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3.0 AND预售

“我认为······”史蒂夫刚张嘴。

 

“散会。”巴基直接拿着文件起身走了出去。

 

“哇哦,看起来家庭聚会不太顺利。”戴茜端着咖啡走上前撞了一下史蒂夫的肩膀,对此表示同情。

 

“如果那能算聚会的话,”史蒂夫看了戴茜一眼,接过旁边下属递过来的文件熟练的在上面签上字,递回给对方,径直向前走,“何止是非常不顺利。”

 

戴茜看着史蒂夫一气呵成的动作,拿起来杯子来咽了一口咖啡,悻悻地想,他甩笔扣冒的动作足以让一百个美少女为他尖叫了,如果史蒂夫半道被别人拐走了,他们陛下绝对是做了笔亏本买卖。她抬脚跟上史蒂夫的脚步,“说真的你俩这样真的是花样秀恩爱,公司里几乎所有的高层都知道你俩在闹别扭了。”

 

“他的确是在闹别扭。”史蒂夫一反往常有些烦躁地卷起衬衣袖口,他已经就所谓的“家庭聚会”向巴基解释了一天一夜了,但成效就是,巴基在所有的工作中和他唱起彻底的反调,或者就像刚才直接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的气愤程度,因为巴基压根就不听他的任何解释。

 

“你到底是怎么惹我们陛下了?”戴茜幸灾乐祸地笑道。

 

史蒂夫看她一眼,无情地揭穿了她,“我知道他告诉你了戴茜。”

 

戴茜惊讶地张圆了自己鲜红的嘴唇,“嘿!你竟然偷听我俩的闺蜜电话!”

 

“不,”史蒂夫无奈地挑起眉毛,遗憾地告诉戴茜,“他是当着我的面打的,我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哦,”戴茜会意,憋着笑同情地瘪了瘪嘴唇,“怪不得他能持续一个小时骂得你狗血喷头,原来你一直在边上给他蓄力战斗值。”她拍拍史蒂夫的肩膀安慰道,“他都把我们俩的闺蜜时刻分享给你了,这是好事儿。”

 

史蒂夫给了她一个怀疑的眼神,抬手按亮电梯的上升按钮,“他还得气到什么时候,我觉得他下一步就连snow也不让我见了。”

 

“哦上帝呀!”戴茜跟着史蒂夫迈进电梯,受不了冲他叫起来,“你俩是要离婚的老夫老妻吗,已经要开始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了吗?你们俩连婚都没结就想去争snow的抚养权,美利坚的婚姻法会把你俩踢出北美洲!”

 

“我俩不是······”史蒂夫试图解释。

 

戴茜翻着白眼,直接拿起杯子堵上了史蒂夫的嘴,“别说了我正直的队长,全世界只有你俩还不知道你俩在谈恋爱了。”这简直是她今年说出的最符合逻辑的一句话了。

 

史蒂夫和戴茜的目光交融了一分钟,最终放弃了解释,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筋疲力尽地问,“我怎么才能让他消气?”

 

“永远别试图跟他讲道理,永远。”戴茜决绝地对他晃着自己的手指,“你跟小人鱼讲道理就能阻止她去找那个心理变态的女巫吗?所以,”戴茜戳着史蒂夫的肩膀,“你记住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什么都是对的,你。”戴茜把手指向史蒂夫的鼻尖。

 

“我?”史蒂夫等着她的答案。

 

戴茜狠狠地戳了一下史蒂夫的鼻子,“就当他那个金发碧眼正义英武简单粗暴的王子就够了。”

 

◎◎◎

 

“我回来了。”洛基把包扔在沙发上,一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问正在沙发拿着计算器算账的娜塔莎,“托尼呢?”

 

“楼上房里。”娜塔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回答道。

 

“哦老天。”洛基哀嚎着趴到沙发上从后面搂住娜塔莎的脖子,“你还没敲开他紧闭的房门吗?”

