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侏罗纪世界】姨夫Owen/大外甥Zach MY UNCLE 10.0不甜不要老夫少妻

本章BGM《Tongue Tied》-Faber Drive

要养成看文听BGM的好习惯啊!!!

BGM:http://music.163.com/#/song?id=1346261

10.0

 

“你在哪儿和谁?”Owen拿着手机问。

 

“Cara家的咖啡店,Cara和Blue。”Zach用肩膀夹着手机按着游戏手柄回答道,“轮到我了,你在哪儿和谁,生意谈的怎么样,我要求不高晚上回家的时请候随便给我捎辆兰博基尼就好。”

 

“好的,我给你带一打回去,我记得第二盒八折优惠来着。”Owen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接着他又继续老实交代了定位,“和早晨把你吵醒的伙计在一块,高尔夫球场。”

 

“什么?高尔夫球场?”Zach看着自己一个不留神被一击击到的自己,闷哼一声把手柄扔到了一边,“大早晨的吵醒我就是为了喊你打高尔夫?”

 

“我说过别信他的话。”Owen看着前面正挥杆的Thor说道,“我建议你把他的电话号码加进黑名单。”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电话给他!”Zach一把夺过旁边Blue刚想送进嘴里的薯片恶狠狠地嚼着,“你最好永远都不要让我见到他!”

 

“我尽量。”Owen忍着笑说,“灭霸跟着你呢?”

 

“当然,”Zach扭头瞧了一眼正在木质小阳台上在阳光底下和Cara家咖啡店那只叫奥创的猫正打情骂俏的灭霸,“她可正忙着艳遇,早忘了你是谁了,连我是谁她都不会记得了。”

 

“孩子总会长大的,你要学会适应,他妈。”Owen语重心长的说。

 

“哦,闭嘴吧,你这个老年人。”Zach翻着白眼说。

 

“那好吧,老规矩年轻人,晚上几点回来?”不等Zach回答,Owen就接着替Zach说出了答案,“五点,我去接你,晚上吃意大利面?”

 

“你想得美,今天晚上不管饭,我要在Cara家吃。”

 

“这不行,”Owen严肃的拿着电话拧起了眉头,导致Thor扭头看他的时候以为他是接到了Blue又在公园“行凶”的噩耗,“你前天就答应我了,我想了两天了。”

 

“那你就去餐厅,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Zach斜眼瞧着Cara端着托盘从楼梯上来,手疾眼快的在Blue之前把芒果星冰乐拿到了手,然后得意又欠揍的瞥了Blue一眼。

 

“不成,咱俩说好了,我就吃你做的,五点我去接你,别忘了你的门禁。”Owen坚决的说。

 

“Uh huh, Owen叔叔?”Zach喝了一口饮料,低声叫道。

 

“嗯?”Owen疑惑的应答道。

 

“哦,你还在,我以为刚才是个任性的小男孩拿走了你的电话呢。”Zach笑着故意捏细了嗓子奶声奶气的接着说,“吃不着意面我今天晚上可要睡不着觉了,嗯?uncle?”

 

Owen在电话那头陷入了一阵沉默,当一个嗓音本来就发甜清脆的青少年来说故意捏着嗓子说话对一个中年男人来说有着未知的攻击力,所以当Zach那声拐着弯的“uncle”传进Owen耳朵里的时候,他不得不痛苦又享受的转移了话题,“……我看你是想挨揍了,嗯那啥,你想看什么电影,《复仇者联盟2》?我一会儿正好借两张碟回去。”

 

“哦,《复仇者联盟》,”Zach笑着翻了个白眼,“我敢保证我看这个电影没有一百遍了,你真的不是美国队长来自五十年代的战友吗?还不如再看一遍你双胞胎的电影。”

 

“哦,你别说,还有让恐龙听话超能力呢。”Blue瞥着Zach冷漠的说道。

 

“就看美男和野兽吧!绿色无病毒!”Cara受不了的高声喊道,“我真是要吐了。”

 

Blue强忍着痛苦对Cara说,“我觉得我早就聋了。”

 

“什么?Cara?“Owen在听筒里捕捉到了Cara的呐喊。

 

“哦,没什么。”Zach瞪了他俩一眼,一边站起来走到了一边。

 

Cara看着Zach往小阳台走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你瞧瞧电话都要背着咱俩打了。”

 

Blue则感激的喘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我终于能恢复听力了!”

