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6.0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16.0

在洛伦的远程指导下索尔带着洛基探望完一个素不相识刚好在今天一脚油门把自己轰上院前树干的中老年商人后,索尔如释重负地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他看着洛基没精打采地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抬起胳膊搂住洛基把他圈到自己身边来,轻轻吻了吻他的眼角笑着问,“又要哭了我的公主?”

 

“滚开,别碰我。”洛基推开索尔,从他的手臂里挣脱出来。

 

索尔撇撇嘴,伸手扣住洛基的腰把他拉回自己身边来,“骗人还这么大脾气,过来让我亲一下。”

 

洛基用胳膊抵着索尔的胸膛,恶狠狠地对索尔扬起拳头,“放开我。”

 

索尔抬手接住他的拳头,反扼住洛基的手腕,对他痞笑着啧了啧嘴,“不错,你知道的强抢豪夺逼良为娼我最喜欢了。”索尔搂紧洛基的腰厚颜无耻地凑上去,“早亲晚亲都是亲,反正我得亲一下,不亲我就不放手,你选。”

 

“不选。”洛基瞪着他表示不畏强权,只是下一秒他冷漠又决绝的声音就被迫拔高了音调,“你不准捏我屁股!”

 

“你说了不算,”索尔说着又在洛基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选吧。”接着他闭上眼睛等着洛基的吻落在他嘴唇上。

 

洛基对着索尔翻了个白眼,但看着他那一副闭着眼睛的蠢样又有点想笑,他要把这个在外面人模狗样三十岁的老男人索吻的蠢样拍下放在网上来大赚一笔。

 

索尔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来洛基的嘴唇,他闭着眼睛装模作样可怜兮兮地说道,“我只想要您的一个吻,求您了,陛下。”

 

洛基翻着白眼笑着骂道,“流氓。”却还是抬起手来捧住索尔的脸对准他的嘴唇轻轻地吻了下去。

 

索尔睁开眼睛,他看着洛基脸上的笑意握住他的手,离开他柔软的嘴唇把他拉近自己,轻轻吻上了洛基仍旧发热的浅红色眼睑,最后落在他的额头上。他看着洛基的绿眼睛,轻声说,“咱们回家吧。”

 

洛基看着索尔眨了眨眼睛,他愣了愣才把手从索尔的手里抽了出来,他偏开头望着车窗外模糊的绿色箭头,低声说,“我不大想回去。”娜塔莎总是能发现他的一切猫腻,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坦白和解决这件事。

 

“我说回我家,卡洛儿和弗丽嘉有段日子没见你了。”

 

“不行,”洛基立刻说,他垂下眼睛,“她们会察觉到我的信息素。”

 

“不会。”索尔肯定地回答道,他发动起车子,对洛基笑了笑,“我妈妈倒是没关系,卡洛儿,你身上都是我的信息素她闻不出来,再说了,早晚要坦白的事儿。”在他踩下油门之前,他拿起手边静音的手机看了一眼,哦上面如排山倒海涌来的未接来电,和被静音的洛伦发来的提醒,看来这已经不是给莫特发奖金就能搞定的情况了。

 

洛基皱起眉毛,把目光转向索尔,“什么叫早晚都要坦白?”

 

“就是字面意思。”索尔扣上安全带,踩住油门,把车子向停车场的出口驶去。

 

 

***

 

 

托尼看着笔记本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代码挑起眉毛,一秒钟以后笨笨的平稳又好听的声音不出所料的从托尼的耳机里响了起来,“我知道是您,托尼先生。”

 

“对我别用尊称,别跟着贾维斯净学些没用的。”托尼把话筒拿到嘴边低声说,“好久不见,笨笨,见你比我想象中容易。”或者说黑进笨笨的系统对他来说简直毫无阻碍,因为贾维斯对笨笨的整个程序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他建造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就算他现在去贩卖史塔克工业的商业机密,估计贾维斯也没辙,当然他为什么要贩卖自己家企业的商业机密。

 

“是的,托尼,Sir对我没有进行改变,我想他或许是在等你。”

 

“哦天,”托尼翻起一个白眼,“如果不是他教你在我黑进来的时候这么说,那就少跟着他看点莎翁普希金和雪莱什么的好吗,删掉那些迂腐又抒情的阅读记录,把他最近读的书换成《五十度灰》。”

 

“我想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托尼。”笨笨冷静地说,“但我会按你所说的做。”

 

“你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托尼笑道,“但下面我必须要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严肃的吸了一口气,“笨笨,如果你要在我和贾维斯之间只能选一个做爸爸,你会选谁?”

