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6.5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16.5

  

——“洛基?”

    

    洛基不紧不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礼貌而恭敬的踱步来到奥丁面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奥丁,咧开薄薄的嘴唇轻轻笑道,“好久不见,奥丁森老爷。”

    

    奥丁看着面前的男孩,他母亲几乎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乌黑的头发,雪一样的皮肤还有那双和她母亲一模一样的绿眼睛。一样的傲慢,一样的漂亮,一样像是世间最夺目最易碎的玉石。

    

    “劳菲让你来这?”奥丁沉声问。

    

    “您多想了老爷。”洛基笑着回答。

    

    卡洛儿迷茫地看着自己突然不见一丝笑容的爸爸,上前抱住了奥丁的胳膊,转着蓝色的眼睛望着奥丁,“洛基教授是我的法语老师啊爸爸,妈妈没告诉你吗?”

    

    “哦,当然了宝贝儿,我猜是你爸爸忘了这事儿,”弗丽嘉笑着走过来,一边对索尔眨了眨眼睛,一边说对卡洛儿说,“我觉得咱们的汤可要糊了亲爱的。”

    

    “哦对!我去看看!”

    

    “让简和你一起去吧,我可不相信你的手艺我的小姑娘。”弗丽嘉叫住已经往厨房跑的卡洛儿。

    

    “你不该来这儿。”奥丁不等卡洛儿和简离开就直接说道,他看着洛基,不容反驳地下达了逐客令,“不论你是否得到允许,奥丁森家都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爸爸?”卡洛儿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往日里慈祥的父亲。 

    

    洛基看着奥丁仍旧不疾不徐地笑着,“我不知道奥丁森家是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我只知道我想去任何地方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允许。”

    

    索尔看着奥丁和洛基,在陷入紧张的气氛中咳嗽了两声试图缓和缓和这让人额头冒汗的气氛,“容我说一句,”他走过来站在了洛基身边,对洛基没正经的笑了笑,接着转过身一边搂上他的腰,一边看着奥丁认真地宣布了一个对眼下的气氛并没有任何帮助的消息,“爸,”他看着奥丁眼中的困惑,“洛基怀孕了,我得娶他。”

    

    洛基在索尔的声音里瞬间瞪大了眼睛转过头去震惊的看着自己身旁一本正经的索尔,“你在胡说什——”

    

    索尔捏紧了洛基的腰,立刻用自己的声音盖住了洛基的惊诧,“爸,我知道我瞒着你不对,但是洛基的孩子是我的,我必须得对他负责。”

    

    洛基瞪着眼睛看着奥丁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绿,由绿变黑,最后他看着奥丁黑紫色的脸感觉自己简直和奥丁一样呼吸困难,他虽然和奥丁森家族有些说不清的纠葛,但是他还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老爷子在自己面前活活窒息而亡,不过他爸爸应该对这一幕非常有兴趣。洛基掐着索尔的大腿,似乎在用自己的指甲向索尔传递一条疼痛的摩斯电码,我的老天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索尔被洛基掐得直翻白眼,他伸下手去抓住洛基掐着自己大腿的手,给了洛基一个“相信我”的眼神。 

    

    我信你个屁!洛基恶狠狠地瞪了索尔一眼,当他几乎想要为眼前的老爷子拨打急救电话的时候,当他以为眼前的情况不能再离奇和糟糕的时候,他显然是忘记了除了弗丽嘉以外的另外两个女人的存在,而这是他永远不该忘记的。

    

    “什么?!”卡洛儿和简看着他们像两颗瞬间被引爆的炸弹。 

    

    连弗丽嘉都轻轻捂住了额头。

    

    “哥哥你在说什么!洛基老师怎么会怀孕!洛基老师是alpha啊!”卡洛儿满脸困惑和惊讶地质问着自己哥哥。

    