 

Zach靠在小阳台镂空的木门边框上望着街道上在夏日刺目的阳光下川流不惜的车辆,在头顶飞机划过天空的轰鸣中低声说,“他俩在叫我了,我得挂了。”

 

“你还没说什么电影。”Owen叫住他。

 

“都行。”他低下头看着灭霸望着他的小眼睛又补充道,“只要不是黑白的。”他顿了顿抬起头望着马路对面树荫底下正说着什么男孩和女孩,轻声说,“那我挂了。”

 

“呃,Zach!”Owen又叫住他。

 

“嗯?”Owen低头掩住微微翘起来的嘴角。

 

然后Owen在沉默中酝酿了几秒才终于说道,“……你头还疼吗?”

 

Zach的笑容僵在嘴边,然后翻了一个冲天的白眼,“不疼了,我要挂了。”他就不该对一个三十岁的中年大兵有任何该死的期待!

 

“Zach。”oben低沉的声音再次叫住了他,“我会早点去接你。”

 

风把Zach头顶的藤蔓叶子吹得沙沙作响。

 

“晚上见。”他说。

 

阳光照耀在绿色藤叶上的斑驳的光影落在Zach微红的脸颊和他弯起来的嘴唇上,“晚上见。”

 

当然在对一个三十岁的中年大兵的情商不要抱有任何期待的同时,更永远不要对一个陷入暗恋的十六岁少年的智商和容易满足的程度有任何的哪怕一点点的期待。

 

与此同时,Thor看着打完电话神采奕奕的Owen,Cara看着打完电话神采奕奕的Zach,同时挑起了眉毛,“哦,我怀疑你去打了个色情电话。”

 

Owen和Zach也同时说:“闭嘴。”

 

“我记得是谁说过对现代科技深恶厌绝来着,来,放下手机回到现实世界伙计。”Thor笑着把Owen原来对他说的话如数奉还。

 

“一边去。”Owen拿起球杆一杆子揍在索尔屁股上把他赶到一边。

 

Thor嘻皮笑脸的站在旁边看着他,“晚上真不跟我们出去了?”

 

“不去,”Owen挥起球杆,“我回家吃饭。”嗖一下把球打了出去。

 

Thor的目光追着飞出去的白球,啧了啧嘴调侃道,“已婚生活。”接着叹了口气,“唉,我啥时候能过上这样的日子。”Thor边说着视线边从消失在视野里的白球上离开望上了远处的长廊,然后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和Claire多久没联系了,分了?”

 

“半个多月了吧,”Owen挥杆再次把白球抽了出去,“灾难催化的爱情,总是当时的肾上腺素说了算,”Owen眯着眼看着白球的飞出去的轨迹,“我俩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公园的事儿,但我俩的观点就没统一过,现在她忙我也忙,这种结果往往就是自然分手。”他扭过头来正准备再次挥起球杆,突然注意到了自己句子里的问题,半个月,他皱起眉头,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快,这么快就要到了Zach家房子快装修好的时间了,然后他狠狠把这颗无辜的球给打了出去。心烦。

 

“哦,不知道这算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Thor望着远处的长廊说。

 

“什么?”Owen皱着眉毛抬起头。

 

“反正估计你和你外甥的晚饭是泡汤了。”

 

“wh……”Owen顺着Thor的望过去,哦,好吧。

 

他看到Claire正在远处的长廊上望着他俩。

 

 

 

“说真的Zach,你还Owen还没搞在一起?”Blue深皱着眉头问。

 

“当然没有。”Zach放下手机重新挨着Blue坐回地毯上。

 

Cara把自己陷在背后柔软的枕垫里,把拿着遥控器把Zach和Blue的游戏退出来,一边把面前大幕布上的频道调来调去,一边撇嘴语气严肃道,“当然没有,他们俩还没演完所有酸臭的爱情戏码,怎么舍得搞在一起?”她歪头瞧了Zach一眼,敬畏的感叹道,“咱们学校所有啦啦队里的美少女都要输给你了Zach,我要把你的爱情日记改成小说,哦,我要发家致富了,我都想好了,就叫《暴龙之城》怎么样!”

