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侏罗纪世界】姨夫Owen/大外甥Zach MY UNCLE 8.0不甜不要老夫少妻

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第八章

“汪?”灭霸停在书房门口歪着小脑袋看着眼前突然消失的人影,疑惑地发出低低的叫声。

“嘿!”只听地板一震,Owen突然从门后面蹦了出来。

灭霸看着眼前伴随着剧烈的地震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紧接着挣扎着胖乎乎的小短腿连滚带爬的跑向了对面走过来的Zach。

Owen看着吓坏了的灭霸飞快地晃着自己圆滚滚的小屁股钻过迎面走过来的长腿底下,打小报告似的蹭在了Zach的腿边,Owen看着Zach笔直的仍旧穿着那条短裤的腿,哦好吧他现在竟然有点羡慕能从那双腿底下钻过去的小胖子了。

“过来,小家伙。”Zach弯下腰来把脚边的灭霸捞起来抱在怀里,然后朝着Owen翻了个白眼,一边给吓坏了的比尔盖茨顺着毛一边说,“你多大了?它可不是Blue。”

“你给它起了这么霸气的名字,还不能让我和它玩玩?”Owen看着抱着灭霸朝自己走过来的大外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Zach最近的画风总仿佛沉浸在泰勒斯威夫特或者卡莉吉普森的mv里,阳光总在他脸上打转,是谁给他眨动的睫毛加了慢动作的特效,嘴唇看起来都是亮晶晶的,哦亮晶晶,Owen眨了眨眼,立刻把那个想法踢出了自己的脑子,忘了嘴唇和“亮晶晶”这个该死的娘炮的用辞。

“就不能换个成熟点的游戏吗,先生?”Zach斜眼看Owen。

“看在它才一个月的份上,我觉得这个游戏已经超龄了。”Owen厚脸皮的辩解道。

Zach看着Owen面无表情的挑起了一边眉毛,“好极了,你自己解决早饭吧。”

“等等,Zach,”Owen连忙叫住自己的外甥,投降道,“我不吓它了还不成。”他拉住Zach,“你不能让我饿着去开会。”他会在那帮带着眼镜的老先生的口水下无聊死的,看看,即使他的外甥偷偷亲了他一下,这也并不能代表什么,他在家里仍旧没什么地位,在Zach眼里他仍旧比不上那只装可怜的小东西。Owen低头看着那个趴在Zach怀里瞪着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正无辜又可怜的望着自己灭霸·比尔盖茨,可真是人狗歧视,他现在有点后悔把这个小东西抱回家来了,他都没在他外甥的怀里呆过,哦,当然,他也没理由呆在自己外甥的怀里,在他以触犯《未成年保护法》被美国法院起诉前,他决定再次把这个不合适的想法踢出自己的脑子。

“开会?”Zach扬起眉毛,这才注意到Owen身上的衬衫和挂在脖子上的领带,哦这可真是新鲜,Owen的衣橱里竟然还有西装这种衣服类别,他现在可有点好奇这个胡茬猛男穿上西装是什么效果了。

Owen往上勒了勒自己的领带,撇了撇嘴说,“重建大会,新目标,新构想,新安保,老爷子们带着我们表表决心,再不知死活的聊聊新品种,好像他们忘了我们的暴虐龙姑娘,公园开张提在日程上,谁也挡不住他们捞钱的手,估计只有小行星再撞一次地球才能挡住他们捞钱的手和游客们的好奇心了。”Owen歪了歪头,看到Zach正盯在自己领带上的目光,然后他停了停手上的动作。

“我都忘了你升官了,现在要去和老板们一块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了,Claire阿姨也去?”Zach盯着Owen手里皱成一团的领带,皱起眉头忍不住向前一步,把灭霸塞进了Owen怀里。

“你阿姨不去,我俩这方面意见项背,见面就吵架,zac......”Owen抱住Zach塞进自己怀里的灭霸·比尔盖茨,低头看着Zach白皙细长的手指捏住了自己的领带。

“你真的不会系领带?”Zach皱着眉头解开Owen之前打的结问道。

Owen看着认真的对付着自己领带的Zach,闻着他身上发出的淡淡的香味,他和Zach用的是一样的沐浴露,为什么他以前就没觉得这味道这么好闻,“我以前的军装没领带,”Owen看着Zach灵活的手指,低声问,“你怎么会?”

