手,“没你上桌的份儿,奴隶。”

 

“别逼我上奏组织,辣妹。”克林特打算为自己的胃勇敢拼搏一次。

 

“夸我也没用,”娜塔莎搅着锅里的汤,歪头瞥他一眼,“想上桌?”

 

克林特拼命点头。

 

“先把地拖了。”娜塔莎下达命令。

 

她把火拧大,把刚才切好的胡萝卜倒进汤里,扭头看着从卫生间提着拖把出来的克林特和他胳膊上强壮的肌肉线条,下午的阳光从玻璃里泄进来,从银色的金属汤筒上折射后照在旁边木架上一个个玻璃调味瓶上,娜塔莎搅着汤,汤汁的香味环绕在她周围,她看着院子里郁郁葱葱开始蓬勃生长的紫藤,夏天就要来了。她今晚可能得做五人份的饭或者更多,在餐桌上浪费更多的时间和口水在相互调侃而并非品尝菜品上,但这种生活也不赖。

 

时光慵懒,生活并不完美,你会为了金钱而感到紧张,为工作和人际关系而焦头烂额,要在上班时间和室友争夺卫生间的使用权,为最后一个鸡腿开始一场恶战,为每天晚上电视是停留在都市爱情剧还是球赛或是探索科学上争执不休,但所有不完美的缺点都会变成生活上意外的甜蜜之喜。倔强的眼睛总会流下泪水,争吵之后偷偷为彼此掩上的被子,每个意外降临时的挺身而出,他们会在每个不眠之夜笑骂着陪伴彼此。

 

他们倔强、嘴硬、刻板、又恶毒、满脑子的坏点子、自以为是、让人讨厌,但这就是她爱上纽约的原因。

 

而生活就是这样,他并不完美,也无法给你最珍贵的东西,但他却会变成你最珍贵的东西。

 

***

 

罗根拿着啤酒和果汁走进客厅,他坐下来把啤酒放在茶几上,拆开吸管放到橙汁里,盯着电视屏幕把杯子塞到正抱着电脑在沙发上做作业的斯科特面前,他对着屏幕里的画面逐渐拧起了眉头,“我操,奥丁森大楼起火了?!”

 

斯科特边敲着键盘,边咬住吸管,奇怪地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嗯?”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然后印量调查!!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然后希望大家投个票调查个意向!开印的话参加北京only场贩赠个无料啥的,同时也通贩,太少就不印了,希望大家踊跃投票感谢!

印调投票地址:http://vote.weibo.com/poll/137304918


评论(23)
热度(138)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