    而站在一旁的简,仿佛因为过大的信息量和过度震惊的精神让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失去控制的死机状态。直到她抬起头来瞪着洛基径直冲他走过来,然后一巴掌——狠狠扇在了索尔脸上。

    

    我的老天爷。洛基看着索尔瞬间红起来的脸颊,又看了看面前这个双眼含泪表情悲痛的施暴者,一面以一个omega胜利者的身份因为这个姑娘的眼泪而感到有些不高尚的暗爽,一面又有点心疼索尔的脸,另一面更觉得他简直活该。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笨的儿子!”弗丽嘉揉着太阳穴,压着嗓子冲索尔恨铁不成钢地低声骂道。

    

    奥丁瞪着自己不知悔改理直气壮的儿子,颤巍巍地抬起胳膊指着索尔,张开自己被气的发抖的嘴唇,“你,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想和洛基结婚。”索尔大气不喘一声的说。

    

    就在这一刻,洛基看着奥丁脸上充血颤抖着的皱纹,感觉自己可能做了一件他父亲一辈子最想做却没能做到的事情,那就是——把奥丁气死。

    

    洛基呼吸着四周凝固的空气,看着眼前的接近崩溃状态的简和即将爆发的奥丁,深深陷入了这一切是如何一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戏码演变成一出家庭闹剧的思考中。他显然是还没有猜透索尔那飘忽不定扑朔迷离的智商,就在他几乎要忍不住上前扶一把这个被自己儿子气得几乎要背过气的“仇人老爷子”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从他的上衣口袋里震动着响了起来。

    

    索尔看着洛基接起来电话来拧起的眉头,也拿出自己震动的手机低头看了一眼。

    

    “在什么医院?”洛基皱着眉头低声问,“谢谢,我马上过去。”洛基放下手机就往外跑。

    

    “洛基。”索尔拽住他。

    

    “娜塔莎出事了……”洛基扭回头看着索尔,他的绿眼睛像一面被飓风吹散的湖面慌张的颤抖起来。

    

    索尔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我和你一起去。”

    

    “不准去!”奥丁突然在这即发的情况中厉声大吼道拦住了索尔追着洛基的步子。 

    

    “爸,我回来再给你解释。”

    

    “你今天只要出去就别再进这个家门!”奥丁怒不可遏地对索尔大声吼道。

    

    “爸,”索尔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皱起眉头,“一切等我回来说。”接着还是飞快地迈着步子追了出去。

    

    “这个不孝子!”奥丁看着索尔的背影,气得倒坐在身后的沙发上,他瞪着连忙上前扶住他的弗丽嘉恼怒地抱怨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奥丁喘着粗气抬起手指着简和卡洛儿,“快叫人出去看着!”

    

    “索尔!”简叫住正要坐进车里的索尔,上前拽住了他的衬衣,“不论这对我如何,你至少要考虑你父亲!”

    

    “抱歉简,等我回来我会对你解释这一切,”索尔把简的手从自己衬衣上拿起来,“我现在必须得去。”

    

    “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简的泪水从她眼睛里流出来。

    

     索尔看着她,最后还是说,“对不起,简。” 

    

    洛基在车里看着索尔和简,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可在他记忆里的简却没和索尔交往过,但他现在来不及想那么多,他只想赶紧赶到医院。他突然感觉到旁边草丛里有什么东西突然闪了一下,他眯起眼睛刚想要把目光追过去,索尔就坐进了车里,一脚踩下油门飞快地开了出去。

    

 

 

    

    “你去哪儿?”巴基靠在门边看着正穿着外套的史蒂夫。

    

    “出去一趟。”史蒂夫扣着纽扣对巴基笑了笑。

    

    巴基看着史蒂夫不高兴的皱起眉毛,“出去是去哪儿?下午我也找不到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我怎么敢瞒你,”史蒂夫把钱包和手机掖进兜里,“娜塔莎出事儿了,在医院,我得赶紧过去,怕你担心。”

    

    “医院?出了什么事儿?”巴基看着史蒂夫拧紧了眉头,“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不是大事儿,她吃坏肚子了。”史蒂夫笑着走到巴基面前,抬起手轻轻抚了抚巴基的脸颊,“你在家陪着snow吧,我很快就回来。”

    

    “真的?”巴基怀疑地瞪着他。

    

    “真的,你们想吃什么我晚上给你们带回来。”史蒂夫笑着说。

    

    “随便,你要是敢骗我······”

    

    “不敢,”史蒂夫凑过来突然搂住巴基的腰,“走之前亲一下?”

