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3.3 AND预售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13.3

洛基闭着眼睛摸过来枕头边震动的手机,在半睡半醒间迷迷糊糊地把手机放在耳边,用被打扰和还被未退的睡意粘腻在一起的声音低声问,“喂?”

 

“还没睡醒?”温柔又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好极了,连alpha的声音都能让omega大早晨起来感到兴奋无比,omega真是种神奇的生物。洛基举起手机艰难地让自己的眼睛张开一条细小的缝隙,上面的数字让洛基烦闷地呼了一口气,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把柔软的被子夹在两腿中间,他把手机放回耳边把脸半埋进枕头里,不耐烦地说,“我要挂电话了。”

 

“那我还会再打。”索尔诚实地回答他。

 

“我要关机了。”洛基把脸整个埋进枕头里,闻着上面柠檬味的洗衣液味道去寻找他所剩的睡意。

 

“那我要打你家的座机了。”索尔仍旧把无赖政策贯彻到底。

 

洛基把脸从枕头里抬起来,“你烦死人了。”他用腿绞起被子,眯着眼去看从窗帘缝隙里透出来的阳光,“你到底有什么事儿,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

 

“七点半了?”

 

“七点零八你个混蛋。” 洛基埋怨地发着懒懒的尾音,好像下一秒就会又昏昏睡过去。

 

“我们今天得去医院。”索尔的声音像温热的咖啡混着醇香的牛奶慢慢滑进他耳朵里,粘稠又让人着迷。

 

他恨死索尔这样说话了,洛基翻了个身把嘴里忍不住要溢出来的轻哼藏在被他撩起来的被子底下,他和索尔一定要列一个约法三章,第一条就是不能在早晨给他打电话,更不能给自己的声音加上低音炮的效果。“不去。”洛基在被子底下闷声闷气地说。

 

“咱们不是说好了今天?”随着索尔的声音,洛基听到自己小阳台上传来砰的一声,他昂起身子,往阳台上扫了一眼,看着落地窗前的窗帘上映着院子里摇曳的树枝对手机那头的索尔说:“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接着又仰头栽回了床上。

 

“由不得你,我在路上了。”索尔平稳的声音突然晃动了一下又立刻恢复了安静。

 

“什么?”洛基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望着模糊昏暗的房顶很快恢复了平静,一边绞着被子一边抬起胳膊把床头柜上的iPad拿过来,索尔这两天忙着因为火灾的事儿焦头烂额,昨天晚上两点多的时候他还在推上一个街拍账号看到一张索尔穿着西装进出大楼的照片,这张图片的来源已经不那么让人奇怪了,随着事故发生后的连续高度曝光,不仅实时新闻和经济媒体对索尔咬着不放,娱乐媒体的狗仔娱记也对着这个年轻的企业家举起了长枪短炮,他们不仅仅对他的金发碧眼身高胸围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还在挑战奥丁森家的信息保密情况下对他的人生履历和感情历史进行了一次浅层次的挖掘。

 

虽说索尔的人生履历表看起来一帆风顺又如榜样一般令人钦佩,感情历史的数量也还不足以让他拥有“超模收藏家”类似的称号。但总没有八卦娱乐不敢说的话,狗仔们如饥似渴的镜头也足以让这个形象正面让人遐想的企业家头疼上几天了。所以这个时间点,索尔也就是能在电话里吓唬吓唬他了。

 

不过他得承认索尔的工作效率和能力,没有任何人来向他过问这件事,而且他在新闻上发言的样子,的确值得人们多在上面停留些时间。

 

洛基边点开iPad上的天气预告边轻松地说,“如果说你是在去离地三万英尺以上的路上那很好,如果是其他的,我会把你踢回前面那条路上。”

 

“这不实际洛基,”索尔的声音猛地又摇晃了一下,空气鼓动的声音混着索尔的沉闷的呼吸灌进洛基的耳膜,“你不如告诉我你早晨想吃什么,汉堡?”

 

索尔在跑步?他把手机放在脸颊上,侧着身子划着iPad准备打一盘游戏再起床,“留着你的垃圾食品去破坏臭氧层吧。”他盯着游戏界面过了一会儿才注意起来电话那头悉悉索索的沉默,洛基把手机从脸上拿起来,看了看仍然显示在通话中的界面,疑惑的皱起眉头,“索尔?你在搞什——”

 

阳台上又一声响动打断了洛基,他警觉地从床上坐起来,盯着窗帘上的黑影拿着手机轻手轻脚地从床上走下来。

 

从门缝里溜进来的风钻进洛基的睡衣袖口,他走到通往阳台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帘上的黑影突然站了起来,他听到他手心里的手机里又传出了索尔的声音,“我到了,给我开门,哦不对。”他的声音顿了顿。

 

洛基拽住窗帘猛地向旁边拉开,阳光一下子灌了进来。

 

“给我开窗户。”他笑着提了提手里的袋子,“不过只有汉堡王了。”站在落地窗外的索尔在电话里对他说。

 

