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20.0

20.0

“哦,上帝,”范达尔拿出真震动的手机看了一眼,“这跌落速度今天的救护车要忙不过来了。”

洛基快步走出电梯,“劳菲企业的经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具体我不清楚,”范达尔跟上洛基,“好像是海外的建筑项目拖垮了整个运营,你一点儿都没听说?”

“我从不过问公司的事,”洛基回头看了范达尔一眼,“事发如此突然,显然有人不想让我知道。”他走过拐角走进寂静的走廊,对上旁边两个黑衣保镖的目光,他走过去然后把目光望向了娜塔莎。

娜塔莎看了洛基一眼,紧接着起身一脚踢上了旁边一名保镖的脑袋。“让你的人来这儿看着。”洛基在保镖痛苦的嚎叫声里对范达尔说。

“老天......”范达尔目瞪口呆地看着几乎瞬间倒在地上的两个职业保镖,“即使你这么干他们还是会知道你来过了。”

“我知道,”洛基踩着倒下的保镖的手走过去,“既然我已经回来了,我就要让艾达女士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地盘。”

范达尔看着洛基推开门走进病房,这个小混蛋还是原来的小混蛋,一点儿都没变。他看着走过来的红发美女,“呃,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一个辣妹。”

“现在呢?”娜塔莎看着他笑着问。

范达尔咽了一口唾沫,“太辣了。”

“谢谢。”娜塔莎微笑着走进了病房。

范达尔看着娜塔莎拂过自己面前的红发,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让他惊心动魄的姑娘。

洛基推开门,医院里洁净的消毒水的气味直直地撞上他的鼻腔,他皱紧眉头看着在明亮的灯光底下匆忙地走动的护士和医生,他恍惚地望着落地窗前被白色的长帘笼罩的病床,他的双脚仿佛踩在白雪皑皑的极地边境,彻骨的白雪拖着他的步子,而那远处的方向是被日食遮盖的落日夕阳。

“洛基。”女人温柔的声音轻轻安抚着他的心脏。

“洛基。”白色的长帘轻轻地拉开了,“别怕。”

“洛基?”另一个女人从雪白的长帘后走了出来。

洛基轻轻咬紧了牙关,看着自己眼睛里迷雾中的黑色影子仰起头微笑着走了过去,“好久不见,艾达夫人,do you miss me?”

“你为什么会突然回来?”艾达夫人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孩儿。

“哦,我想你也不会想我,”洛基傲慢地笑起来,“你何不说是你们干了什么好事儿?”洛基看着她仍旧雍容华贵的美丽面容,高高扬起声音,“我若再不回来好像没人记得这儿姓劳菲了。”

“是报纸上丑闻让你想起来你自己还姓劳菲吗,洛基?”艾达夫人讽刺的笑道。

洛基不急不慢地弯起嘴唇,“要不是报纸上的丑闻又怎么提醒你们劳菲家还有一个小儿子呢,但愿是连我父亲一起忘了,这才能叫我安心。”

“你父亲不愿见你。”艾达夫人说。

洛基冲她笑了笑,“我也不愿见你,可你为什么还不走?”他走近艾达夫人闻着她身上让人发晕的香水味,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没人能做我的主,夫人,从原来到现在我想你再清楚不过了,与其和我废话,你不如去看看你儿子到底捅出了多大的篓子,还是说,”洛基看着她眯起眼睛,“你得在这儿盯着我,盯着我父亲的一举一动,盯好那份儿你为之奋斗了一生的遗嘱?”

艾达夫人盯着眼前的男孩,修剪精致的指甲深深嵌进了掌心,“任凭你说得天花乱坠,你父亲不会留给你任何东西,你是劳菲家永远的污点。”

洛基的手指捏紧了指节,随即他还是微笑起来,“我当然是,我荣幸之至。”

范达尔看着艾达夫人摔门而去的背影,抽了一口气,“上帝,我以为战争还没开始......”

而娜塔莎看着艾达夫人走过洛基微微颓丧下来的背影抬起手来轻轻拉开了那面雪白的长帘。

洛基低着头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男人,他从前黑得发亮的头发像是落满了冬日的大雪,它们苍白杂乱又无力地散在男人交织着纹路的额前。洛基抬起手来想要拨开遮在男人额前的白发,却在他的指尖刚刚触到男人的发丝时慌忙地缩回了手。他太久没有见到他了,久到忘了这双眼睛睁开的样子,久到他从不会想到男人的苍老,男人总是严厉刻板,不苟言笑让他心生胆怯,他曾经也幻想过男人的慈祥,却没想过他的安详和平静要用呼吸面罩和嘀嘀作响的仪器来维持。

可这该死的却是他见过男人的最慈祥的样子。

“我父亲的情况如何医生?”洛基抬头问道。

“劳菲先生现在已经度过的危险期,但是劳菲少爷,劳菲先生的病情恶化的速度很快,我们并不能保证......”

