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5.0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15.0

 

娜塔莎合上手里的书,她把那把小刀捏在手指之间,手指一搓小刀就消失在了她的掌心里,索尔盯着她平整的袖口,并不怀疑能在里面找到五件以上的锋利武器。“你想说什么?或者说你该说点什么让我留你一命。”娜塔莎缓声说着,突然迅速地抽回了手在自己的腰间一抹瞬间凭空变化般抽出了一把袖珍型的德林杰手枪,她把枪口抵上索尔的侧腰,低头看了看索尔同时扼住自己手腕的手,娜塔莎锋利的目光扫过索尔的脸庞,她轻轻扣动了击锤,“你最好别对我放水奥丁森先生,我照样会在任何时候打穿你的肾。”

 

“我相信你不会。”索尔放开了娜塔莎的手腕轻声说。

 

“暂时不会。”她只是想试试索尔的反应,和她预想的差不多,毕竟是被老奥丁在兵营里泡大的,她反手收回手枪再次在腰间一抹,手里的手枪就再次消失在了她的衣褶之间,娜塔莎转动着食指上的银色暗纹戒指漫不经心地瞥了索尔一眼补充道,“早晚会的。”

 

索尔撇撇嘴对她说,“你得想好怎么跟洛基交代。”

 

“他会举双手双脚赞成,”娜塔莎狠厉的目光再次扫过索尔的眼睛,她把腿上的书放到一边,低声说,“你最好别拿洛基来和我说话,他没告诉我,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来咱们的家庭关系比想象中更紧张。”索尔笑着说。

 

娜塔莎斜眼看他一眼,“我想你说完你来找我的目的,我们的关系会更紧张。”

 

索尔耸耸肩,“或许。”他在阳光里眯起眼睛把目光投向娜塔莎那张精致而冷艳的面容,缓缓说,“我想Fraternity人正在找你。”

 

微风把她耳边的红发拂上她的脸颊,把索尔的声音一同带进她的耳朵里,娜塔莎的手指猛地捏紧了戒指,随后她看着自己被戒指咬红的皮肤,轻轻地拽住戒指的花纹边缘把自己的食指抽离出来,“你想说什么?”

 

索尔打量了一眼眼前这栋并不奢华的小别墅,“我只想说这儿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好地方,你们四个都各有来头。”他看着仍旧盯着自己戒指没有做声的娜塔莎,低声抛出了一个名字,“Johann Shmidt. ”

 

娜塔莎放下了手中的戒指,缓缓抬起头望向索尔冰蓝色的眼睛。

 

索尔看着她继续说,“他在寻找你父亲的下落。”

 

娜塔莎冷笑着弯弯嘴角,“你问错人了,他在哪座监狱连我都不知道。”

 

索尔看起来并不在意娜塔莎的答案,他只是轻松地说,“我想没人知道。”

 

娜塔莎沉默地看着索尔,停了一会儿才问,“你知道些什么?”

 

索尔转过头来看看她,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他在刺眼的阳光下挤了挤眉毛,“罗根让我捎句话给你,”索尔在暖热的空气中望着娜塔莎的眼睛,对她说,“万事皆好。”

 

娜塔莎低头掩住微微跳动的眼皮,轻轻扬起了嘴角,“这听起来是个好消息,我差点忘了你和罗根是一伙的。”她把戒指重新套回自己的左手食指上,“所以你想告诉我现在我和你也是一伙的了?”她歪头看着索尔似笑非地问。

 

“我十分迫切地改善我们的家庭关系。”索尔笑着对她说,看起来就仿佛真像个等待得到认可的年轻女婿。“罗根已经暂时帮你解决了Fraternity的人,他没有告诉我多少,那是你们之间的秘密,我只是传话人。”

 

娜塔莎看着索尔,仿佛在他平静的面容上寻找着什么,“但愿你的确只是传话人。”

 

“我的确只是。”索尔回答,他收起脸上的笑容,抬起头来对上娜塔莎的眼睛,“我想知道洛基的身世。”

 

娜塔莎看着索尔有些迫切的目光歪嘴笑了笑,“我不觉得以你的本事,需要来问我。”

 

“并不完整。”索尔说。

 

娜塔莎的双手环在胸前,把后背靠在微微摇晃着的椅背上,“在你父亲和老劳菲不希望有其他人知情的情况下,我想我们获得的信息是相同的。”娜塔莎垂下眼睑,低声说,“我只在一年前曾感觉到他的变化,如果你想知道,该去问问他哥哥。”

 

“比利斯特,我们见过面了。”索尔沉声说。

 

“又或者等洛基自己弄明白这一切,让他来告诉你。”

 

“他不会告诉我。”索尔直起腰来也靠上椅背,问道,“Johann Shmidt和这有什么关系?”