“Grey校服的必须装备,我原来几乎每天都要干这个。”Zach熟练的给Owen的领带打上结,伸手去整平他的衬衣领口。

Owen看着低着头的Zach,望着他低垂着轻轻颤抖着的睫毛,低声问,“你的睫毛为什么这么长?”

“什......?”Zach猛地抬起头对上Owen的眼睛,这才意识到他俩靠的多近,他全身的血液又像烧沸的热水一般瞬间涌上他的脑门,他触电似的猛地收回了整理着Owen领口的手。哦上帝,他的反射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暗恋也能直线降低他几乎要所剩无几的智商了吗!系领带,该死的,一个模版般存在的言情套路,Cara和Blue已经成功的把他变成了一个未婚的未成年贤妻良母家庭主妇!

“弄好了?”Owen看着突然收回手去的Zach,“我怎么还觉得有点不舒服?”他看着脸色发红的Zach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Zach看着自己刚刚打好又被Owen扯松的领带,瞪着他拧起眉毛,“我刚弄好。”

“我觉得有点不舒服。”Owen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你再帮我弄一下。”

“你自己弄!”Zach瞪着他。

“我系不好,”Owen把趴在自己手心里的灭霸往上抬了抬,“我抱着灭霸呢。”

“那你先把它放下!”

“我看不见领子后面,”Owen盯着Zach气恼的小脸,催促道,“快点,我一会儿该迟到了。”

Zach瞪着眼前这个不会系领带的中年男人,终于在Owen再一次的催促下,不情愿又难为情地把手伸了过去,把刚才被Owen扯松的领带重新系好,用手指把那些衣领上褶皱理平。

Owen低头笑着看着给自己打领带的Zach,看着他在阳光下早晨阳光下发亮的皮肤,轻声说,“你的睫毛真的很长。”

Zach捏着Owen领带的手停了停,他抬头看了一眼笑着的Owen,拽着领带猛地一下就把领结恶狠狠地勒紧了Owen的喉咙,接着在Owen的咳嗽声里,一把抱过Owen手里的灭霸,头也不回的转身进了厨房。

突然经历了一次瞬间转移的灭霸,在天旋地转的世界里抬起自己可怜的小脑袋,迷惘的望着自己年轻的小主人通红的脸上紧皱着的眉头,不知道在这一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只能低低哼唧着把小脑袋委屈的靠在了身前的胸膛上。

  Owen把盘子从水池里捞上来,歪头看着换上牛仔裤的Zach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边拧上水龙头一边说,“我今天估计开完会儿就没什么事儿了,我早回来会儿去学校接你?”

Zach从楼梯上跳下来一路小跑过来,灭霸扯着小嗓门追着Zach的脚后跟跳下台阶,Zach在茂密的巴西木旁边停下蹲下来挠了挠小家伙的脑袋,“不用,晚上我和Blue还有Cara出去玩,晚会儿回来,你俩自己解决晚饭吧。”

“去玩?”Owen把拉开柜门把盘子放进去,“去哪儿?”

“青少年的秘密,不告诉你。”Zach歪过头去看着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的Owen把碗碟放进橱柜里,哦他还以为这种西装精英和居家猛男的搭配只能在电影里看到呢。

“几点回来?”Owen关上柜门,甩了甩手上的水,转身看着正给灭霸挠着肚皮的Zach。

“玩累了就回来,难道我还有门禁吗?”Zach看着Owen眨了眨眼睛。

Owen微微皱起眉毛,把袖管撸下来,“十点以前回来,我去接你。”他看着Zach稚嫩的小脸又补充道,“记住你们还没到饮酒年龄。”

“哦,你现在看起来可真像我爸。”Zach站起来朝Owen笑着撇了撇嘴,“不过我一向不听我爸的话,难道我喝了酒,回来还要挨打吗,Owen叔叔?”

“我会揍残那个卖你们酒的伙计。”Owen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并不打算透露实情的外甥。

“你们到底去哪儿玩?”