“我知道,谢谢。”

娜塔莎看着他,轻轻把手抚上了洛基的后背,“洛基。”

洛基转过头来冲她笑了笑,低声说,“我很好。”接着他转身撩开长帘走了出去。

“你去哪儿?”范达尔看着洛基追上去问。

“我要去一趟劳菲企业,让你的人在这儿盯着,如果艾达夫人和比利斯特来了立刻告诉我,我要弄清楚这究竟发生了什么。”洛基停下脚步朝那面安静的病床上望过去,“能让艾达夫人如此紧张,我想一定是遗嘱出了问题。”

*****

“托尼,没有记录。”

“这不可能笨笨,我明明看到......再查一遍!”托尼皱起眉毛来命令道。

“好的托尼。”笨笨的声音在五秒钟后再次响起来,“没有任何记录托尼。”

“我不明白......”托尼攥紧拳头,“你怎么可能没有记录,你也从未有过史蒂夫来访的记录?”

“是的托尼。”

托尼盯着电脑屏幕上一行行如蚂蚁一般的代码,那宣告着笨笨的系统并无异常,“贾维斯不该知道我进入过你的系统,我从没有留下过痕迹。”

“恕我直言托尼,”笨笨说,“可sir了解你。”

即使他从不想承认,“如果他已经开始怀疑我,那也就是你也已经不被信任,他在瞒着你做一些事情,贾维斯如果已经肯定我会通过你来获取他的信息,那么你反倒成了他的掩护。”托尼皱着眉头想着,“肯定是哪儿出了什么问题,他改写了你,而且不让我发现,是,他有这个本事。”托尼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拧紧眉头低声问道:“还是你笨笨?”

“我从未对你有过任何欺瞒,托尼,是你创造了我。”笨笨说。

“抱歉,我并不是有意......”托尼焦躁地捂住额头,“我只是想知道贾维斯他们究竟在做些什么,这所发生的一切让我觉得很害怕。”

“托尼......”

“帮我联系一个人,笨笨,”托尼突然抬起头,“我想她会知道些什么。”

托尼坐在坐在伞蓬所笼罩的阴影里握着手里发凉的咖啡,终于看到那个满头银发的女人笑着朝他走过来。“露易丝阿姨。”托尼声音喊道。

“我的孩子,我没想到竟然能约我,上帝不敢相信我有多久没见你了。”不再年轻的女人走过来热情又激动地亲了亲托尼的脸颊,就像见到了自己久别重逢的儿子。

“抱歉,我只是......”

“我知道,托尼,不是你的错孩子,”露易丝轻轻摸了摸托尼的短发,“是贾维斯的不对。”

托尼看着露易丝慈爱又温柔的面容,她是贾维斯母亲的妹妹,贾维斯唯一的亲人,他曾经最爱的露易丝阿姨,“您最近过的好吗?”他轻轻握住了露易丝老去的皱纹丛生的手。

“我过得好极了托尼,”露易丝笑着拍了拍托尼的手背,“我虽然想多和你说些别的,但是小家伙,我知道你这次来肯定有些别的想问我。”

“露易丝阿姨......”托尼有些愧疚的皱起了眉头,他真的已经太久没有见这位年迈的老夫人了。

“我从前从不准你皱眉,看来你是忘了,我可不想你和我的皱纹一样多。”露易丝笑着说,“说吧孩子,我想那让你很担心。”

托尼看着她,“露易丝阿姨,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觉得贾维斯在隐瞒着什么,您知道他私下曾与红骷髅有过来往的事情吗?”

“我已经很久不曾过问过公司的事情了托尼。”露易丝温柔的对面前的男孩儿说。

“可是您知道在他离开的那三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托尼拧起了眉头,“我不知道他究竟在隐瞒我什么,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只是对我隐瞒一切,我不想......”

“可他爱你。”露易丝看着男孩儿无助的眼睛。

托尼握紧她的手,“可我希望您能告诉我,我想让这一切停下来......”

“托尼。”露易丝轻轻叫着男孩的名字,温柔的说道,“我知道你所担忧的一切托尼,可船员丢了船桨,收起了船帆,海浪和风却会推着船进入湍流直至终点。”她仰起头望着纽约大雨过后那刺眼夺目的太阳,继续说道,“你知道人类为什么得以生存吗托尼?地球距离太阳有8700 万英里,无尽的距离阻隔了太阳耀斑的爆炸,宇宙间无数的行星为我们阻挡了能将我们瞬间化作尘埃的太阳风暴,这才让阳光能为我们照亮黑暗却不足以伤害我们,可你若是直视着去追寻它,它却仍旧能灼伤你的眼睛。”露易丝握紧了托尼的手,“真相亦是如此。”

*****

“我很好,你不用太担心我。”

娜塔莎听着克林特的声音轻轻松了一口气,“我陪着洛基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回去。”

“老劳菲病得很重?”克林特问,“洛基已经知道了什么?”

