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番外二 and 本子现货已出

本子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拍下即发  

赶在即将过去的情人节,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小甜饼,这是我之前在b站看了一个锤基的剪辑《I loved you.》中引用了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和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我个人一直很喜欢,视频也剪的很棒,所以写下了这个番外。附:av1286607
这并不是一个小甜饼,但是我觉得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美又忧伤的故事。我今天把它放上来,是想告诉大家,终成眷属实属美好,但一些未能结果的爱情亦然美妙。爱情使人人趋之若鹜,但它仍旧残忍,正因它的不易,所有的爱情才都该被歌颂纪念。不管我们是在爱,想爱或者是不敢去爱,所有的爱都是上天的恩赐,不管他是好是坏,愉快亦或者悲伤都值得我们去珍惜。
我是参照着林徽因的翻译版和原文写的,改动有可能些大,但是原文的意思没有变。这篇番外和正文既有关又无关。

番外二 

托尼翻了个身,他缩在被子里睁开眼睛望向坐在椅子里看书的洛基,“我睡不着。”他低声说。

  洛基抬起头来,望着托尼藏在凌乱的棕头发里布满血丝的眼睛,轻轻笑道,“需要我哄你吗,小姑娘。”

  “你在看什么?”托尼在枕头上蹭了蹭,目光望向洛基手里的那本看起来有些时日的硬皮书。

  洛基抬抬手里的手,“一些老诗歌和故事。”他敲敲书的硬皮外壳,“如果你再不睡着,我看着这些老诗歌都快要睡着了。”

“那正好,你读给我听,我很快就能睡着了。”托尼说着往旁边挪了挪,示意洛基坐过来。

  洛基看着他,“那好吧。”他起身走到托尼的床边坐下来,靠在床头上,手指翻开泛黄的书页轻轻地读起来:

  “She said that she would dance with me if I bought her red roses.”
   她说只要我送给她一起些红玫瑰,她便愿意与我共舞。 
  “He is weeping for a red rose.”
   他为一朵红玫瑰而哭泣。 

   他说,“我的花园里哪儿也找不到红玫瑰,我的脑中装满了奥秘,却要因为缺少一朵红玫瑰而苦痛度日。” 

   夜莺第一次看见男学生落泪,它夜夜为他歌唱,夜夜将他的一桩桩事告诉星辰。第一次见到他,他风信子花一样的黑发,他象牙一样雪白的肌肤,他玫瑰一样娇艳的嘴唇,可挚情使他憔悴,他忧伤的眉间漂亮的让人心疼。 

   我没有红玫瑰,她将提着华丽的舞裙从我身前掠过,我的心会碎的。男学生痛苦地说。 

  真情之人,夜莺叹道,我所歌唱的,是他尝受的苦楚,于我是快乐的乐符,于他却是比泪水更冰凉的苦痛。爱果然是非常之物,它珍贵过于翡翠,宝贵甚于玛瑙。洁白珍珠,璀璨榴石换不得它,黄金亦不能作他的代价,因人间市上无人所售。

  追逐着金黄阳光翩翩起舞的蝴蝶问,小雏菊在风中摆动着自己洁白的花瓣问:“他到底为什么而哭泣呢?为什么呢?” 

   夜莺舞动着翅膀答;“为一朵玫瑰。” 

   “为一朵玫瑰?”一只绿油油的小蜥蜴摆动着自己的尖尾巴讽刺得笑起来。 

夜莺没有说话,只有她心中知晓男学生烦扰的秘密,她张开棕色的羽翼默默地飞走了,仿佛黑夜里最渺小的一个影子,它穿过重重树林,见到了沐浴在月光下草地中央的玫瑰树。 

   “给我一朵红玫瑰,”夜莺高声喊道,“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 

   可树儿摇了摇头,它回答说,“我的玫瑰是白色的,胜过浪花泡沫仿若寒山之顶的积雪。你该去找我日晷旁的兄弟,或许它能应你所求。” 

   夜莺飞走了,可白玫瑰树兄弟的花朵,是琥珀座人鱼神飘扬的金发,如盛夏的骄阳又似秋日丰收的稻谷一般金黄耀眼。直到它找到男学生窗下的玫瑰树。 

“给我一朵红玫瑰,”夜莺高声喊道,“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 

   可树儿摇了摇头,答道:“我的玫瑰如白鸽嫩红的脚趾,更甚于湛蓝海洋中的鲜红珊瑚,可冬季的严寒使我的血脉冻僵,无情的霜雪打碎了我的花蕾,暴风雪将我的身枝折断,恐怕今年我再也无法盛开红玫瑰了。” 

   “我只要一朵红玫瑰!”夜莺大声叫道,“难道就没有办法让我得到它吗?” 

