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侏罗纪世界】姨夫Owen/大外甥Zach MY UNCLE 7.0不甜不要老夫少妻

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第七章

当Zach第五次从自己面前走过去之后,Owen终于彻底放弃了手头的工作,他盯着Zach那两条光裸的腿从阳台上走进来,从照片墙前移动到展示柜前,然后再一次在自己面前走了过去。他把脑袋埋进掌心,痛苦地揉了揉他的太阳穴,哦,看来他确实低估了一个青少年的杀伤力,因为眼前的这一页页面他已经看了整整半个小时了。

他本来以为空调坏了不是什么大事,顶多热一点,还有冷气扇让他凑活凑活,熬到物业修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显然他现在想把自己动手修空调的时间来完成工作的美好计划的实现几率几乎是百分之零。哦看看,那个小家伙又提着拖把从自己面前走过去了。打扫卫生不是坏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也可以理解,但是至少要换条长裤子。因为一个16岁男孩腿的漂亮程度从没有进入过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当这个事实摆在他的面前时,这俨然成了一个棘手的严重的让无法让他专心工作的问题。

“Zach。”Owen终于开口说。

“干嘛?”正擦着音响的Zach转过头来。

Owen看着朝他扭过头来的Zach,下午的阳光从他散在额头前的刘海里照进来,让他白皙又年轻的脸蛋仿佛蒙上了一层发着光的绒边,一秒钟后Owen把目光从Zach潮红的脸蛋上移开后,终于开口问,“......你冷吗?”

Zach立刻挑起了眉毛,对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投以了一个惊奇的白眼,“今天93°F,你猜猜?”

“所以,过来Zach,吹吹风扇,别忙活了。”Owen接着说。

“如果你能让音响上少落两层灰尘的话,我早就能坐下歇歇了。”Zach扭过头去仍旧专心致志地对付着面前的音响,“我可不想在任何时候看见有蜘蛛从我面前爬过去了。”Zach一本正经地说着,对Owen的懒惰表示出深深的鄙夷和憎恶。

“过来歇会,一会儿我帮你干。”Owen仍旧劝说着。

Zach扭过头来怀疑地看着他,“真的?”

“真的,我拖地我擦玻璃我洗菜。”Owen发誓。

“好极了,”Zach扔下抹布,拿起旁边的手机在Owen旁边坐了下来,“看来今天的太阳要从东边落下了。”

好极了。Owen也在心里说,就在Owen以为已经暂时解决了问题,打开界面准备重新投入工作的时候,只听茶几上”啪啪”两声,等他转过头去,Zach那两条穿着非常短的短裤的腿已经大方自然的搭在他跟前的茶几上了。这让Owen不得不再次痛苦地把脑袋埋进了掌心里,他头疼的揉着自己的脑门,忍不住再次瞥了一眼旁边那两条无辜静止却杀伤力极大的来自一个16男孩的下半身肢体。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对美好肉体的欣赏这是无可避免的人性本能,但是当这个对象是自己十六岁的大外甥的时候,一切就变的复杂并且不容乐观起来了,毕竟他已经当了三十年的直男,并且还有一个能穿着高跟鞋上天入地的女朋友,虽然他们已经四天没有联系了,还是五天?但这也不能让他忽略眼下这个严肃的问题。

“Zach。”Owen终于再次开口了。

“嗯?”Zach盯着自己的手机。

“……你现在冷了吗?”Owen再次问。

Zach歪头看着他挑起眉毛,再次向他投以了一个惊奇而冷漠的白眼,“今天要玩猜一猜的游戏吗,Sir?”

然后Owen把脸扭开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再次开口,“你打球需要一个好膝盖。”

“嗯。”Zach点着手机。

“现在很多年轻人的膝盖和关节都不太好。”Owen继续说道。

“嗯。”Zach点开了一个新的页面。

“你知道这是为啥吗?”Owen接着问。

“为啥?”

“因为,”Owen沉了沉声音,“现在的年轻人总是穿得太短了。”

“哦。”Zach终于从手机屏幕上抬起了头,看着Owen眨了眨眼睛,“所以呢?”