“我不知道。”娜塔莎轻轻揉了揉紧皱的眉间,“我晚些时候再打给你。”娜塔莎放下手机,她踱着步子走到那张安静的病床前,轻轻撩开了白色的长帘,让阳光照射进来。她看着金黄的光线把老劳菲在病痛下枯萎消瘦的肌肤照亮,她从未在洛基嘴里听到有关这个男人的只字片语,可她却记得洛基离开时发红的眼眶。

娜塔莎在床边的圆凳上坐下来,她自己也记不清有多久没再见到她的父亲了,娜塔莎抬起手轻轻给劳菲掩了掩被子,可她正要收回手时,病床上虚弱的男人突然颤巍巍地睁开了疲惫的眼睛,他费力地张开干涩的嘴唇,朝她抬起枯萎的手指。

娜塔莎看着他颤抖地浑浊而苍老的绿色瞳仁,在急促跳动起来的心跳监测器的尖叫声中,听到这个她从未谋面过的男人在蒙着一片苍白雾气的呼吸面罩底下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对她说:“娜塔莎……”

***

巴基在下午开盘的钟声里从纽交所的长椅里站起来,突然人声沸腾起来,他看着从他身边拥挤而过急忙地奔向中央交易屏幕的人群,巴基茫然地望着大屏幕上在每秒里飞快变化的数字。

“开始了。”他的声音像是白日昼阳里的第一抹冷风,冰冷又孤立无援。

***

“洛基少爷您无权......”

“滚开!”

洛基一脚踢开了正召开着紧急会议的会议室的大门,把那本写着几乎让人无法置信的金融赤字的账簿狠狠砸在了会议室里大面庄严的大理石椭圆形长桌上,“你们究竟在该死的在做些什么!公司的运营从半年前就开始出现亏损,你们是全当自己瞎了吗!”

“海外的建筑项目......”财政经理开口道。

洛基拿起手边的文件狠狠地扔在了他的脸上,“狗屁的海外项目!到底是什么海外的项目每个月要耗费五千万美元!你能睁着眼喝你跟前的红茶,却睁不开眼看清从你眼下流出来的假账!”洛基看着眼前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的“圆桌骑士”们,咬着牙狠狠地吞了一口气,咬着嘴唇冷笑起来,“你们忙着向未来的掌舵人卑躬屈膝摇尾乞怜,对他的所作所为视若无睹装聋作哑,你以为你们能得到什么?那不过是你们苟延残喘的春秋大梦!”

“比利斯特才是劳菲先生所指定的接班人,而你,洛基,在你与奥丁森的丑闻闹得沸沸扬扬的此时,你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对面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

“资格?”洛基看着他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最愚不可及的笑话,“我看你是忘了这个企业是姓劳菲,还是叫比利斯特,忘了我和比利斯特谁才是现在确实地握着那10%股份的人!”洛基看着长桌前所有人投向他的目光,“我的确是劳菲家见不得人的私生之子,可那又如何?你们谁又能在我父亲咽气之前肯定那30%的股份不会继承在我的头上?”洛基恶狠狠地看着他们把那本账本狠狠撕开抬手扬在了空中,“大梦将醒,你们才是整个英国最大的笑话!”

提尔在飘散的白色纸页间看着那个年轻男孩儿扬长而去的背影轻轻握紧了手指。

洛基走出会议室,他走过回荡着喧嚣的巨大长廊,他走出电梯,走过白炽灯光下往日里那群身居高位冷漠而高傲的精英们彷徨而恐惧的面孔。高跟鞋急促地撞击声、键盘飞快地敲击声、碎纸机的声响在他耳边嗡嗡作响、女人失落地叫喊、男人破口而出的怒骂。

“开始了!”一声尖锐的叫喊炸响在了整个劳菲企业混沌而凝固的顶楼,那像是投入深海的一枚炸弹,一个等待已久终于迟迟拉响的警报。

“出了什么事?”洛基拉住了身边惊慌失措的女人。

“劳菲的股价跌到今日最低点,现在一个名叫T.B.的公司正在大肆收购劳菲企业的股票。”

洛基轻轻把手按在门上,他迈着步子走进指纹识别成功后为他打开的大门,他走进比利斯特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望着他面前那面显示着后台交易记录的屏幕。

洛基看着眼前在他头顶包围着他的三台显示器上在每秒里每个毫分里飞快刷新着的数据,他在变换不停地红色数字里轻轻转过头望向了挂在劳菲企业顶楼外的落阳,夺目的阳光刺透玻璃把他笼罩在一片灼热的光影里。

洛基看着眼前被照耀的一片空白的目光,他从未觉得敦伦的阳光如此刺眼。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提尔:劳菲企业的老股东,是这一段的关键,后面会有交代。

这个文的基本套路就是托尼是引子,娜塔莎是关键,所有的苦难都是洛基的,巴基主要就是秀恩爱的。呵呵,所以也不会太虐的呢。




预售: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因为暑假旅游,加上做书校对,会慢点,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谢谢,爱你们!

已经拍书的小天使不要急!因为假期旅游做书校对都需要时间!我会尽快的!!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

weibo:@杀手老袁

 

 @ 

评论(10)
热度(64)
  1. 存文小仓库杀手老袁 转载了此文字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