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复联全组】Hustle 21.5 本子已出

21.5


史蒂夫看着正坐在露台的长沙发里看书的巴基,轻轻地关上了身后的房门。

“Hey.”巴基抬起头看着史蒂夫把一杯热牛奶放在了他身前的矮几上。

巴基看了看他重新把目光放回了书页上,低着头问道:“你想好我们要谈什么了吗?”

“当然,”他握住巴基冰凉的手,弯腰把他抱了起来,“但是外面太冷了。”

“放我下来!”巴基不满地挣扎起来,这根本不是一个严肃会谈的开场白,但是即便他有多少不情愿,他的屁股还是被挪到了柔软的床上。

“你今天没吃药?”史蒂夫放下他,凑过来贪婪地闻着他身上没被抑制剂遮掩住的味道,“你不知道你有多好闻。”

“别碰我。”巴基烦闷地推开他的脸,重申道,“我没空和你开玩笑。”

“当然,我们谈谈,严肃的。”史蒂夫嘴上说着,但脸上仍旧挂着没正经的笑容,“我知道你在因为白天我见了皮尔斯生气,我知道你不太喜欢他们的人,我不想让你多想,但是我不该瞒着你。”史蒂夫坦诚的说。

巴基看着他,但对史蒂夫的坦白并不满意,“你为什么去见他?”他接着审问道。

“因为一点私事儿,”史蒂夫抬起头来看了看巴基,继续解释道,“大学里他指导过我的论文,我之前碰到了他几次,最近发生了不少事,他叫我出来想和我谈谈形势,你知道的没人希望自己的股票被套。”

巴基看着史蒂夫,想在他的眼睛里寻找到蛛丝马迹,可是那里面只有自己仿佛浸在海洋里的影子,他从来没觉得那汪海有这么深过。紧接着一股温暖的湿气朝他袭了过来,在他耳边说:“我还等着我的吻。”

史蒂夫身上浓烈的信息素让他的脸颊发热,他皱了皱眉头还是伸手抵住了史蒂夫的胸膛推开了他,“离我远点儿,”他重新抬起头来盯上史蒂夫眼睛继续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去史塔克工业?你们去见了贾维斯吗?”巴基看着史蒂夫的眼睛微微睁了睁,但是他却来不及抓住那一闪即逝的惊讶,史蒂夫握住了他推拒着的手腕,他几乎瞬间感觉到史蒂夫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将他包围,“管好你的信息素,回答我的问题。”他咬着嘴唇说。

“我和他顺路去史塔克工业办些事,贾维斯不在公司里。”

“我不相信。”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陷进了柔软的枕头,紧接着史蒂夫炽热的嘴唇吻上了他脸颊,“你在骗我,史蒂夫。”他深吸了一口气,听到自己的微弱的声音从自己的喉咙里艰难地挤出来,连他自己都不敢肯定。

“我不会骗你,巴基。”他把手指伸进巴基散落在枕头上的黑发里,那像是绸缎从他的指缝间滑过去,“但是我会用尽一切保护你。”

“你......”巴基感觉史蒂夫吻上他的嘴唇,他的周身像是被温热而浓稠的牛奶一点一点地淹没了起来,直到史蒂夫的手指钻进了他的睡裤,他张开嘴唇,想说的话却变成了一声叹息和一个不安又渴望的名字:“史蒂夫......”

*

洛基坐在医院梧桐树下的长椅上,他抽着烟颤巍巍地把那些白色信纸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他盯着上面每一页用钢笔书写的落款,然后拿起手机放在了自己的耳边,他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片寂静里传了出来,“洛基。”

“索尔。”他咬着烟把自己的脸埋进自己冰凉的掌心里,“索尔......”他又低低唤道,像是无助的求救一般。

“我在这儿,洛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索尔说道。

而通话却陷入了一片无声的沉默,只有洛基低低的呼吸和敦伦的风声传进索尔的耳朵,索尔转过身看着曼哈顿包裹在金色灯光下的夜晚,终于洛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索尔......”男孩轻轻抽了一口气,“你能来伦敦吗?”

索尔听到男孩儿的声音终于呜咽着抽泣了起来,哭着对他说:“我好想你......”

“哥哥,妈妈说......”卡洛儿看着握着手机的索尔困惑地扬起了眉毛,“怎么了,哥哥?”她看着索尔发红眼睛,她可从来没见过自己哥哥有过这副表情。

“没什么,小洛。”索尔站起来握着又悄悄震动起来的手机出了门,他又亮起来的屏幕上显示着史蒂夫发来短信,上面写着:“一切顺利。”

*

巴基抓起自己在床头柜上不停震动着的手机,上帝他的脑袋像宿醉了一样疼,他揉着眼睛把手机放在耳边,用还没睡醒的嘶哑声音问:“什么事?”

“巴基。”戴茜不同以往的声音让他睁开了眼睛,“出事了。”他感觉一只手扣着他的心门,紧接着戴茜又问道,“你和史蒂夫在一起吗?”

巴基皱着眉头撑着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刚穿上西裤的史蒂夫正在用他的腹肌和他道早安,他揉了揉太阳穴回答,”呃,他在穿衣服,怎么了?”