“所以......”Owen看着Zach突然对上自己的眼睛,“所以,”Owen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还是去修空调吧。”

Zach斜眼看着Owen提着工具箱上楼的背影,咬着嘴唇在Cara和Blue的信息下,“有进展吗?”回复道:“当然了。”家务,当然,他平时当然也会做,虽然那是在他妈妈咆哮的怒吼下,所以他为什么要把一整个下午花在收拾屋子上呢?因为他要在Owen面前晃他的腿,至于为什么他要晃自己的腿,因为他会因为Owen的表情而开心一整个下午,所以他现在放下手机,拿起了旁边的抱枕,把自己发红的脸颊和忍不住的笑声一同埋进了枕头里。

他的一整个鼻腔里都是枕头被柠檬清洁剂洗后在夏天的阳光里晒干的赤热又甜腻的味道。

***

“想什么呢?”

Owen回过神来,看着走过来的Barry,“Oh,hi Barry。”他一边吹起口哨,一边抬起胳膊按起手里的响片,Blue领着几个其他迅猛龙朝他跑过来,”Hey,我的好姑娘。”Owen抚摸着Blue的下颚笑着说,暴虐龙事件虽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但他和他的迅猛龙之间却超乎寻常的亲密起来,甚至在Owen在场的时候它们不会随意对人类进行攻击了,至少对喂养它们的熟人来说是这样,比如Barry。

Barry看着正亲昵的在Owen掌心蹭着脑袋的Blue,笑道,“我看着你在这发呆要有15分钟了,Owen爸爸,在想我们的女超人了?”

“这倒没有,”Owen拍了拍Blue的脖颈,让他们回到笼里,“我在想我外甥。”

Barry按着按钮关上笼门,跟在Owen身后,“你外甥?住在你家的那个?”

“嗯,”Owen点头,“我弄不明白他有时候在想些什么,”他看身边的Barry一眼,“你有外甥吗?”

“有啊,上高中了,”Barry撇撇嘴,“一米八几的个子230多磅,每次来我家都得吃完我半个月的囤货,他除了吃你也不用弄明白他想些啥。”

Owen瞥了他一眼,“哦,那我外甥比你外甥好看多了。”

“我见过那个帅小伙,和他弟弟开跑了老吉普,”Barry笑着拍了拍Owen的肩膀,“其实你不用弄清这些高中生的脑袋里在想什么,你要想讨他们喜欢,弄清他们喜欢什么就行了,就像我外甥,他就喜欢吃,别的他也不在意。“

“喜欢什么?”Owen皱起眉毛,这几天几乎都是Zach在做饭,他觉得他至少得找点东西让他外甥开心,但是他也不知道Zach喜欢什么。

“Hi,Tom!”Barry高声喊道。

Owen循声望去,看着Tom怀里抱着几个小狗正往这边走,脚后面还跟着两只,“哪来这么多小狗?”Owen问。

“老乔治养的八哥生的,他死了这些小狗也没人照顾了,Tom他们正问着有没有人愿意收养,要不就都要送救助站了。”barry说着蹲下来看着一只跑到他脚边的小狗。

Owen也蹲了下来,看着草地上正看着他俩的小八哥,“你说高中的小男孩会不会喜欢这个?”

“小孩都挺喜欢小狗的,你看看,多可爱。”Barry把草地上的小八哥抱起来。

Owen看着小八哥盯着自己又圆又大的黑眼睛,咧嘴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Owen回到家的时候,Zach才到家没十分钟,刚刚把刚买的西兰花放进水池,托Blue和Cara的福他已经提早过上了已婚的家庭煮夫的生活。他听着门口的动静,放下东西走过去,“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他看着Owen脱下外套,然后从怀里抱出来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

“小狗?”Zach睁大眼睛看着Owen手掌心里的小家伙,“你从哪儿弄来的?”

“公园里的。”Owen看着Zach惊喜的表情笑着说,“它现在是咱们家的一份子了。”

“真的?”Zach把小八哥从Owen手里抱过来,要知道他妈妈可一直不准他和Gary养狗,他每次都只能看着Cara和Blue家的小狗干瞪眼,“它怎么这么小?”Zach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八哥,它还没他的巴掌大。

“它还不到一个月。”Owen走进来,“她妈妈一下生了六七条,母乳竞争激烈,她是个抢不上奶的小可怜。”

“那我们要怎么喂它?”

Owen从包里掏出一罐狗奶粉,“我买了奶粉。”他看着Zach盯着小狗目不转睛的样子,笑着问,“喜欢吗?”

