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蝙超BS】黎明之时 1.0—2.0(中世纪AU NC17)

标题:黎明之时/AT DAWN
作者:杀手老袁
分级:NC-17
配对:蝙超BS
设定:无能力中世纪战乱AU

警告:未成年,年龄差,老夫少妻 非典型ABO

因为填坑有点儿晚 前两章再一起放一下 爱你们!!!!!


你会听到狂风骤降

你将看到参天铁木倒于眼前

尘埃溅起 雷声蹋来

你会听到尖锐的号角 恶魔在你耳边甜蜜地乞讨

你将看到血红的落日散落大地 红色的雨水抚摸你的脸颊

长刃在撕咬里咆哮 眼泪在哀嚎里奔逃

黑云遮蔽 清莲难濯 黑暗真切 光之消散

你心欲绝 不必胆颤 正义抵岸 握紧缰绳 高扬风帆

光明在你眼中涅槃 

睁开眼睛克拉克 

你要相信这将不会是最后一个落日

“妈妈!”

“殿下你不能进去!快拉住他!带他走!”乔纳森在呼啸的马蹄声中高喊,他抓住克拉克的胳膊用身体护着他把他拉向马车,“带他走,快!快!”

“不,不!我不走!”克拉克看着眼前熊熊燃烧的宫殿在他氤氲的双眼里燃烧成一片血红,“放开我!”

“抓紧他!我们没时间了!”乔纳森大叫着和另两个侍女死死抓住他。

”马被射中了大人!”

乔纳森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前被射中脖子而倒下的白马,“上帝。”他绝望地低声叹道,“快拖走这匹死马,稳住另一匹!”乔纳森把克拉克抱上马车,“求求你,殿下,离开这儿,你是氪国最后的希望。”

“乔纳森,不!我不能!”克拉克推着他的铠甲,把手掌染得一片鲜红。

“求求你,殿下,求求你,带他走!快走!不要回头!”马鞭狠狠地抽响雪白的马背,“——不要回头!”克拉克卷缩在颠簸的马车里,眼泪从他的鼻尖上落下来,他闭上眼睛听着乔纳森的声音一点一点的淹没在身后的利剑碰撞的嘶吼声中。

*

“佐德已经占领了王城,这个混蛋不过邀我们来见证。”哈尔勒停马,望着烽火弥漫的四周,接着他一剑刺穿了一个士兵的胸膛,哈尔抹了抹盔甲上的血对那名他救下的侍女笑笑,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看到一辆扎眼的白色马车从混乱中向王城后的森林奔逃而去,他把利剑收回剑鞘,拧起眉头,“你看见了吗,布鲁斯。”

布鲁斯盯着那辆醒目的白色马车,拿起后背上的长弓拉起弓弦将锋利的箭头瞄准了白马的脖子。

哈尔皱着眉头拉住布鲁斯,“嘿布鲁斯,不会有王族会坐这辆马车找死,这只会是王族的掩护,他们该往反方向逃了,就算是,你也不该插手这件事。”

“我刚才看到了卢瑟的军队,他们会守在外围,没人能逃得出去。”布鲁斯放开弓弦,箭嗖一声飞了出去,随着一声嘶吼地哀嚎马车和赶车的侍卫一同倒在了被鲜血染红的王城绿地上。“如果有王族落进了卢瑟手里,佐德必须得分一杯羹给他。”布鲁斯收起弓箭,“即使不是这人也活不成。”他夹紧马腹,朝那辆马车驰骋而去。

“好样的,救死扶伤的人民英雄。”哈尔耸耸肩,也骑着马朝布鲁斯追过去。

布鲁斯勒紧缰绳在那辆倒在泥泞里的白色马前停下来,他打量着这辆华丽的马车,微微蹙起眉头,这辆马车不比国王和皇后的华丽和高度,却也高于王爵之辈的规格,如果这车上真是王室之人,看来王城里混乱的境遇让他们再来不及换一辆隐蔽些的马车了。而他心里也明白,蝇头小利不会让卢瑟劳驾前来,谁都知道这皇宫里藏着一个无人证实从未露面过的小王子。

布鲁斯跃下马背,走到马车跟前,伸手扼住了朝他拔剑刺来的侍卫的手腕,“我是哥谭的领主,无意伤害你们。”

“滚开!”侍卫咬牙抽出手腕把剑再次朝布鲁斯刺过去,而他的腿弯被人从后面猛然一踢颓然跪在地上,等他再想爬起来时一把利刃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省省力气伙计,剑可不长眼。”就在哈尔把剑抵紧侍卫的喉咙时,一声尖锐又稚嫩的叫喊突然从马车里传了出来。

“别伤害他!”