   “只有一个办法,那太可怕了,”树说,“我不敢告诉你。” 

   “我不怕。”小夜莺答道。 

   “如果你想要一朵红玫瑰,你必须要借助月光和音乐来创造他,并且要用你胸中的滚滚赤红鲜血来染红它。你的胸膛要顶住我的尖刺,用你那甜美的歌喉为我歌唱,为我歌唱整整一夜,用你炽热的血液解冻我冰冷的血管,缝合我的枝叶,复活我的心脏。” 

   “用生命来换取玫瑰,那实在是十分昂贵的代价。”夜莺哀叹道,“生命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那样珍贵的,坐在藤木上在绿色树荫底下,迎着太阳驾着金色马车而来,目送着月亮驶着它那圣洁的珍珠凤辇驰骋而去,结出鲜艳果实的山楂树,躲在山谷中沉溺于清风的风铃草,在石山上放的石楠花,都香甜的让人不忍离去。可爱情更胜于生命,鸟的心又怎么能比得过人心呢?” 

   于是它张开翅膀冲天地飞去,又影子似的穿越了茂密的树林,同他离开之时,年轻的男学生仍躺在草地上,他那双晴空一样的澄澈眼睛上还挂着悲伤的泪水。 

   “快乐起来吧,你就要得到你的红玫瑰了”夜莺愉快的大声喊,“我要在月光下用歌声将它造成,献出鲜血将它染红。我只为你答允我一件事,做一个真正的恋人,尽管哲学奥妙智慧,然而却无法和爱情相较,尽管权利至高无上,而爱情更甚于它的伟大。火焰映红了爱情展开的双翅,使它的身躯像烧红的烈火。他柔软的唇瓣蜂蜜般甜腻;他的气息似乳香般芬芳。” 

   可男学生迷茫的仰望着它,脑海中只萦绕着书本的墨迹。 

   可橡树明白小夜莺的话,它感到难过,轻声说,“给我唱最后一支歌吧,你若走了,我一定会感到孤独。” 

   于是夜莺给橡树唱起歌,她恋别的音调就像是银罐子里沸腾的水声。 

   夜莺的歌声消失在静谧的空气里,“她的样子真好看,”学生站起来对自己说,“可她又拥有感情吗?我想她恐怕没有,她心中只怀揣音乐,艺术总是那样自私,她必不会为任何人牺牲。那些调子美丽悦耳,只可惜它们却不富有意义,在实际中派不上任何用处。”他走进木屋,在那张简陋的小床上,想着他心仪的人儿进入了梦乡。 

   待月神将月星升于夜幕之上,光艳斑繁,夜莺朝玫瑰树飞去,用自己的胸膛顶住锋利的花刺,它动人的歌声连绵不绝的唱了整整一夜,花刺深埋于它的胸口,它不停不停的唱,生命在她动听的歌声中渐渐溢去,鲜血也要流光了。 

   玫瑰树的枝头终于绽放出一朵玫瑰,花儿牛奶一样乳白,仿佛长河之上悬浮的迷雾,白得就像晨曦的足履,白得就像黎明时分曙光的翅翼。 

   而树这时大声叫,“顶紧些,小夜莺,天就要亮了!晓光就要闯进来了!” 

   夜莺把花刺顶得更紧了,她的歌声也越来越响亮了。 

   一层淡淡的红晕爬上了玫瑰花瓣,就像新郎亲吻新娘时脸颊上泛起的红晕一样。 

   于是夜莺把刺顶得更紧了,刺着了自己的心脏,剧烈的疼痛更激响了它的歌声,她痛苦又响亮地唱着,一曲又一曲。 

  洛基停了下来,托尼泛起的睡意被突然的停顿打断,他眯着眼在洛基身边蹭了蹭,迷迷糊糊的问,“你怎么不继续念了,我都要睡着了,玫瑰花长出来了吗?”

  洛基低下头来摸摸他的头发,“我想这应该是个悲伤的故事,你还想接着听吗?”

  托尼闭着眼睛蹭着枕头点了点头。

  洛基重新拿起书,摩挲着泛黄的书页,捏了捏鼻梁慢慢继续念道:

  树又催迫道,“快些,更大声些小夜莺,晨曦的云缕就要来敲门了。”

  刺终于扎进了夜莺的心脏,无言以喻的疼痛像晴天霹雳袭蹿了她的全身,惨痛愈猛,愈烈,她的歌声越狂,越壮,为歌颂她用生命所得的挚爱,为她那冢中不朽的爱情!