 

“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而我对这些毫不知情,你不该来问我。”娜塔莎看着索尔阳光下的金发,“我不想参与任何事,我珍惜眼前的一切。”她的声音平稳而严肃,却没有往日里的强势,这听起来更像是诉求自己的愿望。娜塔莎放下手臂指腹再次摸索上那枚戒指,她微微张开自己的嘴唇,声音像是蒙上了一层发涩的薄纱,“不要让他知道。”

 

“我会保护他。”索尔不容置疑地说。

 

娜塔莎的目光漫上索尔高耸的眉骨下的影子,“记住你说的话,就算你记不住我也会替你记着,”她歪头盯着屋角法花丛旁突然抖动的树枝,微微皱起眉毛她顿了顿,重新让高傲爬上她的脸颊,“所以你最好给自己买份好的保险,奥丁森先生,你对他做什么,我就会对你做什么,把这话替我转告给那个史塔克工业的······”

 

“你不是第一次见贾维斯。”索尔打断她说。

 

娜塔莎看着索尔随即笑了笑,“当然,转告给贾维斯,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们,我无处不在,而且,我从不介意进监狱。”

 

索尔看着她弯起嘴唇,笑着说,“你是我见过的最难搞的岳母。”

 

“希望你知难而退。”娜塔莎拿起书从长椅上站起来。

 

“还有一句话。”索尔叫住她。

 

娜塔莎站定脚步扭过头来。

 

“提防周身。”索尔说。

 

 

 

“Honey?mam?娜塔莎?娜塔莉亚!”

 

“嗯?”娜塔莎猛地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洛基,“干嘛?”

 

“不干嘛,我刚才只是在对你进行心灵的呼唤,”洛基翻着白眼把果酱罐头打开,用勺子指了指娜塔莎手里夹着的面包片,“并且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用鼻子吃面包了。”

 

娜塔莎看了一眼被自己戳在鼻子上的面包片,为自己辩解道:“闻其味,不忍食其身。”

 

“好极了,你马上就要晋升为节食运动的领头人了,如果再让我看见你吃一口面包,我会第一个跟你拼命。”托尼端着煎蛋和切好的火腿走过来。

 

“你想得美。”娜塔莎捏起两片火腿放进嘴里瞪着他说。

 

“早上好。”已经穿戴整齐的史蒂夫从楼梯上走下来。

 

洛基回头瞥了一眼笑容满面的史蒂夫,跃动着白眼球咬了一口面包,“瞧瞧,我班上热恋中的脑残少年都是这么一副德行,出一趟门要有半瓶发胶作伴,下巴刮得比威廉王子的头顶还亮,脸上永远挂着刚看完爱情动作片般兴奋又弱智的甜蜜笑容。”

 

“我这是工作需要,”史蒂夫拉开洛基旁边的椅子坐下来,“而且我的发胶早就被托尼用完了。”

 

“哦对,你没用发胶,这是你唯一值得原谅的地方了。”洛基夸奖道。

 

“感谢我让你和那些油头粉面的商业精英有一线之隔,否则巴基会第一个把你踢出Hydra的大楼。”托尼正一脸骄傲的等着史蒂夫替他抹奶油。

 

史蒂夫挑挑眉毛,一边拿过托尼手上的面包片一边说,“yep,如果你能把我的发胶除了给你的铁零件当润滑油使,再发展点别的新用途,我就更感激你了。”

 

“我就说过你别碰他七十年代的发胶,你咋不知道那可能是他爷爷留给他的传家宝呢。”娜塔莎撇着嘴嚼着火腿挖苦道。

 

托尼接过史蒂夫给他抹好奶油的面包,煞有介事地对史蒂夫说,“一瓶七十年代的发胶可泡不到我们的校花,哦,校草,我们可有我们自己的交友准则。”

 

“什么?我从来不和穿VERSACE ALTIER COUTURE(范思哲高级定制)以外的人讲话吗,QueenT?”洛基握着遥控器调着电视频道,视线落回托尼身上,把对娱乐频道上出轨新闻的白眼分享给托尼。

 

“很接近了,sweet,”托尼仍旧骄傲而欠揍的昂着脖子,“准确的说我们从来不和在三句话以内无法解释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人讲话。”

 

“哦。”娜塔莎和洛基同时翻了个白眼。

 

“真的?”史蒂夫怀疑地皱起眉毛,虽然他能解释这个。

 

“哦饶了他吧,咱们家可放不下爱因斯坦全集了。”洛基哀嚎道,他把最后一口鸡蛋塞进嘴里,仰头看了一眼挂钟,鼓着嘴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要走了。”

 

托尼也看了一眼时间,咬着面包也跟着站起来,“正好我也要走了。”

 

“等等,kids。”史蒂夫看着他俩,“你俩今天不是没课?”