“别出来殿下,别出来!”侍卫发疯般地高喊。

“殿下?”哈尔拧起眉毛。

布鲁斯走到马车前,轻轻打开雕刻精致的车门,门柱上缠绕着的染着血还未凋零的百合从他的头顶掉落下来,他抬手撩开眼前金色刺绣的银纱帷幔,就看见一个穿着单薄的白色丝质衬衣的男孩儿卷缩在角落手里握着一把镶满宝钻的红色匕首瑟瑟发抖地看着他,他身上满是别人的还未凝固的鲜血,映得他的两颊像城外刚刚初上的月亮一样惨白。

克拉克看着这个打开了马车门的穿着一身黑色铠甲的男人,他握紧手里唯一能够防身的匕首,颤抖地问:“你,你是谁?”

“我是哥谭的领主,韦恩伯爵,殿下。”布鲁斯看着男孩儿颤抖着的含着泪水的冰蓝色的瞳仁,恭敬地朝伸出手,“我带您离开这儿。”

“我不会跟你走!”克拉克把手里颤抖的匕首对向他,鼓足勇气高喊道:“我宁可你杀了我!”

布鲁斯的嘴角动了动,露出了一个轻微地难以辨认而短暂的笑容,“我无意伤害您殿下,在城外和森林里有叛军的军队,只有我能带您离开这里,”他看着男孩儿蓝色的眼睛再次说,“我不会伤害您。”

卡拉克困惑地拧紧眉头,他握紧手里的匕首仍然颤抖着声音问:“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尊敬您的父王,艾尔陛下,他授予于我爵位,假使我与佐德为党,早该抓走您去邀功请赏。”

“快点布鲁斯,佐德的军队就要来了。”哈尔望着远处跌落城墙的王旗焦急地催促道。

“请您相信我,殿下。”布鲁斯再次把手伸向小王子,想要伸手抓住他的手腕。

“别碰我!”克拉克情急之下猛地把手里的匕首刺向了眼前的男人,锋利的利刃瞬间就划破了男人手上的皮革,刺破了他的手掌。克拉克看着鲜红的血液从男人的手掌里溢出来,他焦急地皱起自己黑色的眉毛,“抱歉,呃不,不是......”他一面觉得抱歉的想要去碰男人的手,可却又害怕地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布鲁斯看着他握紧了拳头,然后在马车门前单膝跪了下来,虔诚地低下头,“我是您的臣民,我敬畏您的父王也将永生效忠于您,从此时起我将守护于您护您周全。”他抬起头来再次伸出自己满是鲜血的右手,“请您相信我,殿下。”

克拉克看着男人仍然流着血的手掌,终于颤巍巍地把手放了上去,坚硬的皮革和温暖的液体瞬间就握紧了他的手,他在男人的搀扶下走下马车。布鲁斯看着小王子被泪水浸湿颤抖着的乌黑的睫毛和他被鲜血染红的衣衫,解下自己的黑色披风披在他的身上,他系上皮革的针扣,把帽檐拉上小王子的头顶。

布鲁斯越上马背,然后一把把小王子抱到了自己身前来,“让人处理了这儿的叛军,哈尔,然后烧了这辆马车,带着那个侍卫一起走。”

“你在惹火上身布鲁斯。”哈尔将那个侍卫拉上马。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但愿你知道。”哈尔皱着眉毛绕到布鲁斯前面,他歪头看了一眼小王子藏在黑色帽檐底下的脸庞,低声嘟囔着扬起了眉毛,“上帝,怪不得乔和阿耶莱特要把他藏起来......”

布鲁斯握紧缰绳,低头对身前的小王子说:“记住,从现在起氪国的王子已经死了。”克拉克听着头顶上男人的声音再次紧张地攥紧了手里的匕首,“我不能再称呼您为殿下了,”布鲁斯夹紧马腹,又说道,“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克拉克。”他最后望了一眼他的王城,颤抖着轻轻闭上眼睛低声问,“你呢?”

