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侏罗纪世界】姨夫Owen/大外甥Zach MY UNCLE 9.0不甜不要老夫少妻

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第九章

 

“上帝,我要杀人了……”Zach终于不堪其扰地摸到了枕头底下持续震动着的手机,他迷迷糊糊的滑开绿色的箭头翻身把脸埋进枕头里,一边致力于寻找着周六清晨最后的黑暗,一边用没睡醒黏在一起的鼻音恶狠狠的说,“Cara如果是你我们绝交了,Blue如果是你我们也绝交了,如果是你们两个!我他妈要报警了!你们会永远享受不到周末的懒觉!”

 

“呃,Hi,早上好,Zach。”

 

Zach听着手机里传出来的浑厚的男人声音瞬间拧起了眉头,如果不是Blue使了什么该死的变声器软件,那么这个声音显然来自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Zach把脸从枕头里抬起来艰难地睁开眼镜,看着屏幕上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困惑地翻过身把手机放回耳边,“你是谁?”

 

“抱歉吵醒你Zach,我是你Owen叔叔的朋友,ThorOdinson。”索尔道歉道。

 

“ThorOdinson。”Zach重复道,他看着周末夏日的阳光从被风吹起的窗帘里钻进来斑繁的落在地板上,然后狠狠翻了个白眼。接着又一阵卷着热浪的暖风把落地的窗帘高高的撩起来,Zach抬起胳膊遮住照耀在他脸上的阳光,也一样被吵醒的灭霸从床尾爬到Zach的胳肢窝底下,蹭着Zach柔软的皮肤又闭上眼睛窝成了一团。“所以你为什么不直接打他的电话?”Zach在自己的胳膊底下翻着白眼。

 

“他关机了。”索尔说。

 

“看来他欠你钱了。”Zach没好气的说,“你为什么有我的电话?”

 

“你叔叔告诉我的。”索尔回答,“他在你旁边吗,让他接个电话。”

 

“什么?”Zach放下胳膊,阳光照耀在他皱起来的眉毛上,“当然不,他当然不在我旁边。”哦别问他为什么要强调自己的回答。

 

“哦,我还以为你俩……”索尔漫不经心地答道然后及时的闭上了嘴了。

 

“什么?”Zach警觉的睁开了眼睛。

 

“没什么,”索尔立刻转移了话头,“让你叔叔接个电话,我找他有点儿事儿。”

 

已经全无睡意的Zach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失去了依靠的灭霸正迷茫的抬起小脸瞧着他,他盘腿坐在床上瞪着墙上的挂钟,“叫醒Owen,我有什么好处?”

 

“咱们都是一家人,大外甥。”索尔套近乎道,接着又低声补充了句,“当然可能外甥是暂时的。”

 

“什么?”没听清的Zach再次拧起眉头。

 

“没什么,去把你叔叔叫醒,去吧好孩子,这笔几千万的生意就看你能不能叫醒他了,叔叔先去忙了,记得让他给我回电话。”

 

“啥?喂!”Zach莫名其妙地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神经病!该死的还他周六的最美好的懒觉时间!Zach又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七点,好极了,他抱起床上还睡意朦胧的小家伙飞快地走出了房间,他决定把他被吵醒的怒火都全数奉还给楼下那个他被吵醒的原因人物。当然首先,他要克服走进Owen房间胸腔里就哐哐狂跳的“青少年心脏病”。

 

Zach蹑手蹑脚地走进了Owen的房间,蹑手蹑脚?你刚才的满腔怒火呢老天?Zach悲痛地在心里对自己大声质问着,然后他走到床边看着床上呼吸均匀满脸胡茬没穿上衣的Owen,他默默无声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他微微笑了一下。哦上帝!Zach飞快地向后退了一步,该死了你刚才是笑了一吗!笑?他痛苦地捂住了脸,奥巴马在上你真的是来叫醒他的吗,不要再露出你脑残少女一样的笑容了,求你!连《One Direction》的女粉丝都不会收留你!