“你们昨天在一起?”戴茜的声音扬了起来,但没等他把“不是那样,没做到最后”的解释说出口,戴茜的声音就盖过了他,“该死!我刚刚收到了一份裁员名单,这是今天早会的内容,是史蒂夫下发的。”

“裁员?”巴基捏紧了手机,看着史蒂夫系着衬衣纽扣的背影。

“你果然不知道这事儿!我早该发现!”戴茜破口骂道,“我在一分钟前接到了停职通知,他瞒着你并且越过了我!我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些什么!”戴茜的声音像是突然喷发的火山一般,一字一句都像是火球般的巨大碎石狠狠地砸在巴基来不及思考的脑子上。

巴基觉得自己眼睛发酸,他看着站在落地窗前不紧不慢地打着领带的史蒂夫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他咬住自己开始颤抖的嘴唇沉声道:“我立刻过去。”

“太迟了,他提前了会议时间,现在公司高层已经拿着通知在会议室里等着他去宣布了。”戴茜站在HYDRA大楼的大门前昂起头来望着面前这座被掩埋在灰色的云彩里的玻璃大楼,“太迟了,”她又说道,声音仿佛从悬崖坠落摔倒了谷底,“他现在是你了,HYDRA的主人。”

巴基握着手机的手一点点地从自己的脸颊上滑下来,他失神的眼睛里看着史蒂夫朝他走过来然后慢慢在他面前坐了下来,他的短发耀眼又英俊,他的西装笔挺又精致。巴基看着史蒂夫无可挑剔的脸庞,却不敢喊那个熟悉的名字。

史蒂夫轻轻捋过巴基额前零碎的黑发,“Snow已经去上课了。”

“你干了什么?”巴基颤抖的嘴唇仿佛打碎了他的声音,他攥住了史蒂夫平整的袖口,仿佛抓住了崖壁上的最后一根绳索,“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他又问道,急切地想要得到另一个答案,另一个他得以逃走的出口。

可他等来的是史蒂夫一言不发的沉默,愤怒和绝望的火星烧灼着他的心脏,“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擅自越权,肆意解聘我的员工,我什么时候给了你越权的资格!”

“我必须这么做。”

史蒂夫的回答像是浇在怒火上的滚油,让巴基狠狠地揪住史蒂夫一丝不苟的西装衣领,“必须?谁给你的肯定?你以为你是谁,史蒂夫罗杰斯,HYDRA什么时候轮到你当家做主了?你究竟想要什么!”

而史蒂夫只是平静地握住了巴基的手把他从自己的衣领上拿了下来,“时间不早了,等我回来以后会告诉你,下午放学我会把snow送到索尔那儿,弗丽嘉伯母会照顾他。”

“你为什么不让snow回来?”巴基不可置信地看着史蒂夫,“你拿snow威胁我?”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让弗丽嘉照顾他更合适些。”

“你明知道没有那么糟!”巴基焦急地喊道,史蒂夫冷静的声音让他害怕。

“你不按时吃药,不能控制你的身体情况。”他抬起头来看着巴基的眼睛。可巴基正要张开嘴唇,史蒂夫却轻轻把他的手机从他的手旁拿了起来,然后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另一部崭新的手机放在了他的手里,对他说,“如果出了什么事,立刻打给我。”他倾身轻轻在巴基额头上吻了吻,“我会早点回来。”

等史蒂夫走到门前的时候,他听到巴基低低地问道:“只有你吗?”

史蒂夫转过头来看着巴基望着他的眼睛,回答道:“只有我。”然后关上了门。

巴基按灭了手里只有一个联系人的手机,门外门把拧动门锁紧扣的声音告诉他,史蒂夫早就计划好了,他靠在枕头上看着窗外被笼罩在阴郁阳光底下的银杉,一阵风拂过,把绿得发灰的树叶同影子一同揉碎了吹散在了玻璃上,让他分不清树叶和影子。

*

托尼跟着贾维斯快步走进HYDRA的大门,在电梯门关上后他看着贾维斯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也把巴基扯了进来?”

“你会知道的。”贾维斯看了一眼手表,等着电梯终于到达了顶楼。

托尼跟着贾维斯走向了顶楼的会议室,那间只在公司里出现重大变动和决策的时候才使用的会议室,他看着空荡荡的走廊仿佛有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胸腔捏住了他的心脏,拐过最后一个走廊的时候纽约灰蒙蒙的阳光透过会议室那面玻璃大墙照射在他的脸上,托尼推开了拦在他身前的手臂,他看着史蒂夫坐在那面长桌的主位上,却找不到巴基的影子。

史蒂夫转过头来看到了他,可史蒂夫只是拉开椅子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在托尼飞快地心跳里他听到史蒂夫宣布道:从今天开始,将由我代行巴基巴恩斯先生的职务,HYDRA的所有事物将由我全权负责。”

托尼感觉自己的耳朵里仿佛飞过了一架即将坠亡的飞机,那些惊恐地尖叫绝望地祈祷最终都在史蒂夫望向他的眼睛里化作了一片废墟。


本子现货: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7DjHGE&id=534263579680 拍下即发










评论(12)
热度(45)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