“我会在十点以前回来的,”Zach承诺道,鉴于Owen这像极了他爸爸的语气,他可不打算把地点告诉他,他抬起腕表看了一眼,催促道,“你怎么还不去上班,你要迟到了。”

“所以你们到底去哪儿?”Owen皱着眉头,并没有打算放弃这个问题。

“哦天啊,楼上卫生间的水龙头我好像忘了关了!”Zach说着就往楼上跑,边糊弄道,“你先去穿衣服,回来我就告诉你了。”

Owen看着自己的外甥,又低头和灭霸·比尔盖茨对视了一眼,只能拧着眉头回到卧室去拿自己的外套。

Zach提着自己的背包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已经穿戴整齐正在客厅里等着他的Owen忍不住的睁大了眼睛,哦上帝这真是幸福的一天,哦不不不,矜持点Zach,别让自己就像看到了脑仁的无脑僵尸,很好,Zach,就是这样,就像欣赏一本3d1:1尺寸的《GQ》封面杂志一样风轻云淡波澜不惊,没什么不过是一张会动的封面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哦,这个封面gif把眼睛望向我了,一个人性化而生动的Gif,Zach在心里评价道。然后他微微低下了头,躲开了Owen的目光,痛苦而绝望地捏紧了手里的背包,该死的别跳了!他在心里对自己的心脏大吼道。

“你们到底去哪儿?”Owen看着走过来的Zach仍然没忘了他的中心问题。

Zach走过来把把灭霸抱起来,把小家伙和充好的奶粉一起塞进Owen怀里,“你以后最好不要穿西装。”他闷声闷气的说。

“为啥?”Owen挑起眉头,“我觉得我比那个红夹克的小子帅多了。”

“因为,”Zach突然后退了一步,突然掏出手机对着Owen摁下了快门,“因为我要把这张照片投给‘年度十大最蠢中年男人’的比赛了,”他朝着Owen晃了晃手机,“奖金非我莫属了。”

“真的?”Owen深深拧起了自己的眉头,“我不比那个红夹克的小子帅?”

“当然不,他比你帅一百个。”Zach坚决道。

“真的?”Owen看着自己的外甥,仿佛无法接受这个答案。

“真的,你为什么还不走?”Zach弯下来腰来飞快地在灭霸的头顶上亲了一口,“晚上见小家伙,你记得要喂它奶粉,而且离你的龙圈远一点。”

“不是,你是说真的?”Owen仍旧无法接受Zach觉得那个二百五的红夹克小子比自己帅的事实。

“当然,真的!你快走!”Zach说着就把Owen往门口推。

“嘿,你还没告诉我你晚上到底去哪儿?”Owen刚说完这句话,防盗门就“砰”一声在他背后狠狠地关上了。Owen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铁门,不可置信又垂头丧气的拧起了眉头,他低头把目光望向怀里的灭霸·比尔盖茨,“你说他真的觉得我没那个红夹克的小子帅?”

灭霸·比尔盖茨看着看着自己年长的主人,瞪着又黑又圆的大眼睛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回答道,”汪?”

Zach靠在身后的防盗铁门上,低头看着自己手机上的那张照片里西装革履的Owen抱着一只小奶狗和一个粉红色的奶瓶。当然,是真的,Zach捏着手机捂住自己整个烧起来的脸颊,真的,真的超级帅。

BGM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Boyce Avenue

***

“所以呢,还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吗?”Cara咬着吸管冷眼瞧着Zach,“别想瞒着我俩Zachbaby。”

“并没有。”Zach回答,系领带这事儿不能说,他不能更加生动形象的塑造自己言情小说般无知少女的脑残形象了,而且这也不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Cara盯着Zach的眼睛看了五秒钟,把瓶底的饮料一吸而尽,“好吧,我相信你Zachbaby,毕竟你亲了他的第二天,整个人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磕高了的笑容都在向我们传递着一个好消息,‘我亲了他!!!!!!!!!!!!!!!!!!’”

“你那天把球扔进了自己的篮筐,三次。”Blue补充。

Zach把目光从驻唱歌手的身上移向他俩,并且翻起了一个标准的力量十足的白眼,“我只是看错了。”

“但愿Zach,我将代表全队被你认错的队员向你发来歉意,是我们错怪了你,虽然我们并不能理解你最后为什么成了对方那支全是黑人男孩队伍里唯一的白人队员。”Blue沉痛的说。

“哦,死了这条心吧,”Cara朝Zach翻着白眼,“我们是按hip-hop参选的。

“所以,我亲了他,你们满意了吧。”Zach受不了地说。

“当然不。”Cara无情的冲Zach摇了摇手指,“他醒了吗?他看到你亲他了吗?你们舌吻了吗?如果没有,honey,请不要和我说‘满意’这两个字。”

