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老袁

一个诗意的罪犯

【侏罗纪世界】姨夫Owen/大外甥Zach MY UNCLE 11.0不甜不要老夫少妻



tb现货拍下即发: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_u=m21ume1m6256&id=527043588653


Zach盯着手机屏幕上来自他妈妈发来的照片,无声而又惊奇以及难以表达复杂和愤怒的扬起了眉毛,“Ok,wonderful,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们......”

 

“Sorryhoney!”这个道歉的对话框并没有多少诚意的从屏幕上弹了出来。

 

Zach吐了一口气,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思绪才终于又把手指重新放回了键盘上,“我只有一个请求。”

 

Mam:“Please sweety!”

 

Zach:“请把我归还给我的亲生父母。”

 

Mam:“想也别想,baby。:)”

 

“你们成功的让我成为了‘悲惨世界’的主演。”Zach放下手机瞧了一眼蹲在自己脚边的灭霸,哦,好极了,他只有他的灭霸了。

 

一分钟后,他妈妈又传来了一张照片,和上一张一样,他妈妈和他爸爸以及他弟弟Gary在拉斯维加斯高塔前的合影,唯独不同的是多了一个从他instagram上利用让人心碎的p图技术截下来的自己的脑袋,连脖子都没有的就那么凭空插在了他爸的胸前,好极了,他看起来是从他爸的口袋里长出来的。

 

可他妈妈却问道:“现在好点了吗,我的小甜心?”

 

他连白眼都懒得翻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mother。”

 

Mam:“是的,当然,我的儿子,令人愉快的是我早就屏蔽了所有F开头的单词。”

 

Zach:“好极了,你们将永远失去你们万里挑一独一无品德兼优英俊脱俗的大儿子。”

 

“Who?”他妈妈的对话气泡飞快地蹦了出来,“我们只有一个去掉那些可怕的形容词的大儿子。”

 

Zach恶恨恨地瞪了一眼手机,决定不再理会他恶毒至极的母后和冷漠无情的家庭,他把耳机从脖子上拉起来重新戴在耳朵上,迈开腿唤了灭霸一声沿着爬满爬墙虎的石墙小路朝前面的公园跑去,化悲痛为力量,化力量为运动,其实他本来想化悲痛为食欲的,但是他死也不想便宜那个他早晨出门还在沙发上睡得开心的混蛋。

 

我可是失恋了。Zach仰起头来望了一眼从头顶上绿色茂密的树叶缝隙里洒落下来的阳光,他的爸爸妈妈还和他弟弟拐弯去了拉斯维加斯,棒极了,一个充满了人间温暖的家庭,他还扬言今天他要搬出去,哦,他要无家可归了,Zach低下头来,用手揉了揉自己被阳光刺得一片空白的眼睛,糟透了。

 

他的心情和他现在眼中的一切一样,那是被强光灼伤后的,一片空白。

 

灭霸跟着Zach跑过拐角的时候,Zach的手机从口袋里震动了起来,Zach一边跑一边抬手按下了耳机上的接听按钮,紧接着他妈妈的声音从中断的音乐里跳了出来,“怎么能不回亲爱的妈妈的消息呢?我的儿子?”

 

Zach翻着白眼跑下了台阶,他在轻微颠簸的跑步声中回答,“我在跑步。”

 

“Wow ,健康生活宝贝儿,我决定可以给你加上个可怕的形容词了。”

 

“哦。”Zach冷漠的回答。

 

“我听出了你的怨言亲爱的,”他妈妈怜惜而抱歉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很抱歉甜心,我以为你会高兴呢,毕竟你和Owen相处的很好不是吗。”

 

“当然不!”Zach脱口而出,然后他立刻为自己不过脑子的回答而感到了懊恼因为这成功地引起了他妈妈的注意。

 

“你们吵架了?”他妈妈立刻问道,“哦拜托宝贝儿,别像气你爸你一样气Owen,他还年轻,还没历经过青春叛逆期孩子们的浩劫。”

 

“嘿,我才没有那么干好吗,你到底是谁妈。”Zach不满的回道,现在想想他该这么干来着。

 

“那是怎么了?他欺负你了?对你不好?”Zach妈妈的声音担心了起来。

 