 

动起来Zach,干点正事儿,他深呼了一口气,好像眼下叫醒Owen的任务仿佛比进行一场万米赛跑还要艰巨。Zach看着踩着矮脚沿扒拉着床单已经跳上床的灭霸,心情复杂的揉了揉眉心,在心中勉励自己道,你看看连一只小狗都比你该知道怎么办。他走到床边,听着Owen的低微的鼾声,看着他睡着的帅脸,哦不,他要把帅去掉换成傻。要不别叫醒他了就这么看着他一上午也挺好的,当这个念头在Zach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时候,他立刻给了自己脑门一巴掌。

 

干点正经的,Zach,他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终于开口叫道,“Owen。”他看着纹丝不动的Owen显然这没有任何效果,接着他又喊了一声并且提高了自己的音量,“Owen。”然而半分钟之后他看着熟睡依旧的Owen挑起了眉毛,于是他再次喊了一声,“Owen!”然后他看着自己的小姨夫挠了挠自己的腹肌安然地翻了个身。

 

古有云事不过三,Zach看着自己赖床的小姨夫露出了一个并不甜蜜的笑容,紧接着他踩上床从Owen身上跨了过去,踩在床沿上一把拽开了落地窗前深灰色的窗帘,阳光瞬间争先恐后地像万箭齐发的利箭般射进了屋子,连灭霸都被刺的眯上了眼睛,更不用说沉睡在黑暗里的Owen了,他在阳光普照中分分钟被打回了原型。

 

“Oh,shi……”Owen皱褶眉头挤着眼睛看着站在落地窗前那个瞧不清楚的人影,“Zach?”

 

“好眼力,阳光普照鸟语花香,你还不起床吗?”Zach在落地窗前掐腰站着活像一个负责叫人们早起感受美好生活的正义超人。

 

“汪!”灭霸业正义地附声。

 

“上帝......”Owen翻过身抓起薄被盖在脸上,“今天不是周六吗?”

 

“显然是,”Zach冷漠地看着挣扎在被子底下的Owen,“但有个叫Thor Odinson的吵醒了我让我把你叫起来,告诉我你可负担着分分钟上下几千万的生意。”

 

“Who?”Owen在被子底下低声问。

 

“ThorOdinson。”Zach瞧着Owen正对着自己的后背,“是《时代杂志》上的那位吗,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社交圈,所以你还不打算起床吗?”

 

“哦天,你别听他胡说八道。”Owen头疼又憋火的说,“再让我一睡会儿,Zach。”

 

“一会儿?”Zach走过来微笑着扬起了眉毛,“一日之计在于晨,我给你三秒钟。”

 

“五分钟!”Owen降低要求。

 

“一分钟也不行!”

 

”好吧那就半分钟!”Owen立刻说。

 

Zach踢了一脚Owen结实的麦色后背,翻着白眼伸手去拽Owen的被子,“你以前真的是军人吗,上尉?”

 

“士兵周末不起床。”Owen理直气壮的说。

 

“好极了,”Zach使劲扯着Owen的被子,“你将被永远开除军籍了。”

 

“就五分钟!”Owen揪着被子试图再次谈判。

 

“Ok.”Zach在这场叫醒任务变成拽被子的拔河运动前,放开了手,张嘴念到,“五分钟,好了,你该起床了。“然后稍作调整又拽住了被角,边拉边说,“好吧,再让你睡六分钟,六分钟,好了知足常乐,给我起床!”