“舌吻。”Zach把目光从一个姑娘丰满的屁股上转回来,他艰难的皱起眉头咽了口唾沫,“我想我一时半会没法把这个画面从我脑子里踢出去了,”他站起来,“我觉得我得去厕所消化一下。”

“祝你用餐愉快。”Cara和Blue一同说。

Owen放下遥控器,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8:46,距离他上一次看表的时间过去了1分钟43秒,距离他再上一次看表的时间过去了三分十五秒。他看着电视上半点也没看进去的画面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门,Owen扭头看了着窝在他旁边已经要睡着了的小家伙,问道,“你饿吗灭霸?”

灭霸·比尔盖茨睁开眼睛看了看他。

“我要饿死了。”Owen接着说,“你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他不是说十点以前回来吗?他现在是不是该打电话让我去接他了?”

灭霸瞅了他一眼,然后又把眼睛闭上了,那表情仿佛在说,拜托伙计,现在还不到九点。

“好吧,我去找点吃的。”Owen看着灭霸不怎么想搭理他的样子,从沙发站起来,走到厨房,拉开了冰箱,在一个小时前他已经吃完了冰箱里仅存的熟食——昨天剩下的半块披萨,而眼下他盯着一冰箱色彩各异的蔬菜和生鲜肉类,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把这些东西弄熟的自理能力,毕竟吃过了Zach做的饭以后,他不会再对自己的手艺提起来任何兴趣了。Owen毫无收获的关上冰箱门,他低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脚后面的灭霸·比尔盖茨,“咱俩得挨饿了灭霸,你妈什么也没给咱俩留下。”他瘪着嘴说,“是不是到九点了?”然而他墙上挂钟的分针才指上数字10。

Owen没精打采的走出厨房,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屋子,一会儿不见这屋子什么时候又变得这么大了?不能这样,Zach需要自己的空间,他不能像个把女儿送出去的可悲父亲,他得找点儿事儿去干,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放在耳边。

很快Thor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你干啥?”

“你在哪儿,我闲得难受,我找你去。”Owen顺着灭霸背上的毛说道。

“别来,我忙着呢。”Thor毫不留情地拒绝道,“你外甥呢?”

“出去玩去了。”

“哦,怪不得,我说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呢。”Thor的饱含深意的说道。

“你有啥可忙的,你除了忙Loki也没啥正事了。”Owen嫌弃地揭穿道。

“你算说对了,我要去过二人世界了,再打我把你拉黑了啊。”

“诶等等,”Owen皱着眉头叫住他,“你说这都九点了,他咋还不回来了,现在的小孩都能去哪儿玩?”

“我哪我知道。”索尔说,“反正没啥好事儿,上个月我妹妹跟我说她晚上去同好读书会学习,回头我就在酒吧逮到了她。”

“Zach还没到饮酒年龄。”Owen立刻严肃的拧起了眉毛,

“当然,咱们当初到饮酒年龄了吗,少干一样坏事了没?”Thor笑着反问道,“要不我去问问loki,帮你探索一下年轻人的世界。”

Owen想了想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你少臭显摆,挂了。”

“你干啥去?”

Owen站起来把钱包掖进兜里,“我去接他。”

“你还真去,”Thor接着问道,“你真和Claire分手了?”

Owen急匆匆地的提上鞋,“挂了,回头再说。”

“滚吧,我保证不第一个去法院告你。”Thor说完收了线。

Owen把手机掖进兜里捞起桌上的车钥匙,对着屋里唤道,“走了灭霸,咱们去接你妈妈,哦不,”Owen按灭顶灯的开关,改口道,“你哥哥。”

Owen坐在车里,找到Zach妈妈当时发给他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个什么劲儿,得意洋洋的发动起了车子。

***

Blue拿起桌子上桌子上震动的手机,迟疑的看了看屏幕上的陌生号码划开了绿色的剪头,“喂?”

Cara斜眼瞧着Blue接起电话,紧接着Blue嘴里的下一个单词就立刻让她亢奋了起来。

“Owen?”Blue惊奇的挑起眉头。

“Owen?!”Cara立刻从高脚椅上坐了起来。

Blue捂住话筒,小声地对Cara说,“他问我们在哪儿,要接过来Zach。”

“哈哈哈哈哈哈!”Cara的两只眼睛立刻金光闪烁,兴奋异常地拍着桌子,激动道,“快快快快快,快点告诉他!”

