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番外 孕期番外肉沫and 本子现货已出

本子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拍下即发  

番外 孕期梗和卡洛儿的恋爱 肉末 纯脑洞产物 就是甜甜甜


  洛基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他半睡半醒的摸过手机放在耳边,迷迷糊糊的问,“••••••喂?”

  “嫂子!!!!!!!”

  洛基被吓得一个激灵从躺椅上坐起来,“卡,卡洛儿?”贩军火的果然基因非凡,这一嗓子的威力要赶上枚火箭弹了,洛基醒着神安抚着抚着自己的肚子,“还有卡洛儿我说过,不要喊我嫂子。”

  “啊啊啊!洛基!”卡洛儿崩溃的大叫。

  洛基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Will,什么事儿?”

  “索尔回来了!我听到他的车开进来了!”洛基听着卡洛儿的惨叫,无奈的揉了揉鼻梁,果然是非凡的基因,谁都知道奥丁家的宅子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救我大嫂!乔在我房间里,你知道索尔有多讨厌他,被他发现我就死定了!NO!妈呀我已经听到他上楼的声音了!救我嫂子!!”

  “Uh huh,我必须告诉你,”洛基摸着肚子,将残忍的真相告知索尔洛,“我也讨厌他。”

  “GOD!!!!!!”卡洛儿立刻爆炸出一声惨烈又悲壮的痛哭。

  等音波渐消,洛基才又把手机放回耳边,“好了,听着卡洛儿我可以帮你拖住他一会儿,不过只能是一会儿,”洛基强调,要知道索尔那劲头上来没人能拽得住他,嗯••••••洛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衬衫下隆起来的小腹,好吧,或许他可以。“你最好赶紧把乔藏起来而不是把仅仅把他的老二藏起来,而且卡洛儿,”洛基再一次郑重的说,“不要再叫我嫂子了,ok?”

  “好的嫂子!你最棒了嫂子么么哒!”卡洛儿愉快的挂了电话。

  洛基再次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然后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索尔穿着一身迷彩服走进来,看来是刚从军营里来。洛基看着他,别说是索尔真动手了,就是这身行头都能把卡洛儿的小男宠吓个半死,午夜血溅豪宅实在不是他想看到的,这对孩子不好。

  索尔走到洛基面前蹲下来,把宽大又温暖的手掌轻轻抚上洛基的肚子,“怎么刚睡醒?儿子今天没有闹你?”他抬起另一只手用粗糙的指节蹭了蹭洛基黏在一起湿漉漉的睫毛。

  洛基收起自己差点发直的眼睛,索尔迷彩造型总让他无法抑制的想起娜塔莉娅书架上那本书名叫“我的军官大人”的脑残小说,再加上他那温柔又甜蜜如糖浆般的眼神,就彻底让他知道什么叫抵挡不住的“铁汉柔情”。洛基每次看着这样的索尔,心里总是忍不住想,“唉,算了算了这样凑凑活活过一辈子也挺好。”当然他肯定不会这样说。洛基拍开索尔的手,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洗手没有,这么脏别碰我。”

  “你不懂,这叫让儿子亲近亲近自然,”索尔抚摸着洛基的肚子,“感受感受土地的芬芳。”他隔着衣服在洛基的肚子上亲了一口,站起身,又低头吻了吻洛基的额头就挪步要走。

  洛基突然记起来还要任务在身,赶紧叫住他,“你去哪儿?”

  索尔停下步子扭头对他说,“刚才看见卡洛儿房里还有个人,我还以为是你,我得过去看一眼。”

  洛基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贩军火的果然基因非凡,一个顺风耳一个千里眼。洛基站起来走到索尔面前扯住他的衣领,“你不能总把卡洛儿当成未成年的小姑娘。”

  索尔低头看着洛基玉石一样的绿眼睛,凑近他的嘴唇,“你不觉得她的智商连未成年都不到吗。”

  洛基想了想,表示无法反驳,“Oh,这倒也是••••••”

  索尔亲了亲洛基的嘴唇,“所以我得去看一眼。”

  “诶诶诶,不行!”洛基一把抓住索尔的胳膊,他揪着索尔紧身的军绿T恤一扭身把索尔推到在身后的大床上,然后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Oh,damn it!”索尔立刻本能的伸手护住洛基的肚子,以免因为过分活泼的妈妈而让小家伙不必要的撞到哪儿,“你早晚要把我吓出心脏病!”