 

“哦,你想也别想,你只会吸引来一大批《侏罗纪公园》的脑残宅男粉,我弟弟会第一个尖叫的。”Zach无情的否决了Cara的提议。

 

“当然,他看到里面的内容更会尖叫的,”Cara残忍的微笑道,“可怜的小gray以后的人生将会生活在自己的姨夫究竟如何变成了自己的‘大嫂’或者自己的大哥为什么变成了自己的‘姨妈’的不解之谜中。”

 

“放过gray吧!”Blue煎熬的捂住了胸口,“珍爱生命,远离Zach!上帝如果你俩搞上,我觉得我的眼睛耳朵会丧失全部的功能!该死的放过我这个可怜的无辜的单身高中生吧!”

 

“所以我劝你放过隔壁高中的那个高岭之花吧,我猜她压根都不知道麦当劳这种东西的存在,强扭的瓜不甜我的男孩,估计连你最爱的汉堡都不会同意你俩的事儿的,”Cara怜爱的拍了拍Blue的头顶,“少年,佛海无边回头是岸,我们队的小姑娘们早就向我表达了对你的饥渴之情,大好青春机不可失啊Blue!”

 

“Uh huh,Blue,虽然那姑娘金发碧眼,但是你看看我们Cara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美人!”Zach诚意十足的高喊。

 

“谢谢你的马屁,Zach。”Cara微笑道。

 

“不用客气,你知道是假的就好。”Zach同样微笑道,然后挨了Cara一巴掌。

 

“不,我觉得她是最美。”Blue撇嘴说道,“她才不是什么高岭之花,”他歪头瞧了Cara一眼,我们队的人还这么说过你,可是......”

 

“没有可是!”Cara高声打断他,“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所以我们只是不够熟罢了,”Blue丧气的说,“而且我也压根没法把Zach现在这个熊样和他在学校的样子联系在一块。”

 

“我?我可是表里如一。”Zach大言不惭的说。

 

“哦得了,”Cara翻着白眼朝他不屑的挥了挥手,“如果平时被你吆五喝六的小队员看到你在你小姨夫面前的样子,他们会尖叫着挤爆咱们学校的心理卫生室的,所以亲爱的,”Cara冲着Zach眨了眨眼睛,“你如果还想让你的小队员乖乖听话就去替我写完我的数学作业。”

 

“我们的友情不该被廉价的数学作业所交易。”Zach深沉的说。

 

“好极了!那就加上数学生物化学物理吧!”Cara欢呼道。

 

“哦,还是算了,“Zach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我们的友谊也就值两道函数数列了。”

 

”嗯......我记得,她和Beck他们挺熟的。”Blue沉思着说,大脑里显然压根没有参与Cara和Zach的话题,“你们说她会不会和Beck?”他猛然抬起头如临大敌一般的拧起了眉毛,仿佛下一秒就要利刃出鞘护卫公主,因为Beck贱归贱,但他那模样确实还是挺讨姑娘喜欢的。

 

“哦上帝啊,”Cara哀鸣着拍着Blue紧绷的肩膀,“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直男,就算你的Olivia公主再美我也不相信她有掰直弯男的超能力。”

 

“什么?”Zach和Blue一同不可思议的拧起了眉头。

 

“我们隔壁高中‘贱男孩’组织头目的心思显然不在漂亮的‘贱女孩们’身上,所以人家压根不会是你的假想敌。”Cara胸有成足的对Blue说。

 

“怎么会,他根本就是恐同,你忘了上次我们在酒吧是因为什么打起来了?”Zach毋庸置疑的否定了Cara,“就是因为一点点古龙水味,他简直要像世界末日一样。”

 

“哦,是的,古龙水味。”Cara受不了的翻着白眼,“你和Blue的蠢真是不相上下,老天你们想想连我都没注意到的古龙水味,他却一下就闻出来了这意味着什么?”

 

“他恐同。”Blue和Zach一同说。

 

“到底是什么维持了我们友谊......”Cara绝望的瞪着面前的两个蠢货,“这意味着他对你有意思!”她指着Zach那张茫然的脸大声说。

 

“啥?!”Zach一脸惊恐连头顶的吊灯都被吓得颤了两颤。

 

“否则谁会该死的在一秒钟之内分辨出你身上该死的多了什么新气味。”Cara翻着白眼说,“你以为他到底是为什么变着花样找你麻烦,为啥你原来每次约会的时候都能碰着他?”

