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4.5

洛基发誓自己是被一声枪响吵醒的,“哦上帝!”拜托这些反社会份子晚一点上班好吗,他痛苦地看着眼前晃动的光线和模糊的黑影,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搞,”他又揉了揉眼睛,“搞什么······”

 

“怎么了?”索尔的胳膊从洛基腰上滑下来,皱着眉头问。

 

洛基睁大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说,“哦上帝······”

 

“嗯?”索尔艰难地抬起眼皮,然后他皱着眉头眨了眨眼睛,看着正指着自己脑门的双管猎枪漆黑的枪管,猛抽了一口凉气,蹭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嗯?”索尔艰难地抬起眼皮,他皱着眉头眨了眨模糊的眼睛,看着好像有把枪抵在自己的脑门上,哦,一把枪,听起来不错,索尔又合上了眼睛。

 

嗯,等等······一把枪?

 

——一把枪?!

 

“Good morning,sweetheart.”娜塔莎微笑着上膛道。

 

一个女声传进索尔的耳朵,索尔抬起手遮住照在脸上的阳光,低声回道,“Good ,morn······”嗯?!索尔猛地睁开眼睛蹭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瞪着着眼前正指着自己脑门的双管猎枪漆黑的枪管,在娜塔莎的笑容里屏住了呼吸。

 

克林顿从楼梯上冲进来,站在门口看着娜塔莎在静谧的空气中默默地抽了一口气,他捡起掉在地上从娜塔莎手里抢过来的手枪,讪笑着颤巍巍地往前凑了凑,“······要不咱们还是用这把吧?”

 

托尼翻着白眼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老天爷,你们一上午到底在搞什什什什么——什么?!”他看着端着双管猎枪的娜塔莎和在她枪口底下赤身裸体睡在洛基床上的索尔,瞪着洛基墙上那个漆黑还冒着烟的枪眼,缓缓抬起手握紧了手里颤抖的杯子,“我他妈现在真的要报警了······”

 

◎◎◎

 

索尔接住洛基扔过来的白T恤套上,撕着领子对还埋在衣橱里的洛基抱怨,“这个太小了,你就不能给我个大点的?”

 

“不行,那件洗了。”洛基转过来看着穿着自己T恤的索尔,把衣服从衣架上拆下来赞扬地扬起眉毛,“好极了,你最好再穿上我那个小号的运动裤,出去晃上一圈,所有的新闻都会报道奥丁森企业的老板穿紧身衣公开出柜的好消息。”

 

索尔瘪着嘴痛苦地伸了伸胳膊,“我没被‘你妈’的枪打死,现在要被你的衣服勒死了。”

 

“哦?此处应该有掌声吗?”洛基笑着走过来,看着索尔在紧绷的面料下憋屈的肌肉,幸灾乐祸地把T恤揪起来,勒得索尔直皱眉头,愉快地说,“活该,谁叫你把扣子崩开的?”

 

索尔抓住他捣蛋的手,“不是你揪下来的来着?”

 

洛基斜了他一眼,“那也是你活该。”洛基戳了戳索尔的结实的胸肌,笑着对索尔说,“你就该穿这个去开会,在上面贴张字条‘如果没有我胸大请不要和我讲道理’,”他的手指在索尔胸肌上画着圈,“瞧瞧,至少有D,要赶上我们家史蒂夫了。”

 

索尔看着洛基在阳光里抖动的睫毛,提出了句子里的疑点,“你们家史蒂夫?”

 

洛基抬起头来瞧他一眼,弯起手指掐了索尔一下,更正道,“准确的说是你们家的,他已经沦为你发小的奴隶多年了,还不签卖身契的那种。”洛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嫁出去的‘老爸’泼出去的水。”

 

索尔笑着凑近他,把手轻轻放在洛基腰上,“我愿意接任这个岗位。”

 

洛基挑起眉毛,把他推开了一点,“得寸进尺,爸爸跟儿子上床,你现在果然要坐穿牢底了。”

 

索尔不羞不臊地把洛基拉回自己怀里,“求之不得。”

 

洛基笑着翻了个白眼,“我可要叫娜塔莎了。”

 

索尔苦着脸不情愿地放开他,他已经见识过“丈母娘”的威力了,他坐回床上小声埋怨着,“这不公平,你婆婆就没这么难对付。”

 

已经走回衣橱前的洛基扭过头来问他,“什么?”

 

“没,”索尔看着洛基把他的衬衫扔进墙角的脏衣篓,“娜塔莎原来是做什么的?”

 

“嗯?”洛基回头看他,想了想,“她之前在中国生活,十五岁才到这边,她没怎么说过。”

 

“她父母是做什么的?”索尔问。

 

“好像是做进出口生意的。”洛基看着索尔含糊地答道。

 

“那她怎么说她爸在监狱里?走私生意?”索尔挑起眉毛,“他们家是黑手党?”

 

“嘿!”洛基朝索尔拧起眉头。

 

“我就问问,问问。”索尔赶紧走过去笑着哄道。

 

洛基怀疑地瞪着索尔,把胳膊从他手里抽出来,把话头转移到索尔身上,“你公司的事儿查的怎么样?”