Blue放下手机,心照不宣的和Cara相视一笑,“他说他一会儿就过来。”

Cara亢奋的撸起袖子,“老娘的社会实践作业总于有着落了!”

然而此时此刻,Zach正在盥洗池前一无所知的洗着手。

Zach擦着手,抬头瞧了瞧镜子里的自己,其实这就是家运营正规的小酒吧,今天来这儿实际上是因为Cara瞧上了这儿的一个驻唱,可惜今天好像没轮到那个兄弟上班,虽然他们偶尔也会搞点儿酒之类的,好吧,比偶尔多那么一点儿,毕竟拉拉队队长,四分卫加上篮球队长这种青少年组合听起来就不像是“好孩子联盟”。叛逆的青春期,一辈子就一次可不能辜负不是吗。

Zach扔掉纸巾,往头顶撸了撸他散在额前的刘海,转身走出了盥洗室,当然他们从来都不会主动去惹事儿,毕竟他们都有原则傍身的有志少年,跟那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热爱四处像动物一样圈划地盘的战争分子可不一样。但生活总不是一帆风顺的,并不所有人都像他们一样三观端正独立一方,意外总是偶有发生,就比如现在。

Zach走出拐道,迎面就看到了几个又高又壮的身影从门口挤了进来,Zach瞅着那几个身影翻着白眼坐回了自己的高脚凳上。

显然Cara也发现了这几个人影的出现,咬着吸管翻起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哦,我安宁的夜生活要一去不复返了。”

“啥?”Blue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来,然后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方桌周围的身影,也难以抑制的翻了翻眼睛,“好吧,幸运之夜。”

Zach探身接过服务生托盘上递过来的饮料,百无聊赖地抬眼看了一眼身旁这几个目光炯炯的不速之客,“哦,晚上好呀兄弟们,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吗?”

“来来来,坐下来吧,Aaron,”Cara大方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座椅,甜甜的微笑道,“准备好接受我的第一千零一次拒绝了吗?”

“Cara,你和Aaron的事儿早就两清了。”另一个金毛的大高个开口了。

“哦真的吗,太好了,所以那就请不要再继续来骚扰我了好吗,sweety?”Cara满脸怜爱的说。

Zach和Blue交换了个眼神,这四个男孩都是隔壁的隔壁高中的橄榄球队里的队员,而那个叫Aaron的棕发男孩和Cara就是因爱生恨的典型范例,经过一年对Cara执着的追求后,他们的关系成功发展成了见面就掐的仇敌典范,其实这怨不得别人,当Cara准备答应他的时候,却让Cara撞见了他和别的女孩去看电影,或许那可能真是个误会,但像Cara这种风一样的女子眼睛里可揉不得半点沙子,只能怪世事难料造化弄人。而旁边那个死盯着Blue的亚洲男孩儿,更不用多说了,他俩就是标准的不打不相识的范本。

Zach抬头瞧了一眼面前这个正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金毛大高个Beck,隔壁高中的橄榄球队长高三的学生,身高几乎要比肩Owen了,一个头目般存在的男孩,自己和他只是不温不火的打过一场和平的友谊篮球赛,没有任何叛逆少年的渊源范本可以靠拢在他俩身上,但是这个兄弟永远,永远,永远喜欢和他过不去。

哦,你说还有一个人?那不重要,以他们三个人为中心的小团体力总是有无数个小喽罗围着他们转,他长得既不帅也没啥本事,管他是谁,青少年的世界总是这么残酷。

“好久不见,Zach。”Beck毫无友好之情的对Zach打了个招呼。

“是啊,太久了,距离你上次扎爆了我的车胎才过去了漫漫一天而已。”Zach翻着白眼撇了撇嘴,“当然如果能是再也不见我就更开心了。”哦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隔壁那个私立高中堆满了不学习纨绔子弟,这位仁兄就是其中当居前十的脑残富二代,Zach斜眼看了一眼墙角的彪形壮汉,出门还要带保镖,这种赶比明星的派头,哦,Zach受不了翻着白眼把送到嘴边的杯子放了回去,我要吐了,Zach在心里说。

“我不定时来看看你的惨样,我可过不舒坦。”Beck歪嘴说

“看来没有什么心理医生能拯救你了,Beck。”Zach面无表情的站起来准备去换一杯饮料,看起来压根懒于应付他,“愿上帝与你同在,祝你好运先生,不要放弃治疗,世界总是美好的。”Zach擦过Beck的肩膀倾身过去叫住服务生,“Hey,小姐,麻烦帮我......”