 

“你咋知道?”Blue怀疑的看着Cara。

 

Cara白他一眼,“因为我的脑子不是用来为了显高的,而且Aaron也这么觉得。”

 

“哦,Aaron。”Blue意味深长的瞧了Cara一眼,然后他挨了一巴掌。

 

“呃,等等......”Zach皱着眉头仿佛正努力尝试Cara向他倾倒而来的信息量,他瞪着Cara正想问些什么,手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来扫了一眼,哦,他可认识这个号码,Zach接起来熟娴的说道,“今天我也不需要买房子和任何保险,谢谢。”

 

他正要挂掉电话,对面的人突然说,“等等,Zach,我是Beck......”

 

“Beck?”Zach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么说以前的电话也是你......”

 

“Wow,说曹操曹操到。”Cara扬起眉毛。

 

“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呃,”Beck的声音全没了平时的嚣张和惹人厌烦,他顿了顿才又说,“我想或许我们能谈谈?”

 

“谈谈?我们?你确定?”Zach不可置信的问,哦天,他不是在做梦吗,外头的猪飞上天了吗?

 

“呃,是的,我想我该给你道个歉,你今天有时间吗?”

 

“今天,我想今天不......”Zach看着又震动起来的手机是Owen的来电,“抱歉,我有个来电,我一会儿给你回过去,”

 

“喂?”Zach接听了Owen的电话。

 

“Zach。”Owen说。

 

“干嘛?”Zach从Owen的语气里听出一股“准没好事儿”的前兆。

 

“呃,我们遇到你小姨了。”Owen如实说。

 

Zach沉着脸吞了一口气吐出一个音节,“So?”

 

“所以,”Owen酝酿了一下,他也不知道对自己外甥说出自己不回家吃饭这句话为什么会如此艰难,“我们可能会在外面吃,”紧接着他强调,“和我朋友你Thor叔叔一起。”他也不知道这个强调的意图何在。

 

“哦。”Zach平静地答道,但这却也让Owen听出了“准没好事儿”的前兆。

 

所以他试图挽回,“如果你想,我一会儿去接你,咱们一块……”

 

但这并没有成功,“不,我不想,”Zach飞快的打断了他,然后他听着Zach轻哼了一声,是的,一个短暂的让他紧张的捏紧了手机的轻哼,“这正好,我也要出去吃饭。”Zach语气轻快的说。

 

Owen松了一口气,“那我晚上去Cara那儿接你。”

 

但Zach的回答让Owen的刚松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不,不是Cara。”

 

“谁?”Owen立刻拧起了眉头。

 

“Beck。”Zach说出答案。

 

“谁?Beck,那个酒吧里的浑小子?”Owen皱着眉头问。

 

“聪明。”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离那个小子远点,你就在Cara那我现在就去接你。”Owen立即说。

 

“哦不,我在路上了,”Zach仍旧轻松的说着,“我们说好了,我们好好谈谈,他想给我道个歉,我为什么不去。”

 

“不行,Zach,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

 

“哦对,监护人,”Zach抢过他的话,“玩得开心监护人。”

 

“Zach!”然后Zach狠狠地挂了他的电话。Owen看着自己已经黑屏了的手机,进行了一次漫长的深呼吸,“操。”他最后还是低声骂道,他的心情简直不能更烦了。

 

与此同时,Zach放下手机也进行了一次漫长的深呼吸,紧接着他回拨了刚才的号码,“Beck,是我,叫上Olivia和Aaron下午4点,你们学校旁边的咖啡店见。”

 

“My God!I love you!”Blue欢呼一声。

 

Cara瞧着阴沉着脸的Zach饶有兴致的挑起了眉头,“哦,我可是闻到了浓浓的火星味呢,你俩还没搞上就已经开始闹别扭了,真是干的漂亮Zachbaby。”

 

Zach瞪了Cara一眼,然后一下把自己的手机扔到了一边,接着像泄气的皮球般把自己整个人都陷进了背后的靠垫里了。 

 

 

***

 

Owen第三次拨通Zach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之后,烦躁地坐回了桌前,想了想紧接着又发了一条短信,“你到底在哪儿?”