  “求之不得。”他抓住索尔的手腕废了不小的力气才把他们从自己的肚皮上拿开,然后按在床上,进行这一个月来的第无数次重申,“我再说一遍,索尔,他不会因为我一跑一跳就消失不见,老子的羊水羊固若金汤,戳都戳不破。”

  “我只是觉得,小心一点总是好的。”索尔说着就又要伸手去摸洛基的肚子,“你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当爸爸。”他诚恳的说。

  “噢,当然,如果让我知道还有上一次,”洛基冲他笑了一下,“我会让你失去每一个当爸爸的机会。”他在索尔腰上坐下来,解开自己衬衣领口的两粒扣子,居高临下的坏笑着对他说,“在做一个好哥哥和好爸爸之前,先做一个好男朋友怎么样?”

  索尔觉得胯下一紧,抓着洛基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眼前,咬着他红润的嘴唇更正道,“是丈夫。”他一边吻着洛基一边翻过身交换了二人的位置,他看着身下洛基雾蒙蒙又充满了挑逗意味的绿眼睛,只想让这双嚣张的眼睛投降着哭出来,“怎么现在又不嫌我脏了?”他嘶哑着声音低声问。

  洛基一手摸着他扎人的胡茬,一手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打着圈,笑着小声又缓慢的把口中的热气吐向他,“你不想换个更深入的方式让他亲近自然吗?”

  索尔投降似的埋下头狠狠吻住洛基的嘴唇,“你个小荡妇。”

  索尔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抬起头放开了洛基的嘴唇,发出了“啵”的一声,他皱着眉头说,“等等,我记得医生说过怀孕头三个月不能和你同房。”

  “已经三个月了!”洛基气恼的大声说。

  索尔面色严肃的再次更正,“三个月零五天。”

  洛基被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一把抱住索尔的脑袋,“管他的!”然后死死的封住了他的嘴。

  就在洛基刚刚解开了索尔的皮带的时候,门外嗷的两嗓尖叫,惊动了兽性大发的索尔,他伸锁着眉头像个怒吼的狮王从洛基的胸口上抬起来脸,“卡洛儿?怎么还有男人的声音?”他直起身快速的下了床,“我去看一眼。”

  “诶诶诶诶,可能是佣人的声音索尔!真的,别走!”洛基也赶紧坐起来赶紧拽住往外走的索尔。

  “我就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索尔皱着眉斜着眼睛看他,把胳膊从洛基手里抽出来,“你们俩到底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他说着就开门向外走去。

  “索尔!”卡洛儿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他赶紧跳下床踩上拖鞋边扣扣子边追出去。

   洛基快步走过走廊,默默地站在索尔身后,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诡异的场面,卡洛儿的小男友乔正和索尔的前未婚妻以一种难分难舍的状态,在奥丁豪宅里那张巨大的实木楼梯上凌乱的扭成一团。而卡洛儿也正拽着乔的头发惊恐的回望着在楼梯顶端的洛基,这时候歪在楼梯上怀里还抱着简的乔似乎也缓过了神来,他慢慢地抬起头向上望去,然后同样震惊地张着嘴望着索尔,以及他的老二••••••

  而简终于回过来神来并且愤怒的推开了身上的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气得脸色发红,“哦,上帝这简直荒唐!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失礼的人!”

  这可能是我今年看的最精彩的家庭幽默录像了,洛基在心里悲哀的想。他迅速扫视着索尔身边可以成为武器的东西,并且已经计划出了如何在必要的时候一击将索尔击倒,虽说这是个注定失败的计划。

  他的大脑以超过每秒十亿次的速度运作着,而索尔只是面无表情平静的说道,“卡洛儿,乔去我的书房等我。”然后他转过身对上洛基心虚的绿眼睛,冷着脸说,“你和儿子也去书房等我。”

  洛基眨了眨自己无辜的眼睛,“可以只让儿子去吗?”

