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7.0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17.0

史蒂夫抬起头来,望着娜塔莎,“Who areyou?”

 

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像一把生了锈的锉刀缓缓地推进了娜塔莎的胸口,铁锈上的细菌瞬间刺透了她所有的血管往她的脑子里涌。娜塔莎垂下眼睛,她张着干涩的嘴唇,喉咙里像是被塞进去了一团干燥的废纸,她轻轻蹙起眉毛,最后紧紧地咬住了嘴唇了,“娜塔莎。”

 

“你如果不告诉我,我会继续查下去。”史蒂夫接着说,“还有你和Johann Shmidt的关系。”

 

“你怎么会知道Johann Shmidt?”娜塔莎抬起头惊讶又不解看着史蒂夫,“你到底知道多少?”

 

“这要看你愿意告诉我多少,娜塔莎。”

 

娜塔莎从未觉得史蒂夫的声音带着这样沉重的力量,“我从没想要骗你们!”娜塔莎在眼前的白雾里瞪着史蒂夫,“你不明白,你不该知道这些······”

 

“可你却从来没告诉过我们你是FBI的一级通缉对象。”史蒂夫皱起眉毛,“我们说过会共同承担一切,娜塔莎,你应该告诉我你现在身处危险,而不是对我隐瞒这场枪击案只是一起飞车抢劫。”史蒂夫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怒火快速地砸在娜塔莎的心口上。“有关你的一切信息全部停留在了2009年1月19日,而我现在却不知道是不是还应该叫你‘娜塔莎’,如果你真的是为了我们,你就应该告诉我一切。”

 

“史蒂夫,你不明白······”娜塔莎深深皱起眉头,她急切地想要终止这一场谈话,“这只会害了你,你不需要知道这······”

 

“我当然明白,”史蒂夫看着她,“如果是我选择对你们隐瞒,你们会怎么做?”

 

娜塔莎咬着嘴唇看着史蒂夫,她把手指插进自己红色的短发里,狠狠地把头发拢上头顶,“我会告诉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不再追查与这些事情有关的一切。”她这接着又说,“你必须如实告诉我你是在通过什么得到了我的案底。”

 

“我会告诉你。”史蒂夫看着娜塔莎的眼泪答应道,“但你要告诉我你知道的关于JohannShmidt的所有事。” 

 

“你为什么要知道Johann Shmidt的事情?你和他发生了什么?”娜塔莎皱着眉头问。

 

“不是我,”史蒂夫轻轻吐了一口气,“这关于巴基,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塔莎看着他没再追问下去,她低下头,目光落在她案底上那张八年前的黑白照片上,“娜塔莉亚·爱丽安诺夫娜·罗曼诺夫,这就是我的名字。”娜塔莎低声说,“我父亲是前苏联的特工,苏联解体后,我父亲与他的同事被肃清势利追杀,他逃到了香港遇到了我母亲,她是香港当时一个黑手党团体的女儿,在我父母成婚后,我的外公在一次帮派血拼中被杀害,我父亲接手了我外公的黑手党帮派,成立了新的也就是你们所说的‘Bfraternal’,我父亲回到了俄罗斯在欧洲北美与东亚做起了走私武器和毒品的生意,同时他通过他所成立和培养的最为臭名昭著的‘MR. SLAUGHTER(杀戮)’特工组织,贩卖国家和商业机密,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暗杀任务。”娜塔莎顿了顿,轻轻用手掌盖住了她的头像,“而我,就是‘MR.SLAUGHTER’的一员。”

 

史蒂夫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说什么。‘MS’由9人组成,他们为Bfraternal带来了无穷的利益,也是Bfraternal最为强大、神秘和令人闻风丧胆的力量。其无派别,不计后果,狠戾毒辣的行事方式使‘MS’成为国际间最为臭名昭著的特工组织。史蒂夫明白这对于娜塔莎来意味着什么。 

 

“这一切的建立和进行意味着Bfraternal需要一个庇护伞,”娜塔莎接着说,“而Johann shmidt就是Bfraternal的庇护伞,‘MS’在实质上属于Johann shmidt,他直接向我们下达命令,他掌握着Bfraternal的命脉和我母亲的安危,我父亲不得不为Johann shmidt卖命,直到五年前我母亲离世后,我父亲决定摆脱Johann shmidt的控制,但计划遭人泄露,内部的倒戈和欺骗使整个Bfraternal陷入了内战,而由我父亲一手栽培对他绝对忠诚的‘MS’则被下达了逐杀令,当时有4个人被杀害,而现在除了我之外,我不知道还剩下几个人。”