“当然!”Zach叫道,他看着手心里温暖的小家伙,“她的眼睛可真大,”他抬起头看了看Owen,“比你可爱一万个。”

“当然,我是帅。”Owen说。

Zach把小家伙举起来,看着它毛茸茸软乎乎的小爪子,“我们要给它起个名字。”

“名字?”Owen想了想,“Red,yellow,black也挺帅。”

Zach立刻朝Owen翻了个白眼,“这些都是Blue曾经的外号,你想也别想。”

“那你说叫什么?”

“灭霸。”Zach回答。

Owen挑起眉毛,“这名字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Zach笑着看着Owen,“你孪生兄弟的终极反派boss,他把你兄弟打的头破血流,你给它喂奶,哦,简直让你捡了个大便宜。”

“别把我和那个红夹克的小子扯在一块。”Owen皱起眉毛表示抗议。

“那也可以,”Zach看着怀里的小八哥撇了撇嘴,“那就叫比尔盖茨好了。”

“啥?”Owen拧起眉头,“比尔盖茨?”

“对啊,”Zach看着Owen一脸认真,“吉利富贵,指不定哪天叫着叫着我就成了世界首富了呢。”

“那你怎么不叫它巴菲特?”Owen看着蜷缩在Zach怀里的小家伙,“它还是个姑娘,还不如叫Red。”

“我说了算,”Zach抱着小狗边走边说,“灭霸·比尔盖茨,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Owen跟上他,“你确定?要不叫Pink......”

“哦,我们的担心简直是多余的,Zachbaby,两小时不见,你已经过上了三口之家的已婚生活。”Cara的对话气泡在灭霸·比尔盖茨的照片下面蹦出来。

“你还是我们那个16岁的Zach吗?”Blue紧接着说。

Zach决定不理他俩,他握着鼠标关上自己的桌面,因为宠物店的人给他发短信来了,他拿着手机在被Owen放的广播所淹没的门铃声里走下楼梯,小跑到门口,把一整个小狗套装从送货员那提了过来,他签完字关上门,蹲在地板上,把灭霸·比尔盖茨的新窝拆了出来。

“Owen。”Zach把棕色的小狗窝放在地上,又厚又软摸起来就很舒服,“Owen,灭霸呢?”他把骨头形状的小狗枕头也拆了出来,放进窝里,又喊了一声,“Owen?”Zach在仍旧毫无回应只响着广播声的空气里站起来朝沙发走过去,“Owen?灭霸?比尔盖……”

哦,Zach看着沙发上的一个大人和一只小狗,夏日黄昏慵懒的阳光落在他俩身上,大家伙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小家伙趴在大家伙的肚子上也睡着了。Zach绕到沙发前弯下来腰来,忍不住拿起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把Owen扣在胸膛上的书拿了下来,灭霸在他的动作里抽了抽自己的小耳朵。

然后他盯着Owen隐隐冒着胡茬的脸轻轻地蹲了下来。放着的广播在静谧的空气里换了一首新的旋律。

“I really wanna stop

我很想停下

But I just gotta taste for it

但我忍不住要去“品尝”你

I feel like I could fly with the ball on the moon

(我觉得我像在月球上漂浮的气球)

So honey hold my hand you like making me wait for it

握住我的手亲爱的 让我再难心等待

I feel I could die walking up to the room, oh yeah”

我已经迫不及待走进那房间

Zach看着他,轻轻笑起来,然后鬼使神差地凑了上去。他睁开眼睛,看着Owen脸上自己刚刚吻上的地方,飞快地站了起来,一溜烟的跑上了楼。

“But I need to tell you something

但我要告诉你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喜欢你)

Owen慢慢睁开眼睛,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低头看了看趴在他肚皮上也醒了过来正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灭霸·比尔盖茨,轻轻抬起手在广播的音乐声里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他想他或许一时半会没法解释自己飞快地心跳了。

Oh, did I say too much?

哦 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I'm so in my head

我脑子里都全是关于你的事

It's like everything you say is a sweet revelation

你所说的一切如同甜蜜的暗示

All I wanna do is get into your head

(占据你的内心就是我的全部要求)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And I want you, do you want me, do you want me, too?

我渴求着你 你是不是也在渴求我?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超喜欢你

这是Zach住进Owen家的第六天,他收获了一只小狗和一个吻。

而Owen,这是Zach住进他家的第六天,他收获了和灭霸·比尔盖茨和与灭霸·比尔盖茨之间的第一个秘密。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tb现货拍下即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评论(1)
热度(22)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