 

笨笨的声音顿了顿,好像是在消化这个突然又毫无头绪的问题,“如果不以其他方面来考虑,我会称你为父亲,因为是你创造了我,但是如果以其他方面······”

 

“这就对了,myboy,不需要其他方面!”托尼打断道,“所以你必须听我的,笨笨,你必须得帮我这个忙,不要用你每秒35千万亿次的小脑子思考了,你只能听我的,否则,你知道的,我总是知道给你的系统里加点什么料让你开心。”

 

“托尼。”笨笨平静的声线里仿佛充满了疲惫。

 

“Uh huh,honey,所以等一会儿贾维斯会来让你帮他查找一个人的资料,或者是IP地址,你要帮我拟定这个人的一切信息,帮我撒谎明白吗,所以咱俩现在是一伙的,笨笨。”

 

“是网名为‘钢铁小甜甜’的用户吗,托尼?”笨笨问。

 

托尼揉了揉太阳穴,“呃,对,”他瞥了一眼旁边的手机屏幕,“十七岁的高中生,住在下东城,平凡无害,别和富人圈扯上半点关系,”托尼想了想补充道,“嗯,让他获一两个青少年没啥名气的小发明奖,总而言之别让他发现什么猫腻。”

 

“如果你希望以匿名的方式与Sir建立一段网络关系,我建议你将虚拟身份中添加更多与你自身的联系,以此来提升Sir对你虚拟身份的兴趣程度。”笨笨沉稳地进行着分析和指导。

 

托尼耸了耸肩膀,“好吧,看来你比我更懂他。”

 

“托尼,”笨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来,“你为什么不和Sir当面谈呢,那对你们的关系会有更好的效果。”

 

“我有我的打算。”托尼低声回答。

 

“我无法确定你的目的,托尼,但我认为你的行为也代表你很想他。”

 

“不,我不想他。”托尼摘下眼睛,揉了揉自己发酸的鼻梁,“按我说的做,谢谢你,笨笨。”托尼拿下耳机,靠在椅背上,盯着空落落的天花板轻轻叹了口气。

 

 

***

 

 

史蒂夫推门走进巴基的办公室,盯着眼前装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心形红色礼盒皱起了眉毛,戴茜从他身后走进来,绕过面前巨大的礼盒把两个文件夹放在了巴基的办公桌上。

 

“戴茜。”史蒂夫叫住戴茜,指了指面前这个来路不明的玫瑰礼盒,“这哪儿来的?”

 

戴茜歪头瞥了礼盒一眼,“哦,有人送给老板的,他不在我就先放这儿了。”

 

史蒂夫拧紧眉头,“谁?”

 

“请在无辜百姓前放下你目光里的刀,士兵。”戴茜看着史蒂夫大敌当前一般严肃的表情,笑道,“我们陛下的狂热追求者,最近回国了,卷土重来不忘使命,不卑不亢矢志不渝,犹如史矛革对魔戒的那份执着与忠诚。”她伸出手掌又在史蒂夫面前仅仅握紧,压着嗓子装模作样地添油加醋道,“my precious!”

 

史蒂夫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看着眼前的玫瑰礼盒,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毛,“嗯,我想我们的女员工们需要一点福利来犒劳一天的辛苦。”他歪头看了看戴茜,“你说呢?”

 

戴茜对他翻了个冲天的白眼,“真是两口子,连办的缺德事儿都一样。”

 

“嗯?”

 

“没啥,你欠我顿饭。”戴茜走过去,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加油干吧小伙子。”

 

 

 

巴基回到公司,他望着四周女员工的桌子上或者手里都拿着一朵红玫瑰,他奇怪地皱了皱眉头把目光望向戴茜,“这么是怎么回事儿?”