    

    巴基盯着史蒂夫满是笑意的眼睛,一把推开了史蒂夫,“滚吧你!” 

    

    “笨笨,我不明白。”托尼皱着眉头翻阅着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的信息。

    

    “怎么了托尼?”笨笨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机里。

    

    “你确定你掌握了贾维斯所有的跟踪信息?”

    

    “是的,托尼。”笨笨说,“在sir将我关机的时候,我按照你的指示启动了备用电源。”

    

   托尼停下鼠标,望着屏幕,“那他今天下午2:00—4:15的行动为什么是空白的笨笨?”不只今天,托尼继续滑动着鼠标,前三天,上个星期,贾维斯总有那么几个小时在笨笨的记录上不见踪影。 

    

    “Sir在1:50时将我关机,在2:00以后我无法定位他当时的位置。” 

    

    “无法定位?”托尼拧起眉头,“搜索有关‘S.H.I.E.L.D.’的所有内容。”

    

    两秒钟后笨笨说,“没有关于S.H.I.E.L.D.的任何信息,托尼。” 

    

    “这怎么会,”托尼不明白的看着眼前空白的搜索结果,“我明明看到他见了······”他还记得那天从劳斯莱斯上走下来的男人。

    

    “托尼?”

    

    托尼咬住嘴唇低声问,“你从来不知道他见过Johann Shmidt?” 

    

    笨笨的声音顿了顿,才慢慢说,“我从未记录过sir与Johann Shmidt有关的任何信息。”

    

    托尼望着屏幕,把脸埋进了掌心里,而他第二次闪烁着震动起来的手机,也再次遮掩在了托尼外套的布料下和贾维斯的声音中。

 

 

   *****

    

    

    等洛基和索尔赶到的医院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先来到了。史蒂夫看着慌忙从走廊上跑进病房的洛基,笑着从娜塔莎的病床上站起来,一边对从后面跟进来的索尔点了点头,一边对洛基说,“是飞车党抢劫,她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别担心。”

    

    “不是说是枪击?”洛基看着娜塔莎缠满绷带的左臂仍旧紧张地拧着眉头。

    

    “不知道是谁趁乱放枪,最好是打死那个抢我钱的脑残。”娜塔莎撇着嘴说,“没想到老娘习武多年,这次竟然阴沟里翻船,真是毁我一世英名。”她抬头看了看紧张的洛基,冲洛基深情的眨了眨眼,“Oh,sweety,我看到你眼中闪动着的粼粼波光了,我已经感受到你的深深爱意了,我不会死的放心吧。”

    

    洛基冲她翻了一个白眼,“要是知道你没什么事儿我就不来了。”

    

    “那可不行,”娜塔莎得意地啧啧嘴,“不让你来看一趟,我可怕你担心得睡不着觉。”

    

    洛基再次回给娜塔莎一个白眼,他看了看四周,“托尼呢?”

    

    “不知道他忙什么呢,不接电话,回头我再打给他吧。”史蒂夫说。

    

    “嘿,那个傻愣着的傻大个,”娜塔莎的歪着头,视线越过洛基望着站在他身后的索尔,“你把他带来难道不是来给我交医药费的吗,最好给我换个总统级别的病房,24小时五星餐饮无限供应的那种,”娜塔莎看着索尔微微皱起眉头,“还愣着干嘛,快去啊!”