克拉克拉紧身上的黑色披肩,在迎面呼啸而来的冷风里听到男人对他说:“布鲁斯。”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2.0

“我真后悔跟你一道走,布鲁斯。”哈尔没好气地埋怨道,“你在身上绑了个炸弹。”

布鲁斯瞧了他一眼,“这话你一路说了有一百遍,现在还没见你走半步。”

哈尔盯着不领情的布鲁斯,“看来我早就该走。”

“再见,阁下。”布鲁斯冷漠地回答道,然后笑着挨了哈尔一拳。

“你为什么这么想要他?就为了提前预约一个断头台的名额?”哈尔困惑地看着他,布鲁斯不是个乐于冒险的人,他更热衷于掌控全局运筹帷幄。

“别想了哈尔,你在我前面,我早就定好了位置。”布鲁斯一边在自己手上缠着纱布一边带着轻轻地笑意说道,“你知道有个传闻阿耶莱特是精灵族的公主,精灵公主生下的小王子有一双世界上最清澈的如海洋一般的蓝眼睛,当他落下真正的眼泪时,天边的第七颗星会陨落于世,邪恶的力量将被黎明击退,光明将重新笼罩整个盖亚大陆。”

哈尔听着布鲁斯讲得津津有味,眼睛止不住地朝上翻,“这是我母亲哄我妹妹的睡前故事,不过多了位邻国公主,黎明会在他们的真爱之吻后到来,接着爱神驾到在众神的祝福下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哈尔声情并茂地讲着,接着朝布鲁斯揶揄道,“有点困了吗,布鲁斯宝宝?”可他又记起来,小王子藏在漆黑的帽檐下那双惊鸿一瞥的蓝眼睛,他皱着眉头抬起头看着布鲁斯正轻笑的看着他,似乎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但这不是个好的时机,别让佐德和卢瑟盯上你,让你的羊屁股凑到狮子跟前。”哈尔还是叮嘱道。

“多疑的狮子不会咬自己凑上去的羊,”布鲁斯用力扯断纱布,“而且时机不会等着我,哈尔。”

“你总是有你的打算,伙计。”哈尔耸耸了肩膀,“我只有为你鞍前马后的份了。”他走到窗边望了一眼在浓云的包裹下升起的圆月,伸手摸了摸藤木窗台上潮湿的水汽,“上天佑你布鲁斯,已经开始下雾了,你得去看看你的小王子,等到午时我们就得出发。”

布鲁斯听着哈尔关上窗,转过身去又被哈尔叫停了步子,“待他好些布鲁斯,接下来的几天才是他最难熬的日子。”

布鲁斯停了停,然后踩着吱呀作响的楼梯上了楼。


布鲁斯推门进去的时候,小王子已经换下了那身华丽的被血染红的丝质长衫,他穿着件平民的黑色暗纹短衫,裹着暗红色的毯子蜷缩在窗边的木床上。布鲁斯有些后悔没给他拿件更破烂平俗些的衣服,但等布鲁斯走近他,又觉得自己刚刚的想法也是无用。

小王子靠在深红的丝绒枕头上,晶亮的蓝眼睛无神地望着被雾气逐渐笼罩的城外,他看起来就是个用水晶锻造的清亮又精致的雕塑娃娃。就像阿尔弗雷德从小给他讲的故事里一样,这样的孩子不是神界遗留在凡间的仙童,就是精灵族和人类苟合爱情的结晶。国王和王后大概每天都用鲜花的汁水和塞维斯湖畔的金色奶牛的母乳给他沐浴,用南方最新鲜的瓜果和王城里最为美味的佳肴把他浇灌长大,估计他每天还得在王城塔尖外的露台上晒够一个午日的阳光才能让他的头发保持黑密和浓亮。布鲁斯开始觉得压根不该赌上自己的性命把他带离这场纷争,这孩子估计连在返往哥谭的路上都挨不过,更别说哥谭那没有王城里温暖的阳光和娇嫩的鲜花,那里只有仿佛凛冬夜晚一般漫长无垠的皑皑白雪和冰冷彻骨的冬季。

