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19.0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19.0


“Somebody mixed my medicine”

有人搞乱了我的药

 

“Somebody mixed my medicine”

有人搞乱了我的药

“You hurt when you sleep”

你睡着的时候痛苦不已

“And you sleep where you lie”

你在倒下的地方睡着了

“Now your in deep and now your gonna cry”

现在你困在深处想要哭泣

“Start to sweat so hold me tight”

我开始冒汗了所以快抱紧我吧

“Somebody mixed my medicine”

有人搞乱了我的药    

“I don't know what I'm on”

我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Somebody mixed my medicine”

有人搞乱了我的药

“But baby it's all gone”

不过管他的呢

“Somebody's in my head again”

某人又开始在浮现在我脑海里了

“Again, again”

一次又一次

伦敦的天空总像是沾上了雾气的塑料膜,劳菲庄园的铁篱高得像城墙把伦敦阴冷又陌生的空气严严实实地圈进屋子里,药片总是又苦又涩,就像玻璃杯里的泰晤士河水,哦,有人在窗口唱歌,是我的小夜莺来了,它从对岸的伦敦眼飞来,来给我讲讲今天看到的笑脸。 

大本钟的钟声敲响了,连白金汉宫的女王也要熄灯啦,我也有点头晕了,我想我得在药效发作前点燃我十五岁的第一支香烟借着月光出去逛逛,仆人在底楼叽叽喳喳的叫嚷,老贵族再没了当年的礼仪了,他们总在我看书的时候打碎我的茶杯。忙碌的查理管家对我微微一笑便再没了影子,我猜他总是会忘了我是谁,我得爬上劳菲庄园的长楼梯啦,它雄伟又庄严,百年的雕刻那是家族普史上的荣耀,可比姑娘手上糖爹送的大钻石要值钱,可贵族们就喜欢折腾人,爬上二楼可要比登上本尼维斯山还值得炫耀,因为我们可总得高高在上。

我推开比利斯特的房门,倾盆而下的冷水浇熄了我的烟,哦该死的诡计,他毁了我的逍遥,我得在明天早饭上报复他,让他吃到世界上最咸的土司,但可不能让人发现了可没有人站在我这边儿啊。

我推了推艾达夫人的房门,那儿又上锁了,不过我可不打算敲门,艾达夫人的舌头抹着响尾蛇的毒液,她的嘲讽我猜是恶魔的封赏,多听上两句我可要难过得睡不着觉,所以我得赶紧走了,离开她那关着秘密的房门远点儿,别忘了祝她长眠。

我的脚下发飘,可我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这门又硬又厚,后面藏着几百年的书籍典宪,还有劳菲家的主人,我总不敢推开它。可我的脑子发懵药片的效力推着我去打开门,我得看看那个男人,然后被他冷漠让我自己的整夜难眠吗,哦说这些都晚啦,我的手已经把房门打开了。烟草的呛味撞进我的鼻腔,昏黄的灯光洒在他伏案书写的钢笔上,我愣在门口,我催着自己逃跑,可地板粘住了我的脚。我害怕的想要闭上眼睛,可他抬起头来看到了我,我想着生冷的责骂要从我头顶上砸下来,我真该跑的,我真该跑的,我忍不住想。我呼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他望着我对我轻轻地的笑了起来。

“Dad?”我及时的闭上了嘴,抬起胳膊把自己的声音摔在了门后。我想我真是想错啦,有人搞乱了我的药,我早就睡着啦,我正在梦里呢,我头晕目眩,走到黑暗里打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冷风吹在我脸上,这门后面是通往庄园外的高墙,我迈上高墙,低头朝漆黑的下面看了看,这儿可真高啊,高得像吃人的悬崖陡壁,可这都无所谓,我正在做梦,我得离开这儿了,我得醒了,我得去见我妈妈。

我最后吸了一口湿漉漉的烟头,扬手把它扔进的高墙之下,来吧,我张开手臂,这并不可怕我的甜心,可我的腿还是在发抖,但这不要紧,这是梦,你得跳下去,你得醒了,你得睁开眼睛。

或许我要飞上天上天堂,我要摔下去下地狱,但这都不要紧,这是梦,我的脚离开了地面,我一跃而下,我感觉黑暗正迫不及待的拥抱我。

可突然,有人抓住了我,黑暗在我脚下叫嚣。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站在高墙前抓住了我的手腕。

“Thor?”他有阳光一般的金发。

突然有一个声音大声喊道,“This’s not a dream!”