洛基拿着手机看着站在阳光里的索尔,竟然有点儿想要吻他。

 

当然,索尔帮他做了这件事,索尔拉开窗户走进来,一把搂住了洛基,狠狠吻上了他的嘴唇。他经历了董事会和媒体连续几天的穷追不舍言行拷问,他需要这个。一顿好的早饭,和一个真实的吻。

 

索尔抬起头来,看着洛基被吻红的嘴唇笑起来,“Hi,早上好。”

 

洛基的手扶在索尔的胸膛上,扬起头来看着他,忍不住弯起嘴唇,笑着埋怨道,“你满身汗味。”

 

索尔笑着搂紧他,“你知道跑出来见你一趟不容易。”他看着洛基弯起来的嘴唇,觉得自己,值了。

 

“我要告你擅闯民宅。”洛基说着,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里也沾满了笑意。

 

他看着洛基的绿眼睛笑着回答:“没人敢接这个案子,受害人正被罪犯亲得开心。”

 

“闭嘴强奸犯,我会让你坐一辈子的牢。”洛基恶狠狠地说。

 

索尔惊喜地扬起眉毛,“哦,真的?在这儿?”他把手上的汉堡包装袋放在一边,托住洛基的屁股,轻松地把他抱了起来,“我等不及了。”

 

洛基受不了的朝他翻着白眼,“到底是谁教给你的,甜言蜜语,买早饭,从阳台爬进姑娘的房间。”洛基纤长的手指从索尔金色的短发里滑下来轻轻划过索尔的嘴唇,“还有,”他蹭了蹭自己的屁股,“这么抱着姑娘的大腿,好让你的老二顶着她的屁股?”

 

索尔笑着咬住他的手指,“我以为这是每个男孩高中的必修课。”

 

“嗯哼,”洛基把手指从索尔嘴里抽出来,“看来我这门课是挂科了。”

 

索尔有些怀疑地对洛基眯起眼睛,“对我来说这听起来是个好消息。”

 

“好消息?”洛基慵懒地对索尔扬起嘴角,接着用自己带着懒懒尾音的声音发表了来自一个学霸的蔑视,“我可玩不了你们的愚蠢把戏,我跟他们讲讲莎士比亚、荷马史诗和相对论,他们就会对我掀起裙子。”当然,如果一个男孩儿顶着他那张漂亮的小脸还使劲眨着他的绿眼睛,在你耳边用牛津腔说着莎翁的戏剧,那的确是没人能抵抗得了这个。

 

“这样我就不太高兴了。”索尔撇撇嘴说着,他抱着洛基走到床边,把他放在柔软的墨绿色床垫上,欺身压了上去,用自己还没来得及刮掉的胡茬蹭着洛基的脸颊,“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我交代交代你的感情史。”

 

“你想得美。”洛基笑着看着他,“我还想问你,跟谁这么干过,大学的女朋友,杰西卡•泰勒?她可刚得了金球奖。”

 

“谁告诉你的?托尼?”索尔懊恼地皱起眉毛,“臭小子揭我老底。”

 

“你俩一报还一报。”洛基抬起胳膊揪住索尔的衬衣纽扣,轻轻地把它解开,“我比较好奇你俩吃完早饭后的下一道程序。”

 

索尔看着洛基解着他纽扣的手,和他脸上映着粉红色的慵懒笑容,在自己加速跳动的心中大吼一声,瞬间感觉自己实现了人生的价值。他把洛基压进床垫里,让他的腿勾上自己的腰,笑着低声说,“对她来说,这叫必然的劳动收获,对你来说,”他吻上洛基的嘴唇,“这叫意外惊喜。”

 

“好了,闭嘴吧。”洛基拽着索尔的领带把他拉向自己,另一只手拉开了索尔的拉链,把自己修长的手指伸了进去。

 

 

 

“早上好,娜塔莎!”

 

“早上好,查理!”晨跑回来的娜塔莎一边拿下耳机一边笑着和邻居打招呼。

 

“——喂!”一个遥远的声音逐渐从远处而来。

查理看着从远处气喘吁吁挣扎着跑过来的男人,“看来今天不光是你这么早。”

 

娜塔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在风中凌乱的“美男子”,扬起嘴唇,“当然,强身健体从我做起。”她无意地往自家院子里扫了一眼,反应了一秒后,她又把视线倒了回去。

 

“你的腿真是人的构••••••”克林顿下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她一开口就被娜塔莎抬起的手臂挡了回去,他和查理顺着娜塔莎的视线望过去,看着门口的一辆jeep疑惑地皱起了眉毛,“咋了?”

 

娜塔莎看着院子里被糟蹋的那几盆花,再望望洛基大敞着的阳台窗户,嗖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枪来迅速地上了膛,凶狠地瞪起了眼睛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我要看看是哪个混小子溜进了我女儿的房间!”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然后印量调查!!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因为要赶北京的slo,所以先预售调查,七月末八月左右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评论(25)
热度(112)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