 

“十之八九。”索尔回答。

 

“是你们内部的人?”洛基看着索尔只是点了点头,看来他并不想让自己掺和进这些事儿里,而他也没什么权利打听索尔公司的事儿。可他还记得索尔手机里的那段录像,他盯着索尔,“没有其他人知道是我放火?”

 

索尔看着他立刻答道,“当然,除了洛伦和莫特,还有那天在这‘家庭聚会’的我们。”虽然这样知情人也实在不算少了。

 

“真的?”洛基的绿眼睛像猫一样地眯了起来。

“当然。”索尔肯定道,接着他凑近洛基又换上一副痞笑,“看在我这么拼命护着你的份上,亲一下?”

 

“不亲,滚开。”洛基瞪着他无情地拒绝道。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托尼端着新的咖啡从楼梯上走上来,对着连门都没关就亲在一块的两个人翻了个彻彻底底的白眼,他“砰”一声摔上自己的房门,真他妈是想报警的365天8760个小时525600分钟31536000秒!

 

 

 

 

索尔走下楼梯,透过窗户看了看正坐在院子里正坐在树荫下的秋千长椅上看书的娜塔莎,推开门走出了屋子。

 

“来领死的?”娜塔莎收回手轻轻把手里的书翻到下一页,头也没抬的问道。

 

索尔弯腰捡起扎在自己脚前的小刀,在娜塔莎旁边坐下来,“不,来给你打个招呼,顺便改善改善家庭关系。”他看着手底下的那把小刀,上面有一排细细麻麻的俄文和一个三角形的标志。

 

“后面一条你可以和我的枪谈,前面一条,”娜塔莎抬头看了索尔一眼,“咱们已经打过招呼了。”

 

“不,”索尔看着重新低下头的娜塔莎,“我得和你重新打个招呼。”他把手里的小刀放到她手里的书页上,在娜塔莎抬起来的目光里微笑着轻声说,“早上好,黑寡妇。”

 

娜塔莎看着面前的索尔,感觉纽约六月的阳光亮得让她睁不开眼睛。

 

◎◎◎

 

Snow从床上坐起来,圆圆的小眼睛朝四周望了一圈,最后停在空荡荡的床上,不开心地崛起了小嘴。

 

 

“我一定要辞退他!”巴基恶狠狠地按下发送键。

 

“哦,看来你度过了一个不错的早晨,我已经打开我的蓝牙功能了,我等着呢sweet。”戴茜的对话框迅速跳了出来。

 

“拒绝配对。”巴基接着又编辑道,“我必须一定要辞退他!”,他把手机屏幕敲得哒哒作响也没注意坐在自己腿上的snow,挪着小屁股东翻西找的从哪儿翻出来一颗巧克力,发现巧克力的小家伙瞅准时机,立即在自己爸爸冲着手机发脾气的空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拆了包装,把巧克力塞进了自己的小嘴巴里。

 

不过有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生活就好像一颗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而snow此时此刻正在体会苦涩的味道。

 

“哦,好的。这是你第五百多少次说这句话了?我已经再次选择无条件相信您了陛下。”戴茜自带不屑的对话框蹦了出来。

 

巴基正翻着白眼以作回击,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声音就传进了他的耳朵,“Daddy.”

 

巴基低下头去看着小家伙整个都纠结在一块的小脸,担心地拧起眉头,“怎么了snow?”

 

小家伙眼泪汪汪地盯着自己的爸爸,可怜巴巴地指了指自己嘴巴里的始作俑者,然后抬起头来扒着巴基的西装把小嘴凑到了自己爸爸的嘴巴跟前。

 

巴基这才知道是小家伙吃到了太苦的东西,“这就是偷吃的代价,小坏蛋。”他笑着低头张嘴把小家伙嘴里的巧克力给接了过来。

 

哦,老天,你果然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颗巧克力有多苦。巴基只咬了一下,就拧着眉头停住了嘴,这可实在是太苦了。

 

巴基转着圈找着能赶紧把这东西吐出去的地方,他正想着纸巾被他扔在了哪儿时,车子在十字路口前稳稳地停了下来,他扭过头来看着正握着方向盘专注的等待着信号灯的史蒂夫。他想了想,或许是因为他找不到吐出这颗巧克力的地方,又或许是他得给这个傻大个一个惩罚,因为这颗巧克力实在是太苦了。

 

所以他伸手揪住了史蒂夫的领带,把他拽到了自己面前来,不等史蒂夫说话,就对上了他的嘴唇,用舌尖把自己嘴里的巧克力给顶了进去。

 

阿甘的妈妈说过,人生就像一块巧克力,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史蒂夫踩着油门驶过十字路口,他看了看正若无其事的给snow解释一块广告牌的巴基,笑着嚼着嘴里的巧克力把目光望回了面前被阳光笼罩的柏油马路上。

 

他不得不说,这颗巧克力可实在是太“苦”了。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字数爆了 赶不上北京slo了 大家直接tb拍吧 另一本小姨夫参与slo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所以先预售调查,七月末八月左右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参与slo 来北京约!


评论(7)
热度(121)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