 

“很显然没有。”娜塔莎把计算器上的数字抄在纸上,歪头蹭了一下洛基的耳朵,“你弟弟不吃不喝,再这样下去儿童保护协会的没两天就会把你弟弟带走了。”

 

“哦,听起来是个脱离苦海的好消息。”洛基翻着娜塔莎腿上的本子,“我申请加我一个名额。”

 

娜塔莎抬起手用笔敲了一下洛基的脑门,“你问你的霸道总裁了没,那个金毛的大高个跟托尼是怎么一回事儿?”说完娜塔莎皱着鼻子吐了吐舌头,“这年头怎么这么多金毛的大高个。”

 

“没有,他说一言难尽,反正听起来是有猛料可挖的关系。”洛基捂着额头,目光停留在娜塔莎本子上的一页设计稿上,“嘿,”洛基反应过来,“什么霸道总裁?”好极了,娜塔莎只见了索尔一面就已经开始用她的言情小说文体来给他起外号了。

 

“Nothing,贝儿。”娜塔莎语调轻快的哼了一声,压根没理会洛基开始打结的眉毛。

 

“感谢您的赞誉,娜塔莉亚•迪士尼小姐。”在娜塔莎嘴里他的日常生活简直就是一部迪士尼公主系列动画的发展史,“要是我的吻能把那个健身教练打回原形,我宁愿去埃塞俄比亚[1]*1当个可怜的花季少女。”

 

*1:在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以及冈比亚等三国,将会对女性进行“割礼”,包括切除嘴唇或外生殖器官。这对女性来说非常残忍,将剥夺她一生的性快感,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自行百度,有一部电影《沙漠之花》,就是讲述的对女性的“割礼”。

 

“哦当然,一个可人可兽能软能硬的的胯下之锤可是世界瑰宝。”娜塔莎漫不经心的合上腿上的本子,“所有omega都会盯着你那可怜小嘴,今年的omega主义者的最新宣言就是‘NO KISS*2’!”

 

*2:恶搞知名女权主义者娜欧米•克莱因出版的《NOLOGO》

 

洛基的白眼球直往脑门上翻,“哦得了,我会把他上传到iCloud共享给那群omega主义者。”

 

“良心之举,”娜塔莎拿起来腿边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又按灭了屏幕把它扔了回去,歪头看了洛基一眼,“如果你在中国这么干,扫黄打黑行动小组不会让你活到下个星期。”

 

“那好吧,那我就主攻俄罗斯好了。”洛基耸耸肩膀。

 

“哦不千万别!”娜塔莎扭过头对洛基惊恐的瞪起眼睛,“他们可见不得两个棍状物出现在同一个画面,所以他们对男厕双厕桶间*3为什么延长了人们的入厕时间研究至今。”

 

*3:这个梗来自,俄罗斯索契冬奥会时所建造的男厕双马桶间。

 

洛基故作悲痛的摇了摇头,沉重的幽幽吟道,“狗熊,不在街上,就在树上,不在反同法案里,就在普京大帝的怀里,但他,永远在我们不知道的厕所里。*4”

 

*4:这里引用了普希金的诗,原句是:狗熊,不在街上,就在树上。不在思考,就在顺毛。但它,永远在我们心里。不要怀疑真的是普希金说的,普希金是俄罗斯莫斯科出生。而对俄罗斯的“拟熊化”大约始于16世纪的沙俄时期,所以这里的狗熊就是指俄罗斯人,娜塔莎和洛基的这两句吐槽都是对俄罗斯反同的反讽。好吧,我必须声明,我并无恶意。

 

“嗯哼,不过我该把你们的睡前故事换成《少年维特之烦恼》或者《初恋必须要做的十件事》,还是你俩想听着《baby》入睡?”娜塔莎放下本子和计算器从沙发上站起来。

 

洛基连忙摆手,“此等殊荣,唯有托尼值得享有。”

 