“呃不,他......”Zach放慢了脚步,看着灭霸晃着小屁股跑到了自己前面去,“......他很好。”他最后还是说。他想告Owen一状,可是他能怎么说,这个该死的混蛋欺骗了我纯纯的少男之情,哦还是闭嘴吧。

 

“那是为什么honey?如果有任何问题话,我们会马上回去接你回家。”他妈妈接着说,“只是Owen告诉我你们相处的很好。”

 

“呃,是很好,只是......”Zach停了下来慢慢踱着步子,开始为难起脚前那颗孤零零的石子,“只是,”他想了想,把那颗可怜的石子踢到了电线杆旁边,才说,“小姨来了,我觉得我有点儿不方便……”

 

“Claire?”他妈妈的声音里有一点儿惊讶,“算个好消息,我以为他俩要分手了。”

 

“分手?”Zach拧起眉头。

 

“Uhhuh,你小姨前几天还在和我抱怨Owen一直都没联系她,不过昨天她还发短信说他们分手了,这么快就和好了?”

 

“昨天?”Zach皱着眉头,分手?他今天早晨出门的还在纳闷为什么Owen会睡在沙发上。

 

“怎么了?”

 

“哦,没什么。”Zach收回自己飘远的思绪。

 

“之前我还在担心呢,毕竟Owen这样的男人,可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跑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他妈妈接着说。

 

肥水不流外人田,真是一句恰当的比喻,Zach在心里想。

 

“所以,我的小帅哥,你在因为什么不开心?”Zach妈妈轻笑着拆穿了自己大儿子的心思,“只是因为你小姨来了?我记得你说过Owen家的房子大到从这头烧到那头都要两个月,我想你并不是总能撞到他们亲热?”

 

Zach把那颗小石子从电线杆的边缘勾到自己的脚下,“......我只是,”Zach试图辩解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搪塞过去,不过他最后还是失败了,“你是对的妈妈。”他终于把碾磨在脚底的石子踢了出去,“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想我心里或许可能有了一个和我相差很多的对象,呃,”他皱了皱鼻子又再次补充,“是的,很多很多。”

 

“在什么方面上亲爱的?”

 

“各种方面上,”Zach回答,然后组织着语言圆起自己的谎话,“他们总能让我想到这件事,毕竟我不知道......”Zach把“他”这个称谓咽进了肚子,他还没打算出柜至少现在不会,“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你知道的,而且,”Zach低头看着灭霸在一堆小草丛里好奇的闻着一个瓢虫的斑点,颓丧地泄了口气,“我们差了太多了,我们不会发生什么的。”

 

“哦儿子,你听起来像我和你妈谈恋爱时候的样子。”他爸爸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这吓得Zach差点蹦起来,“嘿!我爸怎么在这儿!你开了免提吗妈!”Zach懊恼又难堪地大叫道。

 

“哦不,他才过来宝贝儿,偷听墙角,你懂的。”

 

不过他爸爸又立刻夺过了通话的话语权,“告诉我你是真的喜欢她吗儿子?”

 

“嘿,爸。”Zach不情愿地皱起眉头。

 

“男人的对话,儿子。”老爸坚持道。

 

Zach慢慢展开自己懊恼的眉头,盯着前面一起晨跑过来的两个男孩,他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跑过的背影,弯了弯嘴唇,“我想是......”他不能更喜欢他了。他真的真的真非常喜欢他。

 

“那还等什么呢儿子,我就是这么把你妈追到手的。”

 

Zach终于咧开嘴笑了起来,“我想你说的对,老爸。”他挂断了电话,转身望着身后的天空,美洲晴朗的天空飞过从海岸飞来的雪白的海鸟,金灿灿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或许这是一个坏主意,或许他会得到一个比现在更糟糕的结果,或许他会前所未有的难过,可这一切都值得。这真是疯了,Zach想着,可他真的太喜欢他了。

 

Zach爸爸放下手机看着自己的老婆仍旧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凑近了她把她搂在怀里,”你在想什么?Zach这个年纪的男孩恋爱再正常不过了。”

 

Zach妈妈看着他眯起了眼睛,“我只是觉得,这次有点不同往常。”她回头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哦,算了,随年轻人去吧。”她耸了耸肩膀和自己两个孩子的父亲朝正在沙发上打游戏的Gary走了过去。