 

“今天晚上你是跟你的手机有仇吗?”已经喝到第四杯的Claire,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指着Owen问,“咱俩谈恋爱的时候我怎么就没见过你这么喜欢手里的这个小玩意儿,你能想起来跟你伙计出来打高尔夫,就想不起来给我打个电话?”

 

“哦,好吧,是我的错。”Thor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坐在这忍受这个。

 

“我之前打了,你一直都没接。”Owen回答。

 

“那时候我在忙!”Claire大声道,引来旁边几人的侧目。

 

“你一直都忙,我也是。”Owen看着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当然一直在忙!我早晨还在陪那个秃顶的打高尔夫,而你俩呢!”Claire恶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你俩在打高尔夫悠闲!把一个可怜的小球打出几百米远就这么好玩吗!虐待狂你们全该进监狱!”Claire的声音黏在一块显然是有些醉了,“而且我为什么要接你的电话,你永远在因为公园的事儿和我吵架,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固执有病的人!”

 

“我只是不同意你的观点,对于公园的事儿我有我的原则。”Owen坦言说道。

 

“哦上帝!”Claire立刻崩溃的喊了一声,“你现在还在坚持你那些该死的原则,连暴虐龙复活都治不好你的脑子!”

 

“兴许霸王龙可以,没有霸王龙你的高跟鞋也一定行。”Owen不知死活的说道。

 

Claire抄起盘子里的一个圣女果就朝Owen砸了过去,“我现在就想踩爆你的脑子!”

 

“我以为咱俩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你就想这么干了。”Owen耸着肩膀说。

 

“当然!谁该死的会穿着短裤来约会!”这次Claire直接脱下了高跟鞋朝Owen扔了过去。

 

Owen接住了Claire的高跟鞋,再次说,“这里是中美州,很热。”他把Claire的高跟鞋放在香槟痛的旁边,“而且有谁晚上出去约会还会做日程表?”

 

“我喜欢有计划的生活!”Claire大声反驳道。

 

“是的,有计划,”Owen点点头,“而且还不让人喝龙舌兰。”

 

“我当时在节食!所有节食的都不能喝龙舌兰!”

 

“可我又不节食。”

 

“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约会第二次!”这次Claire把另一只高跟鞋也扔了过去。

 

“同意。”Owen接住她的高跟鞋又放到了香槟桶旁边凑成了一双。

 

“所以我们为什么还不分手呢?”Claire高声问道。

 

“好主意,为什么不呢?”Owen也问。

 

“所以我们分手了!你这个混蛋!”Claire大声喊道,直接叉起了盘子里的牛排狠狠朝Owen砸了过去。

 

Owen把呼在自己脑门上的牛排拿下来,“好的。”

 

在整个餐厅陷入了整整三分钟目瞪口呆的沉默之后,Thor终于在人们诡异而凝重的目光里拿起了自己的刀叉,面无表情的祝贺道,“哦,分手快乐,菜要凉了。”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忍受这个。

 

 

Zach低头看了一眼Owen发来的短信,然后翻了个白眼狠狠把手机拍在了桌子上。

 

“你心情不太好?”Beck看着Zach阴沉着脸试探地问。

 

“经期综合症别管他!”Cara在旁边的桌子前咬着披萨高声喊道。

 

“求你们进入正题吧,你们都这样干瞪眼半个小时了。”Aaron也说。

 

在好友的催促下,Beck终于决定开口,“Zach,我想为我之前的行为对你造成的困扰道歉……我并不是想真的,或者说有什么恶意。”这种彬彬有礼的声音从这个金毛大个子嘴里说出来简直可以称之为一道奇观。

 

“哦,没事儿,都过去了Beck,”Zach抬头看着他,接着又说,“但是这并不能让我忘了你每次扎爆我的车胎让我推着车回家的受伤,”虽然他并没有完全原谅这个混小子,但他还是问道,“所以说你并不是因为讨厌我才这么做的了?”