可我的手突然从索尔手里滑了出来,黑暗狠狠地把我扯了回了深渊。

“Thor!”我听到自己害怕的大叫。

“Thor!”

“Loki?”

“Loki!”

洛基黑色的睫毛在阳光下抖了抖,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皱起眉头,明亮的光线从红色的发丝间照耀在他翠绿的瞳仁上,音乐重新回到了他的耳朵里:

“Somebody mixed my medicine”

有人搞乱了我的药

“Now your in deep and now your gonna cry”

现在你苦不堪言 痛苦得想哭

“But baby it's all gone”

但宝贝没关系 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你做梦了?”娜塔莎弯下腰来,轻轻用手擦了擦洛基头上的薄汗。

洛基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娜塔莎,他摘下耳机,胡乱的摸着口袋。

“别找了,”娜塔莎直起身子晃了晃手里的烟盒,“咱们就要降落了。”

洛基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窗外的云层,他差点忘了他正在飞往伦敦的航班上,他轻轻呼了一口气,重新靠回了椅背上,“我睡了多久?”

“坐下没五分钟你就睡着了。”娜塔莎把水杯递给洛基,“中毒不浅啊我的甜心,你睡着的时候还叫了他的名字,”娜塔莎朝他挑了挑眉毛,“别那么无辜的看着我的男孩儿,就是你的索尔,反正全美国都知道你俩的事儿了,所以我倒是很好奇是什么梦?”

洛基接过水杯,放在嘴边喝了一口,他抬起头来看着娜塔莎,在脑海里想了想刚才梦里劳菲望着他的笑容,他摇着头轻轻笑了笑,“噩梦。”

娜塔莎看着洛基,弯下腰来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那只是梦,洛基。”她低声对洛基说着,也对自己说着。

洛基突然想起来梦里那句来路不明的高喊,“This’s not a dream!”。但他还是对娜塔莎微笑道,“当然,我知道。”

“哦,晴天。”洛基望着伦敦明亮的蓝天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

“伦敦市民应该跟咱们颁奖。”娜塔莎也摘下墨镜瞧了一眼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愿他们抓紧时间晒晒他们发霉的被子。”

“和老贵族资产级发霉的心吗?”洛基接口道,“放心吧,在每个能晒太阳的时候他们早就忘了什么女士优先排队等待的绅士礼仪了,当然即使你穿着GIEVES&HAWKES的西装。” 

娜塔莎跟着洛基走出通道,“看来我们把纽约的那点阳光都带了,敦伦人民会爱上我们的。”她歪头瞧了洛基一眼,他穿着简单的灰色连帽衫和件牛仔外套,黑色长发挽起的小发鬏经过一路的劳顿,松垮垮地扎在脑后,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苍白又消瘦,就像个心情不太好的英俊的年轻模特。媒体们喜欢的口味,模样漂亮,身世复杂,性别难辨,好极了,一个处处都有猛料可挖的男孩儿,她看着洛基颓丧的低垂着的眼睛,哦颓丧的,如果再和毒品沾边,那狗仔们可要振臂欢呼了。正如托尼所说,没有媒体编纂不出来的新闻,她看着洛基担心的叹了口气,“你最好戴点儿什么东西遮遮你的小脸。”

洛基看了她一眼,不以为然的把包拉在肩头上,边快步走出通道口走着边说道,“没人知道我们在这儿,索尔这点儿本事还是有......”

娜塔莎也走出了通道口,在洛基突然中断的声音里抬起了头,然后她望着眼前的景象,无声而惊奇地挑起了眉毛,“你确定吗,sweetheart?”

洛基也同样挑起了眉毛,“……或许也许......不那么确定。”他把慢慢把僵硬的脑袋转向娜塔莎,“......所以我们该怎么办?”