 

 

 

 

而Owen终于从睡梦里挣开了眼睛,鉴于他昨天晚上吸完了他所有的存货,导致他的戒烟计划彻底宣告失败,而这一切导致的结果就是他到了清晨四点才终于看着电视慢慢地打着了盹儿。他皱着眉头从沙发上坐起来,揉着眼睛瞧了一眼挂钟,已经九点多了,他踩着拖鞋慢腾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他揉着自己发酸的脖子把走到阳台边上把敞开了一半的正被风高高扬起的落地窗帘一把拉开放在挂钩上。

 

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哦今天也是个好天气,不过好像少了点什么,Owen低下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地板,平时这个时候灭霸那个小肉团总是在他脚踝上蹭来蹭去,也不知道今天是跑哪儿去了。他走到玄关把Claire扔在地上的挎包拾起来挂在衣架上,看来她的前女友还在睡着,他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门拿了一个冰凉的易拉罐出来,一边拉开瓶盖一边望了望四周空荡荡的厨房,没有煎蛋、没有培根、没有早饭、没有早晨新闻播报的声音、没有灭霸·比尔盖茨、也没有Zach。他喝了一口易拉罐里冰凉发苦的啤酒,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如果不是他已经没了存货,这个时候他应该胡子拉碴的坐在空落落的地板上来上一根,坐实他这个失意的中年男人的角色。

 

Zach应该还在楼上带着灭霸闷在屋里生气,预备着和他划清界限,唉,好日子不长啊。Owen在心里叹气,他边喝着啤酒边走出了厨房,挪着步子走到了客厅的楼梯那儿,Owen抬起头看着那架他平日五六步就能直接迈上去的楼梯,第一次觉得它有“天梯”那么长。他想上去看看Zach,但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消气了,而且他想自己有些不知道该面对Zach,他们都知道有些什么东西悄悄地的改变了,而且Zach现在也不再是他的外甥了,他和Claire分手了,他更不再是Zach的姨夫了,所以,他们现在又该是什么关系,也或许什么关系也没有。

 

这很糟糕。Owen承认,暴虐龙出来闯祸的时候都没这么糟糕,更糟糕的是,他的脚已经踩上楼梯了,Owen低头看着自己叛离的脚,好吧你比我更想知道他在干嘛,大不了他就承认个错误坦白一切请求原谅,搪塞过去,一个十六岁的小男孩还能有多难对付?日子还是照常过,Owen在心里盘算着。不过要坦白什么承认什么错误?他已经和Claire分手了,而且带她回来只是出于人道主义,他们之间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好吧,他承认对自己的前外甥,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坦白这些确实有点儿怪,太怪了,而且Zach也没跟他说清那个叫Beck的小混蛋为什么送他回来,Owen皱了皱眉头,好吧是的,他们的关注点对于姨夫和外甥的关系而言太奇怪了。很快正在他纠结的时候已经走到了Zach的房门前,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实在是想得太多了,Zach的父母就要回来了,Zach也马上就要从这间房子里搬出去了,他更没有可照常过的日子了。想到这里,Owen烦闷地皱起了眉头,他还是一会儿下楼去买盒烟吧。

 

Owen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平时的时候,这扇门总会开一个小缝,等自己走到门口的时候,嗅觉灵敏的小家伙胖胖的小脑袋就会先蹭着门从小小的门缝里挤出来。Owen在门口做了几番思想斗争,他感觉自己活像初中那会儿去老妈那儿领被发现的成绩单的小屁孩,终于在他编排出了第三个开场白的时候,他终于抬起手来敲下了房门。

 

而房门纹丝不动,里面半点动静都没有。

 

Owen微微拧起眉毛,又抬起手敲了敲房门,而仍旧没有半点回音。让人恼火的预感在他心里仿佛扩散的病毒般迅速的蔓延开来,他握住门把手,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门,如果不是Zach已经消气了,他推开门走进屋,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和整齐的床单,那就是Zach真的走了。

 