娜塔莎捂住胸口,“进入青春叛逆期的你们满肚子的小秘密可伤透了妈妈的心。”她冲洛基微笑了一下无辜地说,“你并不一定要告诉我你桌子上的蓝色药片是怎么回事儿。”

 

娜塔莎拿起她又震动起来的手机,只看了一眼就挂断了迅速掖回了口袋。

 

“嘿妈!给我留点隐私再这样下去我可要离家出走了!”洛基不满地叫起来。

 

“什么时间儿子?”娜塔莎欣喜地眨眨眼,像是捡着了张中奖彩票,“我好把门锁上,给你创造一个绝佳的独立环境。”

 

洛基翻着白眼,拿起包往楼上走,“我现在就去敲开我弟弟的房门带他逃离这个惨无人性的家庭。”

 

“OK,”娜塔莎抬起头来望向洛基,她耸了耸肩,对洛基摊开了手,“但是记住不管怎样我们是一家人。”

 

洛基在楼梯上停住脚,回望着娜塔莎,轻轻呼了一口气,“I know.”他微微皱起眉头指了指娜塔莎,“你的手机又响了。”

 

娜塔莎低头看了一眼震动不停的口袋,“哦,别管它。”她转身往厨房走,“我去给做你最后的晚餐。”

 

洛基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但还是收回了目光,抬起腿踩上下一层台阶,“thanks mam.”

 

娜塔莎听到楼上的关门声,关上冰箱,掏出震动不停的手机放在耳边,低声说,“我说过别再打我的电话!”她捏紧了刀背,“我再说一遍,我不是黑寡妇,你打错电话了。”她把手机扔到案台上,看着从自己手指上溢出来的鲜血,她拧开水龙头,望着冰凉的水流卷在池底形成一个淡红的漩涡,她弯下腰用手接了一捧冰凉水拍在自己脸上。

 

哦,青春期的小秘密。娜塔莎双手撑在水池边,对着池底自己模糊的倒影苦涩地弯了弯嘴角。

 

 

 

“托尼?”洛基敲了敲门,拧着门把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干嘛?”托尼趴在床上专注地翻着手里的书,动也没动一下。

 

洛基盯着托尼那面不算太大的工作台上一堆已经被大卸八块重新焊接成新形状的铁块,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娜塔莎失踪的跑步机的下落。他走到托尼床前,在他身边躺下来,揪住托尼的耳朵把他的脸对向自己,吸了吸自己的鼻子一脸贱相地用同情的哭腔问,“Are you crying,babygirl?”

 

“I’m reading,sweetheart.”托尼用自己焦糖一样的大眼睛给了洛基一个白眼。

 

“Are you hungry,Mylove?”洛基含情脉脉地对托尼眨了眨眼睛。

 

“No,I want to sleep,honey.”托尼同样柔情似水地看着他。 

 

“你俩再这样叫下去我真的要报警了!”路过的娜塔莎在外面忍无可忍地咆哮一声。

 

洛基从背后拿出一盒甜甜圈来放在托尼面前,“说真的托尼,你可瞒了我不少,”洛基撑着下巴看着他,“我都不知道你是史塔克家的儿子。”

 

托尼一脸不信地拆开盒子把一个甜甜圈放进嘴里,“你也没告诉我你是劳菲家的儿子。”

 

“从咱俩第一次见面我就告诉你我叫洛基•劳菲了。”洛基表示不服。

 

“从咱俩第一次见面我也告诉你我叫托尼•史塔克了。”托尼把整个甜甜圈咽下去。

 

“此斯塔克非彼斯塔克。”洛基把自己垂下来的黑发塞到耳后,认真地说。

 

“此劳菲非彼劳菲。”托尼同样认真地说。

 

“你俩就不能说人话吗!”再次路过找东西的娜塔莎,再次在外面忍无可忍地咆哮道。

 

托尼又拿出一个甜甜圈放在嘴里,边嚼边说,“我们现在要干嘛,‘Lie to me’,莱特曼博士?*5”

 