“你身上是什么味!”他的话还没说完,手里的杯子就被Beck大吼着打碎了。

这突然的变故让双方的气氛瞬间剑拔弩张起来,酒吧里的其他人也停下来看戏似的等着他们的下文。

“你他妈抽的什么风?”Zach莫名其妙地瞪着Beck。

“你他妈竟然是个同性恋!”Beck突然高声叫道。

“什么?”Zach捏紧了拳头。

Blue立刻从凳子站了起来,冲到了Beck面前,“你他妈如果想打架的话,最好一会儿别哭着鼻子喊妈妈!”

Beck指着Zach讽刺的大吼道,“你身上都是老男人的古龙水味!”他看起来气急了,就像是个被同性恋上了似的歇斯底里的恐同分子,“难不成你找到了个糖爹吗,你简直是个恶心的垃圾!”

古龙水?Zach皱着眉头,什么狗屁古龙水,哦,等等,他想起来了,昨天他们出门买东西Owen抱着灭霸玩,一个不留神这个神勇的小家伙灭霸·比尔盖茨就干了一件连她的迅猛龙姐姐们都没有干过的事情,尿在了Owen身上,当时车上也没有别的衣服可换,他就拿车上那个不知道几百年前的香水瓶往Owen身上喷了喷凑活了一下,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蹭上的。哦,这个傻逼可真他妈长了个狗鼻子。

“怎么Zach,被我说中了?”Beck冷笑道,接着他突然一巴掌打在了Zach的屁股上,“这样让你舒服的想哭吗Zachbaby?”

时间猛地一滞,就在他还没来得及举起拳头的瞬间,突然冲过来一个人影一把揪住了Beck的领子一把把他撂倒在地,酒吧里的人声立即沸腾了起来,紧接着Zach看着墙角的两个保镖飞快地冲了过来。

“哦,老天,Blue你别过去!”Cara拉住抬起拳头要扎进人群的Blue,压根还没弄清楚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仿佛一瞬间,整个酒吧就彻底乱做了一团,Zach在玻璃破碎的声音,咆哮的咒骂声和女孩们惊恐的尖叫声中,惊慌地挤进混乱的中间,“Owen!”

“什么?Owen?”Cara听到Zach的喊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快报警!”Zach焦急地吼道,那两个训练有素的专业保镖,他简直不敢想。

Zach慌忙地挤进人群,“我的上帝……”他看到酒吧暗紫色的灯光下一个保镖双眼紧闭的躺在一堆碎玻璃碴上,而另一个黑衣保镖,他的衣领被Owen紧紧揪在手里,鼻梁上狠狠挨了Owen一拳,就当Owen的拳头即将再次落在这个保镖的脸上时,酒吧里赶来的几个保安及时拉住了他,而旁边刚从地上爬起来的Beck仿佛压根没反应过来这几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想不用报警了......”Zach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Cara也挤了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仍旧火气冲天的Owen,默默地放下了拨好了911的手机,“我觉得也是......”

Blue站在Cara的旁边,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他俩同时深深抽了一口气,“Your uncle is really so hot……”

Zach也深深吸了一口气,“I think so ……”

“我是不是说过你还没到饮酒年龄!”Owen看起来还是生气极了,火冒三丈地质问着Zach。

“我没喝酒!”Zach也不服气的大声道。

“那你跑这儿来干嘛?你刚才是打算和那个小子动手吗?你没看见他带了保镖?要不是Blue告诉我你在这儿,你是打算让我去警局领你,还是去医院接你?!”Owen发火的声音噼里啪啦的砸下来。

”Blue!”Zach恶狠狠地瞪着边上的叛军。

“跟我没关系!”Blue立刻举起双手,“主要是car......”他还没说完,就捂着自己的大腿萎了下去,然后Cara满意的收回了手。

“你少看他,”Owen伸手接过女店员颤巍巍递回来的银行卡,然后一把赔偿的账单在手里狠狠捏成了一团,“以后没我的允许你晚上别想出来!”