一股无名的怒火一下窜上了Owen的脑门,他飞快地迈着步子走进房间里海报墙的隔断一把拽开了卫生间的门,里面同样空无一人,连Zach的牙刷他都没看到。Owen攥紧了拳头,他走到衣橱前拉开了橱门,如他所想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只有几个衣架孤零零的摆在那儿,Owen扭头望着四周空荡荡的房间,深深吞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摔上了橱门。

 

Owen冲出门,从书房找到健身房,可该死的哪儿都没有Zach的影子,Owen气得忍不住想用自己的拳头去虐待那些无辜的墙面和门板,该死,他压根就没想过Zach会真的离开,他怎么会真的走?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他该死的怎么能就这么说也不说一声的就走了?这些声音带着点着他脑子的温度一遍又一遍的在Owen的脑子里打转,他们在一起相处了整整两个星期,那个小混蛋怎么能就这么连个招呼都不打的就走了?他昨天晚上压根就不该睡觉,他甚至还没解释清楚这一切,他不该给那个混小子任何可能溜出去的机会。Owen喘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火冒三丈的脑子冷静下来,而且一个没成年的十六岁的小男孩大半夜能去哪儿,他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立刻找到了Blue号码的拨了过去,然后一个陌生女孩接起了电话,接着电话又被换到了另外一个女孩的手里,“Owen?”Cara不确定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Cara?”Owen得到对面声音的确定立刻问道,“Zach在你们那儿?”

 

“Zach?”Cara揉着自己发懵的脑门,挤着眼睛望着纠缠着躺在地板上的Blue和Aaron,她转头看了一眼身边同样一脸迷茫的大小姐奥利维亚,“呃,我们昨天出了一些问题,可是昨天……”Cara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昨天Beck好像提前送Zach回去了,他不在家吗?”至于昨天发生的争斗导致这群不速之客入侵了Cara家的咖啡馆这已经是后话了。

 

“Beck.”Owen立即抓住了重点,“所以他今天早晨没去找过你们?”

 

Owen严肃而威严的声音让Cara清醒了大半,“呃,没,你们怎么了?他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Owen压抑着自己胸口里的怒火低声说,“把Beck的电话发给我,如果你有了他的消息立刻给我打电话Cara。”

 

“Beck的电话?喂?”Cara盯着Blue手机屏幕已经被挂断的通话,哦,老天爷这是要出事儿啊,但她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把Beck的手机号码给Owen发了过去。

 

Owen想也没想就拨通了Cara发来的号码,他的思维在通话的等候音里纠缠的一团乱,如果电话那头传来了Zach的声音,他也不知道他会去干什么,他可能会去厨房拿把刀或者带上自己的步枪,他不会放过那个叫Beck的浑小子,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碰Zach的人。

 

当他捏着拳头终于等到电话被接了起来,他满腔的怒火刚想喷出他的嘴,突然开门的声音从玄关那儿传了过来,紧接着灭霸汪汪叫着飞快地窜到了他的脚跟前,Owen看着正朝自己吐着舌头的灭霸,扔下手机,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玄关。然后——他看到了正在换鞋的Zach。这一瞬间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Zach看了Owen一眼,扯下头顶上的运动发带正准备忽略面前Owen时,突然Owen的声音就像突然爆发的火山一般炸响在了他面前,“你跑哪儿去了?!”

 

Zach看了看他,踩上台阶径直从Owen面前走了过去压根就没打算理他。

 

而这无异于火上浇油,Owen上前一把抓住了Zach的胳膊把他堵在了后面的墙壁上,“你他妈到底跑哪儿去了?!”

 

Zach被Owen整个钳制在了墙壁和他的身前,Owen怒不可遏的质问也把他肚子里还没全消的气给勾了起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他妈犯什么病!”

 

Owen把Zach挣扎着的胳膊胳膊抵死死按在后面的墙上,“我什么病也没犯,你这么早起来跑哪儿去了!你就打算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走了?把灭霸也带走?我到底哪儿惹到你了?”

 

Owen滚烫的鼻息打在他的脸上,他咬紧嘴唇靠在墙上瞪着眼前的Owen,“你哪儿惹到我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因为我昨天没回家吃晚饭,因为你小姨?”Owen扼紧他的手腕,看着Zach不知道是因为运动还是生气而泛红的脸蛋,突然这一刻他又不那么生气了,他没法对这个男孩真的生起气来,他只是害怕找不到他了。Zach只是偏开头没说话,接着Owen说道,“那个混小子呢,Beck,你早晨也和他在一块?”