*5:经典美剧《Lie to me》(《别对我说谎》),卡尔•莱特曼是其中主角。

 

“不,”洛基轻轻摇摇头,“只是提醒你下楼吃饭,别心烦。”

 

“我没心烦。”托尼偏过头用自己微卷的短发挡住洛基的目光,把手伸出床外拍了拍手上粘着的糖粒。

 

“当然,我相信。”洛基瞅着摊在床上的那本书,又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从昨天晚上开始,这页书你已经看了15小时26分种了,”洛基把手指按在书页上皱着眉毛一条一条阅读着上面的文字,“嗯哼,让我看看,是‘打包垃圾的十种新方法’引发了你无限的求知欲吗,我的麦克阿瑟奖*6得主?”

 

*6:麦克阿瑟奖金是由麦克阿瑟基金会颁发的一个奖项,是美国文化界的最高奖。

 

“索尔告诉你的?”托尼“噌”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好像暂时没别人能把你的人生履历表发给我了。”洛基耸耸肩,拽过来一个枕头抱在胸前。

 

托尼抡起一个枕头冲就照着洛基的脸来了一次泰山压顶地突袭,“你个被敌方收买的叛徒!”

 

洛基被他捂得喘不过来气,扭着身子在缝隙里进行着艰难的呼吸,他推着身上的托尼,“操,相信我!对组织之心日月可鉴!”

 

“拿出证据!”托尼吼着,压着枕头仍旧企图把洛基就地正法。

 

“所有的金毛大高个都是二百五!”洛基挣扎着大喊着组织誓词。验证完毕,托尼扔掉枕头气喘吁吁地靠回床边,托尼从鬼门关走回来,同样气喘吁吁地看着托尼,吹开自己脸上的头发,想了想问,“那史蒂夫算么?”

 

托尼瞅了他一眼,“待定。”

 

“你跟索尔到底是怎么搞在一块的?”托尼靠在床头把自己乱糟糟的碎发拢到头顶,他看着还仰倒在床上的洛基,再次吸了吸自己鼻子,“而且你的信息素也在改变。”

 

强抢良家妇女?该死的,他才不是什么妇女!顶多是诱拐失足少年,不对,什么叫失足!洛基决定跳过这个问题。他从床上爬起来,把刚才差点要了自己命的枕头垫在身后靠在托尼床尾的金属床杆上,“你跟你那个叫啥来着,贾维斯?你们认识多久了?”

 

“我们一起长大。”托尼没跳过洛基的问题,他垂下眼睛回答道,,“我和贾维斯,索尔还有巴基一起长大,你知不知道罗根?”

 

洛基翻着白眼说,“不能更知道了。”夺小班长之仇一日不报非洛基。

 

“加上罗根,我们差不多就是一块长大的。”

 

“等等。”洛基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多大了?”

 

“和索尔同岁。”托尼回答。

 

“你俩虐恋情深了多久了?”

 

“八年?”托尼抬抬眼睛,平静的声音像丝绸一样从他的嘴里滑出来,“如果不算我离家出走这几年,其实也没这么久。”

 

洛基瞪着托尼,“••••••我现在真的要报警了。”洛基从床上坐直身子,皱着眉头看着托尼,“你那时候才多大,14岁?娜塔莎!”

 

“停停停停!”托尼站起来捂住洛基的嘴,“为人民着想!别点燃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为中美俄三国的关系想想!”

 

“你才14岁!”洛基义愤填膺地扒开托尼的手,“这个变态!娜塔莎!”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变态人渣!

 

托尼把自己整个压在洛基身上,赶紧死死捂住他的嘴,用气音对洛基尖叫,“他没碰我!没碰我!”