  索尔表示没意见的歪了歪头,“如果你做得到的话。”然后“唰啦”一下拉上了自己的裤拉链,边扣着皮带边回身走下楼梯向简迎过去。

然后洛基看着简翻了个白眼。

  洛基和卡洛儿裹着毯子盘坐在索尔书房里的那张灰色的环绕的环形沙发上,瑟琳娜端着托盘走过来俯身递给卡洛儿一杯热可可,卡洛儿接过杯子,“谢谢。”

  “谢谢你,瑟琳娜。”洛基端着杯子优雅的喝了一口,接着微笑着赞赏道,“非常好喝,甜度和温度都刚刚好,瑟琳娜就冲这个我以后都该叫你小甜心。

  “Oh,洛基少爷您太客气了。”瑟琳娜感动地笑着说,“如果您需要我每天晚上都非常愿意为您准备一杯。”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洛基用绿眼睛看着她,笑着回答。

  瑟琳娜立刻仿佛胸口中了一枪似的,周身冒着粉色的花朵就幸福又愉快的飘出了门。

  卡洛儿侧侧身子眯着眼鄙夷的看着洛基,“你真的爱喝吗?”

  洛基放下杯子,对她笑笑,“索尔会喝的。”

  “不要脸。”卡洛儿鄙视道。洛基来到这个家一个星期,所有人都喜欢他,包括他们那个严厉又残暴的老爹都不是真的讨厌他。她弯起腿来把热腾腾的杯子放到膝盖上,垂丧着脸的看着热可可里冒着泡下沉的牛奶,怨念的责难道,“洛基,你不该让索尔挺着老二来见乔,我觉得他一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自卑的再也抬不起小龟头吗,”洛基用手撑着脑袋同情的说,“我也没想到你们的蠢能如此跌破下限同时又充满创意。”

  “如果不是简突然出现我们早就逃过这一劫了!”卡洛儿愤愤地说,她膝盖上的咖啡晃荡着差点洒出来,“谁知道她突然从哪儿冒出来的,你知道我们当时有多紧张,简直像是祭献出自己的第一次,简简直就像突然跑出来的一个屁!”

  “所以,乔就脚一滑软了吧唧的跌下了楼梯撞上无辜受害的简,然后你们就嗷嗷两嗓子想要炸了这个大宅子?”洛基接着说道。卡洛儿看着他不得不承认的沉重的点下了头,“而我现在却要坐在这儿等着孩子他爸和他的前女友独处归来,我要把这个剧情投给《绝望的主妇》。”他把仇恨的目光抛向站在露台前的乔,后者却因为碰到他突然的视线而慌忙的低下了头。洛基皱皱眉毛,凑近卡洛儿低声问,“你确定他真的是直的?这已经是第五次逮到他偷看了我。”

  “当然!”卡洛儿皱着眉头毋庸置疑的回答他,“他说过,他只是有点儿喜欢你,把你当偶像那种。”

  洛基赞许的点点头,“有品位,我现在开始有点喜欢他了。”他看着卡洛儿咒骂他的表情,收起笑容,认真的说,“说真的,小洛既然你出生在这么一个童话城堡里,头顶一个帅哥哥又有一个英明神武的父王,你就像个正常名媛那样随便搞个名校上上,写点矫情的小文章,出出时装秀,刷刷杂志封面,找个靠谱点儿的土豪男朋友或者泡个皇室贵族什么的,最不济找个好莱坞二线的小白脸,何必做个出逃公主玩什么真爱戏码,你也知道你爹地的封建程度简直赶比封建的清王朝。”他抬起头来撇撇乔,“而且,你又真的确定这是真爱吗?”

  卡洛儿怨念的盯着他,反击道,“你确定你有资格来说我吗,大闹索尔婚礼的出逃王子?”

  “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谁留种谁负责,谁使用谁买单,”洛基摊摊手,“而且我和你可不一样,第一我在劳菲家可没你这么好的待遇,可没有像索尔和你爹地那样的大神时刻为你保驾护航;第二,我拐的是王子索尔,而你却被这么怂货给拐跑了。”

  “你不能说他怂!”卡洛儿不满的睁着甚至反抗道。

洛基扯扯嘴角,“好吧,你这么说也行,但是在这个贩军火的家庭里他连我都打不过,而我还是个omega。”

“你根本不算,你当了二十几年的alpha!”卡洛儿仍旧顽强抵抗。

  

房门突然打开的声音终止了他们的谈话,一股强大的alpha的气息迅速的包围了这个房间,压迫的让人心口发闷,卡洛儿捶了捶胸口和身旁的洛基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个眼神:“索尔很不开心。”