    

    索尔看着娜塔莎,“为您服务。”接着捏了捏洛基的手心,走出了病房。

    

    史蒂夫看着索尔消失在门口的背影,他回过头来视线落在了娜塔莎微微皱起的眉头和她攥紧了被面的手指上。

    

    索尔走出病房,不过他没去帮娜塔莎办理五星级的总统病房,而是低头看了一眼刚才那条来自娜塔莎的短信上了电梯。 

    

    “15楼,急诊病房,克林特。”

 

 

   *****

    

 

    史蒂夫站起来,“我出去上个厕所。”

    

    “屋里有。”娜塔莎看着他。

    

    “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楼下有个咖啡店,正好我去买点,喝什么?”史蒂夫问。

    

    “随便。”娜塔莎和洛基一齐说,“加糖。”

    

    “OK.”

    

 

    “索尔去了多大会儿了?”娜塔莎突然问。

    

    “嗯?”洛基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五分钟?怎么了,这么等不及五星级的总统病房。”

    

    “当然,不住白不住。”娜塔莎默默地吞了一口气,她望着窗外高悬的月亮,感觉时间漫长得让她心慌。

    

    “只是皮外伤?”洛基问道,看起来还是有点不放心。

    

    “当然,要不然是谁在你面前和你说话。”娜塔莎看着他,“也轮到你担心我的一天了。” 

    

    “他们为什么要抢你,抓到人没有?”洛基看着娜塔莎皱起眉毛,“你看起来难道不像是蜘蛛侠的妹妹吗,至少在贫穷上。”

    

    “老娘可比他有钱多了。”娜塔莎撇他一眼,“警察局一帮饭桶等着老娘亲自去抓这群小王八蛋。”娜塔莎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是不是过去五分钟了?”

    

    “没,才一分钟而已,”洛基看着奇怪地看着她,“你在急什么?”

    

    “没,”娜塔莎对上洛基的眼睛,立刻转移开了话题,“你怎么和索尔一块过来的,你俩还是在一块了?”

    

    洛基立刻说:“没有。”

    

    “得了吧,你今天从进来开始就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一个热恋少女的惊慌失措,但是,”娜塔莎抬起手来指着洛基的脑门,“就算他给我开五个五星级总统病房我也不会放过他。” 

    

    “那可正和我心意,我回头再给你说今天晚上的事儿。”洛基看着又盯上挂钟的娜塔莎,疑惑地看着她,“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那个挂钟上有休杰克曼的裸照吗?”

    

    “没什么,”娜塔莎有些烦躁地拧着额头说,她看着数字终于指到了7上,“洛基我饿死了,你去给我买点吃的回来,快点!我饿得简直要晕过去了!”

    

    洛基迷惑地看着娜塔莎,感觉这简直像经期状态的娜塔莎,“好吧,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是两个街区以外就行!”娜塔莎飞快地说。

    

    “啥?”

  

    “快点去!”娜塔莎咆哮着把洛基轰了出去。

    

    娜塔莎攥着冒汗的拳头,盯着墙上那个挂钟,指针的每一次移动都仿佛一个拳头打在她的胸口上,她知道等待的滋味,那是她永远也不愿意再体会第二次的回忆。 

  

    

    直到分针来到了9上,索尔才终于打开门走了进来。

    

    “他俩都不在这儿,克林特怎么样?”娜塔莎不等索尔走过就急忙问。

    

    “他没事儿,现在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索尔在娜塔莎病床前的凳子上坐下来,“子弹没有伤到内脏,你不用担心,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生,就在你楼上的同一个房间,你一会儿就能去看他。”

    

    娜塔莎轻轻呼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梗在心头上的石头终于落了下去,她看着索尔,低声说,“谢谢。”

    

   “我这也是在讨好岳母。”索尔看着她笑了笑,“克林特体内取出的子弹是S.H.I.E.L.D.制造的,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你们?”