 

洛基在床上胡乱地扑腾着,使劲扒开托尼的手指,给自己挖掘出来一个可以发声的细小缝隙,“那标记呢?不是他标记的?”托尼甜蜜的omega信息素虽然格外好闻但总是稀薄仿佛带着一层被包裹的防护罩,那是被标记的omega才能散发出来的气味,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只是从来没问过。

 

“是他,但那是后来了。”托尼喘着粗气回答着,试图封闭上洛基这条唯一能喘气的缝隙。

洛基扒住托尼合并的手指,穷追不舍地问道,“几岁,你几岁的时候?”

 

托尼翻着白眼结巴了一下,他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编个合情合理的答案,但最后还是在洛基严肃的绿眼睛下如实招来,“16。”他心虚地眨着自己的大眼睛,深知这个答案对眼前的局势并没有什么帮助。

 

洛基腾出一只手直接捂住了托尼眨巴着正放着光的大眼睛,“别给我来这招,你的眼睛我早看了一亿次了!你这个堕落的失足少女!快点把他的地址给我交出来!”

 

“不是他的问题!”托尼在一片黑暗里辩解着叫道,该死的为啥这种时候他还要替贾维斯说话,天理呢!

 

洛基终于挣开了托尼,他推着托尼的脑袋费劲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重获了新鲜的空气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那是谁的问题?”他喘着粗气盯着托尼,“你的问题?洛基重新拧紧了眉头,几乎要把自己放大了的绿眼珠嵌在托尼脸上,“你主动的?”

 

托尼瞥了洛基一眼,把目光一转,用沉默表示他决定跳过这个问题。

 

但洛基已经知道了答案,他抄起手边的枕头毫不留情地砸到托尼的脑门上,“出息呢!出息呢!你伤透了哥哥我的心!”洛基一边打一边骂了一会儿,等到他俩终于玩腻了“甩枕头”和“叠叠压”的游戏,洛基终于从托尼身上爬了下来。

 

洛基把奄奄一息的托尼拽起来,“你给我老实交代。”

 

托尼气喘吁吁地挪到洛基旁边,靠在他腿上,他仰起头看着洛基尖挺的下巴,揉着自己的头发,把那段对他来说美好又残忍的时光从脑海的深处翻出来,“贾维斯是我爸朋友的儿子,我们俩一块长大,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这样,我爸喜欢他,栽培他,所以他现在理所当然的接管了史塔克工业。”

 

“哦,青梅竹马,一代总裁的成长史,好极了,但我想听的不是这部分,”洛基低下头来,对托尼翻了个白眼,“按照惯有套路下面该是校园恋情了,我等着呢。”

 

托尼想了想,摊开了手,“就和所有的言情小说差不多,我和贾维斯、索尔、巴基、还有罗根他们一块长大,这种学生会长、橄榄球队长、成绩第一的校花,哦好吧,校草,还有最受欢迎的校霸,这种组合,”托尼冷笑了一声,“足以让任何一个少男少女在梦里尖叫着笑醒了。”

 

洛基终于翻起了这个月最大的一枚白眼,“这种反人类的设定,”他也冷笑了一下,“足以让我撕碎所有的狗血言情小说了。”

 

他能享受到这一切也得益于他的智商,否则他也只能按部就班地看着他们毕业自己才能步入大学的校园。“我也觉得我自己是开了上帝之挂,”托尼装模作样地说着,“你看智商高,长得帅,还是富二代,我都要爱上我自己了。”

 

洛基嫌恶地再次把枕头乎在托尼脸上,“闭嘴吧,校园女王,你们的团队里连个花季美少女都没有,你已经输给娜塔莎书架上的《霸道会长爱上我》了。”

 

“有啊,拉拉队长,索尔的女朋友。”托尼推开脸上的枕头笑嘻嘻地说,“那姑娘现在去演戏了,索尔第一个带回家的女朋友哦。”

 

好极了,他顺利地打破了这个月最大白眼的记录,他掐着托尼的脖子把他按进床垫里,“我才不管他带谁回家,别给我转移话题!”