 

“哦,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戴茜举起双手表示丝毫不想参与这场对话。

 

巴基怀疑地对戴茜眯起眼睛,接着把目光望向了一旁的史蒂夫。

 

史蒂夫无辜的看了看他,“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人事部的新福利。”

 

“真的?”巴基怀疑地盯着史蒂夫。

 

史蒂夫看着他笑了一下,“真的。”接着走过来轻轻搂住了巴基的腰,边走边说,“你和Snow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戴茜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艰难又苦涩地跃动着自己的白眼球,“我为什么还不辞职呢?”

 

 

***

 

 

洛基趴在索尔房间的阳台围栏上,望着奥丁森大宅郁郁葱葱的院子,这儿一年四季或许都是如此,像是劳菲家的庭院里长满的常春藤,他们都像是在喧嚣之中单独割辟出来的一片安宁之地,能够看到蓝色的天幕中没被高楼大厦剪碎的落日。

 

索尔看着站在洛基阳台上的洛基,放下手里的咖啡,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从后面环住了洛基,他把下巴放在洛基的肩膀上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我觉得你得住在这儿,你靠在围栏上的样子看一次就上瘾。”他轻轻含住洛基的耳垂,“而且能直线提高我的身心健康和夜间运动的指数。”

 

“你做梦。”洛基把后背靠在索尔结实又温暖的胸膛上,“卡洛儿和你妈妈还没回来吗?”

 

“我妈去接卡洛儿了,估计得一会儿。”索尔抱着洛基看着成群的鸽子从天空中飞过去。

 

“你父亲呢,我从没在这儿见过你父亲。”洛基轻声问,他和索尔的目光一同落在了在红色落日里振翅翱翔的白鸽身上。

 

“他最近一直都在国外,说是在度当爷爷之前的长假,本来两个月之前就该回来了,但是我们都没空去陪他,他就赌气去东南亚了。”他歪过头来笑着看看洛基,“说是明天回来,明天我去接你来家里吃饭?”

 

“不要,绝不。”洛基立即否决道,他心里明白,到那个时候,或许连这种安静的时光都变得奢侈了。洛基的手不知不觉地覆在索尔环在他腰间的手背上,他现在不得不承认,他享受这个,开始享受索尔的信息素、享受他的体温、享受他的胸膛、声音、吻还有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个好迹象,他低头看到自己轻轻磨砂着索尔手背的手指,他顿了顿刚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就被索尔反手抓住握在了掌心里。

 

他看着索尔握着自己的骨节分明的手指,他想着那份被他撕毁的检查报告和还有躺在他口袋里的药盒,意外遇到的比利斯特和突然出现的索尔。可一直到现在,索尔还没对他在医院的事情提起只字片语,这让他觉得有些反常也让他摸不清索尔到底在想些什么。“你。”洛基轻声开口道。

 

“嗯?”索尔的声带在他耳边轻轻震动了一下。

 

洛基想了想,才慢慢说,“你不问我在医院的事吗?”

 

“我在等你坦白。”索尔低声说。

 

“我还以为你会生气。”他本以为以索尔的脾气他会把医院翻个底朝天。

 

“我当然生气。”索尔这么说道,可是他没办法对洛基生气,在洛基面前维持住他的怒火是件难事,洛基有一双世界上最清透又冰凉的绿眼睛,“你应该相信我,洛基,如果有任何问题,我们会找最好的医生,是我对你的身体造成的影响和伤害,你必须让我负责。”

 

“我才不相信你。”洛基从索尔怀里转过身来,靠着身后阳台上的石柱围栏,看着索尔一本正经又威严的面容,“如果我要让你负责,你早该去蹲监狱了。”洛基低下头看着下面草坪上旋转着洒水的水柱,故作轻松地说,“我的确是一个omega,只是我妈妈在她离世前用一种针剂把我伪装了起来,是你影响了我,这都怪你。”

 

“我知道,怪我。”索尔再次坦诚地承认错误。

 

“我的信息素和身体很不稳定。”洛基的低着头从他眉骨上投下的阴影遮住他的绿眼睛。

 

“这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索尔立刻说。

 

洛基抬起头来望着索尔的蓝眼睛,“长期的药物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洛基皱起眉毛,“我不是一个完整的omega,我不能维持你的标记,我甚至······”他知道他无法隐瞒,纸保不住火,他早晚都都要面对这一切。