娜塔莎转过头去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视死如归一般的做出了答案,“跑。”

紧接着洛基拽上帽子拉着娜塔莎就冲进了堵在出口那儿举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该死的你为什么不带个保镖出门?”娜塔莎躲着跟前的话筒,扯着洛基的袖子在闪光灯低下向人群外拥挤。

“你就是。”洛基用手掌遮着娜塔莎的额头帮她挡着刺眼的连续不停的白光。

“哦,闭嘴吧。”娜塔莎翻了个白眼,然后狠狠踩了一脚前面一只挡路的皮鞋。

“劳菲先生对于你劳菲家族企业股票的大跌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一个女记者高声问道。

紧接着其他声音接连不断响了起来,“劳菲家族的股票大跌是否和您与奥丁森先生的绯闻有关系?此事与奥丁森家族有关系吗?您和索尔奥丁森将什么时候召开发布会?还是您已经默认了您第三者的事实?”

洛基看了眼前的记者一眼,在嘈杂的人声中沉声说,“你们做着弄个大新闻的美梦,但很遗憾事实永远不会如你们所愿。”

“你为什么和托尼史塔克住在一起!” “你不想说说和身边这位女士的关系吗?”

“您突然回国是正如外界所传,老劳菲老爷已经病重吗?”

“我父亲很好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我将在此感谢所有人的关心。”洛基礼貌的笑道。

洛基的话音未落,一个男人的声音就高高扬了起来,“你妈妈是个妓女吗洛基劳菲!”那个男人的声音并没有就此停下来,“我看你和你妈妈是一路货色,还不赶紧给索尔奥丁森生个私生子吗!”

洛基扭过头去,看着那个男人,他刚要张开嘴巴,娜塔莎紧紧拉住了他的手,可人群中却像是突然炸开了锅,他们纷纷议论着发出嘲讽的笑声,针对着他身世和他母亲的问题接踵而至,娜塔莎拉着他僵硬的身子走到车前,她打开车门正想把浑身僵硬的洛基推进车里时,突然在混乱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的一巴掌打中了洛基的屁股,洛基猛地挣开了她的手,他转过身着包围着他的人群高声说,“我不在乎你们怎么报道我,但我会让你们知道侮辱和诽谤我母亲我的家族的后果,而你,”洛基高傲的昂起头,冰冷的绿眼睛盯着那个刚才口出狂言的男人,“记住你今天的所言,它将为你以后的生活带来无尚的‘荣耀’!”洛基收回目光看着眼前拥挤在他面前的镜头,冷声说道,“而对于你们,对于所有不实的报道,对于所有于我于我母亲和我朋友以及对我与奥丁森先生的诋毁,这就是我对你们的回答。”接着他举起手高高竖起了自己的中指。

娜塔莎狠狠把洛基揪上了车,“你疯了吗!你还嫌那些报纸可写的东西不够多吗!该死的,就算要这么干,也该是我来......”

“我知道。”洛基低声打断了她,接着他低头飞快的翻出了自己的手机,“有人暴露了我们的行踪,他们在拖延时间,我想我父亲要不行了。”

“什么?”娜塔莎皱着眉头看着冷静的洛基。

洛基抬起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追在后面的SUV,“我们抄近路,范尔达。”

驾驶座上年轻的男人回头冲娜塔莎笑了一下,紧接着猛地拐进了旁边树丛遮盖的窄道,“坐稳了先生女士们。”

两个小时后,托尼和巴基看着登上各大新闻官网头版头条,洛基高竖中指的照片一同翻了个白眼,巴基放下ipad,斜眼瞧着托尼,“说实在的这小子和你像极了。”

托尼抬起头来看了看歪在沙发上的巴基,“谁说不是呢,我还以为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这么贱的神经病了呢。”托尼把小螺丝刀放在snow的小手里,看着小家伙成功分解的ipad满意的挑了挑眉头,“媒体可爱死我们了,我们总是能全面拉高他们一年的业绩,现在劳菲病了,等着吧我已经听到了太阳报的呐喊,BBC和CNN磨刀霍霍的尖叫。”

巴基按着遥控器撇了撇嘴,“不过我还挺喜欢这小子的。”