 

“五年前。”史蒂夫把手臂环在胸前,微微拧起眉头思索着什么,他记得巴基说过他姐姐出车祸的时间也是五年前。

 

“Bfraternal就此没落,我父亲在此之前修改了我的档案,让我逃过一劫,我没有国籍姓名和身份,不得不开始四处逃命,直到现任FBI的副局长Logan·Wolverine找到我,他会在一段时间内给我一个新的身份,保证我的安全,而我也为他做事。”

 

“他保证你父亲的安全,我没有找到任何可以笃定你父亲离世的信息。”史蒂夫在娜塔莎惊愕的眼神中继续说,“你被抹去了和你父亲有关的一切信息,你是罗根的筹码。”

 

娜塔莎看着史蒂夫轻轻叹了一口气,“可以这么说,但我也可以叫他救命恩人,”她垂下眼睛手指捏着食指上的戒指,“罗根早在巴恩斯前Johann shmidt掌握HYDRA实权的时候就盯上了他,他当时与奥丁森与史塔克齐驱并驾,直到史塔克工业和奥丁森帮助巴基重获了继承权,而这劳菲家族也有份参与,劳菲的家族企业是Johann shmidt在海外市场最有力的竞争者,你不会想到Johann shmidt的触角蔓延之处有多广多深。”娜塔莎皱起眉毛,“而现在神盾局正在重新洗盘,如果情况属实,尼克将很快被掏空,这意味Johann shmidt很快就会有新的动作。”

 

“就像今天?”史蒂夫问。

 

“我不能确定这是否是Johann shmidt所为,假如是他,他已经发现了我,也会发现你们,”娜塔莎抿紧嘴唇,“你在大学期间成为CIA的秘密特聘,而托尼和洛基就更不用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是谁,我没想到我们会真的会走到一起,你们是我的家人,”娜塔莎拧着眉头抓住史蒂夫的手臂,“我珍惜现在的一切,别再继续追查下去史蒂夫,这会毁了你的生活和我们的家,这也会让我愧疚一辈子。”

 

史蒂夫握住娜塔莎的手,对她轻轻笑了笑,“这关于HYDRA和巴基,我不能独善其身,而托尼和洛基,他们本就生于漩涡之中,这不是你的错娜塔莎,我们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让你独自承担。”

 

娜塔莎抓紧他的袖管,“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的确不知道,”史蒂夫笑着轻轻拍了拍了娜塔莎的手臂,“但平时的‘daddy’不是白叫的,我得保护你们,孩子。” 

 

“哦上帝,我没在和你开玩笑,史蒂夫,别再发扬你美国队长的精神了。”娜塔莎掐着史蒂夫的胳膊恨不得把直接把他掐醒。

 

“娜塔莎,我明白,”史蒂夫温柔地安抚着娜塔莎,“巴基姐姐的车祸和你父亲你倒戈发生在同一年。”

 

“你觉得这之间有关系?和Johannshmidt?”娜塔莎立刻问。

 

“或许,巴基一直在调查Johann shmidt和那场车祸的联系。”

 

“他最好别查出来什么,”娜塔莎冷声说,“巴基姐姐掌握HYDRA时如果彻底清洗了Johann shmidt在HYDRA的残余势力,巴基得到继承权也不会这么困难,现在,这是只是巴基成为HYDRA总裁的第三年,他的手腕不像他姐姐那么强硬,而Johannshmidt以HYDRA第二股东的身份在巴基父母离世后所掌握HYDRA十三年里所留下的势力远比我们想得要根深得多。” 

 

娜塔莎说得没错,这或许就是巴基一直没有采用托尼所发明的只能人工系统的原因,HYDRA的一个独设的部门在暗线里监控着整栋HYDRA大楼的每一间办公室每一台电脑,而不是汇总交由一个AI负责,假使出现任何意外,这对于HYDRA来说将是非常致命的。“巴基会是Johann shmidt的目标。”史蒂夫低语道。

 