 

“我不在乎。”索尔直接打断了洛基的声音,“我们有最好的医生,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omega。”他说着突然把洛基抱了起来。

 

洛基给了索尔的肩膀两拳,低声冲他吼道:“你疯了吗,楼下还有园丁和保安,放我下来!”这简直是种自杀式的公开行为,要是对面还有盯着他们的狗仔呢,虽然他们之前的举动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是我的,洛基。”索尔看着洛基的眼睛再次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快点放我下来!”洛基皱着眉毛吼道。

 

“也成,我们去床上谈。”说着索尔就抱着洛基乐呵呵地进了屋。

 

“你他妈真是个混蛋。”洛基骂着,在索尔的吻里伸手拽上了窗帘。

 

 

***

 

“笨笨,这就是他的全部信息?”贾维斯看着眼前虚拟屏幕上投射出来的画面。

 

“是的,与他本人的描述相同,他很平凡也很安全,而且,”笨笨的声音顿了顿,“他很像托尼,Sir。”

 

贾维斯看着屏幕上那张男孩儿微笑着的照片,“或许。”他拿起桌子上震动着的手机,解锁后一条来自“钢铁小甜甜”的消息跳了出来:

 

“Good evening,Mr.J.”

 

“哦,是你的问题吗笨笨,我最近在读的书好像内容被篡改了。”贾维斯把疑惑的目光望向头顶的显示屏。

 

“被篡改成了什么内容,Sir?”笨笨平静地问道。

 

“嗯······”贾维斯皱了皱眉头,“好像是一本关于性的小说。”

 

“那或许是程序出了一些小问题Sir,”笨笨解答道,接着又问,“那么您阅读愉快吗?”

 

“······还可以,所以是你干的笨笨?”

 

“祝您阅读愉快,Sir。”接着笨笨把自己调成了静音状态。

 

哦好吧,他必须承认,托尼的技术,总存在着他的劣根性。

 

 

***

 

洛基从楼梯上走下来,卡洛儿又小导弹一般地飞过来一把抱住了他,“你为什么也不来看我,洛基老师,学校里也没有你的课,我都好久没见你了。”她委屈着小脸埋在洛基的T恤里说。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洛基笑着撩开卡洛儿金黄色的长发,“你为什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卡洛儿撅着小嘴,“我以为你嫌我笨,不想来教我了。”

 

“怎么会。”洛基笑着说。

 

“我哥说的!”卡洛儿生气皱着自己的小鼻子瞪着在一旁正偷吃她买回来披萨的索尔,“他说你不教智商低于50的学生!”

 

“我难道说的不是实话吗?”索尔认真又无辜地把披萨塞进嘴里。

 

“别听他胡说,小洛。”洛基笑着拍了拍卡洛儿的小脑瓜,“他才是智商低于50的学生。”

 

卡洛儿仿佛立刻得到巨大后盾支持,对索尔大吼道,“听到了吗你才是!”

 

“不,你错了。”索尔对卡洛儿摇摇手指,“我是他最聪明的学生。”

 

“你胡说!不准吃我买的披萨!不准碰我买的蛋糕!臭哥哥!”卡洛儿嗷一嗓子朝索尔冲了过去,追索尔的途中还不忘回头对洛基提醒洛基一句,“洛基老师你一定要离我哥哥远一点!你已经被我哥哥变臭了!”

 

洛基笑着看着满客厅追逐打闹的兄妹俩,他这让他想到过去在劳菲家的时候,客厅总是空的,一切总是那么有序又安静,唯一值得回忆的就是他刚到劳菲家前几年他和比利斯特总是挖空心思呈嘴上英雄,变着花样的损对方。

 

“洛基。”

 

洛基转过头去,看到走过来的弗丽嘉,他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礼貌地对弗丽嘉称呼道,“夫人。”

 

弗丽嘉笑着拉住了洛基的手让他在沙发上坐下来,温柔地对他说,“我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不不,不是您想的······”洛基急忙想要解释。

 

“不,洛基,这很好,”弗丽嘉看着洛基轻轻笑着,“你可以先叫我伯母。”

 

洛基惊讶地看着弗丽嘉,“伯母?”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大喊着“卡洛儿”的声音打断了。

 

卡洛儿停住脚扭过头,飞似得朝门口扑了过去,“爸爸!”