“凭什么!”Zach不服气地反驳道。

“凭什么?”Owen皱着眉头看着他,“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给我去车上等我。”Owen回过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Blue和Cara,丝毫没有网开一面的打算,“还有你俩,在这儿等着,你们爸妈马上就过来。”

“Oh god……”Cara和Blue绝望地捂住了脸,真是一个火辣而残忍的叔叔。

Zach不情愿地拉开车门,副驾驶座上的灭霸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扑到了他的怀里,他抱着灭霸气鼓鼓的坐进车里,摇下车窗,看着救护车接走了那两个保镖,不知道Owen和Beck的爸爸说了什么,没人喊警察介入,Beck最后也只能顶着一个肿了的右脸在他爸爸的训斥下灰溜溜的坐上了回家的车。最后他看着和Cara还有Blue的爸妈谈完之后的Owen往车这边走过来,立刻气呼呼的把目光转向了一边。

Owen拉开车门坐进车子,看了一眼旁边抱着灭霸生闷气的Zach,皱起眉头问:“那混小子到底说什么了?”

“没什么。”Zach固执地看着窗外。

“那你为什么要和他动手?”Owen看着Zach执拗的样子,觉得自己的气也消了一大半。

“不为什么。”Zach仍旧闷声闷气地答道。

Owen看着Zach的后脑勺,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你就不能扭过头来看我一眼?”

“不。”Zach言简意赅。

“咱俩到底是谁该生谁的气?”Owen一边说着,一边头疼地拉上了安全带。

“我不想和你说话。”Zach仍旧坚定立场的望着窗外。

Owen看着自己的外甥,“你在生什么气,咱俩到底是谁犯错了?”

“当然是你!”Zach扭过头来瞪着Owen,“Beck是高中生你怎么能和他动手!”如果Beck有个三长两短,Owen肯定要有吃不完的官司。

“我看他驾照了,他早就成年了。”Owen看着Zach因为生气而发红的小脸回答道。

”可是你当时根本不知道!”Zach皱着眉头说。

“你觉得如果我当时如果知道,我还能让他站着走出这个门?”Owen毋庸置疑的说,“你和那个混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他除了打你屁股还碰你哪儿了?我当时就该直接揍晕他。”Owen想到那个混小子还是觉得不解气。

“哪儿都没有,闭嘴!”在Owen嘴里听到自己被别人被打了屁股,还不如直接给他一拳。

“所以你还要继续生气?”Owen看着他问。

“当然,”Zach白他一眼,又把脸扭向了一边,“你这两天别想吃我做的饭。”

“为啥?这跟饭有什么关系?”Owen无辜地皱起眉头,“你犯的错,我替你打架,挂彩就算了,最后为什么还是我没饭吃?”

“挂彩?”Zach扭过脸来,拧着眉头上下检查着Owen,他这才注意到Owen的胳膊上被玻璃划了个不小的口子,过了这一会儿血都凝住了,“你怎么不早说?把后备箱打开。”

Zach拿着后备箱里的小医药箱回到车上,晃了晃手里的小铁瓶把喷雾喷在Owen的伤口上。

“嘶,”Owen吸了一口凉气,“疼。”

Zach抬起头来瞧了他一眼,“活该,救护车来的那会儿你干嘛去了。”

“我当时正在忙着批评教育你。”Owen不知死活的说,然后他的胳膊就更疼了。

Owen看着Zach额前微微颤动的刘海,低声问,“你和那个混小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没怎么回事儿,”Zach低着头盖上喷雾的塑料盖子,把纱布从医药箱里拿出来,“他是隔壁高中的,和我门打过一场比赛,他们输了,然后他就开始找我麻烦搞恶作剧,带着他的小帮派总和我们三个过不去。“Zach耸了送肩膀,“但是我们没真的打起来过,其实他除了脑子有病也没什么别的了。”

“那今天是因为什么?Owen疑惑地问。

“今天,”他把纱布缠在Owen的胳膊上,“我也不知道他抽的什么风,他在我身上闻到了你的古龙水味,然后就想跟我干一场。”Zach撇了撇嘴,“我猜他恐同吧。”

“古龙水?”