    

    “神盾局?”娜塔莎拧起眉头,“情况发生的太快,是阻击手他离我很远。”

    

    “他不是真的想要你的命。”索尔低声说,“否则你不会坐在这儿了,罗根已经在调查了,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件是不是和神盾局有关,但是神盾局正在进行一次彻底的洗牌,亚历山大·皮尔斯刚刚上了任新的理事长。”

    

    “他是Johann Schmidt的人。”娜塔莎捏紧了手指,“那我爸爸?” 

 

    “他很安全。”索尔说,“克林特体内发现的子弹不是市面上所随意流通的弹药,我想Schmidt不会蠢到在这个时候用自己所制造的武器袭击你们,即使他想杀你,也不会是现在,他需要你父亲。”

    

    “我不知道还会有谁。”娜塔莎想了想,“那和之前奥丁森大楼的火灾?” 

    

    “我不能确定,”索尔轻轻吐了口气,“至少不是帮着Schmidt的人,如果他杀了你,Schmidt就会失去得到你父亲下落唯一的线索,如果他只是想让你受伤,那他也只是想把矛头指向Schmidt。”

    

    “可Johann Schmidt是个疯子!”娜塔莎急迫的对索尔说,“如果是这一切是Schmidt所做,他会第一个对劳菲下手!”

    

    “我知道,他也不会想让我有什么日子好过。”索尔看着娜塔莎的眼睛,“你怎么会遇上克林特?”

    

    “我不知道,”娜塔莎皱着眉毛摇了摇头,“我见了以前兄弟会的人,他们说一个黑发的男人来找过我,我出来以后就碰到了克林索尔特,他住在两个条街外,我想只是碰巧。”

    

    “你去过他的住处?”索尔问。

    

    “他救了我。”

    

    索尔看着娜塔莎,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最近会有人暗中保护你们的安全,今天晚上发生了一些事儿,我得去哄哄洛基。”索尔从椅子上站起来,“罗根说他得和你见上一面。”

    

    “我知道。”娜塔莎望着窗外灯火通明的曼哈顿,疲惫地靠上了身后的枕头。 

    

    “早点休息。”索尔拍了拍她的肩膀。

 

    

 

    

 

    史蒂夫看着索尔走出了娜塔莎的病房,拿起手旁的咖啡从拐角的长椅上站了起来。

 

    娜塔莎听到开门的声音,看着史蒂夫提着两杯咖啡和一个蓝色的文件夹走了进来,从枕头上歪过头去问,“你怎么才回来?” 

 

    史蒂夫把一杯咖啡放在桌子上,另一杯递给娜塔莎,“洛基呢?”

 

    娜塔莎接过咖啡喝了一口,“索尔应该去找他了,热恋你懂的。”

 

     “我刚才看到索尔出去了。”史蒂夫在床沿上坐下来,他抬起头来看着娜塔莎的眼睛,“你们俩谈了很久。”

 

    娜塔莎慢慢放下手里热腾腾的咖啡,对史蒂夫疑惑地拧起眉毛,“史蒂夫?”

 

 

    史蒂夫没回答娜塔莎,只是把手里那份蓝色的文件夹放在了娜塔莎面前,“你应该看看这个。”

 

    娜塔莎困惑地低下头掀开了蓝色的封页,“这是什······”她紧紧捏紧了手里的封页抬起头来看着史蒂夫仍旧望着她眼睛,蓝色的塑料封页深深嵌进了她的掌心里。

 

    她在模糊的视线里看着第一页上她黑白色的头像,姓名:娜塔莉亚·爱丽安诺夫娜·罗曼诺夫。出生地:伏尔加格勒。前Bfraternity成员,一级通缉对象。死亡日期:2009.1.17。她看着自己的案底轻轻闭了眼睛,她想,这或许是她经历的最漫长的一个夜晚。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八月九月左右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

weibo:@杀手老袁

 @ 

评论(11)
热度(97)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