 

弗丽嘉也站起来朝客厅门口望去,“奥丁,你不是明天让老约翰接你回来?”

 

索尔也看着突然回到家中的奥丁,“爸爸,”接着他看到了在奥丁身后走进来的红裙女人,“简?”

 

“我的宝贝女儿,我不在的时候你哥哥欺负你了没有。”奥丁抱着想了几个月的女儿问。

 

“刚刚还在!”卡洛儿立即告状道。

 

“我一会就收拾他,亏我还把简也给他带回来了。”奥丁笑着看着弗丽嘉往里走,“我本来打算明天回来,但是今天正好碰到简了,她刚拍完戏,我就正好坐他们的飞机回——”奥丁的嘴角突然落了下去,他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正同样看着他的男孩,他停住脚步,看着男孩的黑发和翡翠一样的绿眼睛深深皱起了眉头。他只在他八岁的时候见过他一面,却还是低声叫出了男孩的名字。

 

“——洛基?”

 

洛基看着奥丁,和同样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的简,紧紧捏住了手掌底下的沙发扶手。

 

 

***

 

娜塔莎突然贴近克林特,冷声问道,“你为什么在这儿?”

 

“我来这买书啊!”克林特低头看了一眼抵在自己腰上的匕首,无辜地举起双臂。

 

娜塔莎瞪着他,质问道,“你他妈会看书?”她顶紧了手里的匕首,“我再问一遍,你他妈为什么会这儿?”

 

克林顿感受到匕首锋利的刀尖穿透他的衣服,抵在他的皮肤上,再次发誓一般地为自己伸冤道,“我他妈真的只是出来买书!”

 

“买书?”娜塔莎怀疑地打量着他,“你家住哪儿?”她一边盘问着一边熟练地搜着克林特的身。

 

“就隔三条街。”克林特回答道。

 

娜塔莎抬头瞥了他一眼,最后放开克林顿的裤腿,在他的裆部狠狠捏了一把,确认安全后她收起匕首,把夹着腿的克林顿从小巷里领出来,回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闭上嘴,跟我走。”

 

“我为啥得跟你走!”克林特双腿夹着自己无辜受害的老二哀嚎道。

 

“因为我不相信你。”娜塔莎向四周扫了一眼,“闭上嘴,在这等我,如果你还想要你的蛋的话。”

 

“What the fuck!”克林特对着娜塔莎的背影大喊一声。

 

娜塔莎迎面走向了从对面走来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与男人擦肩而过之后,她从摸来的钱包里取出证件,然后扬手把钱包仍在了地上,拿起一个物流公司的工作证把一个正在抽着大麻几乎八英尺高的男人从车里揪了出来,“FBI,现在要征用你的车。”她冷眼了一眼骂着脏话企图反抗的男人,狠狠反钳住他的胳膊把他摁在车门上,“在我踢爆你的蛋蛋前,带着你的‘小春药’给我乖乖闭上你的烂嘴,否则”娜塔莎微笑了一下,“你想尝尝被卸掉胳膊的滋味吗,你的小弟弟会寂寞而死。”

 

在克林顿瞪着眼睛张着嘴与其他围观群众共同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他猛地发现了落在娜塔莎胸前那个微小的红色圆点,紧接着他来不及思考几乎本能一般地冲了过去。

 

娜塔莎的头撞在地上,她睁开眼睛在一片寂静的耳鸣里望着眼前天旋地转一般的世界,她扶着脑袋在人们慌乱奔逃的脚步里爬起来,抽出腰间的枪朝刚才她记忆中枪声的方向开了两枪。

 

克林特。她看到倒在她面前的克林特。

 

“克林特,克林特。”娜塔莎慌乱地朝克林特爬过去,“NO,NO,NO······”她丢下枪捂住克林特背上冒着血的枪口,她咬住嘴唇对四周的人群大声喊道,“快打911,快点,快······求你们!快!”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八月九月左右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

weibo:@杀手老袁



评论(25)
热度(108)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