 

“当然不是,我不讨厌你。”Beck立刻说。

 

Zach看着他挑起眉毛,“所以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Beck吱唔着,似乎是有些难以开口,“我想,我或许只是想让你注意到我。”他终于说完了答案。

 

“注意?”Zach再次惊奇的扬起了眉毛。 

 

“所以,”Beck抬起头来认真的望着Zach,“我想问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呃,女朋友?”Zach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这个就在前几天还和他是死对头的男孩,感觉事情的方向已经不可控制的偏向了未知而可怕的远方。

 

“或者男朋友,”Beck补充,“如果没有,我想我们......”

 

“哦是的!我们!”Zach及时而迅速的打断了他,“我们为什么不先吃饭呢!”紧接着他飞快地在事情完全失控之前迎来了服务生天使般的菜单救助。

 

***

 

“Claire?”Owen把车子开进小区,在并未得到回音之后,他扭头朝后座上看了一眼,显然这会儿没人能叫醒他喝醉的前女友了。他正打着方向盘想把车子往停车场开,后面一辆招摇的奥迪R8就从他旁边开了过去,然后在他家楼下停了下来,紧接着Owen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人一股子无名火就窜上了他的脑门,让他忍不住狠狠地按了一下喇叭。

 

他看着Zach朝他这边看了一眼,又像什么都看见似的扭回了头去,接着又和那个酒吧里挨了他的揍的浑小子亲昵的说了两句,就一眼都没再往自己这边看的走进了楼。Owen捏紧了方向盘,好极了连他知道了Blue在公园里伤了人都没这么生气过。

 

Zach打开门,打开灯把灭霸从自己怀里放下去,他换上拖鞋往厨房走拉开冰箱门一边给自己倒着水一边想着刚才在楼下看到的Owen和Beck在车上和他说的话。他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同龄男性所追求的可能,这简直让他头晕脑胀又无所适从,Owen让自己离Beck远一点,他不知道Owen是不是也知道这件事。正当他想到这儿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开门声,他喝着水习惯的走过去,然后就看到了Owen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他小姨,是的,抱着,所谓的公主抱。于是Owen还没来及的张嘴,Zach扭头就上了楼。

 

哦,完了。Owe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Owen把Claire放在床上,小心的把她的高跟鞋脱下来,把薄毯盖在她穿着裙子的腿上,正准备要走,Claire突然叫住了他,“Owen。”

 

“你醒了?”Owen走回来看着她,“我以为你已经睡死了。”

 

“刚醒,”Claire翻了个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你真是个混蛋,我们都分手了你还带我回你家。”

 

Owen在床边坐下来,“这儿比较安全。”

 

“哦,该死的有责任心的混蛋。”Claire低声骂道,她眯着眼望着Owen,然后小声说,“说真的Owen,我之前还挺喜欢你的,你有个好身材和责任心,恐龙还都该死的听你的话,你是姑娘都喜欢的大众款,但长得帅身材好的男人可不止你一个,刨除这些你还是个该死的混蛋,你有时候简直有低的可怕的情商,而且你有时候才是那个想要掌控一切的混蛋。”Claire咬牙切齿的说,“所以是我踹了你,无疑的。”

 

“当然,你踹了我,无疑的。”Owen笑了笑,点头赞同。

 

Claire满意的看了看他,然后怀疑的再次眯起了眼睛,“你一整晚都在看手机,你是不是喜欢上谁了?”

 

Owen低头看着她,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他顿了顿又说,”我想或许是。”

 

“哦,幸运又不幸的姑娘。”Claire撇了撇嘴说道,“对人家好点。”

 

Owen弯起嘴唇,“我会的。”

 

“好了,关灯退下吧。”Claire翻身把自己重新埋进了枕头里。

 

“晚安。”Owen站起来关上了灯然后轻轻带上了门。

 

Zach趴在阳台的围栏上,美州夜晚凉爽的夜风吹乱了他的头发,Zach望着在灯光照耀下一片金黄璀璨的街道,又抬头望了望黑色夜空中闪烁着的繁星,脑海里最糟糕的一百种情况像是走马灯一样滚过他的脑子,他忍不住低头低头又看了手表。或许他压根就算不上什么,两个星期也就要到了,他也就要搬回自己家里去,这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Owen一样仍旧是他的小姨夫,什么都不会改变,而他的智商也许就能恢复成原来的水平,然后忘了这段该死的又愚蠢的暗恋。他想着Owen刚才抱着Claire阿姨进来的样子,他更不知道他们会在那间关上门的房间里发生什么,Zach揉了揉自己发胀潮湿的眼睛,他难过极了,从来没有这样难过过。