“他不会是第一个,”娜塔莎放开史蒂夫的胳膊,“金融危机重创了劳菲家族,”娜塔莎蹙起眉头,“洛基的哥哥利比斯特,劳菲一直病着但也并没有把实权交给他,所有决议和项目都必须经过劳菲本人与董事会,索尔也怀疑······”娜塔莎看着史蒂夫疑惑的目光却还是只对着他挑了挑眉毛,“而且现在不再是奥丁掌权了,索尔喜欢洛基,奥丁森和劳菲之间的恩怨也几乎成了英美两国的文化传统了,洛基,”娜塔莎望着史蒂夫,“他会是枚很好的棋子,我很担心······”        

 

“不用担心,索尔既然喜欢他,他不会让洛基身处险境,我也不会。”     

   

即便史蒂夫的话让她安心,但娜塔莎还是问道,“史蒂夫你现在必须告诉我,你究竟在哪里得到我的案底,”娜塔莎严肃地看着他,“你答应过我你必须如实告诉我。”  

     

史蒂夫看着她也不打算继续隐瞒,“我去了一趟CIA进入了CIA的档案系统。”       

 

“你疯了!这是违法的!你早已经不是CIA的人了,如果你被揭露你知道这会对你和HYDRA带来什么!”娜塔莎激动地冲他低声吼道。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史蒂夫站起来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火机,一边点着了手里的档案,对娜塔莎微笑道,“而且我也从来没见过手里的这份档案。”   

     

娜塔莎默默地看着燃烧着的火焰,没有作声。       

史蒂夫把燃烧的纸页塞进旁边的空水杯里,他走回娜塔莎床前,扶着她的肩膀让她躺下来,“你应该睡会儿,我去帮你看看克林特。”        

 

娜塔莎看着转过身去的史蒂夫,突然低声喊道:“Daddy.”        

 

史蒂夫转过身来低头看着娜塔莎。        

 

“保护好我们。”娜塔莎轻声说。  

    

史蒂夫弯下腰来轻轻吻了吻娜塔莎的额头,“我会的,mygirl。”  

 

 

***

 

洛基提着满满两大袋的东西急匆匆的回来,走过拐角一下撞上了前面突然冒出来的人。

 

“你跑哪儿去了,走得这么快。”索尔拉住洛基,低头看了看洛基手里提着的袋子,挑起了眉毛,“你把你们三天饭都买回来了?”

 

洛基白他一眼,“好狗不挡道。”

 

索尔看着他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是军犬。”

 

洛基瞧着他,“哦,真是世风日下连军犬界都没有门槛这两个字可言了,所以呢?你怎么还不去服从命令去门口乖乖趴着摇你的尾巴。”

 

“所以,”索尔笑着凑近他,把鼻子贴上洛基的脖子,低声说,“我得先搜身。”他伸手搂住洛基的腰,把脸埋在洛基洛基温暖的脖颈里,“你怎么这么好闻?”他的声音里带着低低的笑意,“你闻起来像我的骨头,我可不能放你......”

 

“你给我滚蛋!”洛基捂着索尔不老实的嘴巴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他脸色发红地快速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只有几个护士偶尔走过的走廊,抬手在索尔腰上狠狠拧了一把,“你是不是想挨揍?在外面不准碰我!”

 

“那咱们去屋里?”索尔坏笑着问。

 

“我看你就是想挨揍。”洛基推着索尔肩膀,“走开,我得去看娜塔莎。”

 

索尔重新把他拉回怀里,接过洛基手上两个沉甸甸的袋子,“你不用太担心,她没事儿。”

 

洛基微微蹙起眉头,“我没有太担心。”

 

索尔低头扫了一眼袋子,对洛基挑起眉毛,“那你买生牛排干什么?她可吃不上这个。”

 

“我,”洛基看着索尔,“我只是不知道该买什么。”他的睫毛轻轻垂下来,目光盯在索尔的衣领上,“我只是觉得有点......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儿,”洛基轻轻捏紧了索尔的衬衣,“娜塔莎几乎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现在还不知道托尼去哪儿了......”

 

“有我在。”索尔说。

 

“你?”洛基怀疑地挑起眉毛,“你最好先去把你自己的事儿去解决清楚,回家去挨上你爸的一顿毒打,把你和你‘未婚妻’的关系理理清楚,伙计。”他撇了撇嘴,“要是这事儿传到我爸耳朵里,好极了,那就更热闹了,你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简直让我对‘蠢’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我这也是在向你求婚。”索尔一本正经地说。

 

“嗯?”洛基绕过他往前走,“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他回头斜眼看着索尔,“你是什么时候变成我男朋友了?”