 

“你胡说些什么!”他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简直像个无理取闹的高中生。

 

“你敢说那个混小子不喜欢你?”Owen盯着Zach的眼睛问道。

 

“什......?”Zach惊讶的看着眼前咄咄逼逼人的Owen,比起惊讶更让Zach恼火的是,Owen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质问他,他崩紧身子向Owen吼回去,“这关你什么事儿?我凭什么告诉你?”

 

“凭我是你......”Owen脱口而出,可他忽然想到,他和Claire分手了,他不再是Zach的姨夫了。

 

“凭你是我的小姨夫?”Zach看着他冷笑了一声,“这可真是个笑话,你甚至还没和我小姨结婚,你不过是我小姨的一个男朋友,连我爸妈都不会管我和谁谈恋爱,你又凭什么来管我?”

 

“我......”Owen被Zach迎面而来的问题噎住了喉咙,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就算他知道,他也不敢去想,不愿意去揭穿。

 

“你什么?”Zach高声打断了Owen踌躇的声音,“而且你又有什么资格来问我,Owen  Grady你把你的女朋友带回家,你现在倒反过来问我了!”然而严谨的讲,Owen带自己的女朋友回自己家这一句话,让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来看都不存在什么逻辑上的问题,但显然他俩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Owen只是看着Zach委屈的蒙着层水雾的眼睛而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和茫然,这早就不是一个长辈和晚辈之间的对话了,朋友?没有哪个朋友会因为对方的女朋友和暧昧对象而喋喋不休的争吵,又有那个姨夫会在争吵时攥着自己外甥的手腕把他抵在墙上质问?他连对Claire都没这么干过,他们怎么会靠的这么近?Owen看着Zach被汗水浸湿的碎发粘在他的额头上,看着他那双被怒火融化的焦糖一样的大眼睛里的自己,还有他满身年轻男孩沉浸在青春期里天不怕地不怕无法无天的叛逆。他被这个小他整整13岁的小男孩儿搞得一团乱,他看着Zach鲜艳的嘴唇,他一定是疯了,他甚至觉得自己低头就能吻上他。

 

而Zach并不打算给他任何冷静的时间,他逼近Owen把自己年轻的皮肤和赤热的呼吸几乎抵上Owen的鼻尖,“你想说什么?你想解释什么?我现在给你机会了Uncle Owen,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说些什么!”

 

“我已经和你小姨分手了,就昨天晚上,你回来之前。”Owen低吼地抢过Zach的话,“我不是你的姨夫了,我再也管不了你了,这就是你要的?从这儿搬出去?”Owen加重了手上的力量,他紧皱着眉头看着Zach,压制着自己额头上狰狞的血管,“你到底想要什么Zach?!”

 

“你不知道我想要什么?”Zach深深地拧起自己的眉头,他该死的在这个蠢货身上白白浪费了整整两个星期,浪费了他所有切烂的西兰花和煎焦了的培根,浪费了他所有耗费在这个男人身上那些愚蠢的心思。他该死的怎么会喜欢上这个蠢货!

 

Zach猛地把手腕从Owen的掌心里抽出来,狠狠揪住了OwenT恤的领子把他拉向自己,接着他踮起脚凑上去狠狠地吻上了Owen的嘴唇。

 

Owen瞪大的眼睛里看着Zach垂下的睫毛,他还没反应过来这突然之间发生了什么,那两瓣柔软的温度就已经飞快地离开了他的嘴唇。

 

“这就是我想要的!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从来就不想你当我什么该死的姨夫!”

 

Owen刚想抬起手去擦Zach从眼眶里滑出来的眼泪,Zach就一把推开了他,他站在墙边看着Zach跑上楼梯的背影,良久才把自己停在已经发凉的空气里的手慢慢放下。

 

他外甥亲了他。这简直疯了。

 

这简直疯了。

 

然后他转过身——看到了站在走廊上正望着他的Claire。

 

这一切都疯了。

 



评论(6)
热度(31)

© 杀手老袁 | Powered by LOFTER