克拉克听到门边的声响,他飞快地转过头抓着毯子坐起来缩在床头冰凉的刻花铁栏上。此时的布鲁斯卸下了铠甲,一身不足王爵规格的黑色与灰蓝的亚麻短衫让他看起来不像戎装时那样可惧,可等布鲁斯走过来在床沿上坐下来时,他还是忍不住地握着掩在毯子里匕首向后缩了缩身子。

小王子身上没擦净的凝血混着他身上的味道,让布鲁斯闻到一股甜腥的血锈味,他轻轻蹙了蹙眉头,看着小王子惴惴不安的蓝眼睛低声说:“你该休息一会儿,哥谭离这有十个昼夜的长路,得出了林赛城才能雇一辆马车,这不是趟好受的旅程,并且我们没带着能治病的修士。”

克拉克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有些不悦地说:“我不是不能受罪的贵族公子。”

布鲁斯看了看他,觉得有些好笑,但只是故意道:“或许吧,殿下。”

克拉克想和他争辩两句,但他看着布鲁斯狭长的藏阴影里的眼睛,还是捏着毯子闭上了嘴,只是问他,“巴里的伤势还好吗?”

“伤得不轻也不重,但得等出了城才能找人给他医治,他得扛过这几天的罪,但我不能带着他......”

没等布鲁斯说完,克拉克就急匆匆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能把他留在这儿!他会死的!”

布鲁斯看着他,还是不紧不慢地说:“带你一个人都不是件易事,何况再带上个受伤的侍从。”

“可他能伪装成你的侍从。”克拉克急躁地皱起眉毛。

“哥谭没有这么瘦弱的士兵。”

克拉克焦急地看着布鲁斯,他思索着该怎么说服眼前这个严肃的男人,他不该现在就得罪了能救他一命的人,但他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巴里在这里等死,他把手里匕首攥出一层温热的潮湿,才终于说:“如果你不带着他,那我也不会跟你走。”

布鲁斯听着小王子稚嫩而坚定的声音,冷静的棕色瞳仁里生出一丝笑意,“这听起来是个威胁。”

布鲁斯烟熏一样低沉的嗓音和深邃的眼睛让克拉克心生胆怯,但他还是轻轻吞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声音颤抖得没那么厉害,“我有你的把柄。”

布鲁斯看着小王子紧张地有些发红的小脸,倒是来了兴致,看来国王和王后还没把他娇惯成个金贵的“公主”。“洗耳恭听,殿下。”

一个亡国的王子和自己的救命恩人谈条件,或许他的愚蠢和创新足以载入史册,但克拉克鼓足了勇气,他必须要说。“我就是你的把柄。”克拉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他知道自己抖得厉害,“你救了我,还把我藏在了这栋房子里,你知道会有这一天。”

布鲁斯轻轻挑了挑眉毛,问道,“怎么说?”

克拉克抬头看了一眼布鲁斯,又飞快地低下了头去,“这不是王爵之辈会在王城里正当会置办的房产,你在这里安排了线人。”这栋房子在王城郊野的下等平民的贫民区里,而在这个草木皆兵的时候布鲁斯却还放心地让楼下那个女裁缝给他送来衣服和食物。“我不知道你是想要对付佐德还是我父亲,但我知道佐德一定不会留着一个心存异心的哥谭领主。”克拉克的嘴唇发着抖,声音却依旧坚定,“你必须带上巴里。”

布鲁斯看着发抖的小王子迟迟没有回答,故意等着他倔强又澄澈的蓝眼睛对上他的目光,又像突然撞上岸堤的浪潮一样颓败下去时才说:“可我就是不带着他你又能如何?你连一个侍从的命都舍不得,我赌你也不会舍得亲手把我的命送给佐德。”

“你!”克拉克猛地抬起头来瞪着布鲁斯,他气得脸颊通红,却一时又说不出什么。

“厚颜无耻?鼠辈小人?”布鲁斯反问他,“看来你的父王母后没教过你该怎么骂人,也没教你该把别人的话听完。”他看着克拉克接着说,“我们本来不能带着他,但哈尔看中了他舍命护主的忠心,不会让他在这儿等死。”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脸上的表情从不可置信慢慢转变成羞愧的窘迫,拉奥在上,这个男人在故意耍他,他不光忙不迭地进了他的圈套,还自以为是地威胁了掌握着他此时的生死存亡的救命恩人,他的愚蠢不仅足以载入史册,还丢光了艾尔家族的脸面。

克拉克正羞愧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布鲁斯的手朝他伸了过来,他下意识几乎本能般地就慌张地抽出了自己握在手里的匕首。布鲁斯知道那把匕首藏在他的毯子下面,但还是伸手用缠着纱布的右手接住了刀刃。等克拉克反应过来时候,虽然他的力道不大,但还是划破了纱布让红色的鲜血重新从伤口里渗了出来。他急忙松了手,手忙脚乱地拿起刚才女裁缝给自己送来的布料缠在布鲁斯的手上,“抱歉......我不是有意......”