索尔对如坐针毡的乔抬抬下巴,“跟我过来。”乔立刻像看到了猫的耗子,愣了一会儿才惊慌的竖起了全身的毛紧张的站起来,怯弱的跟在索尔身后。

“索尔你要带他去哪?!”卡洛儿猛地站起来,连手里的杯子也顾不上,热可可洒了一沙发。

  索尔转过身,眼神里透着不容反驳的严厉,“和他谈谈。”  

  

“索尔!哥哥!”卡洛儿追上去。

“我不会吃了他,现在回去坐好,不准跟来,不要让我发火卡洛儿。”索尔板着脸再次发布命令一般的说。

  卡洛儿看着索尔的眼睛无声的挣扎着,最后还是在索尔的注视下垂丧着头乖乖坐回了沙发上。

  

  洛基同情的抚摸着卡洛儿的头顶,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为啥都怕索尔了。

  

卡洛儿看看露台上的索尔和乔,又望向挂钟,绝望的悲鸣,“已经二十三分钟了•••••••”

   洛基放下手里的书,拍拍卡洛儿的后背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要不我帮你去看看?”

  

  卡洛儿把脸从手心里抬起来,两眼闪动着感动的泪光,“快去!”

  洛基站起身用索尔的咖啡机磨了两倍咖啡后端着悄悄地走过去,偷偷地探望了一眼情况,他的蓝眼睛转了转,轻轻地扣了扣玻璃,拉开落地的玻璃大窗走了露台。索尔停止了和乔的谈话,侧过头用眼神无声的问洛基,“你怎么来了?”

  洛基笑着绕过到索尔身边,把两杯咖啡放到他俩面前的高脚圆桌上,“我想你们可能谈累了,所以来看看你们。”

  

  索尔抬起手腕看看了手表,微微拧起眉毛,“已经快十二点了,你该去睡觉了。”

  

  “UH huh,”洛基点点头,“所以我才来叫你,我一个人睡不着。”他边说着边侧过头去看了乔一眼,结果同前几次一样,在他碰到乔正看着他的目光时,像是被烫到一般慌忙的低下了头。

  

  索尔终于露出了走进书房的第一个笑容,他的手覆上洛基的小腹,温柔的说,“我想你不是一个人,并且我还有账没跟你算。”

  

  洛基握住他的手,不动声色的往乔的方向扫了一眼,脸上又挂上他邪恶又甜蜜的笑容,俯下身凑在索尔耳边说,“我也有笔帐没跟你算,在床上。”然后在索尔的唇角上轻轻一吻,成功的让索尔的瞳仁放大了一倍后,他直起身,冲有点出神的乔礼貌的笑了笑,放开了索尔的手指,“我在房间等你。”然后拿着托盘走出了露台。

   索尔满眼笑意的目送着洛基走出去, “咳,乔。”他把注意力从洛基身上抽回来转过头打算接着进入话题,却发现乔歪着脸直直的望着离开的洛基,几秒以后他才做出反应,做了亏心事被发现般的慌忙的收回视线,“您,您说,索尔先生••••••”结巴的不敢对上索尔的眼睛。

  

  索尔拧着眉毛看他,好极了,这下他更不喜欢乔了。

  

  索尔围着浴巾热气腾腾的从浴室里走出来,边擦着头发边坐到早已经洗完澡穿着他的大T恤窝在床上打手机的洛基身边。洛基看着还在擦头发的索尔,赶紧回了托尼的短信把手机藏在了枕头底下,否则被索尔看到他一定又要逼自己穿上那该死的防辐射肚兜。“小洛还在生气?”洛基的手指爬上索尔蜜色结实健壮的后背。

  

  “嗯,平常把她惯坏了。”他站起身,把湿毛巾搭在椅背上,走到衣橱前拉开抽屉拿出一条内裤,解下浴巾抬腿穿上。“我真不明白她到底喜欢那个乔什么。”

  

  洛基把视线从索尔闪瞎眼的身材上撕下来,“或许是乖巧又可爱,当初你爸不是也问你喜欢我什么嘛。”

  

  “这不一样,我爸自从见了你的照片以后就再也没问过了,”他重新坐到床边,手指划着洛基露在外面修长又白皙的腿,感慨的说,“你这怀了孕连原来腿上仅存的那点毛都褪了。”

  

  “滚,别碰我。”洛基抬腿蹬开他,伤心地看着自己越来越光滑油亮的腿,在心里祭奠他还是alpha时不算太浓密的小毛裤。

  

  索尔笑着抓住他的脚放在自己胸膛上,“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

  

  洛基使劲踩了两下索尔健硕的胸肌,问,“什么?”