“当然,就像你爱我一样。”托尼微笑着欠揍道。

巴基狠狠白了他一眼,立刻否决了他,“哦,闭嘴吧,我不想和你谈这事儿。”他说着生气的从沙发上摆正了自己的身子,“我现在还不敢相信你相信你瞒了我这么久,我真不敢相信竟然还有你这样的人托尼史塔克,我永远不会消气了。”

“哦,Honey,你怎么还记着呢。”托尼冲巴基无辜的眨着自己的眼睛,“而且我每个星期都有固定打电话给你好吗。”

“哦,好极了,每个星期。”巴基受不了地翻着自己的白眼球,“那次我整整一个月找不到他影子的人是谁?而且托尼史塔克每次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在告诉我你在哪儿?”

“呃,中国,德国,印度,哈萨克斯坦,百慕大三角?”托尼挤着眉毛认真的想着,“我绝对没说过火星,我保证。”紧接着一个靠枕就砸在了他脑门上。

“上帝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巴基直接无视了托尼“Snow还在”的眼神提示,“你还记得,不,你最好记得你前年说你在叙利亚前线支援,老天我每天都怕你就死在那儿了!“

“是的,我记得。”托尼也翻了个白眼,仿佛也勾起了不好的回忆,“你甚至还让人监听了我‘所在’那个组织的电话,害我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更改了你们的路径,然后错过了一年一度的最大的篝火之夜。”

“你还好意思说!”巴基气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知道我给你发了多少信息吗!我怎么会和你这样的人从小玩到大!”

“我知道,但是太多了我就没看。”托尼仍然不知死活的说,“哦,这不能怪我巴基,你知道的贾维斯那个老混蛋阴险狡诈,索尔那个王八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罗根更是帮着他俩,他们三个蛇鼠一窝花言巧语串通一气,我就怕你一个立场不坚定!”托尼可怜兮兮的喊道,“三个肖恩∙马克斯*2还顶一个科比·布莱恩特呢。”

2:美媒评联盟十大最烂球员第一位,埃里克-弗里曼说:“马克斯是新西兰人,我觉得他最好的工作不应该是打篮球,而是应该参与《指环王》的演出。”

“闭嘴吧,托尼史塔克。”巴基扶住了自己的额头,让自己尽可能的冷静下来,“所以那时候你到底哪儿?”

“呃......”托尼看着巴基的眼睛筹措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招供道,“夏威夷度假。”

“哦,夏威夷度假,棒极了。”巴基看着托尼微笑着深吸了一口气,冷静?这是面对托尼史塔克时永远不可能出现的一个词汇,“所以我还得为了你没去叙利亚而好好的站在我面前而感谢你吗?”

“不用客气!”托尼给了巴基一个灿烂的微笑,接着他的脑门上又迎来了一个枕头的撞击。

“你等着吧,我会把你发给我的那些你环游世界的合成照办个摄影展,就叫‘托尼史塔克的一千种谎言’‘永远不要相信那个贱人的鬼话’,连比利时名人内衣馆*3里萨科齐的内裤都会甘拜下风!”巴基恶狠狠地说。

“所以sweety,这就是你和工科帅哥交往的好处,我们无所不能技术值max,总能骗人于无形之间,”托尼看着巴基扬起眉毛,“顺便一提我们史蒂夫就是这方面的典范样本。”

“史蒂夫叔叔!”Snow听到史蒂夫的名字立刻叫了起来。

“哦,你看看,史蒂夫的魔力。”托尼把正在往下滑的小家伙重新抱回自己腿上,“他还在公司呢?”

“嗯,”巴基点点头,“你知道最近我的身体不太舒服,事情都是史蒂夫和戴茜在打理。”

“Uh huh,发情期,”托尼冲巴基坏笑了一下,“他出去打天下,你在家带孩子,哦,你也有今天巴基巴恩斯。”托尼幸灾乐祸的说道,“所以你这次不打算吃药了?”

“我不知道......”巴基垂下眼睛,随即又把眼睛瞪向了托尼,“嘿,我们为什么要说这个!”