 

“我知道,我知道!”托尼咳嗽着喊着,“剩下的,就跟所有的爱情小说一样了。”托尼眨眨眼睛,“恋爱,交往,标记,然后我以为我要把一辈子都赔在里面了,不过很好,这并没有发生,”托尼干巴巴地弯弯嘴唇,“五年前,贾维斯突然消失了。”

 

“消失?”洛基皱起眉毛。

 

托尼吐了一口气,“嗯,消失,”他没精打采的对洛基笑了笑,“彻底的消失了,没有任何前兆,突然之间,更别说道别了,他就凭空消失了,好像他压根就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所有人都对我缄口不言,好像我睡了一觉,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为什么?”洛基问。

 

“我也不知道,没有理由,昨天我俩还睡在一块,今天他就不见了,比被外星人绑架了还离奇。”托尼轻描淡写的说道,“我的生活整个被他搅乱了,我找了他三年,然后我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的时候,他又突然回来了,带着无法言说的苦衷活生生地又站在我面前了。”

 

“那现在,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想把这件事儿发展成一个愚蠢的爱情故事,交往、分手、复合、修成正果。”托尼的眼睛望着窗外,“现在到第二步了,但也永远不会有第三步了。”他在贾维斯身上已经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托尼望着工作台上的螺丝刀,那是贾维斯买给他的,衣橱,书架,所有的一切都有贾维斯的影子。这或许就是一段长时间恋爱最大的坏处,他无处不在。而对于托尼来说,他俩之间也只剩下这些该死又甜蜜的回忆了。

 

“我想他这辈子都别想在我的黑名单上除名了。”洛基在托尼旁边躺下来。

 

托尼轻轻笑了笑,“那你和索尔呢?我需要把他加入我的黑名单吗?”

 

洛基翻了个身,也把目光投向了不知名的远处,他托着下巴,“我也不知道,我还没办法确定现在发生的这些问题。”他扭过头来看着托尼,“等我确定了这一切,我会告诉你们的,希望不要太糟。”

 

“希望不要太糟。”托尼也说。

 

***

 

 

娜塔莎打开门,对门口的人挑了挑眉毛,“谁准你又来蹭饭?”

 

“我主要是来刷碗的。”克林顿笑着说,跟在娜塔莎后面乐呵呵地进了屋。

 

史蒂夫踌躇了一会儿终于拿起来自己的电话,在一段等待后,他终于下定决心般地呼了一口气,“你好,是CANDICE花店吗?我想问一下关于玫瑰的……”

 

巴基坐在办公桌前想了一会儿,还是冷着一张脸把门外的秘书叫了进来,“杜娜,把史蒂夫的方案拿进来。”

 

 

“健康指数79.78%,您正在康复sir.”

 

“谢谢你,笨笨。”贾维斯轻声说。

 

“如果您不介意,您也可以叫我贾维斯,这是托尼给我创造我时给我设定的名字。”

 

“不,笨笨。”贾维斯摸上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那是他设定的名字,他会回来叫你的。”

 

托尼收拾着和洛基折腾完的残局,他把桌子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堆进抽屉,他的手触碰到一个紫色的小方盒,他停下来,盯着那个系着银白丝带的小盒愣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一并把它扔进了抽屉。

 

 

索尔疲惫地从会议室里走出来,他拿起来手机看了看莫特发来的调查结果,把屏幕切换到了拨号界面,输上了洛基的手机号码。

 

洛基在院子里抽着烟,看了一眼索尔的来电,把手机放在秋千前的圆桌上。

 

“Hey,索尔!”

 

索尔看着走过来的简,在最后一声滴声后挂断了电话,收起手机,对简笑道,“Hi,简。”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洛基终于在铃响了两分钟后拿起了手机,他接听了放在耳边,在一片安静里他拿下手机看着已经消失来电画面,微微皱了皱眉头,把手机又放回了一边。

 

他望着纽约的夜空,轻轻把烟捻灭在了烟灰缸底。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然后印量调查!!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因为要赶北京的slo,所以先预售调查,七月末八月左右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评论(24)
热度(144)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