    “刚才你进来,乔的眼珠子恨不得黏在你身上。”索尔说着,看起来当时乔的那痴迷的表情,就想把他一拳揍醒。

  

   洛基笑起来,“我只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直的,但是很遗憾他至少不是个彻底的直男。”他又踢了一脚索尔的胸肌,把脚抽回来,歪歪嘴角说,“对我感兴趣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他在索尔开口前,补充,“包括你,你毁了我的一生你这混蛋。”

  

  “你确定不是拯救吗?”索尔挑着眉问他。

  

  洛基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小嘴机关枪一样开了火,“哈?拯救?你他妈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我现在还是个逍遥自在的alpha,没有麻烦的发情期,原来老子在推上发个照片至少不会有人叫我‘软妹’或者有‘怒操’这种该死的评论!”他发着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肚子,“更不会让这个小王八蛋折腾得我三天两头睡不着觉,你这贱人你毁了老子的一世英,操!你干嘛!”

  

  索尔抓住他的脚脖,猛地一下把他拽到自己面前。洛基被他猛地从靠枕上拽下来,一边拽着被搓上去的T恤一边骂他,“妈的混蛋你想干嘛!”

  

  史蒂夫“喂喂”两声以后仍旧没人应答,他拿起来困惑的看了看手机,对正捧着爆米花的托尼说,“没人理我,我只听见了洛基骂人的声音。”

  

  “天啊,他不是被绑架了吧,给我们打电话发来线索,天啊法制节目上都这么演!”托尼在沙发上弹了弹两下,把嘴里的爆米花喷的到处都是。

  

  史蒂夫用手挡住朝他袭来的爆米花,皱着眉头无奈的提醒他,“你刚才不是才跟他发过短信吗,”然后拉低了声音,“你小声点,娜塔莉娅已经睡了,如果让娜塔莉娅发现你偷吃了她的柠檬派她一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哦,也是。”接着他就往嘴里塞了一个派,口齿不清的说,“酷爱,奶果来我统统。”(快,拿过来我听听。)他用油乎乎的手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就听见了索尔低低的声音,“谁要怒操你?”然后他“噗”一声就把嘴里的派和爆米花的混合物喷了正试图爬出电视的贞子一脸。

  

  索尔把洛基的两条长腿架在自己肩膀上,恶意的晃了晃腰就让洛基立刻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小嘴,看着洛基嗖然瞪大的绿眼睛,坏笑着再次问,“问你呢,刚才是谁说要怒操你?”

  

  洛基感到索尔硬起来的巨物又在自己后面顶了一下,他又急又慌的蹬着腿想踢开他,“我他妈说了这么多你却只在意这个!别碰我你这老色鬼!”

   可索尔的力气让洛基的挣扎都化作泡影,“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现在给儿子的自然课上不成,生理课还是可以的。”他义正言辞的装模作样的说。

  

  “FUCK!刚才那是任务需要你个王八蛋,放开我!我怀着孕你都不放过我!”他抓起手边的枕头就往索尔头上砸,“你要是敢碰我索尔••••••索尔!”

  

  索尔伸手夺过枕头,掰开洛基的腿俯下身把他的手死死按在床上,低下头隔着T恤的薄料恨恨地咬住了洛基的乳头,“已经三个月了,洛基。”

  

  “三个月零五天而已!你他妈,索尔,别脱我裤子!”

  

  听筒里一阵良久的只能听见被褥摩擦和微弱的喘息声的安静后,突然一声甜腻的娇喘传了出来,“嗯,哈••••••嗯啊,轻,轻点你这混蛋。”随后,伴随着洛基此起彼伏让人浑身发麻充血的喘息,索尔低沉又性感的低吼响了起来,“嗯•••••”他舒服的长叹了一声,然后托尼听到那句“坐上来。”后,双眼呆滞的缓缓把手机捂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史蒂夫费解的看着仿佛遭受了重大打击般的托尼,“怎么了,洛基说什么了?”

  托尼捂着手机,慢慢把目光转向史蒂夫,仿佛宣布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噩耗,“••••••史蒂夫,我觉得我,可能弯了••••••”

  史蒂夫给了他一个白眼。


本子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拍下即发










评论(12)
热度(131)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