   最后这朵非凡的玫瑰终于变成了深红色,就像东方天际的红霞,花心更彷如烈焰包围炼铸的世间最纯正的一颗红宝石。 

   可夜莺的歌声却越来越弱了,它孱弱的翅膀无力的扑打起来,一层混沌的雾蒙爬上了它的双目。它的歌声变得更弱了,它觉得它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她的喉管仿佛被狠狠地扼住,她再也唱不出歌来了。 

  她挣扎着放出最后的歌声,白色的残月听见,忘了迫近的天晓晨光,留在空中。玫瑰听见,凝神站里着,在清冷的晓风里瓣瓣的开放。回音将歌声领入山坡上的紫洞,将牧童从梦里惊醒。歌声流到河边苇丛中,苇叶将这信息传与蔚蓝海上。

   “快看,快看!”树叫起来,“玫瑰已经长好了!”可再也没有听见夜莺的回答,它带着心口的那枚尖刺坠入茂盛的草丛里,沉沉睡去,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午时,学生打开窗发现了红玫瑰,他大叫,“天啊,多好的运气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红玫瑰!”他俯身折下玫瑰,迫不及待的戴上帽子朝教授家奔跑而去。而教授的女儿正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纺着蓝色的丝线。 

   “你说过我只要送你一朵红玫瑰,你就会同我跳舞,”学生高声说,“这是世界上最红的一朵红玫瑰,今晚你就把它戴在胸口,我们一共跳舞时,它会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可女孩皱起了眉头,“我想它并非能配上我的衣服,”她回答说,“你的红玫瑰怎又比得过宫廷大臣侄儿的璀璨的珠宝。” 

   “你是个无情无义之人!”男孩愤怒的说。 

他把玫瑰扔到大街上,玫瑰落入阴沟里,一辆马车从它的身上碾了过去•••••• 

  男学生垂头笑道,“爱好傻呀,它永赶不上伦理学书那般实用,那无非是空中楼阁,是实际中的飘渺梦境,是权欲的败将,白金宝玉的门客,是世间蛊惑人心的幌子。我何不回到现实世界,手握我的实用之物,重回我那聪慧明智的哲学与玄学的墨间吧。”

他回到房中取出了一本厚重的,灰尘满积的大书又埋头细读起来。

洛基出神的望着泛黄的纸页,而他身边的托尼早已经睡着了,许久,他慢慢合上书放在腿上,他抬起手来揉了揉额头,把眼睛也遮在手掌的黑暗里。在身边托尼均匀的呼吸声,他靠在床头上,闭上了眼睛。

娜塔莉亚挨在门边,没有作声,也靠着墙在狭小的走廊里慢慢的坐了下来。

索尔恶狠狠地打着沙袋,他紧皱紧眉头咬着牙瞪着被他打的来回摇晃的沙袋,偌大的拳击室里只有一声又一声接连不断“砰砰”的锤击声。“Thor,you want me?”洛基的声音和他那张漂亮又满是邪气的脸庞突然闪现在他眼前,索尔拧紧眉头,汗水从他高耸的眉骨上落下来,他泄愤一般的狠狠一拳把向他袭来的沙袋打了回去。“索尔,I want you.”洛基挑衅又甜腻的笑容又浮在他眼前,“I need you,Thor.”,“ fuck me••••••”,“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奥丁森先生。”,“I hate you!”一声又一声,索尔眼前仿佛放电影一般一帧一帧不停地切换着洛基的画面,他的脑袋仿佛炉子上的水壶,一波又一波的烈火袭来让他几乎要爆炸。他的脸涨得通红,汗水下雨般的从他的脸上滑下来,他拳头越来越快,锤击声一次比一次震耳。

突然索尔眼前的画面猛地停了下来,洛基凌乱的黑发发垂在额前,遮着他腥红的绿眼睛,他颤动的嘴唇挤出一个绝望又勉强的冷笑,宣判一般地说,“Liar.”

“Liar.”

索尔只觉得胸口发闷,他眼前一片模糊,只听得见洛基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回荡,一遍又一遍。“Liar.”

“Liar.”

“Liar!”


End




附:  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普希金


I loved you,even now I may confess
some embers of my love their fire retain
But do not let it cause you more distress
I do not want to sadden you again
Hopeless and tongue-tied ,yet I loved you dealy
With pangs the jealous and the timid know
So tenderly I loved you,so sincerely
I pray God grant anohter love you so.
(version "Russian Poet, Aleksandr Pushkin")


本子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拍下即发










评论(1)
热度(42)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