“因为这很重要,你得好好想想。”托尼说着然后低下头,看着Snow水汪汪的蓝眼睛柔声说,“小甜心,去让蒂娜给你穿件毛衫好吗,我觉得屋里有点冷了。”

Snow乖乖的点了点头,托尼看着小家伙扭着小屁股迈出客厅的台阶才继续说,“最近史蒂夫主要是管着HYDRA的事情,你可以这么说,戴茜看不住他的你放心,最近HYDRA的高层有变动吗?”

“两个高管换人了,其中一个人辞职了。”

“戴茜处理的?”托尼问道。

“嗯,”巴基靠在椅背上微微蹙起眉毛,“为什么这么问?”

托尼看着他,咬了咬嘴唇才慢慢说,“史蒂夫和贾维斯私下有来往,他告诉过你吗?”

“贾维斯?”巴基拧起了眉头。

托尼叹了一口气,“他不会告诉你的,因为我也压根不知道他俩在搞些什么,我撞见了他去史塔克工业,但显然贾维斯也不打算告诉我任何一个字。”托尼掐着自己的手指说,“我想史蒂夫察觉了什么,你还在追查红骷髅?”

巴基轻轻吞了口气,“一直,直到他进监狱。”

“史蒂夫曾服务于CIA,如果他想做什么,我想他不会让你查到些什么,”托尼轻声说,“他很好,你知道他的责任心,他会用他的做法做出他认为对你对我们最好的事情,但是我不能确定他的做法是否是你想要的。”

“你知道了什么?与红骷髅有关?”巴基看着他问。

”不,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托尼摇了摇头,“但我想索尔和他们也是一伙的,”他望着打在窗户上滚落而下的雨水,“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只是还是觉得有什么事情在前面等着我们,在事情还可以挽回之前,在一切还没有失控之前,我不希望你再去冒险了,所以我想在我们解决所有疑惑前,你能好好想想。”

巴基看着他,轻轻笑了笑,”我会的。”

”除此之外我需要你帮我盯着一个人。”托尼在巴基困惑的眼神里继续说,“克林特巴顿。”

“克林特?”巴基正想接着问下去,穿好格子毛衫的snow走了过来蹭到了巴基身边,“Daddy,我饿了......”

“一会儿我们就吃饭了,今天不能吃第二块蛋糕了,再等一会儿史蒂夫叔叔不是说要带好吃的回来吗。”巴基摸着snow的柔软的小脑瓜说着,接着看着托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要走?不是说好一块吃饭吗?”

托尼一边穿外套一边说,“晚上约了贾维斯,哦,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要去套套话,而且在他说实话之前一切都免谈。”

“哦,”巴基站起来给了他一个并不怎么相信的白眼,“但愿不要变成‘托尼史塔克的一千种谎言’。”

托尼瞧了巴基一眼,正把拉链拉到头,一双小手拽住了他的裤管,他低下头看见snow正皱着棕色的小眉毛望着他,“我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托尼?”小家伙的大眼睛像是要哭出来一样,“你不会再来了吗?”

托尼弯腰把小家伙抱在怀里,snow比他离开的那一年沉了太多,他看着snow的皱起来的小鼻子,笑着说,“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的snow,下次我会陪你把你爸的唱片机给拆了。”

“一言为定!”snow欢呼的举起了自己的手掌。

“一言为定。”托尼抬起手击上了snow的小手。

巴基看着他俩轻轻笑了笑,低声对托尼说,“你离开太久了。”

“我知道。”托尼笑着撇了撇嘴,“以后不会了。”他亲了一口snow的小脸蛋,把小家伙从自己怀里放了下去,“我走了。”

巴基点点头,他看着托尼的走出房间的身影,他牵着snow的小手,看着窗外仍旧未见停歇的大雨,他想,但愿明天是个晴天。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预售: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因为暑假旅游,加上做书校对,会慢点,九月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价格可能10左右的上下浮动。谢谢,爱你们!

已经拍书的小天使不要急!因为假期旅游做书校对都需要时间!我会尽快的!!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

weibo:@杀手老袁

 




评论(8)
热度(72)
  1. 存文小仓库杀手老袁 转载了此文字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