 

“有老师和我换课了。”洛基一脸诚实地说。

 

“我们是补上一节的课。”托尼也同样一脸诚实地说。

 

“那好吧,我也要出门了。”娜塔莎也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把最后的面包给解决干净。

 

“你这是去哪儿?”洛基和托尼盯着娜塔莎一同问。

 

娜塔莎把盘子放进水池,转身轻快地回答道,“我也跟同事换班了。”

 

史蒂夫的目光扫过他们三个人的脸,耸耸肩问了一个毫无悬念的话题,“所以今天该谁做家务了?”

 

所以他在他们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大喊一声“你!”之前,已经自觉的叼着面包收拾起桌子上的空盘子了。紧接着他们三个人已经风一般地蹿回了自己的房间,史蒂夫看着面前的残局无奈又习惯地挤了挤眉头,然后拧开了水龙头。

 

并且,他们三个没有一个人在说实话。

 

 

 

 

 

洛基在医院门口徘徊了一会儿,他第七次低头看手表之后,终于把第四支烟捻灭后扔进垃圾箱里,转身走进了医院的大门。他绕过门口的雕塑喷泉,拐进旁边一栋白色与灰色交替的高楼,他走过在白日里仍旧被白色赤光灯打亮的白色走廊,急救病床的轮子把大理石地板摩擦滋滋作响。人们焦急慌乱,仿佛争先恐后地抢夺进门,洛基走到电梯前,按亮了按钮,嘈杂的人声仍旧像是带着尖刺的蜜蜂在他耳边叫嚣,他望着屏幕上下降着的数字逐渐模在他的视野里糊成一个血红的红点。

 

八点时的检查,十点时照耀在病床上的阳光,十二点时无色无味的午饭,下午两点时他弹起的小调,四点时窗户缝隙里钻进来的风吹拂着他的头发挠痒他的脸颊,六点时紧急呼救的零响,八点时他焦急泪水,十点时黑透了的夜空,一片灰暗的急诊室,他以为明天永远不会到来。

 

洛基胡乱地摸索着口袋里的烟盒,终于,数字来到了1上,他放下手里的打火机,随着人流挤进了面前的金属盒子,看着反着光的金属钢板在他眼前关上了门。

 

等待的时间总是无比漫长,仿佛黎明迫近前的黑暗,迫切使时间延长,时间使期望消亡,而最后所剩的希望将变成无边无际的恐怖添补你内心里的所有角落。洛基坐在沙发上,让自己的目光流连于墙壁挂画精致的白色画框上。

 

他抬起手腕低下头看了看,就要十点了。        

 

“嗡嗡嗡——”

 

洛基掏出震动起来的手机,看着屏幕迟疑了两秒,还是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索尔的声音一下灌进了他的耳朵。

 

洛基靠上柔软的沙发靠背,轻声回答,“学校。”

 

“学校?中午我去接你,你想吃什么?”

 

“什么也不想,”他的声音放松下来,目光也终于从雕刻繁琐的白色画框上脱离了出来,眯着眼望向了从百叶窗里刺进来的嫩黄色的阳光,“中午我要去找托尼,不想看见你的脸。”他扯着谎说。

 

“真的?”索尔轻笑着说,“那我必须得让你见到我的脸。”

 

洛基的目光落到手旁矮几上的绿萝上,他勉为其难地咬着嘴唇用发软的声音说,“Uh huh,我一会儿就去打开新闻频道,满足你这个迫切的愿望。”

 

“真人尺寸更加精准,而且我还提供送货上门服务。”当然,不仅送货上门还倒找钱的那种。

 

洛基笑了一下,手指抚上绿萝娇嫩柔软的绿叶,“哦,那我要无限期申请退货了,而且,我已经听见莫特在召唤你了,先生,我想你的厂家不会放心出货的。”

 

“你收买我助理了?”索尔笑着问。

 

“当然,你念洛伦名字的发音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们俩是一伙的了。”他专门看了索尔行程表,确认了他今天一整天都有开不完的会才放心的选了今天来医院,“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回你的会议室里去?”