 

“什么?”索尔追上他,“我难道不一直就是?”

 

“我可不知道这事儿。”洛基毫不在意地说。

 

“你不知道?”索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猛地伸手拽住了洛基,“那我就来个‘男朋友的吻’。”然后一下咬住了洛基的洛基的嘴唇。

 

洛基一把推开他,“我说过在外面不准碰我!”他的目光追到空无一人的走廊拐角,洛基皱起眉毛望着灯光下的影子,可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史蒂夫就拉开门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洛基走进病房,索尔跟着走进来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子上,他看了看正摸着娜塔莎额头的洛基,又转身轻轻地拉开了房门。索尔看着靠在墙边的史蒂夫,“谈谈?”

 

史蒂夫看着他,站直身子,“走吧。”

 

 

***

 

 

巴基吻了吻snow的额头轻轻关上房门,他走到客厅,看着仍旧在沙发上睡着的史蒂夫,走过去轻轻给他扶正了快要掉下来的枕头。昨天史蒂夫不知道在忙什么,十一点多才回来,snow缠着史蒂夫讲故事,折腾到快一点才把精力旺盛的小家伙哄睡,而史蒂夫也没回去,不知道一直在抱着他的电脑倒拾什么,等巴基半夜出来喝水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巴基放下水杯在沙发上坐下,他拿起史蒂夫的电脑放在腿上,看着点亮的在密码栏上输上snow的生日。巴基看着从屏幕右边跳出来的新闻提醒,他点开信息框,“god......”他滑过“奥丁森家族婚变丑闻”的标题,看着索尔搂着洛基的照片深深拧紧了眉头。

 

 

娜塔莎睁开眼睛,看着正穿着外套的洛基,撑着床坐起来,“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托尼要过来我去接他,你想吃什么,我顺便买回来。”洛基拉着拉链说。

 

“哦,他还活着,我以为他死了呢。”娜塔莎揉了揉眼睛,“油炸托尼给我来一份。”

 

“芝士味的?”洛基看她一眼。

 

“麦当劳口味的芥末油炸托尼,不错,连英国炸薯条都要甘拜下风。”娜塔莎一边说着一边转头望向窗外仿佛灌着浓铅的灰云沉甸甸地压在曼哈顿的上空,“阴天了?”

 

洛基也看了看灰沉的天空,“嗯,要下雨了。”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我走了。”

 

“嗯。”娜塔莎看着洛基的背影消失在掩上的房门后面,又把目光望向了窗外,乌云从东边而来,连帝国大厦的尖顶都淹没在云层之中了。就要下雨了。

 

洛基拉紧外套拉链,飞快地走过满是消毒水味道的长廊,他的目光终于放开了头顶刺眼的白炽灯光,躲进了眼前的打开的金属盒子。

 

“今天的气温73.8°F~86.4°F,空气湿度92%......”

 

电子播报的女声如往日里响着,洛基走进医院的大厅,他看着大厅的蓝色玻璃墙外好像站满了身着黑色的人群,好像从玻璃外墙拉上的一面帘子,洛基抬起手腕来,白炽灯光映在手表表面上的反光,让洛基眯起了眼睛。就要七点了。他抬起头走进了旋转的玻璃大门。

 

托尼停下车,看着围堵在门外黑压压的媒体,有名人在这儿产子?他看着洛基从医院的大门里走出来,一瞬间他就被淹没在了蜂拥而上的人群之中。

 

“——咔嚓!”迸发出白光的炸弹突然引爆了。

 

17.0


洛基用手挡住眼睛,闪光灯和快门声仿佛电闪雷鸣一般在他面前炸响,他什么也看不到了,他的眼前就像曼哈顿的天空灰白成一片,他什么也听不到了,嘈杂的人声顶上他的耳膜,它们在他脑中轰鸣成一片,像掀起海浪的飓风呼啸着刺穿他的耳朵。

 

就要下雨了。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因为暑假旅游,加上做书校对,会慢点,九月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已经拍书的小天使不要急!因为假期旅游做书校对都需要时间!我会尽快的!!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

weibo:@杀手老袁

 @ 

 


评论(17)
热度(104)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