布鲁斯看着笨拙又慌忙地给自己止血的小王子,对他说,“你应该学会用这把匕首杀死你的敌人,而不是因为它刺伤别人而道歉,你的善良不该是别人来伤害你的武器。”

克拉克的和眼睛轻轻碰到了布鲁斯的又落了下去,专注于他从未做过的包扎手艺,“可我父亲说过,光明的眼睛才能望到光明。”

“没有黑夜又何言光明,你以君子之腹去度小人之心,是给了小人以宽纵,邪念恶行与贪婪不会因为你的善良而消失,它们存在于零与无限之间,如果你不能拿起长刃与之对抗将其消灭,那么你的每一次宽纵与饶恕都将成为他滋生的一次机会。”布鲁斯说道,“你父王为此丢了国家,你不该重蹈覆辙。”

克拉克低着头没有回答,只是忙着在布鲁斯的手上打了个笨拙的死扣。

布鲁斯低头看着小王子,本来只是想抬起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可他伸出手时,小王子却飞快地躲开了他的手指。布鲁斯微微动了动眉间,不知道自己为何而不悦,于是他再次伸出手捏住了小王子的下巴,抬起了他发抖的脸颊,看着他那双满是惧色的如传闻童话里一般如海洋般碧蓝的眼睛对他说:“你不必怕我,克拉克,因为你是我的把柄。”

布鲁斯低沉的声音在宁静的空气中停了停,然后他收回手从床沿上站起了身,“时间不早了,收拾收拾我们该启程了。”说完便转身出门下了楼。

克拉克拾起刚才掉在枕边的匕首,把它收回刀鞘,他起身关上木窗,把王城里弥漫的血腥气息的浓雾关在墙外。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布鲁斯叫他的名字,也是他第一次看清了布鲁斯的眼睛。

克拉克披着毯子坐在床边,他不知道前路如何,他只觉得眼睛干涩,疲劳和倦意席卷了他的整个身体。被砍断的王旗,冲天的火光,鲜血尖叫和母亲最后的叮嘱又涌现在他眼前,克拉克感觉有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心脏,他喘不上来气,累得不想再睁开眼睛。他裹紧了身上的毯子,想到那张握着他的溢满鲜血的温暖手掌,又觉得明日的黎明或许没那么难捱。
欲知后事 且待下更


ps.回复多更新快

微博:@杀手老袁




广告:

7dollars新品:盾冬盾铁集爱与保暖于一身的卫衣+守望先锋手机手账个性标签贴纸开售啦!!!设计摄影:@caijiAN-6

微博艾特两位好友并转发:抽两位旁友送新品卫衣+贴纸一套+锤基同人本《hustle》+侏罗纪同人无敌甜老夫少妻同人本《my uncle》

微博大礼包抽奖网址:http://m.weibo.cn/3028328835/4030957851283371?sourceType=sms&from=1063195010&wm=14010_0013

卫衣: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w4004-14110233127.2.VxIR70&id=539862741759

贴纸:网址太长了直接点我






shu :

预售:



因为这个文人物繁多越写越大是个大长篇,出一本太厚,所以打算出上下册,,直接拍就行,因为暑假旅游,加上做书校对,会慢点,通贩统一发货。本子里收录不外放番外和剧情,字数:25w字左右。因为封面图插图暂时还没有确定,。谢谢,爱你们!

已经拍书的小天使不要急!因为假期旅游做书校对都需要时间!我会尽快的!!

淘宝预售: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小姨夫阅读网址:http://shashou101.lofter.com/post/1dd58ca7_a8774eb 冷cp里的楷模 老夫少妻 不甜不要钱 初恋的滋味 !!看完就想谈恋爱!!







评论(9)
热度(75)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