 

“别提醒我这个,”索尔揉了揉额头,“开会开的我头疼,跑出来给你打个电话。”索尔坦白道,他抬眼看了一眼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感觉自己活像是工作遭遇挫折躲进厕所里来给老婆哭鼻子的中年男人。

 

“那我要挂电话了,我这儿可不是爱心热线,100美元一小时。”

 

“那再打十万块钱的。”索尔说。

 

“你做梦。”洛基翻着白眼看着康纳教授拿着报告推门走了进来,他收回留恋在绿萝叶脉上的手指,从沙发上直起腰来,对康纳教授礼貌地笑了笑,低声对索尔说,“我要去忙了,挂了。”

 

“嗯?等等,”索尔叫住他,“我晚上过去,你要点什么我给你带过去。”

 

“不准来。”洛基小声说。

 

“布丁?”索尔自顾自的问。

 

“不。”洛基再次说。

 

“巧克力的?”

 

“······”洛基翻了个白眼,抬头瞥了一眼康纳教授正看着的目光,脸上有些发烫的低下了头,不情愿地小声说,“草莓的。”接着立即切断了和索尔的通话。

 

洛基放下手机,看着教授一尘不染的白色长褂和浅蓝色的衣领,百叶窗里被切割的蓝色天空被铅重的灰白云层给填满,取回了阳光折射后落在木桌光影,“康纳教授。”洛基望着教授手里白色纸页的黑色印字等着教授的答案。

 

康纳教授在他面前坐下来,抬起他苍老的嘴唇对洛基笑了笑,“我不知道这对于你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他把手里的报告递给洛基,望着男孩闪动着的绿眼睛轻声说,“你没有被标记。”

 

洛基呼吸着办公室里带着消毒水气味静谧而阴冷的空气,他抬起手接过报告,在康纳教授慈祥的微笑里皱起眉头,“我不明白······”他在找到报告结果后抬起头,再次望向康纳教授镜片后的蓝色眼睛,“我不是omega?”

 

康纳教授垂下眼睑,避开男孩疑惑而不解的目光,他的眼睛总是这样,和他母亲一样,翠绿的,泛着湿漉漉的仿佛从黎明海面上飘来的冰凉的湿气。“你一直omega,洛基。”他低声回答道。

 

洛基攥紧了手里单薄而惨白的纸页,“一直?”

 

***

 

索尔接起手机,低声问,“他在哪家医院?”

 

“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 ”

 

“知道了,看好他。”索尔挂断了通话,在屏幕上输入了另一串号码。

 

 

“一直?”洛基的眉毛深深地拧了起来,康纳教授的影子在他翠绿的眼睛里被一层冰凉而迷蒙的水汽所包裹,“我不明白••••••”白色的纸页在他攥紧的手指里撕出一条透着光的狭窄裂缝。

 

康纳教授看着眼前的男孩,他微微蹙起眉头,“抱歉洛基,现在才告诉你这一切。”他曾想过在最好的时间告诉洛基这一切,可他看着男孩拧紧的眉头和苍白的面容,或许不会有什么他所想的最好的时间,“这是你母亲的愿望。”他对男孩儿说。

 

“我妈妈?”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康纳教授,眼睛里的水汽仿佛因为这个许久不闻的称谓而更浓重了一些,像是堵在他眼前的一道墙,透明难测无力推开。

 

康纳教授动了动喉咙,放轻了自己的声音,“你一直是omega,洛基,只是你母亲向你隐瞒了你的第二性别。”

 

洛基微微低下头,空气里的尘埃仿如锋利的砂砾穿透他的气管,硬生生地硌着他胸腔里颤抖着的薄壁,“所以瞒了我二十二年?”他不明白这一切,他原本的担忧与猜测从不与他母亲有任何关联,“她不喜欢我是omega吗?”