 

“我们谈谈Zach!”Owen在被子底下做着无谓的抗争。

 

“我不想听!”Zach气喘吁吁地喊道,他放开了手里的被子,显然对付这个赖床的中年壮汉强攻不行唯有智取,他低头盯上了正在一边若无其事观战的灭霸,弯腰一下把无辜的小家伙捞了起来,掀开被角把小家伙给塞了进去。

 

终于在灭霸·比尔盖茨湿润温暖又不知停歇的“舔醒模式”下,Owen不得不投降的睁开了眼睛,他扒开蒙在脸上的被子,把灭霸·比尔盖茨从自己脸上拎了下去,然后睁开眼镜就看到了Zach屹立在他跟前的两条笔直而白嫩的长腿,哦……Owen眨了眨眼睛,这难道是早起福利吗。他正在他不太清醒的思维里想着,就看着Zach低下头来冲他得逞一般的笑了起来,突然之间他觉得这个漂亮的小混蛋欠揍极了。

 

紧接着Owen想也没想就一把抓住了Zach的脚脖把他拽了下来,突然的失重让Zach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在下滑的过程中他的后脑勺就重重地嗑在了Owen的床头上,他倒在床上眼冒金星的睁开眼抬起胳膊就朝Owen打过去,“你简直是个混蛋!”

 

Owen抓住Zach的手腕轻松的捏在手里,笑着说,“我也没见过比你更混蛋的小混蛋了。”

 

“你知不知道有多疼!”Zach脑门发懵地吼道。

 

“你知不知道有多困?”Owen也问。

 

“谁叫你朋友把我吵醒!”受害者Zach委屈地喊道。

 

Owen看着Zach纠结到一块的小脸,看来是真磕着了,“这么疼?”他低头摸上Zach的后脑勺,“磕哪儿了,我看看。”

 

“不准碰我!”Zach咬着嘴唇躲开Owen的手,他眼前的金星的终于慢慢消退了下去,“我要告你虐待未成......”他逐渐清晰起来的视线里让他把嘴里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呃......Zach眨了眨眼睛,看着正望着自己的Owen,在他宁静地砰砰跳动的心跳声里他发现,他和Owen好像离的太近了。而他望着Owen那双仿佛凝固了一般的蓝眼睛,发现Owen仿佛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Owen低头望着躺在床上的瞳仁疯狂的发着抖的Zach,还有他发红的脸颊和嘴唇,他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抓紧了他的手腕。然后他们俩谁都没有再说话,随之陷入了一阵僵持般的诡异的沉默。

 

一直到Zach终于回过神来,他躲开了Owen的目光,脸颊发红的挣扎起来,“放开我!让我起来!”他摇晃着腿想要快点从床上坐起来,“Owen!你......”突然,Zach停住了动作。他转过头来默默把目光向Owen望了回去。

 

“……”

 

他俩在凝固的空气里无声地相互对望着,显然他俩早晨只顾着吵架而忘记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晨勃,男性在清晨阴茎在无意识的自然勃起。Zach屏住呼吸盯着Owen,然后缓慢而沉重地伸直了膝盖,小心翼翼地离开了那个他刚才不小心碰触上的危机重地。然后他低下眼睛瞥了一眼Owen裤衩上那个神秘而可怕的突起,那显然是一支蓄势待发的重型武器。Zach轻轻抽了一口气然后屏住了呼吸把目光望回了Owen。

 

他俩各自沉默了十秒钟之后,Owen突然松开了Zach的手腕,从床上翻坐了起来,“呃,我觉得我尿急。”

 

“我觉得我也是。”Zach也飞快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紧接着他们两个人都低着头飞快地迈下了床,一个奔向了卫生间,另一个把楼梯台阶踩地“哒哒”作响,飞似地逃上了楼。

 

灭霸·比尔盖茨看着眼前瞬间变的空荡荡的房间,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汪?”

 

Owen的双臂按在水池上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通红的老脸,又看了看自己的老二,心情复杂又绝望地揉了揉自己的脑门,虽然他并想不能明白两个同为男性的人遭遇了晨勃这种正常的生理反应究竟有什么可尴尬的,但是看来他要用比平常更多些的时候呆在卫生间里了。

 

而Zach把自己整个淹没进了自己房间外面的游泳池里,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一定,一定是哪儿出了什么问题。他俩同时想。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tb现货拍下即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评论
热度(23)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