 

什么都不会改变,这糟透了,也蠢透了。Zach想着。

 

他望着美洲宁静的夜空,希望迎面而来的晚风能把他吹个清醒,直到一个突然声音打断了Zach的思维,“Zach。”

 

他回过头去看到Owen走了过来,然后在他刚想离开的时候拉上了阳台上的玻璃门,Owen拉住他皱着眉头问,“你整个晚上去哪儿了?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为什么是那个混小子送你回来?刚才你就在楼底下装看不见我?”他的声音带着忍不住的怒虎接连投向低着头的Zach。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Zach抬起头来瞪着Owen,也同样生气的问道,“你又为什么带着你的女朋友回来却又跑到这儿来问我这些问题?”

 

“这当然和我有关系,”Owen拧紧眉头,“我现在是你的监护人,我必须要保证你的安全。”他这么说着,但是他知道远不止这些,他知道当他看着Zach从别人的车上下来的时候他有多生气。

 

“是,监护人,”Zach咬住嘴唇,月光照耀在他的眼睛上,映出一片透明的泛着光的的水雾,“你该死的只是我的监护人,你需要保证我的安全,可我现在好好的站在这儿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为什么还不回到你房间里去?你女朋友还在那呆着!”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嫉妒该死的嫉妒。监护人?什么该死的监护人!这个混蛋该死的什么都不知道!

 

“Zach……”Owen皱起眉头看着他。

 

“我不想你听你说任何事情!”

 

“你哭了?”Owen看着Zach潮湿的被水汽黏在一起的睫毛,和藏在碎发下堆积着水雾的眼睛,他说不清那种感觉,他的心仿佛被猛地勾住了,他抓紧了Zach的手腕像是抓住了悬崖陡壁上最后一根绳索,等不及地追问下去,“你为什么要哭?”他知道这个问题和他们所说所做的一切远远超过了一个长辈和晚辈所该有的。

 

Zach愣住般的看着他,这仿佛他被突然扯下了最后一件能蔽体的衣物,可他该死的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更管不住自己的嘴,可他不想被拒绝,他不想看到Owen的表情,他不想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可他却想告诉Owen自己有多喜欢他,但他却更害怕。

 

可Owen又追问他,”你为什么要哭Zach?”

 

“你又为什么想要知道我为什么要哭?”Zach拧起眉头看着他,”你想知道什么Owen?你想听我怎么说?”

 

“Zach......”可他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一个怎样的答案。

 

Zach看着Owen,接着狠狠甩开了他的手,“你该死的什么也不知道!”他狠狠拉开了阳台的玻璃门,最后说,“我明天就会搬回去。”

 

“Zach!”Owen转过身去叫住他,可他看着Zach飞快地走上楼梯的身影,最后还是没能说些什么。

 

Bright, cold silver moon                   

明亮冰冷的月光

 

Tonight alone in my room

我独自一人

 

eyes fell when you said              

闭上眼睛想着你说过的话

 

I guess I need my life to change        

我想我的生活需要改变

 

Seems like something's just not the same  

感觉我们之间有些东西已经变了

 

What could I say?                                       

可我还能说什么呢?

 

I'll need a little more luck than a little bit   

我需要多一点点运气

 

cause everytime I get stuck, the words won't fit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

 

And everytime that I try I get tongue tied

我总说不出想说的话

 

Zach靠在自己房间的门边上望着漆黑的夜空,把腿浸在了冰凉的蓝色的水池里。而Owen站在阳台上鸟瞰着整个灯火通明的城市,点燃了自戒烟以来的第一根香烟。

 

I need a little more help than a little bit

我需要多一点点帮助

 

I need a little good luck to get me by

我需要一些运气让我能够挺过去

 

Like the perfect one word no one's heard yet

有些话我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I stare up at the stars                            

仰望星空

 

I wonder just where you are

我多希望你在这里





tb现货拍下即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评论
热度(32)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