“昨天灭霸尿在你身上的时候。”

哦,他想起来了,但Owen发现了另一个问题,那个混小子是怎么注意到Owen身上的古龙水味,又怎么能确定这个味道不是Zach自己而是来自别人的。一个高中的青春期男孩,他可能永远都记不清黑板上的化学方程式,但是你要问他喜欢的姑娘用了什么味的洗发露,他准比谁都清楚。恶作剧,找麻烦,这就跟你上学时永远想去拽班上那个最漂亮的姑娘的辫子一个道理,他简直不能更明白这些青春叛逆少年的心理了,因为他上学的时候也没少干这事儿,他高中喜欢的那个姑娘,就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这让Owen不得不心情复杂的拧起了眉毛,他看着自己全无自知毫无发觉的外甥,想了想斟酌着问道,“那个混小子有女朋友吗?”

“嗯?”Zach奇怪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没有,怎么了?”

“呃,没什么……”Owen看着Zach天真的小脸,“你以后离他远点。”

“我要是不呢?”Zach歪着头看着Owen。

“那你以后除了上学就别想出门了。”Owen态度坚决地说道。

Zach看着他翻了个白眼,把Owen胳膊上的纱布系上,“我看你是不疼了。”

“诶,疼!”Owen立刻装模作样的痛苦的拧起眉头。

Zach翻着白眼把医药箱收起来扔到后座上,“都弄完了,你装什么装。”

Owen看着Zach笑起来,“你不生气了?”

“你想得美。“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气可生,“别跟我说话。”

“那好吧,”Owen撇了撇嘴,边踩着离合边把一旁边的灭霸·比尔盖茨推到Zach腿边,“灭霸,去哄哄你妈妈,我来放个音乐舒缓舒缓气氛。”虽然他自个也不知道Zach能生什么气,难道该生气的不该是自己吗,哦算了,跟个青少年讲什么道理呢。

“你才是他妈妈!”Zach不满的扭过头来瞪着他。

“行,你说啥是啥。”Owen打着方向盘把车子开上马路,“但是你成年之前绝对不能再去这种酒吧了。”

Zach把胳膊撑在车框上,在广播里响起来的音乐里低声说,“我知道。”

“You're insecure

你感到不安

Don't know what for”

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俩晚上吃饭了吗?”Zach在音响中男孩的歌声里问。

Owen握着方向盘看着Zach望着窗外的侧脸,轻轻笑起来,“没有。”

“汪。”灭霸也说。

Zach低头看着自己腿上的灭霸·比尔盖茨,“你汪什么汪。”

“我俩要饿死了。”Owen可怜兮兮地说。

Zach瞥了一眼笑着的Owen,他把目光又转向车水马龙的窗外,“那就饿着。”他的声音混在车厢里的音乐声中,他微微偏开头,可他托着脸蛋的手掌也再没能遮住他笑起来的嘴唇。

“The way that you flip your hair gets me overwhelmed

你轻拂头发的样子令我着迷疯狂

But when you smile at the ground it ain't hard to tell

但是当你微笑的时候不难看出

You don't know oh oh

你不知道

You don't know you're beautiful”

你不知道你如此的美丽

Owen看着托着下巴笑起来的Zach,美洲夏日夜晚凉爽的晚风把他额前柔软的棕发吹散撩到他的头顶上,露出来他饱满又漂亮的额头,街旁路灯昏黄的路灯照耀下来,落在他十六岁男孩儿特有的年轻又漂亮的脸蛋上和他越笑越深的酒窝里。

“If only you saw what I can see

如果你看到我能看到的

You'll understand why I want you so desperately

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拼命地想要得到你

Right now I'm looking at you and I can't believe

此时此刻当我看着你,我仍不敢相信

You don't know oh oh

你不知道

You don't know you're beautiful oh oh”

你不知道你是如此的美丽

Owen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停下来,他看着Zach,不知不觉地把手伸了过去,轻轻撩开了Zach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他在车厢昏暗的灯光里看到Zach转过头来望着自己的眼睛。紧接着,绿灯亮了,Owen踩着油门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驾驶上。Zach摸着灭霸·比尔盖茨温热的小脑瓜,望着车窗外灯火通明的街道。在剩下的路程里,他俩在自己的心跳声里谁都没有说话。整个车厢都淹没在了男孩儿的歌声里和美洲夏日夜晚凉爽又清新的晚风中了。

“Baby you light up my world like nobody else

宝贝没有人能像你那样把我的世界点亮

You don't know you're beautiful

你不知道你如此的美丽

You don't know you're beautiful

你不知道你如此的美丽

That's 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这就是为什么你如此的美丽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tb现货拍下即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评论
热度(28)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