 

男孩儿像是儿时打碎了花瓶般闪动着眼睛而担忧着苛责和惧怕着结果,“不,洛基,你妈妈很爱你。”教授连忙说,“当时omega的社会地位落至谷底,转变性别的A876试剂被研发出来,但由于技术和社会问题,药剂并无法真正改变性别并且速度停用,你是第一批使用者也是最后一批使用者。”他看着洛基慢慢说,“你妈妈希望你过得更自由,更快乐,所以她请求我能够隐瞒你的性别,她不希望你在劳菲家被你的身份所累,”教授看着洛基,想着自己的措辞,“她不希望你陷入政治婚姻的漩涡,她希望你有更好的生活。”

 

时代发展社会进步,平权运动带着星火燎原的力量紧锣密鼓地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人类社会原有的游戏规则,omega获得工作的权利,他们从被奴役的底层崛起,行走进纷繁的人类社会开始进入游戏规则挣得与alpha平起平坐的机会。可无人能将漫长岁月里深埋地底的根基连根拔起,出生于显赫家族的omega他们延续着贵族高贵的传统,权利被家族中强壮有力的alpha所掌握,而omega却能以自身为粘合为两个家族换取更高的利益。对于洛基而言,作为劳菲家来路不正的私生之子,他将生活于艾达夫人与劳菲家身为alpha长子的夹缝中间,他漂亮的脸蛋和他的omega身份将会成为他生活于劳菲家的唯一价值。这就像是纽约华灯璀璨的水泥森林之中的黑色哈莱姆*1,曼哈顿和布鲁克林之间的那架悬索高桥*2,是上帝深埋于阿姆斯特丹大道*3石板柏路之下的最后的缄默。

*1:哈莱姆区(Harlem,又译“哈林”)是美国纽约市曼哈顿的一个社区,曾经长期是20世纪美国黑人文化与商业中心,也是犯罪与贫困的主要中心,目前正在经历一场社会和经济复兴。

       

*2:曼哈顿大桥,布鲁克林:这里曾是美国犯罪率最高的地区,被一些人视为混乱、肮脏、罪恶的原住地。

 

*3:纽约圣约翰神明大教堂,世界第三大基督教堂,位于曼哈顿晨边高地的阿姆斯特丹大道1047号。意指自古以来宗教和社会中对种族所带有的歧视。

 

洛基皱着眉头,他看着康纳教授的白发,这像是滚进胃里的沙石,他被迫消化着沙石的菱角和他被磨破的血腥味道,“••••••所以说我之前的身体上所出现的问题,都是因为我是个omega?”

 

“是的,洛基。”他想他该去摸摸这个男孩的头顶。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洛基猩红的绿眼睛质问着康纳教授。

 

“你的身体状况很不稳定,直到去年你才让我重新联络上你,”他有整整三个年头得不到这个男孩的半点消息,他对洛基的任性感到气愤和心疼却也愧疚,他顿了顿说,“而且,你妈妈想让你自己去发现这一切。”

 

“我自己?”洛基咬住嘴唇,“可她也会毁了我!”索尔对他在奥丁森大楼里所做的事情已经足够糟糕,他不敢想如果并非索尔那会是什么后果。

 

“你停用了抑制剂,那些蓝色的药片。”康纳教授说,“我想他是个很强壮的alpha,”他看着洛基微微僵住的身体,和他并没有立刻被怒火烧旺的眼睛,继续说了下去,“omega与alpha的信息素之间有会产生一种匹配程度,我想你们之间的匹配程度高于了平均的普遍指数,他的信息素影响了你,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足以完成标记,是他强盛的alpha信息素使你的身体产生了被标记的假象。”

 

“这或许是唯一的好消息了。”洛基低着头对自己干涩地笑了笑,“这么说我也不用避孕了?”

 

“你的身体需要时间来恢复,”康纳教授愧疚的看着洛基,“长期的服用药物对你身体和荷尔蒙产生了影响,也会对你的子宫造成一定的影响,你需要时间洛基,你妈妈无法预见这些,她只是希望你拥有更好的生活,她很爱你。”

 

洛基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尖锐和傲慢,他咧开嘴唇嘲讽的笑了,“愿您所言如实,她的爱让我无法成为一个alpha也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omega。”

 

“你只是需要时间,洛基。”康纳教授想要解释,即便他没有拿出的那份检验报告并不容乐观。

 

“时间?”洛基轻轻笑了,“假如您能为此加上一个期限,我不愿再接受第二个二十二年了。”他看着康纳教授无法做出答案的沉默,“倘若不能教授,我希望您能继续为我为我母亲保守这个秘密。”

 

“我会的,但你必须接受接下来的治疗。”他看着洛基并没有开口拒绝,他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或许你能告诉我,他的一些事情?”

 

“你不会想知道的,”水汽在他眼前凝固成冰,他宣判一般地说,“他是老奥丁的儿子。”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字数爆了 赶不上北京slo了 大家直接tb拍吧 另一本小姨夫参与slo摊位:G16-17 想要快来这里约我!!!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八月九月左右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参与slo 来北京约!



评论(17)
热度(120)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